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巫法则 > 第七章 情夫
    “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让黛西对原主起了必杀之心?”

    “况且,依照原主懦弱的性格,即便黛西任意打骂,也根本不敢反抗分毫,更别提去让偷她的东西了。”

    “至于黛西为何要栽赃原主偷盗首饰,并将其活活打死,这其中的杀人动机,绝对不可能只是单纯地因为厌恶这般简单……”

    心头思绪飞转,对于今天第一次和黛西的交锋,迦娜凭着“装失忆”的狗血演技,勉强算是糊弄了过去。但是,深知一个谎言,要用更多的谎言去修饰的迦娜,绝对不会认为凭着“装失忆”、“装脑残丝”就能瞒得过黛西的眼睛。早晚有一天,一旦谎言被揭露,那么,面对迦娜的,绝对是黛西比之前更为残忍的辣手报复。

    “吱呀——”

    木门开启时发出的吱呀声,一下子就打断了迦娜的思绪。红裙翩飞,步态袅娜,当穿戴整齐的黛西重新出现在迦娜的眼前时,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竟令前世在网络上见惯了美女的“迦娜”,有了些许的恍惚。

    蛇蝎美人!

    “你在看什么?”

    凭借着女人对于某方面的精准直觉,迦娜眼中闪过的那抹错愕自然是没有逃过黛西的眼睛。而这抹错愕,也理所当然的被黛西理解为迦娜因自己的美貌而感到震撼,而也恰恰因为这个“震撼”,什么都没做的迦娜,竟一下子取悦到了黛西。

    “劳伦斯小姐,您真的比天使还要美上一万倍!”

    “哦?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我愿意以生命起誓,刚才说的每一个字,绝对都是我发自肺腑的真心话!”

    听着迦娜满嘴的赞美,很难得的,自始至终就怀疑迦娜“装失忆”的黛西,在这一刻,竟开始动摇起来。

    女人的想法真的很奇特,也许会根据无意间听到的一句话,就会笃定地分析一大堆言之凿凿的结论;同时,也会因为某一个眼神,开始无条件的曲解对方的意思。而黛西,作为一个自负于美貌的当红女演员,从绝对的怀疑,到逐步的信任,或许只是因为一个“震撼”的眼神而已。

    两人的对话并没有持续太久,兴许是见到天色已经越来越亮,自小便没有断过一天晨练习惯的黛西,很快地就开始在院子中做起了发声练习。

    “啊——啊——啊——啊——啊——”

    听着黛西透亮高昂的声线,再配着她那头似火一般燃烧的微卷长发,令迦娜不得不承认,黛西确实担得起“当红女演员”的称号。

    毕竟,能在阿尔托这么一个大城市拥有着不小名气的黛西,无论在容貌上,还是在音色上,都足以称之为极品。只可惜,对于了解黛西真正为人的迦娜来说,黛西的美,就犹如一条吐着蛇信的美人蛇一般,美丽却又致命。

    “布谷——布谷——”

    就在迦娜在旁不断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一道来自院子外面的布谷鸟叫声,生生地打断了迦娜的思绪。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鸟声刚止,原本正做着发声训练的黛西,却是极为突兀地停了下来,并转身直接将迦娜赶出了院子。

    “是,劳伦斯小姐,可是一会儿的早餐……”

    “告诉团长,我今天要节食一天,任何人都不要来打扰我。”

    “是。”

    听到自己可以离开,一早上都在陪黛西“演戏”的迦娜不由得暗暗舒了口气,但在离开的时候,却又不经意地朝着布谷鸟叫声传来的地方望了一眼。

    “管好你的眼睛!迦娜。”

    一声冷斥,令正要合上院门离开的迦娜身体一僵,但又很自然地,仿佛没有听出黛西语气中的警告一般,抬起头,一双可怜巴巴,并完全不知道自己错在那儿的双眼,正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院子中的黛西。

    “劳伦斯小姐,是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吗……”

    只是习惯性地出声警告迦娜的黛西,在看到迦娜这副被“偶像”斥责而极度痛心的表情时,不知为何,接下来的警告竟如同堵在喉咙里一般,怎么都说不出来。仿佛此刻在自己面前的,并不是从前那个任由自己打骂拿捏的奴隶迦娜,而是一个全心全意爱护自己的狂热粉丝。

    “以后在服侍我的时候,不要四处乱看,否则,你应该知道后果的。”

    在不知不觉之中,在面对迦娜的态度上,黛西竟也不似从前那般强硬,就连语气之中的不耐,也淡了许多。

    “遵命,劳伦斯小姐。”

    在得到黛西的解释之后,原本还“伤心欲绝”的迦娜,忍不住擦了擦眼角不知道存不存在的泪水,点了点头,完全就像一个被心爱之人伤了心的孩子一般,颇为“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黛西的院子。

    “真是见了鬼了,明明只是失忆而已,怎么就跟完全变了个人似的,简直又傻又蠢……但也好,失忆总比没失忆强……”

    见迦娜离开,黛西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可很快地,仿佛又回想起了某些不愉快的事情一般,一抹狠辣之色在黛西妖媚的双眼中一闪而过。

    “布谷——布谷——”

    “死鬼,人都已经走了,你还不快点儿出来——”

    ……

    因为水壶已经空了的关系,迦娜回去时,明显觉得要比来时更轻松一些。只是,心中的那片对于死亡的阴影,从始至终就如同乌云一般,令迦娜的心,从来就没有轻松过。

    “黛西杀人的动机到底是什么?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她单纯地讨厌原主,所以就顺手将原主打死了?”

    “如果真是这个解释,那么,在这个世界上,人与牲畜简直就没有区别……”

    “不对,准确地来说,应该是奴隶和牲畜才没有区别。”

    心中的情绪不由得更加压抑,对于烙印在自己身上的奴隶身份,简直就像一个令人窒息的诅咒,压得迦娜完全看不到未来的希望。虽然,迦娜也曾想过一走了之,但是,在偌大的阿尔托城里,仅仅只有九岁的迦娜,是绝对不可能平安地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的。

    “讨厌,要是让别人看到你怎么办……”

    “这里除了我们之外,哪还有别人……”

    “哼,上次还不是差点儿就让别人发现我们……”

    “区区一个奴隶而已,上次不是直接给打死吗……”

    “打死?你口中那个被你打死的奴隶,今儿早还活蹦乱跳的呢……”

    步伐突然停顿,明明四周无人,但耳畔那道熟悉的声音却又清楚地提醒着迦娜,这一切,并不是她的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