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木叶的恶霸忍猫 > 第一百零三章 千明……大人?
    “……”

    滚开你这只可怕的猫!

    油女志真很想这么说,但是看到那只猫矫捷的身姿、完美柔和的动作,他一时间不敢把这句话说出口。

    自己虽然是精英中忍,但怎么看这只猫也不像怕精英中忍的样子,否则自己的虫子也不至于这么担心、惧怕。

    算了算了,退一步海阔天空。

    他退让,千明可不会退让,它蹲在肩头,那本能一般的感知能力可以察觉到从底下“坐骑”身上传来的躁动和不安。

    部分来自虫子,也有部分来自油女志真自己。

    “日差前辈在前面往左边搜索,那我们就往右怎么样?”

    “可以。”

    卡卡西在任务状态很专注,听到命令后马上往右拐,同时通灵出了自己最小的通灵兽帕克。

    帕克实力很低,消耗查克拉也少,关键是它懂沟通,一只非常不错的追踪犬。

    然而,帕克出来后抬头,看到前面忍者肩头蹲着的黑猫,一脸懵逼地看着卡卡西,低声询问:“不是有千明大人在吗,为啥还要叫我出来?”

    千明……大人?

    卡卡西感觉自己现在表情一定很僵硬,这只狗真给自己丢脸,之前八对一全部认怂也就算了,现在没有兄弟在边上直接喊“大人”了。

    世上还有比你更怂的狗吗?

    他在考虑要不要把这家伙回炉重造,或者拉给犬冢一族好好调教。

    ‘不好!’

    帕克胆小、聪明,所以想到的东西也更丰富。

    此时,它知道自己这位主子肯定在考虑某种对它不友善的事情,所以它马上说道:“当然,帮助大家找人是我的荣幸,汪~我马上找。”

    说完,帕克迅速往前跑。

    卡卡西目无表情地追上,毕竟他带着面罩,其他人根本看不出脸色如何。

    前面的黑猫都快笑出声来了。

    这只傻狗真是给猫惊喜,这回不但自己贡献了少许积分,还间接为它从卡卡西身上弄到了不少分。

    它正准备回头嘲讽一波,陡然听到了一丝丝动静。

    很微弱,但在猫耳朵中,却依稀可闻。

    千明侧耳听了一下,然后马上从油女志真身上跳下来循着声音找去,油女志真一开始大喜,但过了一秒反应过来——

    “跟上!”

    带土率先反应过来。

    他跟千明太熟了,这死猫虽然平时性格作风很恶劣,但到关键时刻却意外地靠谱,从不会让人失望。

    这一点上,甚至作为上忍的老师都略有不如,现在它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千明一路找过去。

    没多久。

    帕克闻见味道,开口说:“有一股很特别的气味。”

    “喵~蠢狗,这是傀儡的味道。”

    千明停下来,转头看向油女志真。

    油女志真刚赶到,见它盯着自己没来由地一阵慌乱,最后还是卡卡西掏出了信号弹往天空扔去。

    “喵~就你还队长?”

    千明眼神转为鄙夷,就这心理素质难怪不能青史留名,果然还是卡卡西跟带土比较靠谱。

    “……”

    油女志真一时间不知道说啥,只能默默扶了一下眼镜框,不反驳、不辩解、不愤怒。

    按照流程找到踪迹、放出信号弹,之后就没他们事儿了。

    怼敌人这种任务,应该安排不到它身上。

    小黑猫很怡然自得。

    可没到一分钟,一道身影“嗖”地出现,这是上忍级别忍者动用瞬身术加速赶到的音效,当然,普通人肯定听不出来。

    日向日差。

    他来得很快,这速度都能比肩波风水门了——虽然水门飞雷神很快,但关键时刻他总会因为各种原因迟到那么一两秒。

    让猫很蛋疼的属性。

    这会儿,油女志真低头看了眼黑猫,似乎在征求它的意见,一人一猫对视几秒,见这猫的表情越发往鄙夷发展,宝藏忍者深吸一口气,抬头说道:“前辈,我们发现了砂隐村忍者的气味。”

    “我看到了,另外,这只猫借用一下。”

    日向日差说完不等同意,直接将千明捞到肩头,然后“嗖”地一下离开,留下带土在风中凌乱——他本来是跟千明一起任务,那么千明走了,他咋办?

    这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帕克,你去帮带土吧,我这边会叫其他忍犬过来,接下来我们转移方向,避免跟日差前辈、千明一个方向。”

    “汪汪~卡卡西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不要……”

    帕克惊恐地大叫,但现实不由人,没等它说完自己就已经被抛向带土,那动作简直跟扔破布袋一样,果断中带着两三分嫌弃。

    接着,卡卡西、油女志真往一个方位而去,他们稍微偏差了一些,避免搜索范围重复,余下尴尬的一人一狗对视。

    “大家都是吊车尾,看来最好谁也别嫌弃谁。”

    “汪~我才不是吊车尾!”

    帕克反驳。

    它是八忍犬中最具智慧的一个,感知能力同样也是最强的,但是……

    想到那只猫,它顿时心头黯然。

    最难受的不是不如别人,而是样样都不如别人,因为这样连借口都找不到,只能承认自己就是废物。

    带土懒得反驳,熟练地把这只小狗扔到肩头。

    他已经有脱离“吊车尾”名号的方案,而这只狗显然这辈子都很难在某些方面超越千明,两者血统差距太大了。

    因此,他其实有一句没说的话——

    ‘我都没嫌弃你,你倒嫌弃我了?’

    跟千明在一起,带土也不知不觉变得有点毒舌,但他到底没忍心对帕克造成二次伤害,将这句话吞回肚子里。

    在前方,千明趴在日差肩头,爪子有些蠢蠢欲动地想要扎向日差的喉咙。

    为什么从来没人问问猫的意见?

    咱不想跟着来!

    跟砂隐村这些毒物打交道并不愉快,能缩在后面它才懒得上阵。

    “唔……小朋友,你这趟帮我,我回去给你申请一份战功。”

    日差感官很敏锐,察觉到这只猫很不开心而且似乎很难相处的样子。

    “我只是一只猫。”

    千明无力地说。

    “没关系,一样可以记在你身上……敌人在前面,麻烦你去另一边继续搜索,发现气味后告知我一声。”

    日向日差说完,用力将千明震出去。

    力道很柔和,对猫而言这种程度的高度,落地时不会造成任何损害,但千明还是很不爽。

    “回村请你到家族做客。”

    嗯?

    做客?

    你说这个,我可就来精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