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巫法则 > 第九章 当铺再现
    “迦娜,我在这里。”

    “好。”

    一条黑面包,外加上一碗热麦片粥,就是饭堂中仅有的两种食物。因为今天他们来得相对比较早的关系,很自然的,迦娜也挑了一条看起来比较大的面包。

    “团长呢?他今天也不来吃早餐吗?”

    咬了一口明显可以吃出糊味儿的黑面包,但又基于胃袋的饥饿感,迦娜不得不吞下这口味道可以说是糟糕的早餐。

    “团长怎么可能会来这里吃饭?一般来说,除了像咱们这样的工作人员之外,大部分的演员,以及导演、编剧都是在小食堂用餐的。当然,也有小部分人会选择在外面的餐厅享用美食,就比如说……黛西。”

    “哦,原来是这样。”

    又喝了一口甜得有些发齁的麦片粥,从早餐的味道上就足以看出,无论是在哪里,都会有极其明确的等级划分。

    无论是前世,还是这一世,地位低的人,永远都不可能融入到那些上位者的圈子当中。小到五谷杂粮,大到交友社交,在每一等级的划分定位上,永远都是森冷的。

    “对了,团长刚才让我通知你,这段时间可以先不用再去服侍黛西了。他已经为黛西在人才应聘所里招了一个新助理,所以,从今天起,你跟着我一起到剧院帮忙就行。”

    “新助理?是类似于经纪人吗?”

    “当然不是了,黛西一切关于演戏上的事务都是由团长一手操办的,而助理负责的事情也只是照顾黛西的日常生活而已,两者的工作性质可是截然不同。”

    点了点头,对于自己可以不用再去服侍黛西的事情,迦娜可以说是相当乐意。但是,作为一名称职的“狂热脑残粉”,在这个时候,却也得适时的表现出一些作为粉丝应有的反应。

    “真是太可惜了,一想到我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近距离接触黛西,我的心就疼得跟针扎了一样……但是,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总会比我这个笨手笨脚的人要好得多。”

    “可怜的迦娜……”

    看着迦娜仍旧对黛西“不死心”的狂热模样,作为迦娜好友的西恩不由得感到一阵痛心。但所幸的是,未来的日子还长,只要迦娜见识到黛西真正的嘴脸,怕是过不了多久,因为美貌与名气而附加在黛西身上的偶像光环,就会彻底地在迦娜心中粉碎殆尽。

    ……

    “时间已经不早了,你要是继续留在这里,很有可能会被团长发现的……”

    “亲爱的,我们才刚见面,你就舍得要把我赶走吗……”

    “我当然不舍得了,只是,为了我们的未来,这一切必须要忍耐才行……”

    “亲爱的……”

    暧昧的话语再次突兀地在迦娜耳边响起,而且,这一次,除了二人对话的声音之外,一道映着一对男女的清晰画面,竟犹如电影一般,直接在迦娜的瞳孔上,一闪而过。

    “啊!”

    “你怎么了,迦娜?”

    “没事儿,我刚才还以为麦片里有虫子。”

    “你可吓死我了,就算真的有虫子,直接扔掉就好了,哪有这么可怕?”

    “嗯。”

    弯腰捡起被迦娜不小心甩飞在地的汤匙,西恩不由得有些无奈,直接用手擦掉上面的灰尘,那个脏掉的汤匙则被西恩放到了自己的碗里。

    “我的汤匙还没有用过,你先用我的吧。”

    “嗯。”

    略显出神的接过西恩递过来的汤匙,虽然口中依旧在嚼着发硬的黑面包,但是,迦娜的思绪却早已因为方才突生的异象,根本无法再集中去听任何人的话。

    “刚才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先是在回来时“不小心”听到黛西院子里的对话,再到现在,明明身在饭堂中的迦娜,居然可以看到黛西院子里的场景。即便只是匆匆一瞥,但是,那个与黛西关系暧昧的男子形象,已经深刻地印到了迦娜的脑海之中。

    “那个人,应该就是将‘原主’活活打死的真正凶手吧……”

    吃力地咽下最后一口黑面包,早已无心在食物上的迦娜,在匆匆与西恩编了个理由之后,就径直地跑回到自己的木屋之中。

    “吱呀——”

    因为设备陈旧的关系,迦娜的木门根本就上不了锁,只是轻轻一推,便可以进入到木屋之中,完全没有任何隐私可言。

    只是现在,迦娜却根本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小事,只是快速地关上门,就开始撸起袖子观察起了那个被她隐藏在衣服底下的荆棘手镯。

    “莫非是因为这个手镯的关系……难道说,我也是一个拥有着金手指的穿越者?”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心跳骤然加快,在前世也算是“博览”了不少小说的迦娜,自然也知晓那赫赫有名的“金手指”梗,可是,当这件事情真切地发生在迦娜的面前时,一种急切地想要改变自身命运的渴望,令迦娜的身体也开始不自觉地颤栗起来。

    “嘶——还是拔不下来么?”

    一如之前一般,每当迦娜准备摘下手腕上的荆棘手镯时,那种仿佛皮肤被荆棘刺割破的剧烈痛感,就犹如一股麻痹的电流一般,迅速地自手腕的位置上流过,令迦娜根本就不敢再继续使劲儿。

    “但幸好,之前那种浑身‘树化’的症状没有再出现过,否则,一旦让别人瞧见自己那副模样,当真会被当成魔鬼给烧死。”

    小心地藏好手腕上的荆棘手镯,无论今天发生的事情是否与这个手镯相关,但基于“怀璧其罪”的心理,目前的迦娜根本不敢轻易地暴露给任何人。

    “唉,也不知道这个荆棘手镯到底是什么来历,是否真的与‘原主’的身世背景有关……可是,根据破碎的记忆来看,‘原主’的母亲貌似也只是一个身份低微的普通人而已,而她的父亲……”

    迦娜忍不住摇了摇头,关于“原主”的父亲,现在的迦娜却根本没有在自己的记忆中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亲爱的客人,您真的这么想要了解真相吗?”

    “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