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巫法则 > 第三章 迦娜
    残破的魂火依旧在地上燃烧着,而作为“彼岸当铺”的现任掌柜——捌号,自然可以很轻松地分辨出眼前的“交易品”是否完好无损。

    可是,黑袍攒动,看着地上那团奄奄一息的残破魂火,自接受“彼岸当铺”以来便从未失手的捌号,竟开始慌乱起来。

    “规则不容破坏,交易也无法中断,若无法弥补错误,那下一个要被交易的,怕是我的灵魂了……”

    灵魂上的气息,的的确确是与那名唤“迦娜”的女童出自同源,而且,根据交易规则来看,与“彼岸当铺”签订契约的,也确实是这团看似残破的灵魂。但是,眼前这个离奇的结果却又清楚地提醒着捌号,他们这场交易已经彻底失败了。

    “没想到,只是趁我检查当品的间隙,就让旁人钻了空子,而且还是在我眼皮子底下……”

    哗啦啦——

    还未待捌号理清前因后果,一条漆黑色嵌着骨刀的锁链,直接破雾而出,并且毫不留情地刺穿了捌号的胸口。

    “该死!仅仅只是一个疏漏,就要将我清理掉吗!?”

    猩红色的鲜血自伤口处涌出,但面对这道突如其来的攻势,捌号却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只是死死地捂住心口,以一种极度颤栗的声音向天空中的灰雾质问着。

    “我一定会弥补当铺的损失,重新把流落在外的典当品给抓回来……”

    哗啦啦——

    穿透捌号胸口的链刀再次发出令人倒牙的哗啦声,刀头调转,悬浮于空,仿佛一条吐着蛇信的毒蛇一般,令被链刀锁定的捌号,不敢轻易妄动。

    “你的意思是说,要把她重新带回来?”

    残魂枯竭,魂火熄灭,在这场冗长的对峙当中,本该复活成功的“迦娜”,却落得一个魂飞魄散的悲惨下场。

    ……

    “咳咳——咳咳咳咳——”

    仿佛溺水将死之人重获新生,一阵好似被水呛到般的剧烈咳嗽,直接令深陷昏迷中的陆白猛地睁开了眼睛。

    “迦娜……”

    留着褐色短发,穿着齐膝亚麻破旧上衣的瘦弱男孩,看到重新醒过来的陆白,满是惊喜的双眼中,竟然噙满了喜极而泣的泪水。

    “你终于醒了。”

    久违的阳光令陆白的双眼有些刺痛,在略微定了点儿神之后,周遭熟悉却又极度陌生的破败景象,再次映入到陆白的眼中。

    “这四天里,你一直高烧不退,就连团长都说你肯定是挺不到今天早上……一定是主听到了我的祷告,没有让死神带走你的灵魂……”

    听着一旁男孩絮絮叨叨的声音,陆白的精神竟有片刻的恍惚。无论是刚才碰到那好似恶魔的黑袍人,还是眼前这个说着奇怪却又完全能被自己所听懂语言的瘦弱男孩。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令陆白心理承受能力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临界点。

    “幸好你醒了,再晚一会儿,可恶的黛西怕是要直接带人将你从剧院里扔出去!而且,我听汤姆大叔说,就是黛西暗地里拦着善堂的医生,不让他们好好给你治病……”

    混沌的思绪渐渐被陆白理清,但当他又听到一旁男孩义愤填膺的描述时,一段段本不属于陆白的记忆,竟如破碎的电影片段一般,飞速地在陆白的脑海中过了一遍。

    “黛西……剧院……”

    还有……迦娜?

    “迦娜,我现在就出去给你打一盆水,如果让有严重洁癖的团长闻到你头发上的味道,一定不会让你进饭堂吃饭的。”

    顺手帮陆白掖好了被子,那仿佛一阵风就能被吹倒的瘦弱男孩,竟端着床下一个足有他半个身子大的木盆跑出了屋子,徒留陆白一人对着破旧的天花板走神。

    “我是……迦娜?”

    碎片般的画面戛然而止,在粗略地浏览完那名唤“迦娜”小女孩的记忆之后,几乎是一个鲤鱼打挺,虚弱的陆白竟直挺挺地从床上弹了起来。

    “居然真的没了!”

    看着亚麻短裤下空荡荡的下摆,陆白的脸上完全就是一副见了鬼一般的惊恐表情。犹如被人揉搓的纸张一般,陆白的整颗心,在此刻都缩紧了起来。

    “迦娜,快过来洗洗你的脏脸,我已经将你醒过来的事情告诉团长了,他一会儿就会派汤姆大叔过来确认你的病情。”

    端着木盆的男孩跌跌撞撞地走到了陆白的床边,当他看到陆白已经可以自己坐起来的时候,原本还忧心忡忡的声音,竟也多了几分放松。

    “我果然是穿越了!”

    看着周遭的种种,以及身体原主并不算是完整地记忆,作为芯子已然是成年人的陆白,很快地就在心中分析出了大概。

    “而且,还穿越到了一个小女孩的身体里。”

    心中不由得有些恍惚,一种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的苦涩情绪,犹如一滴墨水一般,直接在陆白的脸上渲染开来。

    “迦娜?”

    身旁的声音再次将陆白频繁失神的意识给拉了回来,转过头,看着那盆由瘦弱男孩端来的水盆,水面上倒映出来的稚嫩面庞,令陆白嘴角的苦笑越发的明显。

    “本以为上辈子因车祸丧生,世间就再无陆白一人,可没想到,老天爷居然会给我一个重新活过的机会,只是……这个机会,却似乎更像是一个玩笑……”

    比起上辈子的孤苦伶仃,这个被陆白附身的女孩,似乎正过着一场比陆白前世还要悲惨千百万倍的苦难人生。

    “迦娜?你没事儿吧?”

    “谢谢你,西恩,我已经没事儿了。”

    深吸一口气,看着身旁一脸担忧表情的男孩西恩,刚刚接受原主记忆的陆白,颇为真情实感地道了声谢。

    “没事儿就好,你可不知道,当时汤姆大叔把你从黛西院子里抱出来的时候,我可差点儿吓死了。”

    黛西么……

    听着西恩的描述,一个红发褐瞳,身材极为丰满的美艳女人形象,赫然自陆白的脑海中出现,却又迅速淡出。

    “这个世界很危险……”

    “原主的死,恐怕就是这个名唤黛西的女人所为……”

    “而我,现在就是迦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