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木叶的恶霸忍猫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锅影动的手?
    这位还是动漫中,带土“死亡”的参与者之一。

    此时千明很庆幸,当天它把印记拍在屋里边上的树上,要是随便弄在屋顶或者什么地方可能现在已经被发现。

    迷彩隐身千明一直在用,加上这边还残留一些气味,所以它才很快就找到了。

    不过光找到还没用,必须杀掉对方,而且动作要快,务必做到一击必杀不能发出任何动静……

    千明掏出了宝贝铁球,但想了想上忍听力都不错,扔铁球说不准还慢慢靠近更靠谱一些,至少猫的肉垫能保证走路没啥声音。

    这位上忍闻到一股不太寻常的气味,侧头看了一眼,却看到了缠成麻绳一样的迷彩色猫毛和一双眼睛。

    奈落见之术!

    接着,猫毛捆住他的脖子,越缠越紧、越缩越小……

    出乎预料的简单。

    ‘还是上忍,难怪会死在二勾玉带土手中,真丢脸。’

    千明紧紧勒住,确认他不再动弹后小心地放下去,然后跳到底下又紧紧勒了几分钟,接着再往里潜伏。

    半小时后,三人全部死亡。

    千明以为这场战斗会持续一阵子,但实际上搞定大石后,里面两人非常容易杀,因为这俩就是中忍。

    比较普通的那种,一两个c级土遁配合体术行走天下,而不是某类开挂血继限界或是家传刀术的变态中忍。

    但他们只是小喽啰,包括大石也只是靠迷彩隐身术吃饭,破掉秘术威胁大大降低,可接下来回来的几个就不同了。

    他们肯定实力不弱,而岩忍最擅长防御,光一个硬化术就足够让月光直树吃瘪,别指望月光直树能开无双把他们全暗杀掉,他要有这能力就不会只是特别上忍。

    千明开始着手布置。

    不管怎么样,飞雷神印记先安排好,另外大规模杀伤力武器不能有……倒不是怕动静大,而是怕炸不死对方。

    岩忍的防御手段太多,而且个个跟地鼠一样,一旦没杀死马上缩到地下烦得很。

    等了这么多天,千明想提早回家。

    温柔乡不香吗?

    待在这边跟粗老汉一起,而且还是个喜欢隐身的家伙,一点情趣都没有,而且最后几天月光直树已经麻木,没之前那么有趣肯给积分了。

    羊都快薅死了,不如回去逗一逗带土。

    做好布置,千明磨了磨爪子,又把尸体都搬出去,伪装成其中一个忍者的模样坐在正中间。

    过半小时,它感应到一阵查克拉波动。

    回来了!

    ‘三个……果然,月光直树一个都没干掉,全挑软柿子捏了。’

    千明心底暗暗吐槽。

    好在它做好了孤身奋战的准备,并没有期待那家伙会帮忙,有飞雷神和诸多秘术在手,它不信自己连区区三个忍者都干不掉。

    没几秒钟,三道身影从外边土中钻出来,看到千明坐在屋内顿时微微皱眉,互相对视一眼后其中一人一个走进来,其余两个则在门外站着四处张望。

    看外貌,其中

    “佑去哪里了?”

    有防备啊!

    这就没办法暗杀了。

    黑猫轻声叹气,你以为不进来就没事,但其实我在每个出口也拍了飞雷神印记,就是防你们这些多疑症患者。

    看到这位到某个位置,千明起身说道:“他啊……”

    此时,周围突然岩石迅速升起,很快将房间内封闭。

    土遁结界·土牢堂无。

    老招式了。

    但他们不会料到,千明根本不可能被这种结界术封锁,下一秒光影一闪,黑色的身影乍现。

    夜晚本身就没什么光亮,而千明一身黑毛加上速度快,不仔细分辨根本看不清,只瞬间,一声惨叫后,结界土崩瓦解。

    “小心!”

    门口两人迅速结印,用土遁忍术保护自己,其中一个更干脆,索性准备土遁逃亡,但千明速度太快,他们连自己什么时候被拍了一下都不知道。

    过几秒钟,一个土遁逃走,但剩余两个就没那么幸运,千明速度太快,他们根本没可能躲开,要不是怕螺旋丸暴露,它甚至能瞬间秒杀两人。

    饶是如此,只花了十秒钟,千明就用风遁·猫毛针扎穿了他们的土壳送他们归天,之后就是落荒而逃的那位了……

    月光直树解决掉草忍村那三个渣渣后迅速往这边赶,但当他赶到首先看到三个被勒死、堆在树林里的忍者,然后再往前,就是身上布满密密麻麻针孔和勒痕的岩忍。

    别说其他,光这看就让他一阵头皮发麻,还好血液流了他们一身所以针孔都看不清,不然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这两个都是上忍,它也太强了吧?”

    月光直树怀疑人生,亏他还想过来帮忙,结果匆匆赶过来只有收尸的份,这实力差距也太夸张了。

    不过这会儿,他听到一阵细微动静,连忙发动透遁隐匿。

    来的是草忍的忍者,其中还有草忍的首领。

    月光直树看过他的资料,河野修,三年前上位,也是从他上位后草忍村的态度和动向出现了细微变化。

    原本这是挺正常的现象。

    每个首领执政手段不同,政策导向也会不太一样,可现在看联合岩忍的背后主使极可能就是这位河野修。

    “大人,两个人的死最多间隔不到一分钟,下手的人实力……”

    随同的一个忍者蹲下来检查了一下,脸色马上凝重起来,而河野修和其余草忍听后个个脸色骤变。

    甭说他们,连月光直树都很惊讶,差点露馅。

    相隔不过一分钟?

    好像是,自己过来的时候尸体还温热的,黑猫实在有些恐怖,别说特别上忍,就算是上忍想做到这一步也很难。

    厉害,实在厉害!

    他是真的服了,现在别说让他洗地,就是打杂活他也乐意,技不如人就承认,没什么好丢脸,死鸭子嘴硬才丢脸。

    但压力最大的绝对不是他,而是河野修。

    作为草忍首领,他很清楚草忍跟岩忍最近在做什么,他今夜特地把巡逻的草忍引开,好让岩忍们安全行动,结果没想到岩忍被一锅端了……

    不对,还剩下一个活口。

    “大人,我们在三里外发现了一名岩忍的踪迹。”

    “什么情况?”

    河野修听到这,险些脸没能绷住。

    “死了,原地还有个大坑,连尸体都分辨不出,我捡到一个岩忍的护额才确定是岩忍村的人。”

    “能看出是什么忍术杀的吗?”

    “看不出来,有点像是被什么砸的,哦对了,同样有风遁痕迹……死得很惨,而且出手者可能是同一人。”

    复述的人说到这里都抖了一下,河野修脸色唰地白了,也亏得现在是晚上,不然他这表情被其余人看到妥妥要露馅。

    只有一个人,这些人包括逃跑的那位全死在一个人手中,又是风遁……

    谁下的手?

    此刻,他心中反反复复只有这疑问,想到最后河野修只有一个答案——木叶村。

    或许还是那位忍界之暗亲自出手。

    除了他,河野修实在想不到世上还有哪个人有这么强的实力,能在短时间内全歼这么多岩忍。

    河野修遍体冰凉,最后连自己说了什么都不知道,整个人都有些浑浑噩噩。

    一边围观的月光直树目睹此景,只觉得心情很复杂。

    这帮人吓得半死,估计还在乱猜是谁动的手,而风遁、实力强大等等线索,或许还会指向根部那位,但谁又知道,其实动手的只是个一岁黑猫。

    人是真的不如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