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巫法则 > 第五章 荆棘手镯
    “这是……什么?”

    纤细苍白的左腕上,一根好似荆棘的普通木制手镯,正佩戴在上面。可是,令迦娜感到怪异的是,这个手镯,似乎并没有在迦娜的记忆中出现过。

    “难不成是忘记了?”

    忍不住皱了皱眉,但是,根据“原迦娜”的残破记忆来看,在这个荆棘手镯的原来位置上,应该只是一根灰扑扑毫不起眼的木绳而已,根本就不是什么手镯。

    “嘶——”

    原本想试着摘下荆棘手镯的迦娜,却突然感到一阵极为尖锐的痛感,就好像是手腕被荆棘的刺割破了一般,令迦娜忍不住疼得抽搐了一下。

    “好疼。”

    停下了摘手镯的动作,迦娜也不再继续硬拔。但是,通过方才那道突如其来的痛意,迦娜知道,这个荆棘手镯绝对不是由原主自己佩戴的,因为这手镯的设计大小,即便是迦娜这般纤细的手腕,也绝对不可能戴的进去,仿佛,就像是天生长在手腕上的一般。

    “怎么回事儿!?”

    就在迦娜还在好奇手镯来历的时候,突然,一阵比刚才更为猛烈的刺痛感从佩戴手镯的皮肤下钻出,不仅如此,苍白褪去,一改独属于迦娜的苍白皮肤,自手镯下,一片犹如树皮一般的龟裂褐色,迅速自手腕的位置向四周蔓延,没一会儿,就将迦娜的整个左臂手包裹在内,甚至,还有继续向身体蔓延的趋势。

    “难不成是中毒了?”

    树皮蔓延的速度远远快于迦娜反应的时间,还未等她有所动作,迦娜便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迅速“树化”,不但皮肤像树皮一般粗糙,就连自己的身上,也开始陆续长出了一些翠绿色的枝叶。

    “这异世界的毒,当真是诡异。”

    已经经历过一次死亡的迦娜,对于“死亡”的再次袭来,已经没有了太多的恐惧。只是,也同样对于重获第二次生命的迦娜来说,这一次的突然“中毒”,却让她的心,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仿佛她的人生一切都只是泡影而已,刚给了她希望,便再次令她陷入绝望……

    “恩?”

    就在迦娜准备闭目等死的时候,突然,异变升起,刚才还是浑身被树皮包裹的身体,竟在下一秒,居然重新恢复成了她原本的人类模样。不仅不再龟裂,甚至,更没有诡异的枝叶再从中抽出,仿佛,刚才她所经历的,都只是迦娜的梦一般。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迦娜,吃饭了——”

    就在迦娜的大脑还在因为刚才的巨变而陷入无措时,属于西恩的清脆童声,便随着一股烤面包的香味儿,从屋外传了进来。

    “迦娜?”

    见迦娜的目光似乎有些呆滞,前来送饭的西恩不由得叹了口气,随后便默默地将烤好的黑面包放在木桌上,又轻轻地关上了门,没有试着去打断迦娜的“发呆”。

    “这好像,并不是幻觉。”

    看着西恩离开,瞳孔有些发散的迦娜瞬间又恢复了焦距,举起手,看着自己苍白纤细的手腕,一种夹杂着对未知恐惧的颤栗感,令迦娜的身体再次忍不住开始颤抖起来。

    “在这具身体里,或许真的藏着什么秘密……”

    而这个秘密,可能与迦娜素未谋面的亲生父亲有关,但是吉是凶,却并不是如今这个“迦娜”能预知得了的东西。

    “看来,想要真正了解这个世界,还得从一些常识性的知识入手,只可惜……”

    奴隶,是没有学习的自由的。

    ……

    翌日,天空微亮。

    “咚咚咚——迦娜,快点儿起床,再过不久,黛西就要起来了!”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当眼前看似陌生而破旧的天花板映入迦娜的眼帘时,穿越的现实依然冰冷地提醒着她,周遭的一切,终究不是梦,而她,也不再只是那个误入异界的身外客了。

    “西恩,早上好。”

    “已经不早了,如果你再继续睡下去,就会错过黛西起床晨练的宝贵时间,到时候,你怕是又免不了她的一顿毒打!”

    现在正值初秋,清晨的空气中已然开始带有几分凉意。抬起头,望着天空中微微泛起的鱼肚白,若是迦娜没有看错的话,按照地球时间来算,现在应该才不到四点钟。

    “我已经在厨房烧了一壶水,等会儿你直接把水兑好送到黛西的房间,切莫再惹怒她。”

    “我知道,西恩。”

    如今的迦娜只有九岁,但她在剧院的职责,却是服侍黛西的日常起居。即便西恩的年纪比她还小一岁,但是,八岁的西恩也同样要承担起服侍团长的责任。当然,不比迦娜是被卖到剧院的奴隶身份,西恩却只是一个被父母送到剧院当学徒的自由人而已,身份比起迦娜来说,要足足高了一大截。

    “迦娜,你一定要记住我昨晚和你说过的话,千万不要再惹怒黛西了。”

    “嗯,我知道。”

    看着迦娜淡定的模样,自小便和迦娜一起长大的西恩,却总觉得现在的迦娜好像和从前不太一样了。从前的迦娜,只是听到“黛西”这两个字,整个人就会开始发抖。可是,现在的迦娜看起来却反而像是变了一个人,光从外表上来看,已经看不出她对黛西的任何恐惧。

    “这场病,果然对迦娜的记忆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居然连黛西都忘记了……”

    看到迦娜淡定地迈入厨房,一直在为迦娜的病感到痛心的西恩,忍不住再次为迦娜担心起来。只是,在剧院这个等级森严的人情环境里,处于“食物链”最低端的迦娜,却并不是作为学徒的西恩该一直挂心的。

    “唉——”

    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有着照顾团长起居任务在身的西恩也不敢继续怠慢,趁着天色还没有大亮,今天已经有点儿迟到的西恩,不得不更卖力地向团长所在的院子飞奔而去。

    “准备洗脸水也不是什么困难的工作。”

    滚烫的水蒸气不断从水壶口冒出,而见此,迦娜也没有任何犹豫,按照昨晚西恩的嘱咐,极为麻利地就提起水壶向黛西所在的院子快步走去。

    前世因为自小就在孤儿院长大的缘故,无论是照顾别人,还是照顾自己,对于现在的迦娜来说,都只是小事一桩罢了。毕竟,在孤儿院那种环境中,想要做到既不受其他人欺负,又同时要兼顾到院长的喜爱,没有点儿情商,可是绝对没办法混得下去的。

    “只可惜,娘胎里带出来的病,让我的身体一直都就比其他人瘦弱许多,否则,早就可以被领养走了。”

    颇为平稳地提着水壶,不大一会儿,一个敞着门的独立小院就出现在迦娜的眼前。

    “黛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