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巫法则 > 第八章 凶手
    “是黛西!”

    通过对音色的判断,迦娜可以非常肯定,这段对话中的主角之一,就是黛西。而另一个人,则是那个被黛西驱使,并将迦娜活活打死的真正凶手!

    “那就找个机会打死便是,区区一个奴隶,还能再惹出什么事端不成?”

    “嘘,现在可不是打草惊蛇的时候,伯爵马上就要回来了,这件事情一旦被捅到伯爵那里,你我怕是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断断续续的声音,不断自迦娜耳边响起,直到二人进入房间后,二人的声音才渐渐从迦娜的耳边消失。

    “冷静!我一定要冷静!”

    没有继续停留,拎着水壶的迦娜依旧沿着原来的路,快步向厨房走去,神色如常,甚至连一丁点儿愤怒的情绪都没有在面上表露出分毫。

    “咦?今天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早?黛西有再为难你吗?”

    厨房门口站着的人影,正是刚从团长院子里出来的西恩。而此刻,当快步走到厨房的迦娜见到西恩脸上毫不掺假的关切时,一种释然的情绪在不经意间,反而令迦娜心中的焦躁倏然一松。

    “还好,黛西并没有难为我……而且,我觉得黛西真的好漂亮。”

    “漂亮?你刚才说,黛西很漂亮?”

    “难道不是吗?”

    看到西恩脸上一副见了鬼的表情,迦娜知道,自己想要的效果已经达成了。

    “黛西当然很漂亮,要不然,她也不可能会被团长捧红……但是,从前的你,可从来都没有为黛西讲过一句好话,甚至……”

    看着迦娜一派真诚的眼神,不知为何,西恩始终没有办法说出后面的话。因为他知道,过去的迦娜是多么痛恨黛西曾对她施加的虐待,而那种痛恨,更是夹杂着不敢反抗的委屈与懦弱,以及对未来生活的满腔绝望。

    “迦娜,你果然是失忆了……但忘记了也好,至少,你现在看起来没有从前那么痛苦了……”

    对于西恩复杂的眼神,迦娜并没有选择直视,而是微微低垂着睫毛不断掩饰着眼中真实的情绪,但很快地,迦娜又继续投入到“黛西脑残粉”的狂热状态。

    “西恩,你能给我讲讲关于黛西的事情吗?我真的很想了解她。”

    “当然可以。”

    默默地叹了口气,对于迦娜的要求,西恩自然不可能拒绝。只是,也同样了解黛西日常为人的西恩,却并不想在迦娜面前对黛西有任何的美化。因为他压根就不希望迦娜再继续靠近黛西,即便是为了迦娜自己,西恩也要将黛西的一切恶行,尽数告知给“无知”的迦娜。

    “饭堂马上就要开饭了,要是迟到了,今天早上怕是又吃不到饭了。”

    听着周围越来越浓重的烟火气,陆陆续续的,剧团中绝大多数的人也早早地起了床,开始忙起了自己的事情。而作为剧团中年纪最小的西恩与迦娜,比起周遭健壮如熊的男人们来说,简直就跟两只灰色的小老鼠一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

    “在整个剧团中,除了团长之外,黛西就是地位最高的人。因为,整个剧团的吃穿用度,几乎都是黛西一个人挣得钱,所以,在有些时候,即便黛西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团长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了……”

    说到此处,西恩忍不住用余光偷偷朝地迦娜的方向打量了一眼,直到他确认迦娜在并没有因此而低落之后,西恩才继续往下说了下去。

    “黛西的脾气非常非常差,剧团里所有人都不敢轻易惹她,当然,除了团长之外,即便黛西再怎么嚣张,她都不敢对团长造次。而其中的缘由,自然也是因为黛西如今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少不了团长的力捧,其次,我还听说,黛西小时候貌似也是被团长买进剧团的……”

    听到这里,迦娜的思绪不由得一动:“你的意思是说,黛西也不是自由人?”

    “那怎么可能,黛西现在简直就是整个阿尔托的最有名的女演员之一,她挣的钱,早就够她给自己赎身了……不仅如此,凡是她演的每一场戏,几乎都是场场爆满,甚至……”

    说到此处,西恩的眼睛不由得朝四周快速地扫了一眼,直到他确认周围并没有人在注意他们两人间的谈话之后,才敢低着声音在迦娜耳旁悄声说着:“甚至,我听说连王城中的拉里伯爵都对黛西青睐有加,两个人在私底下还偷偷地约了几次会。”

    “西恩,迦娜,你们这两个小家伙在那儿嘀估什么呢?还不赶紧过来吃饭——”

    在背后说人坏话时,最怕有人突然打扰,当大嗓门的汤姆用那堪称平地惊雷一般的响亮声音在两人耳边炸开时,说到关键处的西恩,差点儿就被吓出了痉挛症。

    “汤姆大叔,我都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你平时说话的声音,就足以令整个剧团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实在不需要再提高任何一丝分贝了。”

    “臭小子。”

    听着西恩的满腔怨念,雄壮似熊的汤姆大叔不由得笑骂了一句,但当西恩看到那只即将落到自己后背上的“熊掌”时,完全基于本能的求生欲望,直接使得西恩逃也似的跑进了饭堂。

    “汤姆大叔,昨天谢谢你。”

    见西恩率先跑进饭堂,迦娜则施施然地走到汤姆大叔面前,颇为真情实意地道了声谢。

    “不用谢我,看到你终于恢复了精神,我也算是放心了。”

    那日,若不是汤姆将被打得只剩一口气的“原主”从黛西的院子里抱出来,“原主”怕是连一个晚上都熬不过。但所幸,因为西恩的悉心照料,以及汤姆的有意照拂,“原主”足足撑了一个礼拜都没有病死,直到被现在的迦娜附身,才得以再次“重生”。

    “快进来吃饭吧,你的病才刚好,得多吃点儿东西,才能真正康复。”

    再次轻声道了声谢,早已饥肠辘辘的迦娜也快步穿过饭堂大门,向装有黑面包的餐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