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巫法则 > 第一章 重生
    呼啸的风,伴着刺耳的鸣笛声,车灯灼目,血花喷溅,在毫无防备的强烈撞击下,陆白的身体就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沿着一条弧形线,重重地砸在了车流不息的马路中央。

    “不可以,不可以睡过去,会死的。”

    “睁开眼,我必须要睁开眼!”

    ……

    橘红色的路灯渐渐被吞没了色彩,灰白弥漫,意识渐失,陆白原本沉重的身体,陡然间,竟升起一种无措的失重感,随着愈渐飘远的意识,一种死亡迫近的难言绝望,犹如潮水一般,顷刻间便将陆白淹没殆尽。

    “不可以!”

    意识与失重感拼命拉扯,自知生命飞速流逝的陆白,挣扎着去抓住身边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并不断以此来制止死亡降临的事实。

    “嗡——”

    突然,在无尽的绝望中,一声低沉却又尖锐的嗡鸣声在陆白的耳畔响起。红光乍现,似朝阳喷发,眼前原本失去了所有色彩的陆白,在它的照耀下,竟感觉到自己恢复了一点力量,然后继续拼了命似的向那抹红光靠近。

    ……

    “呼。”

    随着一阵剧烈的抽搐,陆白竟如同一具行将朽木的干尸一般,猛地从床上坐起,并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来缓解方才那真实到无法辨别真假的死亡恐惧。

    “没想到,我这么没心肺的人,居然也会做噩梦。”

    刺耳的车笛声,以及那仿佛近在矩尺的巨大车灯,都让陆白久久无法从这个“车祸噩梦”中平静下来,甚至,他还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身体尚处于死亡余威中的本能颤栗。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忙着准备年末的实习考核,所以这个月睡觉的时间也不怎么规律,难怪会做这么真实的噩梦。”

    心中自嘲地叹了一声,可当陆白准备下床给自己倒杯水时,眼前的一幕,就如同一柄重锤,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脑神经上。一时间,竟令陆白无法分辨自己究竟是否从噩梦中醒来。

    “是疼的。”

    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干涸的嘴唇,而嘴唇上无比真实的痛意,又真切地提醒着陆白,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切并不是梦。

    这里根本就不是自己所租的那个老旧公寓,天花板上没有了灯,就连书桌上陪伴他许久的笔记本电脑也消失不见,而替代它们的,只有一张黑乎乎、破败不堪的桌子,以及桌子上一盏不知道熄灭了多久的破损煤油灯。

    “这里……到底是哪里!?”

    短暂的错愕之后,便是一种对未知的恐惧。

    陆白的性格虽然十分低调内敛,但在大学中,他的学习成绩却也算是名列前茅,各种院、系奖学金也不在话下。因此,通过对周围的种种诡异迹象的分析,他可以断定,如果这一切不是梦,那么,他极有可能遇到了一种完全不符合常理的超现实状况。

    “我就算是真的被车撞到了,也应该是被送到医院才对,可是……这里根本也不像是医院!”

    心脏跳动的频率越来越快,几乎是下意识的,原本半坐在一个冷硬狭窄木床上的陆白,便要下地去亲自证实自己的猜想是多么荒谬。

    “哐当——”

    陆白才刚挪动双脚踩在地上,陡然间,一阵极端的虚弱与眩晕之感,迅速的清空了陆白的犹疑,紧接着,双腿发软,还未等陆白将身体站直,沉重的身体就如同破败的风筝一般,直接摔到了地上,甚至,很不幸的,刚恢复了意识的陆白,又再次陷入到天旋地转的黑暗之中。

    “迦娜!”

    迦娜?

    黑暗再次将陆白眼前的所有色彩吞没,而在失去意识之前,一道清脆的童音便在他的耳畔响起。只是,那由声音所汇聚起来的两个奇怪字符,却令陆白的心中,升起一种既熟悉,又极端陌生的迷茫之感。

    “难不成,我现在是在国外?”

    ……

    无数的想法瞬间在陆白的脑海中席卷了一遍,可当熟悉的黑暗再次吞没了他的意识之后,经过短暂的空档,已经彻底陷入不知所措的陆白,竟很快地就从黑暗中“苏醒”了过来。只是这一次,映入他眼帘的不再是那满目破败的木制家具,而是一层仿佛被灰色迷雾所笼罩的混沌世界。

    “尊敬的客人,欢迎来到彼岸当铺。”

    是谁?

    灰白色的迷雾渐渐退散,随着声音的响起,原本就有些无措的陆白,不由得猛地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转过了身,可就在他准备出声发问的时候,一种棉花堵住喉咙不适感,一下子就令陆白剧烈的咳嗽起来。

    “噗通——”

    身体再次瘫软,强烈的虚弱感也随着满腔的疑惑再次冲击着陆白的神经,可是,在这一次,陆白却不似之前那般晕倒,即使身体处于极端虚弱痛苦的状态,但陆白的意识,在这一刻却又格外的清晰。

    “您目前的身体,只需再过一个小时,就会彻底地丧失生机。而您现在如果想要继续活命,唯有‘彼岸当铺’才能救您。”

    灰雾渐渐消失,而于灰雾之后,一张漆黑色的长桌赫然出现在陆白的面前,除此之外,一个重头到脚都被包裹在黑色斗篷中的高大人影,正一动不动地端坐在长桌之后,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瘫软在地上的陆白。

    “怎么样,尊敬的客人,您是否要接受‘彼岸当铺’的交易呢?”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心脏剧烈的跳动,身体已经完全陷入极度虚弱中的陆白,唯有眼珠才能勉强转动,以助他去看清眼前这副完全可以说是颠覆了他以往世界观的疯狂场景。

    “彼岸……当铺?”

    “没错,所以您是否要接受‘彼岸当铺’的交易申请?在这里,您完全可以实现所有的愿望。”

    虚弱的陆白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但是,他却惊恐地发现,眼前这个不知身份的黑袍人,居然可以直接窥探到他心中的想法,其诡异程度,不亚于传说中的读心术。

    “在当铺之中,任何人的想法都不可能逃过我的耳朵……当然,也包括您,彼岸当铺的第一位客人——迦娜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