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身娇体贵 > 098、宠得生活不能自理
    伊夫琳的人寻了她好几天,但都没有音信。

    侯琰让岑湛派了人暗中保护着姜自明和赵如心,倒也没有人去找他们麻烦,一切正常。

    只有白宇扬,每天都透着不安。

    姜宛白跟个没事人一样,每天都在学校里溜达,偶尔跑去找许晴天,也和何培聊聊天。

    也会去找邱奕阳,看看他之前说的要培植的那株日轮花。

    从邱奕阳那里出来后,正好碰上了向小小和文慧。

    她俩现在看到她,热情友好的不得了。

    正好,姜宛白也想见她们。

    三个人到了一家气氛很好的甜品店坐下,各自点了吃的。

    聊着女孩子喜欢聊的话题,自然就聊到了花,然后就聊到了邱奕阳的植物园。

    “邱奕阳那么有本事,还很帅,按理说有很多女孩喜欢他,怎么他那里显得门庭冷清啊?”姜宛白喝着果汁,随口这么一问。

    “喜欢他的人是不少,但是没有他喜欢的呀。”向小小说:“我来的时候,听说以前很多女孩子都会跑到他那里去看花,当然了,看花也看他。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些女孩子就不去了。”

    这跟何培说的一样。

    “那是什么原因?一两个放弃了很正常,要是所有人突然都放弃了,那就太奇怪了。”姜宛白总觉得,这中间有什么问题。

    向小小摇摇头,“奇怪就奇怪在这里啊。我认识一个之前也喜欢邱奕阳的女孩子,有一次我看到她跟她男朋友约会,我特意找了机会问她之前那么喜欢邱奕阳,怎么突然就看都不去看一眼。”

    “你知道她说什么吗?”向小小神性兮兮的等着她俩好奇的摇头时才说:“她说,‘我喜欢他吗?不喜欢吧。’哈,你们不知道我当时都震惊了。”

    “再后来,我也问过其他女孩子,她们也是完全没有一点留恋。提起邱奕阳,就像是提一个只是知道这个人,但很陌生的样子。”向小小叹了一声,“所以我想了想,这些人可能就是一时新鲜,得不到回应,所以就放弃了。”

    文慧吸着吸管,有点好奇,“就算如此,也不可能每个人都一样的反应啊。”

    姜宛白赞同的点头。

    向小小微耸了一下肩膀,“所以啊,这也是我最奇怪的地方。不过,也不关我的事。”

    “就是太奇怪了。”文慧感叹了一句。

    姜宛白也知道太奇怪了,曾经那么多人喜欢,突然一下子所有人都像是被剪了一个片断似的,好像忘记了自己曾经有多疯狂的爱慕一个人。

    那种遗忘,太过机械。

    一个人可以,但是一群人遗忘,就太奇怪了。

    “对了,孝妃过几天要到学校里来试药了,可能用不了多久,她就会离开这里。”向小小看着姜宛白,“到时我们准备给她办一个欢送会,你要不要来?”

    “再看吧。”

    “行,到时我再跟你说。她这次要是成功了,将来我们想要见她一面可就有些难了。毕竟是世界名模。”

    姜宛白笑了笑,她跟舒孝妃没有什么交集,去或不去,都无所谓。

    现在她想着的是,邱奕阳身上有太多的疑点了。

    想给他串起来,都串不顺畅。

    这个人,还得深挖。

    ……

    吃饭的时候,侯琰接到岑湛的电话。

    “救走了?”侯琰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姜宛白停下来,看着他。

    侯琰见她也在听,就按了免提,把手机放在桌上。

    “我们的人追了一路,还是追丢了。”岑湛的声音带着急促的喘息,显然是累着了。

    “是她的人吗?”

    “应该不是。就一个人。”岑湛越想越气,一个人就能把他们那么多人给甩掉,真是见了鬼了。

    侯琰眯着眸,伊夫琳的手里有这样的高手?

    姜宛白轻蹙着眉,等着岑湛继续说。

    “那人身手厉害,我们那么多兄弟都被他撂倒了。但是,他没有重伤一个兄弟。”岑湛分析,“所以,我觉得不会是伊夫琳的人。”

    侯琰蹙眉,“还有第三方?”

    “哥,你记得在会所的时候,屏幕里出现的那个人吗?”岑湛沉声提起,“那个人说了,穷白不会放过伊夫琳。会不会是穷白?”

    姜宛白咬着筷子,盯着手机屏幕。

    “穷白……”侯琰念着这个名字。

    “只是,为什么穷白要对伊夫琳说那样一句话?穷白是认识我们中的谁吗?不然,怎么会出现?”岑湛越想越觉得太多疑点了。

    穷白的出现,简直就是一个让他们都意外的事情,

    侯琰也不明白。

    至于,他们都不知道穷白是个什么样的人。

    突然在那天出现,还丢下那样一句话,谁都想不明白。

    伊夫琳被带走的时候,一直都在问谁认识穷白。

    他们中的人,谁会认识穷白?

    “继续找,我马上过来。”结束了通话,侯琰一抬眸就看到姜宛白还呆呆的盯着手机。

    他怕她担心,柔声说:“没事的,那个女人,我一定会找回来。”

    “如果,她真的是被你们说的穷白带走了,那就没有必要再去找了。”姜宛白放下筷子,认真的看着他说:“伊夫琳的人肯定也会知道她被人带走了,到时她是死是活我,都跟我们无关。”

    侯琰懂她的意思,“那个女人只要活着,必须在我手上。我不会再给她有伤害你的第二次机会。”他太了解这些亡命之徒,他们可以不计生命代价的除掉任何一个让他们难堪的人。

    伊夫琳在外面,她有极大的可能还会回来报复。

    这个女人,在任何人手上他都不放心。

    “这样会给你带来麻烦的。”姜宛白语重心长,“既然有人把她带走,那就让她走。把话放出去,就说是穷白把她带走了。你没有必要非得把这个祸揽在身上。”

    侯琰知道她是在担心自己,握着她的手,“你放心,她在我手上,没有人敢乱动。”

    “可是……”

    “不要再说了。我先陪你吃饭,吃完饭之后,你早点休息。要是不想睡的话,就叫许医生来陪你聊聊天,或者,叫灵姝来也行。总之,不用担心我,你好好的就行了。知道吗?”

    侯琰抓着她的手放在唇上,“别的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好好的。”

    姜宛白见他执意如此,也不再多说。

    点点头,“先吃饭吧。”

    “嗯。”

    吃完饭后,侯琰就出去了。

    姜宛白坐在沙发上,盯着手机,清澈的目光刹那间变得犀利。

    半个小时后,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一条隐藏过后的短信,内容也是一些数字和符号,像极了一条垃圾短信。

    姜宛白看过之后,彻底删除了短信。

    她回了卧室,换了身衣服,就出门了。

    ……

    夜色朦胧,在一处废旧的汽车修理厂里,有轻微的脚步声。

    伊夫琳被捆绑在一根柱子上,嘴上贴着封带,还是穿着前几天的会所里的那条裙子,不过已经脏乱不堪了。

    头发也很脏,脸上有血迹,那条雪白的大长腿,也不复往日的风华。

    整个人看起来,很糟糕。

    她听到那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近,直勾勾的盯着前方。

    终于,有个人影出来了。

    看到那个人越来越近,她的嘴里发出“呜呜”声。

    这个人,就是把她从岑湛那帮人手里带出来的人。

    一开始,她还以为是她的人来救她来了,可后来才知道,这个人不是。

    戴着黑色兜帽的人走近她,终于看清了那张脸。

    很峻冷的一张脸,五官深邃,双眼冰冷。

    她不认识这个人。

    但是她看出来,这是那个说穷白不会放过她,说她完了的那个人。

    他是穷白?

    伊夫琳心里慌了。

    没有人知道穷白的真面目,除非,将死之人。

    他没有遮掩的出现在她面前,是不打算留她活口了?

    男人撕掉她嘴上的封带,“想问什么?”

    “你是穷白?”伊夫琳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个答案。

    “我不是。”男人否认了。

    伊夫琳震惊,“那你是谁?”

    “我是谁,对你来说,重要吗?”男人冷眼盯着她。

    “你不是穷白,那抓我来做什么?”

    “穷白要见你。”男人的话,再一次让伊夫琳惊到了。

    所以说,这个男人把她从那帮人手里带出来,是穷白的意思?

    她从来没有想过招惹到穷白,没有人想跟穷白结下仇恨。

    之前,她还让穷白接她的生意,可转眼间,穷白为什么要……等等,难道,是有人找穷白买了自己的命?

    这不是没有可能。

    只要开得起价,不论谁的命,穷白都能拿下。

    当然,这也是有前提的。

    穷白接的每一单生意,都必须是手上沾过血的。要只是个平白无故的人,ta是不会接手的。

    伊夫琳从来都知道自己手上不清白,她也想过有人会买她的命,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突然。

    “是谁要我的命?”落到穷白手里,她没想过还能活着离开。

    “穷白。”

    “穷白?”伊夫琳难以相信,“为什么?”

    男人没再说话了。

    寂静的能听到风声空间里,偶尔外面会有铁皮抖动的声音。

    伊夫琳想不通,自己什么时候惹上了穷白。

    她越来越觉得那天会所里有认识穷白的人,还是有交情的那种。

    不然,不会这么突然的。

    没有任何动静,气息,又有人出现了。

    那一身耀眼的红色出现在这充满铁锈味,又脏又乱的地方,仿佛增添了一缕温暖。

    但,更像是血色的浸染。

    伊夫琳看到她的时候,下巴都惊得要掉了。

    “是你!”

    女孩笑容明媚,在昏暗的灯光下,也掩饰不了她的娇艳。

    看起来,那般的纯洁天真。

    她黑发间那枚如同蜘蛛爬上的花,正散发着骇人的恐怖气息。

    女孩走到她面前,粉唇微抿,抬手勾起贴在她脸庞上的金发,这个小小的举动,却让伊夫琳的身体控制不住的在颤抖。

    她现在才理解了一句话,越无害的人,才是越可怕的人。

    之前有多么轻视她,现在就对她有多恐惧。

    连呼吸,都压抑着。

    “啧啧,好好的一个美人,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女孩一脸心疼,眼里满满的疼惜。

    伊夫琳僵硬着全身,喉咙轻咽,干咧的嘴唇在颤抖,“你……就是穷白?”她还是不敢相信。

    “穷白不是我。”女孩摇摇头。

    不是她?

    伊夫琳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女孩抬手碰到摸到发间,漂亮的手指按在那枚既漂亮又邪魅的发夹上,“它才是穷白。”

    伊夫琳好不容易稍微放下的心又一下子紧起来,她这是在逗她玩。

    “你……”

    “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女孩噘起了嘴,像个为难的小妹妹。

    伊夫琳深呼吸,她咬牙,“落到你的手里,我没想过活着离开。”

    “啧啧啧,怎么能这么消极呢?”女孩手指轻轻的摇晃了两下,“人活着不容易,还是该争取一下生路。”

    “呵,我那样对你,你会放我生路?”伊夫琳有自知之明。

    “你不求我,怎么知道我不会放你生路?”女孩偏头,可爱又单纯。

    伊夫琳早就不会相信她是真的单纯无害,藏得这么深,怕是她身边的人也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吧。

    “你到底想怎么样?”伊夫琳不想被她这样玩弄。

    “听说,你有一座孤岛。”

    伊夫琳瞳孔紧缩,“是。”

    女孩摸了摸下巴,眼珠子一转,“要不,你把那岛给我吧。”

    伊夫琳蹙眉,“你就想要那座岛?”

    “不行吗?”

    伊夫琳不知道她到底想做什么。

    这种未知的,一直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很不好。

    而且,这个女孩越来越让她产生了惧意。

    那座岛,除了她,没有人知道。

    可这个女孩,竟然知道了。

    那就代表着她的一切,她或许都了如指掌。

    “是不是那座岛给你,你就放了我?”

    “对啊。”女孩很爽快,“当然了,我要的岛,不仅仅只是岛,还有岛上的所有物资。包括,人。”

    伊夫琳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那座岛,没有人。”

    “不,有。”女孩指着她,“你。”

    “我?”伊夫琳越来越迷糊了。

    女孩笑着点头,“拥有你,就等于拥有你的所有人。懂我的意思了吗?”

    “你想收服我们?”

    “收服吗?”女孩认真的斟酌着两个字,“你要这么说,那就是吧。”

    伊夫琳盯着她,“为什么?”

    “我缺人啊。”

    “为什么看上我们?”她要真想要人,以她的本事,随便都能拉一帮人为她效力,不可能等到现在。

    女孩那双清澈的眼睛在她的身上扫了一圈,“因为,我喜欢你。”

    伊夫琳傻了。

    “漂亮的女人,最毒了。”女孩打量着她,“你不仅仅是毒,还狠。我喜欢你的狠劲。”

    她明明声音轻柔的像棉花,眼睛干净的如同明媚的蓝天,脸上有着初生婴儿般才有些天真,可在她的心上,就是伸出了锋利的魔爪,张着血盆大口,眼睛里淬了毒的妖魔。

    似乎,只要稍微违了她的意,她就会把她吃进去,嚼得渣都不剩。

    “给你十秒钟时间考虑。”女孩说:“十秒之后,要么你的人生就此结束,要么你继续逍遥自在。”

    女孩说完之后,对她的同伴说:“计时。”

    十秒钟,能考虑什么?

    伊夫琳只知道自己不想死,活着,才有机会。

    “我答应你。”

    女孩扬眉,“这么快?”

    “十秒钟,也考虑不到什么。”伊夫琳说:“我想活着。”

    “这才是聪明人。活着才有机会对我下手嘛。”女孩一眼看穿她的想法,“挺好。”

    伊夫琳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她在她面前宛如小丑。

    女孩抬手,拿出一把匕首,割开食指,“张嘴。”

    伊夫琳脸上浮现惊恐。

    “怎么?怕了?”女孩扬眉,“如此,那就……”

    伊夫琳张开了嘴。

    女孩满意的笑了,手指放到她的嘴上方,另一只手微微抬起她的下巴,“我没有那么傻,要是不能完全控制你,我干嘛要收服你?”

    一滴鲜艳的血滴进伊夫琳的嘴里,她强忍着血的腥味,第二滴血,却成了灰褐色,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颜色的血。

    第三滴,是黑色的。

    伊夫琳心底的恐惧终于无限的放大,她的血怎么是黑色的?

    她没有办法再冷静,这种时候,她更没有办法抗拒。

    “这三滴血,又得吃好多肉才能补回来啊。”女孩放下手,那个一直在旁看着的男人拿出手绢,缠在她的手指上,声音低哑,心疼道:“你不该这样。”

    “失三滴血,拥有一个帮手,不亏。”女孩再捏手指,已经挤不出血了。

    只是那道口子有点长,真是大意了。

    伊夫琳盯着她,“你的血,为什么是黑色的?”

    “你听说过蛊吧。”女孩转过身,问她。

    伊夫琳拧紧了眉头。

    女孩笑着说:“看来,你是听说过的。你喝了我的血,我死了,你也得死。所以,你一定要祈祷我能多活些日子。”

    伊夫琳的脸一下子就变得惨白。

    “放了她。”女孩退后两步,“接下来,你要让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被穷白杀了。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伊夫琳没得选择。

    她很气,很怒,但拿这个女人没有办法。

    说到狠,她比她更狠,更毒!

    “你要的岛……”

    “总有个时候,我会来收的。”女孩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别试图逃跑,你跑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说罢,对她露出一个无比娇媚的笑容。

    男人把伊夫琳的绳子解开,从旁边拿出一个袋子丢给她,“给你的。”

    伊夫琳接住袋子。

    他们一前一后,已经走了出去。

    她打开袋子,里面是一套干净的衣服。

    看着那套衣服,她深呼吸,再不甘,也得认命。

    ……

    侯琰回到学校天都快亮了。

    他轻手轻脚的走进卧室,女孩侧着身睡的很安稳。

    睡着的样子,像极了猫咪,乖巧安静。

    他轻轻的坐在床边,凝视着她的睡颜,只盼着她永远都能这么柔美安稳。

    忽然,床上的人儿动了一下。

    他伸手轻拍着她的背,像哄孩子那样。

    只是,她还是缓缓我睁开了眼睛。

    “你回来啦。”姜宛白眨了几下眼,动了动,也没有起来,只是温柔的看着他。

    “嗯。”侯琰把她扶起来,“睡的好吗?”

    “很好。”姜宛白靠着枕头,“你看你,黑眼圈都出来了。”

    侯琰抓着她的手,“没事。”

    “怎么样了?”

    “死了。”

    姜宛白愣道:“死了?”

    “嗯。找到人的时候,面目全非。”侯琰低头,看到她左手食指上有一条口子,拧紧了眉,“怎么伤了?”

    姜宛白看了一眼,笑了笑,“切水果的时候,不小心割到了。还好伤口不深,没事的。”

    侯琰起身,去外面拿了一张创可贴,细心的给她包上,“不能沾水。”

    “小伤而已,我也没有那么娇气。”

    “万一感染了呢?”侯琰很担心她。

    姜宛白笑着说:“你再这样对我,我以后生活怕是都难自理了。”

    “没事,有我。”

    “我总不能一直靠你啊。”姜宛白已经沉陷在他的温柔里,“你也不能时时刻刻陪在我身边,不是吗?”

    侯琰轻点了一下她的鼻子,“为什么不能?”

    “难道你准备走哪把我带哪?”

    “嗯。”

    “我才不要呢。”

    “我要就行了。”

    “……”姜宛白不跟他争这些,掀开被子,“我要起床洗漱了。你先出去。”

    “我帮你。”侯琰把她抱起来,走到洗手间才放下,“刷牙你自己刷,但手不要沾水。脸我帮你洗。”

    姜宛白忽然来了恶趣味,“那你要不要帮我上厕所?”

    “……”

    ……

    伊夫琳死了,岑湛怀疑是穷白杀的。

    因为,当初穷白说过,伊夫琳完了。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伊夫琳的那些手下,全都撤离了。

    只有穷白干掉的人,才没有人报复得了。

    “不管怎么样,伊夫琳死了,她的那帮人也离开了华国,这个危机,算是解了。”岑湛这几天为了这事,脑子都不够用了。

    白宇扬总觉得这件事有些地方想不明白,比如,穷白为什么要干掉伊夫琳?伊夫琳就这样死了?还有她的那帮人,不声不响的就离开了华国?

    这不是他们的作风。

    姜宛白点头,“总之,没有引起更大的危机就好。”

    “哥,你觉得这事蹊跷吗?”岑湛嘴上虽然那么说,但也知道这事太诡异了。

    侯琰搂着姜宛白,看着她食指上的伤口,虽然已经结了痂,但他还是心疼。

    他说:“只要死了就好。”

    岑湛明白。

    他们要的不是过程,只要结果。

    门铃响了。

    几个人齐齐看向门口,白宇扬起身,“我去开门。”

    向小小看到开门的是个文质彬彬,温润如玉的男人,有点呆了。

    “你找谁?”白宇扬这几天心情都不怎么好,但还是尽量柔和。

    “我找宛白。请问,她在吗?”向小小有些拘谨。

    白宇扬点头,“在。”

    “我,能进去吗?”

    白宇扬回头看了眼姜宛白,姜宛白点头。

    向小小进了房间,看到房间里有三个大帅哥,都懵了。

    她认识姜宛白身边的那个侯教授,但其他两个男人,她没见过。

    而且,这三个男人都是不同风格的。

    侯教授自然是不用说,他身上气质,无人能及。如天上云彩,飘忽不定,令人向往。又似人间最美的花,嗅之香味,观之美貌,却不敢摘采。

    他看起来很平易近人,实则他的身上总是带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压迫感。哪怕是他在笑,他眼睛里有星辰,也不敢轻易的去靠近他。

    开门的这个男人,温润如玉,五官柔和,一身白色的衣服,干净的像是童话故事书里走出来的王子,美好的看不见世上一点点的尘埃。

    看他一眼,就怕将他玷污了。

    另一个男人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略有些放荡不羁,很酷的感觉。他坏坏的眼神,很容易就让女人动了心。

    只是,这样的男人,又有谁能征服?

    “小小,你找我有事吗?”姜宛白柔声问。

    向小小回过神来,笑着说:“文慧明天要办个生日宴,她想邀请你。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一起去。”

    “她明天生日啊?”

    “嗯。现在还在准备生日宴上的东西,所以叫我来请你。她说,你也可以带上你男朋友。”向小小看了眼侯琰。

    比起上一次见到的样子,好像冷漠了许多。

    “好,我会去的。”姜宛白没有拒绝。

    “那……我走了。”

    “要不要再坐一会儿?”

    “不用了,我也得去帮她。”向小小跟他们道别后,就走了。

    岑湛想了想,“文慧?就是那个文家的女儿?”

    “嗯。你认识?”姜宛白问。

    “我跟她哥见过。”岑湛看着姜宛白说:“她那个哥哥不是什么好鸟,嫂子你要是去的话,记得带上哥。”他瞥了眼侯琰。

    姜宛白问侯琰,“你要去吗?”

    “去。”侯琰自然是要去的。

    姜宛白抱着他的胳膊,看着岑湛,“完美解决。”

    “赞。”岑湛竖起大拇指。

    聊过之后,白宇扬得回去了。

    岑湛同他一起,侯琰则说要送送他们。

    姜宛白知道他们三个有话说,也不拆穿。

    虽然没有说,但侯琰心里一定也有疑惑未解。

    不当着她的面说,是怕她担心。

    她理解。

    ……

    三个男人下了楼,到了停车场,侯琰叫住了白宇扬,“事情已经过了,就不要再想了。”

    “我没有多想。”白宇扬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宛白跟着你,我很放心。”

    “当初我确实是怪过你。”侯琰也不怕他生气,“是你把那帮人招惹过来的,害宛白受了伤。不过,你是宛白的哥哥,你有事,我们不会不管的。”

    白宇扬笑了笑,“知道,谢谢。”

    “不过,伊夫琳真的死了吗?”岑湛突然来了一句。

    俩人齐齐看向他。

    岑湛缩了一下脖子,“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这是提出我的怀疑,没有问题吧。”

    “如果穷白不是杀了她,而是救了她呢?”岑湛倚着车身,“有没有这种可能?”

    白宇扬听他说了这句话才皱起了眉,“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穷白救人。”

    “她最好是死了。”侯琰冷冷说的了一句。

    岑湛扬了扬眉,“对,不然还得死一次。”他拉开车门,“哥,我走了。”

    侯琰点了一下头。

    白宇扬说:“不管怎么样,请你照顾好宛白。”

    “不用你说。”

    “走了。”

    “嗯。”

    侯琰双手插在裤袋里,看着他俩开车离开后,脸色凝重深沉,好一会儿才转身回了宿舍。

    ……

    第二天,姜宛白吃了药和早饭,准备收拾一下就跟侯琰去文家。

    刚出门侯琰就接到了傅明菲的电话。

    “她很难得给你打电话啊。”姜宛白看到那个名字在跳动,在此之前,确实是没有见过她给他打电话。

    侯琰很坦然的接了电话,按了免提,“喂。”

    “阿琰,灵姝生病了,你能不能来带她去医院?”傅明菲的声音里透着焦急,“我带她去,她就是不去。她也不准我告诉伯母,怎么办?”

    姜宛白一听是连城灵姝生病了,也有些担心。

    “电话给她。”侯琰很淡定。

    “她吃了药,现在睡下了。但是温度没有退,所以我才担心。”

    姜宛白听她这么说,就知道连城灵姝病得不轻。

    不让家人知道,也是怕他们担心。

    “你去看看吧。”姜婉白小声说。

    侯琰蹙眉,“那你呢?”

    “我又没事。”姜宛白说:“你先把她送到医院,我去跟文慧打个招呼,再去找你们。”

    侯琰还是不放心。

    “那种地方,不会有事的。而且,我也不会让我自己有事。”姜宛白拍了拍他的手,“灵姝现在还病着呢,不能拖久了。”

    最终,侯琰还是同意了。

    等侯琰开车走了,姜宛白才慢慢出了学校。

    走到校门口,一辆车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车窗落下,是邱奕阳。

    “你去哪?怎么一个人?”邱奕阳问。

    “参加朋友的生日宴。”姜宛白看他开着车,“你这是……”

    “我去给植物研究院送花。”邱奕阳看她一眼,“要是不嫌弃,我载你一程?”

    姜宛白扬了扬眉,“好啊。”

    坐上车,邱奕阳笑着说:“我还以为你会拒绝呢。”

    “为什么要拒绝?”姜宛白坐得很端正,“有方便之门为我打开,我要是不去的话,那就太亏了。”

    邱奕阳被她逗笑了,“你男朋友呢?”

    “他有事回家了。”

    “噢。”

    姜宛白看了眼后座包装的很牢的花,“那也是新品吗?”

    “嗯。”

    “为什么包得死死的?不怕捂死了?”

    “那花太香了,闻久了会头晕。”

    “噢。”姜宛白也知道有一种花香太浓,闻多了就会头晕想吐,“你们还真是了不起,要是想做点坏事的话,培植几盆会放毒的花就好了。”

    邱奕阳笑道:“那可能会得先把自己毒死。”

    姜宛白也笑了。

    邱奕阳把姜宛白送到了文慧家别墅区外面的公路上,只需要进了大门,再往里走不久就能到。

    他有事,所以就没有把她送到底。

    “谢了。”

    “客气什么。”

    姜宛白下车后,邱奕阳说:“自己注意安全啊。”

    “嗯。拜拜。”

    等邱奕阳走后,姜宛白才根据文慧发的地址找进去。

    她拿了请帖给保安,人家才放她进去了。

    只是里面很大,她也找不着是哪一栋,就站在门庭不远处没走。

    给向小小打了电话,“我好像找不着在哪里,你能出来接一下吗?”

    “你等一下,我马上叫人来接你。”向小小语气很急,应该是在做什么事。

    姜宛白站在那里没有动,很快一辆超跑远远的开过来,在她面前一个飘移停稳后,车门打开,一个穿着花外套的男人下了车。

    那张脸不难看,但就是给人的感觉怪怪的。

    耳钉很晃眼,那粉面油头的样子,实在是欣赏不太来。

    “你就是我妹妹的朋友姜宛白?我是文涛。”

    姜宛白张了张嘴,“你好。”

    “呵。”文涛打量了她一眼,“挺漂亮的。”

    “谢谢。”姜宛白笑的很礼貌。

    “走吧。”

    “坐车?”

    “对啊。要走路的话,得要十几分钟呢。”文涛说着去拉她的手,“上车。”

    姜宛白避开他,“没关系,我走。”

    文涛看出了她的拒绝,舌尖抵了抵口腔内壁,很无语的样子,“我专门出来接你的,你说你要走路?”

    “不好意思。”

    “你这是在担心什么吗?怕我对你不轨?”文涛很不爽,从来没有女孩子拒绝过她。

    这个女人,拒绝表现的如此明显。

    姜宛白面上保持微笑,“不是,我身体不好,医生说需要多运动运动。”

    文涛蹙眉,“少运动十几分钟,又不会死。”

    “辛苦你了。”姜宛白不想再跟这个人说话了。

    文涛轻哼了一声,“早知道,我就不来接你了。”真是的,一点也不给面子,不识趣。

    来参加生日宴,竟然连车都没开。

    要不是文慧的朋友,他才不来接呢。

    姜宛白没再说话,从他来的方向走。

    “你真的不上车?”文涛不死心。

    姜宛白没回应。

    文涛气得甩上车门,一脚油门从姜宛白身边轰过去。

    文慧见他一个人回来了,急忙问,“哥,我朋友呢?”

    “你那是什么朋友?我让她上我的车,她竟然驳我的面子!”文涛冷哼,“倒是有几分姿色,也不知道是不是仗着这几分姿色被人给捧上了天。”

    “哥!”文慧立刻喝止他,“你闭嘴!”

    “我为什么要闭嘴?”文涛翻了个白眼,“你哥我什么时候被一个女人拒绝得这么没面子?”

    文慧急了,“她不是一般的女孩子,你别招惹她。”

    “对,确实不一般。柔柔弱弱的,不就是想让男人哄吗?也不知道凭着那张脸,招了多少男人。”文涛还没成年的时候就已经在外面混了。

    他自认为自己是文家的公子,很得意,行事也很嚣张。

    但凡他看上的姑娘,没有一个是没捞到手的。

    当然了,也有不给他面子的。

    不过那种女人的下场就有点惨了。

    总之,他看上的女人,就得对他顺从,不然没有好下场。

    刚才那个女人,长的确实跟个天仙似的,也难怪那么傲娇。

    呵,女人嘛,再怎么硬骨头,总有调教好的一天。

    文慧急得把他拉到一边,压低了声音,“你不准对她起什么心思。”

    “呵,我还非得要好好的调教她。”文涛冷笑,“她得为她对我的无理,付出代价。”

    “你让她付出代价?”文慧真是觉得他这些陋习没得救了,“我告诉你,你要是招惹了她,不光是你,还有我,爸妈,我们全家,都跟着完蛋!”

    文涛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妹妹,“我说文慧,你是不是见鬼了?就她?”

    “上一次我们家出了那么大的变故,你知道是为什么吗?”文慧压着怒火问他。

    那个时候,他还在国外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根本不知道家里到底有多糟糕。

    是后来危机解除后,父母才告诉了他。

    也正是那次之后,他才回来了。

    文涛毫不在意,“做生意难免出现危机。”

    “那你又知道危机为什么一下子就解决了吗?”文慧真是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

    “爸的人际关系强呗。”

    文慧真是要气得吐血,她真的不知道将来文家要怎么交到他手上。

    她呼吸,“不是。是我去拜托姜宛白,不到半天,我们家的危机就解决了。”

    文涛愣了一下,随即笑着挥手,“呵,扯淡。”

    “文涛,我不管你信不信,但我必须警告你,不准招惹她。她在你面前,你只能捧着她。我告诉你,你要是得罪了她,你就玩完了。”文慧难得这么严肃的跟他说话,“你要是不信,尽管试试。至于后果……希望你能承受得起。”

    说罢,文慧走出家门,去找姜宛白。

    文涛愣在那里,有点懵。

    第一次他妹妹这么跟他说话。

    只是,那女人真的不能惹?

    ------题外话------

    你们有没有做电饭煲蛋糕?有没有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