笔趣阁 > 医巫法则 > 第十一章 恶魔学徒
    冗长的契约内容,快速地在迦娜脑海中闪过,但是,令迦娜感到惊奇的是,即便只是一闪而过,契约中的每一个字都好似烙印在迦娜脑中一般,深深地铭刻在她的记忆之中。。

    “为什么会选我?”

    在看完整篇似是而非的契约之后,这个问题便是迦娜目前最想了解清楚的。

    “这都是黄泉之主的决定。”

    “如果我不同意呢?”

    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过分瘦弱矮小的身躯,说实在的,对于黄泉之主的这个决定,即便是已经在当铺服侍了近千年的捌号,也依然琢磨不透其中的原因。

    “我不知道,但是,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做出令自己后悔的愚蠢决定。”

    强忍着心中的不快,只要一想到这个面黄肌瘦的小女孩,将来有可能会成为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存在时,实力远高于迦娜的捌号,就感到一阵不爽……

    “那你可以告诉我,契约上所指的能力与奖赏都有哪些吗?”

    “每一个执行者所拥有的能力都不同,而你加入当铺之后,身份也只是定在最低等学徒级别而已,能够拥有什么能力,都视你的职责而定……至于当铺的奖赏,也只有在你真正地加入到当铺之后,才能知晓。”

    模棱两可的回答,却令迦娜更加明确了自己的决心。其实当迦娜看到契约的那一刻,在她的心中就已经做好了决断。虽然,她不清楚那藏在暗中的“黄泉之主”为什么要将她这么一个连自由人都称不上的奴隶纳入其中,但是,迦娜却可以感觉到,她一旦错过这次机会,那么,现实中处处都要受制于人的命运,便会永远将她囚禁到死为止。

    “我愿意接受契约,但是,我不会写字。”

    “按手印也可以。”

    说着,红光闪过,一滴赤色血珠便渐渐自迦娜的指腹上渗出,而见此,明白黑袍人意思的迦娜则迅速地将整个手指涂抹均匀,然后又用力地按到了雪白的契约纸上。

    “契约者:迦娜

    姓氏:未知

    血脉:低等树妖血脉

    代号(编号):恶魔(玖号)

    职业:彼岸当铺学徒

    职责:接引被欲望蒙蔽之人进入当铺

    能力:心理暗示(零阶)、入梦(零阶)、植物视野(零阶)

    ……”

    手印落纸,契约生成,随着雪白色的契约重新飞回到黑袍人手中时,一连串关于迦娜自身的信息,就如同一个人物面板一般,跃然于迦娜的面前。

    “我的编号是捌号,从今往后,你我便都是‘彼岸当铺’的人了,你要记住,无论何时何地,你都要以当铺的利益为先,绝对不可以做出任何侵犯当铺权益的事情。否则,你的灵魂之火将会被永远封印在灰雾之中,直到毁灭为止。”

    黑色长袍无风自动,一股恐怖的气息也不断自捌号的身上涌出,令迦娜的身体感到一阵颤栗。

    但是,不知为何,在迦娜签订完契约之后,她却没有像最开始那般惧怕捌号,甚至,对于现在的捌号,迦娜心中只有一种“新员工看到老员工”的莫名既视感。

    “你还有什么问题是想要问我的吗?”

    “有!我想知道关于我的那些代号、血脉、能力,都是由黄泉之主赐予我的吗?”

    在迦娜的那个“人物界面”上,除了名字与职业之外,其他的信息完全令迦娜感到一头雾水。尤其是那个“低等树妖血脉”一拦,让身体曾经有过诡异“树化”的迦娜,极为在意。

    “没错。”

    “就连树妖血脉也是吗?”

    “你难道不清楚这具身体中流淌着的血,并不完全属于人类吗?”

    “不清楚。”

    久久无言,看着迦娜不似作伪的表情,知晓迦娜“一身双魂”事情的捌号,也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推断。

    “难道她并不是被夺舍,而是天生就是一身双魂?”

    张了张嘴,但对于黄泉之主选中的人,捌号却不敢过分地探究,只好重新将疑问吞回到肚子里,没有妄自揣度。

    “你这具身体里,天生就有着属于树妖的血脉,而你的树妖特征之所以没有显露,一方面是因为你之前体内血脉着实稀薄,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你手腕上始终就戴着禁魔手环的原因缘故。但是,因为之前的交易,黄泉之主不仅治好了你病,还顺带着还激发了你体内的树妖血脉,所以,再过不久,你手腕上的禁魔手环会彻底无法压制住你体内不断增涨的血脉之力,而到了那个时候……”

    “也就是我的死期。”

    唇齿发冷,在听完捌号轻描淡写的解释之后,迦娜的心就犹如坠入到冰窖一般,连同整个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

    “放心吧,你如今已经是‘彼岸当铺’的人了,凭借你目前的精神力,足以压制住你体内的树妖血脉,甚至,还有操控的可能。”

    心中不禁冷笑,如果她一旦拒绝加入彼岸当铺的话,那么,现实中的她,便会因树妖血脉而彻底暴露出体外的血脉特征,到了那个时候,即便是西恩也会认为她是被魔鬼附身,其最终结局,必然是会被送到教堂之中,然后在审判的火焰下得到“救赎”。

    “这就是彼岸当铺所说的‘公平交易’吗?”

    “玖号,我希望你最好能早点儿参透‘彼岸当铺’的规矩,而不是在这里质问黄泉之主的判断。”

    “接引被欲望蒙蔽之人进入当铺”的职责,确实与“恶魔”这个称号相得映彰,可是,即便如此,现实中依旧身陷囫囵的迦娜,根本不可能因为交易方式的不道德,而放弃掉这个机会。

    毕竟,无论是为了掩盖树妖血脉,还是为了摆脱奴隶的身份,“彼岸当铺”目前给予给迦娜的能力,就足以令她有了一定保命的基础。

    “所以,除了‘植物视野’之外,其他的两个能力,就是黄泉之主赐予我的吗?”

    “没错,这两个能力就是你目前在当铺中的立身之本,一旦你可以为当铺成功接引到新的客人,那么,慷慨的黄泉之主会根据当品情况,给予你一定的报酬。”

    “报酬?”

    听到这里,迦娜的眼睛不禁一亮。

    “什么报酬?”

    “一个足以改变你命运的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