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巫神创世纪 > 260 老道出糗
    看到道长竟是有样学样,不说别人感到不可思议,就连老幺这当事人也是一脸大惊小怪。

    不为别的,就为这龌龊道长摆龙哥的姿势势速度太快。这明显平时没少练习才会这般神速。

    了尘和尚那也是不例外,这俩都不是善茬,此时还当面锣对面鼓的相互耍宝,不由侧眼看向自家老板,眼中有询问,要不要阻止。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武神天见大师侧眼看来,轻轻摇头,话音在其脑中响起:“让他们耍,牛鼻子云真很是嚣张嘛。让他吃些苦头,长点教训。还有,那俩缺德货已是开始准备,就当看好戏。”

    了尘和尚听到脑袋里传来自家老板的声音,虽然有些惊讶,但眼中却是理所当然。微不可查的点头,斜眼看向台下,脸上慈悲更浓。立马是眼观鼻,鼻观心,心无念,恍若未觉。

    再观云真道长抬眼随意扫视一圈,将众人死了亲戚的表情收入眼里,再看看眼前可恨的愣头青,一副死了爹的样子,心中就感觉无比的畅快,丝毫不知自己即将大祸临头。

    “无量天尊,我打。”道长架势依旧,手中拂尘甩动,一拍大腿,道袍飘飘,好不风骚。

    指着对面老幺,满脸得意的笑:“无知小辈,你在老道面前如此猖狂,几次三番挑衅前辈。

    真当老道拿你没辙么?此时就算是拿上养魂树叶又有如何?让你看看道爷的绝技,休要猖狂得意。”

    听到道长洪亮的声音,场中众人已然回过神,看着龌龊老道,再看利嘴老幺,在那灯火阑珊处,两者何其相像,隐有争锋之势。

    “我打。”老幺听到龌龊道长的话,不由撇撇嘴,也是一拍大腿。看向云真道长,晃动手中的魂树叶:“呵呵,我虽实力不济,但有此宝在手,任凭你用何等手段也是枉然。”

    说话间,这厮还将手中的魂树叶高高举起。看其得意的模样,好似在来一波切身宣传。

    一拍大腿,双手扬起,看向云真老道,轻轻摇头:“前辈切莫吹嘘,某虽然实力不济,但眼力还是有的,道长最开始施展灵魂攻击差不多六息时间。

    越到后面越慢,刚才更是半天憋不出个屁来,竟是用了十几息,这是在干嘛?黄花菜都凉了。”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老幺这是专挑老道的短板说事,说的是唾沫横飞,好不爽快。

    “混球好胆,真是气煞我也!”听到这话,云真道长差点鼻子都气歪,胡须更是乱飘。

    拂尘甩动,指着老幺呵斥道:“你这小解说,让你看看老道的厉害,小辈准备好了。”

    “我打。”老幺一个灵活起跳,手掌轻拍脚尖。满脸笑嘻嘻:“前辈,怎样,这个你总学不到吧?哈哈哈。”

    “来来来,少啰嗦。”笑罢,朝老道勾了勾手。

    “你……”云真道长只觉自己在这愣头青面前处处吃瘪,不知此人底细,可谓是两眼一抹黑。好多话说不出口,真想掐死这可恨的小子。

    “我打。”一拍大腿手扬起,拂尘甩动甩动,看着老幺,眼睛眯起,也不墨迹,嘴皮乱颤。

    或许是老道魂力有些不足,也或许是在憋大招,总之,用的时间特别长,竟是整整二十息。看得对面的老幺接连打了好几个哈欠。

    云真道长嘴皮停歇,脸色有些苍白。周身虚空一阵涟漪,魂力凝结的巴掌凭空出现,这次却是不同以往,足足有四个巴掌出现。

    “我打。”老道看着对面的楞头青不怀好意地笑,突然眼睛眯起,一个灵活起跳,手掌轻拍脚尖。不知道多少长耳朵的黄皮兔子昙花一现。

    与此同时,手中拂尘狂甩,空中四个魂力巴掌两两分组,一前一后闪电般朝看幺袭去。后者只觉自己被牢牢锁定,可说是逃无可逃。

    无独有偶,台下的肥龙手指快速弹动,不知道在做什么,斜眼看向云真老道,满脸贱笑。旁边的瘦虎手指弯曲,好似在等待什么。

    武老板看得嘴角抽搐,这厮尽来些虚头巴脑的架势。四个魂力巴掌那是刁钻异常,前面两个,一个拍击后脑勺,一个兜头扇下。后面两个呈一对,凶猛的朝老幺脖子掐去。

    这势头可谓是凶猛无比,老幺都有所察觉,不停扭头抬头。不过,两组四个巴掌先后袭击,还未近身,手中的魂树叶闪了两次,四个魂力巴掌皆是瞬间溃散,攻势顿时告破。

    巴掌溃散之际,一道布匹撕裂声响起,声音不大,朦胧听不真切,却是勾动有心人的心。

    台下瘦虎离得远,自是不能听到。肥龙曲指松开。这厮就明白过来,弯曲多时的手指立马伸直。

    仿佛是在收些什么。俩货还满脸的奸计得逞。这俩缺德货的动作十分隐蔽,发现者寥寥无几。

    正是武神天和了尘两人,听到布匹撕裂声,就斜眼注视两人,就看到其不着痕迹的小动作。

    武老板和大师看向老道,不由都是心中唏嘘,嘴皮厉害有屁用,手段玩不过别人就得出糗。

    而此时,老道跳起刚刚落地,就听到一声咔嚓传来,以为是魂树叶自成抵御攻击的护罩破碎。

    抬眼看向愣头青,见其瞪大双眼,满脸不可思议,还有些痴傻呆愣,这是灵魂受到冲击的模样。

    “呵呵,无量天尊。”云真道长拂尘,得意的笑。满脸揶揄地看向老幺:“小辈,感觉如何?老夫的攻击爽不爽?还敢不敢猖狂了?”

    好半晌,见老幺还是傻愣不说话,又是继续开口道:“小辈,不要这般装模作样,老夫乃是前辈,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既然答应了武供奉,你虽然令贫道不爽,更是实力不济。

    贫道何许人也?自是不会暗地里下那黑手。最后两道攻击都是削弱不少,贫道自有分寸,虽然能让你受点苦头,但伤不到你的灵魂。贫道可不会跟你小辈一般见识,老夫乃是前辈。”

    说话间,手中拂尘甩动,手捻三缕长髯,颇有世外高人的风范。看向老幺,满脸都是风轻云淡,还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模样,不似做假。

    也许是道长的话情真意切,老幺指着道长的脚边,话语吞吞吐吐:“前辈,你你你。”

    你个半天也没将话柕出来,周遭武者本就是盯着呆愣痴傻的老幺,见其这副畏缩模样,皆是顺势看去,顿时厅中四下响起呼喝声。转眼看向高人姿态的云真道长,目光古怪。

    感受到众人视线不怀好意,手捻长髯的云真道长动作猛地一顿。突然只觉大腿好像有些凉。心中暗不好,低头一瞧,老道差点没晕过去。

    自己的里裤不知何时掉落下来,锃亮的皮鞋已然被遮住,裤子上长耳朵的皮卡丘尤为扎眼。

    云真道长就算是再不要脸,被这么多人围观,像是看猴子似的。脸上不由感到发烫。

    情急之下,迈动脚步,被裤子绊住脚,两腿使不上力,相互牵绊,差点前扑摔了个狗吃屎。

    旁边的了尘大师实在看不下去,上前一步,讲云真道长挡在声后,看向前方,满脸的我佛慈悲,众人看见如此,顿觉大师品德高尚。

    武老板则是撇撇嘴,猫哭耗子假慈悲。心中满是不屑,你做样子给谁看?心里偷着乐吧?

    奈何,和尚有心帮,道士不领情,了尘刚挪步站在云真道长面前没多久,只听嗖的一声。

    云真此獠就蹦跳到清灵道长面前,也不打招呼,快速将自家师叔挪了个位置,面朝前方武者。

    自己缩在后面,撅着屁股整理自己的衣袍。要是在跳魁梧的了尘和尚背后,倒是能将自己完全遮掩。

    可清灵道长身材很是消瘦,如何能挡得住云真道长这么大的一个人,可谓是顾头不顾腚。

    众人就看到这厮缩在清灵道长背后,撅着屁股,不时耸动,鬼鬼祟祟,也不知道在干什么。让众多武者感觉很眼熟,一时又想不起来。

    很快,云真道长神清气的走了出来,还满脸的得意。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般。

    从道长施展灵魂攻击到整理好衣袍。说起来话长,实际上很短暂,不过是十数息的时间。

    感觉众人的眼光有些怪异,云真道长会错了意,以为自己这次还是故意闹出幺蛾子。

    虽然他脸皮厚,对此倒不介意,但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这点道长还是梦拍胸保证的。

    当即,朝四下甩动拂尘,声音响彻大厅:“诸位,这次倒不是贫道故意为之,实乃是出了意外。衣服质量不过关,到时让大家见笑了。”

    清灵道长眼中闪过惊诧,还有些许不可思议。这厮从来没有此时这般,遇上事还特意解释一通。以前给你后脑勺都是客气的,莫不是今天受的打击太多,思想转变了不成?

    这边清道长在猜测,在场众多武者也在纳闷。江湖舌王岂是浪得虚名?焉有这般做派?

    “道长见外了,我等岂能不知?”心里想归想,动作却是丝毫不慢,纷纷朝老道抱拳回应。

    不管如何,这厮终究是个宗师,虽然是个奇人,但为人还是说一不二,面子还是要给的。一时间,厅里响起阵阵回应声,好不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