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身娇体贵 > 041、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妈,那天我说的话,您不要介意。”

    “傻丫头,我怎么会介意呢?你说的也正是我心中所想,好在你能够说动你爸,不然我这心里,不好受。”赵如心拍拍她的手,“好啦,现在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上天还是仁慈的。”

    姜宛白点头,“嗯,一切都会好起来。”

    看着赵如心脸上温暖的笑容,好似这寒冷的冬天里的一缕阳光,照耀在她心上,很暖。

    她想守护这样的笑容,这样的温暖。

    “妈,我去厨房看看。”

    “去吧。”赵如心说:“那孩子是真不错。”

    姜宛白笑了笑,没说话。

    那个男人,要论城府,心机,比她还重。

    到现在,她还没有摸清他到底是什么路数。

    走到厨房,她没有进去。

    男人系着围裙,有模有样的当着厨子。

    手拿菜刀,“咚咚咚”的节奏感很匀称,速度也快,看他的架式,像是经常做饭的人。

    一个做着各种兼职的人,应该不会经常在外面吃饭。

    是个节俭的男人。

    不过一想到他给那个女人买了十几万的包,好像“节俭”这两个字,也跟他不太配。

    或许他所有的节俭和赚的钱,都是用来给他女人买包的。

    “怎么找到我家里来的?”姜宛白倚着门框,双手环胸,看起来有点不羁。

    反正,她打架的样子,这男人也见过。

    对他不需要再装模作样了。

    “嘶——”男人的手一顿,丢下刀,捏着食指,转过侧,一脸幽怨的看着她。

    姜宛白:“……”

    目光落在他的左手食指上,那里还在往外冒血。

    她拧紧了眉,瞪他,“还愣着做什么,去冲水啊。”

    擅长厨艺,不知道紧急处理吗?

    见他站在那里不动,她走进厨房,打开了水龙头,抓过他的手,放在水下淋。

    血混着水往下流,她一直用力的挤着他的食指,面不改色。

    侯琰任由她捏着他的手指,也任由她报复性的用力挤着血,恨不得把他身体里的血都挤出来。

    垂眸落在她脸上,白的让人心疼的肤色,连唇都是粉的。

    眼睫毛很长,微微轻颤,像蝴蝶的翅膀,微轻薄,很漂亮。

    这一次,他离她很近。

    大概是他们所有相遇中,离得最近的一次。

    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不浓郁,不刺鼻,很舒服。

    随着每一次的呼吸,流进他的身体里,融入他的血液中。

    每见她一次,他想再见她的欲望就更强烈几分。

    “做了亏心事,所以心才慌吗?”姜宛白抬起头,就对上那双深情款款的桃花眼。

    这双眼睛,天生多情。

    难怪有人会说,只是一个眼神,就想私定终生。

    他这双眼睛,要是没有把控好,真的会陷进去。

    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看一眼。

    姜宛白那颗无动于衷的心,在这一刹那的对视,也跳得厉害了些。

    “不是。”侯琰大大方方的回答她,“是因为看到你,激动才导致手误。”

    姜宛白甩开他的手,“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拿纸巾擦了擦手,“处理干净,别把血混到菜里了。”

    “还真是冷血无情。”侯琰收回手指,伤口处都被她捏紧冲水冲得发白了。

    姜宛白见他重新切菜,皱起了眉。

    去客厅拿了创可贴,递给他。

    侯琰右手拿着刀,侧过身,把左手食指递到她面前,“麻烦了。”

    姜宛白瞪他,他扬唇一笑,好看的晃眼。

    “你为什么要到我家里来当保姆?”姜宛白没跟他一般见识,给他贴上了创可贴,很冷漠的问他。

    “缺钱。”侯琰捏了一下她贴上的地方,笑着继续切菜。

    “住在这里,还要哄女朋友开心,确实是一大笔开支,不容易。”

    侯琰停了下来,疑惑的问,“女朋友?”

    姜宛白以为他是不好意思承认,“养女朋友又不是件丢脸的事,像你这样的男人不多了,佩服。”

    侯琰还是一头雾水,“我哪里来的女朋友?”

    “呵。”姜宛白见他不承认,对他的印象好像又有那么几分差意,“你不敢承认?”

    “我没有。”侯琰完全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女朋友是哪里来的。

    她怎么会说他有女朋友?

    他二十几年没碰过女人,哪里来的女朋友?

    现在还特么是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呢。

    “其实都跟我无关,只是你既然愿意来家里做兼职,那就好好做。”姜宛白不想再谈及那个事情,反正跟她也没多大关系。

    侯琰摇头,面向她,“不,你要说清楚,我哪里来的女朋友?”

    不能不清不楚的就给他扣了这么顶帽子啊。

    他这颗心,他的身体,都是纯洁的。

    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划过,他迅速的抓住。

    瞳孔缓缓放大,他终于想明白为什么她对他的态度有所感改了。

    难道就是因为他所谓的女朋友?

    不是,他哪里来的女朋友啊?

    “在我们这里做保姆,是允许交女朋友的。”姜宛白对他笑了笑,“不要紧张。好好做饭,我不打扰你了。”

    “等一下。”侯琰拦住她,“说清楚,我什么时候有个女朋友?”

    姜宛白皱眉,“没有就没有,让开。”

    “不让。”侯琰挡在门口,“我相信你不是信口雌黄的人,你一定是看到了什么。这事关我的清誉,必须说清楚。”

    姜宛白挑着眉头,斜睨着他,这人还真是越说越来劲了。

    干嘛这么执着?

    他有没有女朋友,她说有或者没有,对他有那么大的影响吗?

    “那是你的私生活,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我没有私生活。”侯琰急了,“你必须告诉我,你从哪里得知我有女朋友的?你不说清楚,我这心里难安。一会儿做的菜,肯定不好吃。不好吃的话,阿姨肯定不满意,不满意的话,我这份工作就没了。没了工作,我就没收入,没收入,我就……”

    “停!”姜宛白被他说的烦了。

    这人,能不能高冷一点?

    长着这么好看张脸,话怎么这么多?

    侯琰眼巴巴的望着她,等着她解惑。

    “行吧,有一次我看到你跟一个女孩一起进了一家名牌包包店,买了一个不错的包包。”姜宛白真是不知道他为什么非要她说的这么明白。

    立刻又申明道:“我只是无意间看到的,你的私生活,都跟我无关。现在最重要的是,你既然决定要来做这么工作,那就请你一定要做好你该做的事。工资我不会少你的。”

    真是的,干嘛扯这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