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身娇体贵 > 060、戏中戏
    清楚的看到一个男人光着上身趴在床上,与他头颈交错的是一头富有光泽的长发,露在外面的雪白肌肤堪比刚剥了蛋壳的蛋白,嫩滑诱人。

    唐优和姜婉婷相视一眼,在彼此的眼里都看到了震惊。

    “唐小姐,你……”姜婉婷惊恐的盯着唐优。

    唐优脸色大变,立刻解释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我们那么相信你,把宛白交给你,你……你这是做的这什么事啊?”林素素痛心疾首,“你现在让宛白怎么做人?你这是在毁她啊。”

    唐优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林素素狠狠的瞪着唐优,快步冲过去拉开被子,“臭男人,你给我起来!”

    那被子拉开,男人只穿着一条平角底裤。

    林素素看着那底裤的样子,还有男人的后背身材,隐约觉得有些熟悉。

    她拿出手机,对着床上的人就是一阵“咔咔”乱拍,“我看你是哪里来的臭男人,竟然敢这么对我侄女,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她不止是要拍那个男人,最重要的是被男人挡住的女人。

    当她再走进一些,她的镜头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男人,还有一个陌生的女人面孔。

    手指顿了一下,脸上狰狞且又兴奋的表情凝固了。

    “咦,伯母,堂姐,唐小姐,你们怎么在这里?”软绵似棉花糖一般的声音突然在她们身后出现。

    三个人齐齐侧身,看到站在门口的姜宛白都惊到了。

    特别是林素素和姜婉婷。

    她们看到她那娇俏可人的模样,心脏狠狠的跳了一下。

    “宛白,你不住这个房间啊?”唐优走过去,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本来是,醒来之后我想出去走走,碰到了个熟人,就多聊了一阵。想着怕你还会回来找我,我就又回来了,没想到我伯母和堂姐都来了。”姜宛白笑靥如花的看向那俩个人,又瞥了眼床上那凸起的地方,惊得瞪大了眼睛,“我房间怎么有人啊?”

    唐优解释道:“我们也不知道。可能是走错了吧。刚开始,姜夫人和姜小姐都以为是你呢。”

    “啊!诶,那个人……不是伯父吗?”姜宛白踮着脚尖往前,歪着头,惊讶的捂住了嘴,好似说错了话,立刻捂嘴,神色复杂的看着林素素。

    林素素是认出来了。

    那个男人就是姜自强。

    但姜婉婷并不知道,现在听姜宛白这么一说,脸色煞白。

    “这……”唐优也哑口了,不好意思的看向林素素,“是我们打扰了。这是您的家事,我和宛白在这里不合适,先走了。”

    “伯母,您是来抓奸的吗?”姜宛白走之前问了一句,随即看向脸色极差的姜婉婷,“其实我也不该多说,只是您还是要多为姐姐考虑一下,毕竟她还没嫁人,这样跟着您来捉自家父亲的奸,不太好。”

    一向自控能力很好,任何时候都克制得住自己情绪的姜婉婷在此刻,握紧了拳头,脸色铁青,目光里满是愤怒。

    她的脸,在这一刻全都丢尽了。

    要只是被姜宛白看到了倒无妨,关键是还有唐优。

    这要是传出去了,她以后怎么见人?

    怨恨的目光投向了强压着怒意的林素素,几近被烧完的理智终究是回来了些。

    她深呼吸,“今天的事,还请宛白和唐小姐别对外说。谢谢了。”

    姜宛白轻叹一声,上前拍了拍姜婷婷的手,“堂姐说的什么话,我们是一家人,这种事怎么好对外讲。”

    “姜小姐放心,我不是那种多嘴的人。”唐优也给予她了保证。

    “多谢了。”

    忽然,林素素一下子丢掉手机。

    姜婉婷盯着她,林素素惊恐不已。

    此时,唐优的手机有提示音响起,她拿出来一看,不敢相信的看向了林素素和姜婉婷。

    姜宛白好奇的问,“怎么了?”

    “网上这么快就有了这里的照片。”唐优把手机给她看。

    姜宛白瞥了一眼,微微张大了嘴,“这是怎么回事?伯母,我们人都还没有说出去,怎么这些照片被传出去了?”

    林素素懵了。

    她完全忘记了反应。

    姜婉婷好不容易拉回来的那点理智彻底崩了。

    她没有时间去理姜宛白,立刻打电话给她熟识的人,让他们帮忙把网上那些不雅照片全删了。

    只是,太迟了。

    网络的力量大到可怕,只要东西曝光上网,就像是病菌一样无限蔓延。

    更何况,林素素的手机还存在,那些人删了,这边还在发。

    就像是终极发电站,这里的电不停止,不管外面怎么断,它都能够见缝插针的散出去。

    林素素是来抓奸的,只不过来抓的姜宛白和孙祺。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最终抓到的是自己的老公和一个失足女。

    姜宛白和唐优离开酒店后,就去了SK会所。

    “没想到你这伯母和堂姐是这样的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唐优坐在皮椅里,到现在还觉得不敢相信。

    姜宛白浅笑,“让你见笑了。”

    “不,你是让我长见识了。”唐优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色彩,有点崇拜,“不过,你怎么知道那牛奶里被下了药?还有,你最后不是把那牛奶喝了吗?为什么你没事?你让我离开,就是为了给她们机会去把孙祺弄来吧。还是不对,怎么就有个失足女在那个房间?你伯父又怎么进了那里?”

    越想,越多的疑问。

    姜宛白目光温柔的凝视着她,“你问这么多,我该先回答你哪一个?”

    唐优不好意思的笑笑,“那就讲讲过程呗。”

    “我身体不好,以前每天把药当饭吃。所以,对药很敏感。一些普通的药对我来说,早已经没有了任何作用。知道牛奶有了问题,那就不难猜是有人想害我。”

    “万一是害我的呢?”

    “比起牛奶,你更喜欢喝酒吧。”

    唐优没得反驳,耸耸肩,认同了。

    姜宛白继续说:“让你离开,确实是给她们机会。她们说去美容都是假的,是去安排孙祺了。孙祺也不是傻子,更何况还有人帮忙。”

    “还有人帮忙?”唐优很是好奇,“还有谁?”

    “我家的保姆。”

    ------题外话------

    就看谁拿的剧本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