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身娇体贵 > 062、不想利用我了?
    岑湛干笑着,“嘿嘿,我说的可是真的。”

    “说明你不重要。”姜宛白浅笑嫣然。

    岑湛:“……”

    他听到尖刀刺进他心脏的声音。

    太扎心了。

    “我没有。”侯琰睨了岑湛一眼,终于出了声。

    他坐回去,认认真真的看着姜宛白,“我对另一半很慎重,也很挑剔。”

    “我的荣幸?”姜宛白扬眉,“要感恩戴德吗?”

    “是我的荣幸。我还以为这辈子,我会孤独终老呢。”

    磁性的嗓音像一串美妙的音符,飘进了她的耳朵里。

    也像一把钥匙,打开了她的心房。

    恍惚间,她听到自己的心脏失了原本的跳动节奏,快了那么点。

    这句话,触动了她的心弦。

    她一直都以为,自己会孤独终老。

    不,只有孤独,没有终老。

    她这副羸弱的身体,怎么会熬得到老的那一天?

    姜宛白回过了神,面色无恙,粉唇轻启,“那可能,你真的会孤独终老。”

    偌大的房间里,她极轻如蚊声的嗓音却显得格外的沉重,字字如针,扎在了侯琰的心上。

    他懂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女人,年纪轻轻,思想心智成熟的不像话。

    她大概早已经放弃了希望。

    真是对他没有一点信心。

    就算对他没有信心,也该相信卢老吧。

    “我不会。”你也不会。

    如果说之前是因为对她好奇,产生了兴趣才会让家里人上门提亲,那么现在,他是真的心疼她。

    只是一个二十岁刚出头的女孩,花季一般的年龄,该开的耀眼,更加的光芒万丈,绝对不允许她走向调零,死亡。

    姜宛白不愿意去面对那双格外真诚且坚定的眼睛,她这十几年来,她见过太多冷漠嗜血的眼神,要么就是恐惧,害怕的。

    极少有这种带着真诚,真心又坚定的。

    甚至里面还饱含了一抹心疼……

    他这是在怜悯她吗?

    是啊,她才二十一岁,就离死亡那么近,确实是有些可怜呢。

    呵,如果他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同情心还会这么泛滥吗?

    她不再接他这个话,端起了牛奶,一点一点抿着。

    “你刚才想说什么?”侯琰懂她,适时的转了话题。

    岑湛在他俩之间来回看了一眼,紧蹙着眉头说:“你不是让我做事吗?居然有人比我先一步。那速度,简直了。”

    侯琰看向姜宛白,她端着牛奶,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帮你减轻工作量,不是好事吗?”

    “不是,这事不奇怪吗?还有谁在暗中操作这事啊?”岑湛猛然转向姜宛白,“嫂子,是不是你安排了黑客把那事发扬光大了啊?”

    这一声“嫂子”和许管家那一声声“少夫人”一样让她心累。

    她都提醒过了,不要这么叫。

    可这些人完全没把她说的话当回事。

    “你说呢?”姜宛白不答反问。

    她眼神清亮,纯洁干净的没有杂质。

    岑湛认真的想了想,摸着下巴微微摇头,“这世上,还有比我更厉害的电脑高手吗?”

    姜宛白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抿唇不语。

    侯琰轻哼道:“你以为你很厉害?”

    “不说是高手中的高手,但也是高手。”哼,不就是上一次那个被全球悬赏通辑的罪犯被别人抢先一步追踪到了么,那也不能完全否定了他的能力啊。

    岑湛有些不服气。

    细想了一下,这次跟他做着同样事情,速度比他快的那个人,会不会也是上次那个?

    诶,这世上哪会有这么巧的事。

    “高手,你想办法监听林素素和姜婉婷的手机。”侯琰冷声交待着。

    “好,没问题。”岑湛比了个“OK”的手势。

    侯琰瞥向他,“还不走?”

    “马上。”岑湛懂他的意思,不就是打扰到他的二人世界了么。

    单身狗是不配出场的。

    他笑眯眯的跟姜宛白道别,“嫂子,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以后想来这里玩,报我的名字,免费随便你怎么玩。”

    姜宛白礼貌的对他点了一下头,“好。”

    “你们慢聊。”岑湛识趣的离开了。

    少了个人,气氛变得有些怪异。

    姜宛白站起来,“我也该走了。”

    “我送你。”

    “不用。”

    姜宛白走在前面,侯琰跟在她后面。

    一直走出会所,他还是没有停的意思。

    姜宛白停了下来,转过身望着他,“有件事忘了跟你说。”

    “你说。”

    “不要让你妈妈去见我爸妈。”以后订不成婚,再见面难免会尴尬。甚至还有可能从亲家变成仇家。

    也不想接受侯家太多的恩惠,以后怕还不清。

    不付出,才能分离的干脆。

    若是在经济,或者是在情感上都有牵扯,对谁都不好。

    侯琰手揣在口袋里,微微偏头,桃花眼里带着笑意,“不想利用我了?”

    姜宛白微愣。

    “我知道你不想嫁给我,你之所以接受侯家未来少夫人的身份,是因为我这个可能死在外面永远回不来的未婚夫,这样,身上挂了侯家的标签,那些有心之人,也做不出什么事了。这对于你来说,是好事。”

    “所以,你是不打算继续利用我了吗?”侯琰又问。

    很直接的疑问,他很坦然的问了出来。

    姜宛白一如既往的欣赏他。

    这个男人,能够轻易的看透别人想法和目的。

    就像今天这事,他安排的恰到好处。

    如果不是识破了林素素母女的阴谋,又怎么能够做出这么快的应对之策?

    要不是他帮忙,她在短时间也做不到这么完美。

    这个男人,一直在帮她。

    如他说所,解她之忧。

    其实,以他的能力和家世背景,还有他本身的外在条件,根本没有哪个女人想着去利用他,更多的怕是想要征服他吧。

    “你想图个什么?”她一直都相信这世上是没有平白无故的付出,得了人家的好处,终究是会付出代价或者酬劳的。

    这世上,没有免费的东西。

    侯琰桃花眼角带着魅惑的笑意,“图你的心。”

    ……

    林素素失魂落魄的坐在车子里,双眼通红,死死的咬着颤抖的唇,她现在心里乱得很,脑子也是懵的。

    猛地抓着姜婉婷的手,“婷婷,现在怎么办?怎么办啊?”

    ------题外话------

    哈哈哈,会不会是全网希望被女主利用的男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