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巫法则 > 第四章 失忆
    九岁的迦娜,是一个被亲生母亲卖到剧团的“非自由人”。

    按照通俗的意思来讲,迦娜其实就是一个被剧团团长买回来的奴隶。

    而迦娜作为一个没有人权的奴隶,很不幸的,就被分到了剧团之中地位仅次于团长的当红女演员——黛西·劳伦斯手下;同时也是整个剧团的台柱,一个就是连团长都不敢轻易得罪的女人。

    就是这么一个地位极高的当红女演员,却对于前来服侍她的迦娜,极为厌恶。不仅任意打骂,甚至在后来,还诬陷迦娜偷盗首饰,生生将她打得濒死。

    也正因为如此,作为穿越者的陆白才有机会附身到了这个女孩的身上,还趁机霸占了这个女孩的身体使用权限。

    “当时的声音,应该就是迦娜发出的吧……”

    大致将记忆梳理了一遍之后,那个黑衣人的身影依旧如同一团迷雾一般,盘亘在陆白的心中,令他时刻保持着警醒。

    “典当灵魂的是‘迦娜’,而重获新生的却是一个来自异界的穿越者……当真是造化弄人。”

    心中暗自感慨,但早已经历过一次死亡的陆白却深知,生命的价值是何其珍贵,即便这重生的方法却是一命抵一命,但人性如他,在面对重生的诱惑时,陆白只是一个遵从本能的人罢了。

    “抱歉了,迦娜……”

    “这具身体虽然是我抢来的,但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轻轻地用清水打湿自己的脸颊,又慢慢揉搓,一遍又一遍地将头上明显因营养不良而泛黄干枯的黑发投洗干净,直到头皮上的瘙痒不适感彻底消失,陆白手上的动作才真正停止。

    “才九岁么?”

    将头发上的水大致用手捋干之后,陆白便拿起木盆旁的破毛巾将头发擦了擦,可在陆白摸到自己压根就没有二两肉的干瘦脸颊时,一种莫名的颓然感,令陆白不由得叹了口气。

    “从今往后,我就是迦娜,未来的日子,我一定不会再让任何人,威胁到这具身体!”

    即便,他的灵魂是一个与身体性别完全相反的成年男性,但为了继续活命,重获新生的“迦娜”,根本就没有资格再妄图得到更多。

    “噢!天哪!我可怜的小迦娜,你居然真的醒过来了!这都是主的庇佑,我还以为这场恶疾,会让你永远都无法醒过来,感谢主!让可怜的小家伙可以继续活下来。”

    迦娜只觉得门口的阳光似乎被一堵高墙挡住,但当她重新回过神来时,只见一位足有自己三个宽的秃头大叔,一边激动高喊,一边又好似高山逼近,用两只足以媲美熊掌的大手,一把将迦娜可怜的小身板抱在怀中。

    “瞧瞧这脆弱的小身板,完全就只有一把骨头,好似轻轻一碰,就会断掉似的。”

    感受到怀抱中的剧烈挣扎,闻风而来的汤姆颇为抱歉地松开了险些被闷死的迦娜,惭愧之余,却又忍不住开始可怜起瘦的只剩皮包骨的迦娜。

    “咳咳咳咳……”

    脱离汤姆的热烈怀抱之后,迦娜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烈咳嗽,颇为后怕地顺了顺自己险些被闷死的胸腔,刚死里逃生的迦娜便立刻朝后退了两步,一脸警惕的看着汤姆。而迦娜脸上的陌生与防备,却令真诚地来看望迦娜的汤姆,伤透了心。

    “可怜的小迦娜,这次的高烧一定把你给烧糊涂了,居然连我都不认得了……”

    听着汤姆颇为悲戚的念叨声,迦娜脸上的防备也渐渐消失,但心中,却不由得升起了几分尴尬,自己穿越而来,平白占了别人的身体,虽然她通过“原迦娜”的碎片记忆,模模糊糊地了解了自己的大致身世,以及自身所处的环境,但其中的种种细节,却是现在的迦娜根本就无从得知的。而且,一旦让旁人知道迦娜“穿越而来”的事实,那么,她一定会被人误认为是魔鬼附身,其结局也肯定是被送到教会烧掉。

    “汤姆大叔,迦娜的病好了吗?”

    声音由远及近,而根据声音来判断,迦娜知道,一定是不放心自己身体情况的西恩,又折回来找自己,而见此,自知一定要瞒住自己真实身份的迦娜,直接躲到了匆匆跑来的西恩背后。

    “西恩,我的头好晕……”

    “迦娜,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只是……感觉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突然从我的脑子里消失不见了……”

    “汤姆大叔,迦娜的病不会又严重了吧!”

    看着迦娜不似作伪的“痛苦”模样,作为剧院中和迦娜关系最好的西恩,将迦娜小心地扶到床上,一脸焦急地呼唤着一旁的汤姆。

    “让我看看!”

    听到迦娜的“病情”,同样焦急的汤姆大叔也不敢再使劲儿抱住迦娜,而是小心翼翼地用一只粗糙的大手摸了摸迦娜的额头,过了良久才似忧似喜的放下了手。

    “烧是已经退了,但很有可能是因为前几日的高烧,影响了迦娜的记忆,但好好调养,应该也可以重新恢复……但是……”

    听着汤姆语气中的犹豫,一旁的西恩,心中不由得一紧。

    “但是,也很有可能永远都恢复不了。”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因为迦娜还记得我!她一定不可能失忆的!”

    看着西恩满脸伤心欲绝的表情,原本还“装失忆”的迦娜不禁起了些愧疚之心,但自知自己“穿越者”身份的迦娜,却不得不利用好这一次大病痊愈的机会,将“失忆”扮演到底。

    “西恩,我已经没事儿了,只是头有些晕……还有,汤姆大叔,谢谢您。”

    看着迦娜脸上的虚弱,汤姆不由得心痛地叹了口气,但紧接着就拉起一旁的西恩向门口走去,并不忘回头嘱咐:“你的病才刚好,还需要好好静养,我现在就回去将你的情况告诉团长,然后再让西恩将属于你的那份食物从饭堂端过来。”

    简短的嘱咐了几句之后,汤姆便和西恩退出了房间,并将破旧的木门也轻轻地带上。

    而见此,方才还一脸“虚弱”的迦娜,也不再继续装病,反而低着头,开始若有所思地观察起了自己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