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功名 > 第五十七章宿命
    越往西行,风沙逐渐的大了起来,赵旭瞧着别人,照样学样,给自己和王若熙都弄了一个带着面纱的头罩,这样就能阻挡一些风沙对眼、脸的侵蚀,还准备了通过戈壁和沙漠必须的一些物品。

    离中原地界越来越远了,过了银州、灵州,又过了黄河,前方所到的地方,已经有些荒芜的景象,有时候走上一天甚至两天,赵旭和王若熙都碰不到一个人。

    终于,在一次风沙过后,两匹马一匹跑没影了,另一匹,倒在风沙里再也没有起来。

    这晚上两人到了一处几乎都是断壁残垣的地方休息,照例王若熙在靠里面相对安全的位置,赵旭在外。

    赵旭刚眯上眼睛,猛地听到王若熙尖叫了一声,他腾身而起,拔刀四顾,但是不见什么异常。

    王若熙脸红了,幽幽的说:“刚才,有一只蝎子……”

    遇见蝎子,也不是小事,有些蝎子蜇人一下,那也是了不得的。

    赵旭想想,将自己一直携带的匕首交给了王若熙,让她再见了蝎子,就戳死它们。

    王若熙这些日子很累很累,这下抱着匕首,一会就睡着了。

    很多次赵旭都观察睡梦中的王若熙,从头到脚的,她几乎就挑不出什么地方不美,还真是好看。

    不过,即便这样美丽的女子,经过这么久的艰难跋涉,这几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她竟然也在轻微的打鼾了。

    美女。打鼾。这是一种有些奇妙的组合。想当初,在黄河渡船上与她匆匆一瞥的时候,可万万没想象到这么漂亮的女人还会睡觉打呼噜。

    睡觉打呼噜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在王若熙身上出现,反差有些大。

    刚才都迷糊了,让王若熙一叫,反而睡不着了。

    赵旭眯了一会眼,又睁开眼,接着干脆的起身,想着当天高云翔投掷匕首割断谢乐迪弓弦的样子,捡了一堆的石头,往一个画好的圆点里投掷。

    本来倒是可以用匕首的,但是匕首刚刚给了王若熙。

    赵旭用心的体会在手握不同的石块情况下,怎么掌控好手腕和手指的劲道和力度,怎么拿捏石块的部位,怎么投掷石块的角度,直到练到手臂酸软,才回去休息。

    到了半夜,赵旭猛地听到沙沙的响动,他骨碌爬起,眼睛露在墙外,看来的是什么。

    一个黑影一会快,一会慢的朝着这边过来,黑乎乎的,有些看不清,赵旭有心叫一下王若熙,再一想她很累,还是算了。

    那个黑影终于走近了,原来是只野骆驼。

    现在赵旭已经认识骆驼了,他知道这种“因为驮东西太多而导致脊背变形的马”是在眼下苦劣环境里载人长途跋涉的不二之选。

    他倒是想买一匹供自己和王若熙骑着的,可是兜里的钱实在是可怜,有些囊中羞涩。

    想什么来什么,赵旭决定逮住这只骆驼。

    但是没想到这野骆驼十分的警觉,没等赵旭悄悄的到它跟前,它拔腿就跑。

    这一下激发了赵旭的脾气,他在后面紧紧的追着骆驼,几次都就要得手,却都被骆驼给堪堪的逃脱了。

    “你骆驼的!今晚一定降服你!”

    赵旭觉得这骆驼也有些傻,明明已经将自己给摆脱了,就可以趁机跑远,可是它一见没事了,又站住,这样让自己再次的赶上。

    可是赵旭再次追上它,它又开始跑,这倒让赵旭觉得这家伙是不是在故意的逗自己玩?

    等骆驼再次逃离了赵旭的身边后,赵旭看着它,往地上一躺,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头顶的星空。

    沙沙沙沙,骆驼慢慢的朝着赵旭走了过来,赵旭眯着眼,见它瞧瞧自己,鼻孔似乎还想过来嗅嗅自己。

    赵旭不禁闭住了呼吸。骆驼真的过来想舔赵旭的脸。

    难道它以为自己死了?

    这只骆驼从赵旭的头上,经过脸,再去嗅他的胸和肚子,赵旭心里大乐,等位置合适的时候,他猛地蹦起,一下就到了骆驼的背上,坐在驼峰中间,死死的抱住,再也不肯撒手了。

    这骆驼一惊,往前快速的奔跑,赵旭一看急了,方向不对,越跑离王若熙越远,他嘴里乱喊一气,什么赶马赶驴赶鸡赶猪羊的叫声都喊出来了,但是骆驼置若罔闻。

    无可奈何,赵旭伸手将刀抽了出来,用刀背在骆驼的屁股上一拍,试图让它往回走。

    赵旭一打,骆驼跑得更快,赵旭更急,一手抓着它的毛一边用刀一直的拍,终于骆驼慢慢的停住。

    赵旭大喜,嘴里哈哈的笑了起来,感觉这么久了,自己今夜是第一次这么开心。

    他伸手在骆驼的脖子上抚摸着,像是训犬一样的,嘴里念念有词的说:“乖,听话,咱们往回走,到明天给你吃好吃的。”

    这骆驼倒是真的变得听话了起来,顺着赵旭的意思往来路跑,赵旭兴高采烈的骑着骆驼,看着四周灰黑的景致,再瞧瞧天上灿烂的星辰,觉得着真是太爽利了,嘴里忍不住说道:“骆驼啊骆驼,你知道你和马哪个聪明吗?”

    “我告诉你,当然是你聪明。”

    “哈哈,你知道为什么你比马聪明吗?因为马不知道自己脸长啊!”

    赵旭自言自语的说完,自己觉得有趣,又笑了起来。再想一会王若熙见到了,不知道该怎么惊讶呢。

    距离王若熙没多远的时候,猛地那边传来王若熙的叫声。

    这一声在寂静的夜里传的很远,赵旭大吃一惊,登时懊悔,自己一时高兴,竟然将王若熙给忘了。

    赵旭催着骆驼很快的跑回,他一眼就看到王若熙站在断墙后,在墙的一侧,站着一个个头很高的人,但是因为背对着自己,看不清楚。

    赵旭默不吭声,从疾驰的骆驼上腾身而起,一刀就对着那人劈了过去。

    赵旭这一下借着骆驼的冲劲从天而降,犹如苍鹰搏兔,地面上那人也不躲避,也没有朝头顶看,在赵旭刀就要落在他的头顶之时,一个闪身,就滑到了一边。

    赵旭一下就扑了个空。

    赵旭落地的时候飞快的一瞥王若熙,发现她没有什么异常,立即挡在王若熙前面,横刀看着这个蒙着头至今还看不清脸的人,沉声说道:“请问阁下意欲何为?”

    眼前这人身材高大,比赵旭还高出一头,看身材,不像是女子。他听赵旭问完,突然伸手对着赵旭像抓又像打的推来。

    这人的出手速度太快,赵旭不能左右躲,怕他伤着后面的王若熙,只有将刀急速往前一劈,全然是对方不退自己也破釜沉舟的架势。

    不料这人出拳到了赵旭面前时,脚下倏然一滑,像是按了轮轴一样,一下就到了侧面,还是似抓非抓。

    赵旭觉得这人就像鬼一样飘忽不定,他干脆的抱着王若熙往后到了几步。

    可是这人几乎就是如影随形,又到了赵旭的面前,还是刚才那个样子,手臂已经到了赵旭的胸口。

    赵旭大骇,他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能这么快,干脆抱着王若熙再次躲闪,嘴里说道:“我们路经此地,刚才一时情急,请你勿怪。”

    打不过就不打,赵旭可不想逞英雄。

    但是他不想打,那个人却不放过他,这次他竟然到了王若熙的身后,对着王若熙抓了过去。

    他娘的,真是乐极生悲!那骆驼这会都没跑,看来是跟定自己了,可是这个像是魔怔了一样的人却怎么摆脱掉呢?

    王若熙这时忽然的蹲了下去,这样就让赵旭和那人直接相对,赵旭心里赞她聪明,用刀尖挑了沙砾对着这人脸上抛过去,而后横手一刀,对着这人的腰就是一下。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简直让赵旭怀疑自己的眼睛。

    这人本来是站立的,也没有见他怎么动作,身子竟然呈现了“一”字型,一下就成了横着的,这样不仅躲开了沙砾,也躲过了赵旭疯狂的一刀。

    赵旭不等他再动作,故技重施,再次用刀尖挑了沙砾,而后又是从上到下一刀。

    只是没等刀完全的砍出,赵旭伸手一拉王若熙,朝着骆驼那里跑了过去。

    面对比自己强的太多的对手,不想死的话,只有跑。

    赵旭快,那人更快,他和王若熙刚跑出两步,那人的手就抓向了赵旭的后背。

    赵旭此刻除了想快点跑之外,再也不做别想。只听的“刺啦”一声,那人抓破了赵旭的衣衫,赵旭背在里面的包裹给抓到了他的手里,前面怀里的东西也掉在地上。

    这包裹里是普济的经书。

    赵旭心里大怒,站定,回头看看那人,而那个人竟然不动手了。

    难道他是荒漠里的强盗?

    赵旭心思转换,拉着王若熙走到了骆驼跟前,轻声说:“一会你看到危险,就自己骑骆驼跑。”

    王若熙眼睛里都是愕然,嘴上刚想说话,赵旭已经转了回去,离这人几步远,问:“你是求财?还是要什么?”

    直到此时,赵旭都没看清这人蒙住的脸。

    蒙面人不说话,将包裹解开,赵旭皱了眉,瞧着他将盒子打开。

    倏然,这人猛地朝着赵旭扑过来。赵旭一直戒备,立即用刀劈了七八下,但是竟然连这人的衣襟都没挨到,他想倒退,可是脖子已经被这个身材高大的人给抓住了。

    “你是谁!”

    这人说话的声调十分的怪异,如同夜枭一样,说多难听就有多难听。赵旭想反抗,但是握刀的手也被抓住,嘴里反问:“你又是谁?”

    “你这经书,哪里来的?”

    这人问着,手劲加强,赵旭几乎被捏的喘不过气,王若熙跑了过来,一脸急切的对这人说:“你若要钱,我们也没多少,请你不要伤害他。”

    但是这人没有理会王若熙,王若熙又说:“我们又打不过你,你为什么不放手呢?难道我们跑的掉吗?”

    这人仍旧不松手,问:“我问你这本书从哪里来的?”

    赵旭心里你老母你他娘的骂了好几句,不过见这人这么关心经书,心里想了好几个可能,嘴上强硬的说:“要打要杀随你!这是我一个朋友托我送到某个地方的,你要是想抢,那就先将我杀了!”

    “不!”王若熙着急的说:“不要。”

    “朋友?什么朋友?”

    这人的声音也太难听太刺耳了,赵旭心说你再不松手,也不用杀我,我被你的嗓门给聒噪死了。

    “朋友就是朋友,朋友能是什么朋友!自然是过命的交情!”赵旭大声说着,因为难受,开始咳嗽。

    这人猛地将手一松,赵旭噗通的就坐了一个屁股墩。

    王若熙跑过来扶着赵旭,焦急的问:“你没事吧?”

    “没事。可是,这本书无论如何不能让他抢了过去。”赵旭说着站了起来,将刀握紧,冷声道:“我虽不才,但也知道季布一诺!”

    “蛇无头不行,鸟无翅不飞,人无信不立。言而无信,何以为言,人若无信,何以为人!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就算面前有刀山火海,我也会大步向前!”

    那人听了,似乎是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看手里的经书,再看赵旭和王若熙,将头罩扒开,露出了他的面孔。

    王若熙登时惊叫一声,紧紧抓住了赵旭的胳膊,赵旭也倒吸一口凉气。

    赵旭长了十几岁,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恐怖,这样难看的脸孔。

    这人的半张脸像是被火烧过,又像是被揭起了肉皮似的,黑红相间的肌肉直接的暴露在外,受伤部分一半的嘴唇也不见了,以至于一眼就能看到他这边的牙齿白渗渗的,白色的牙下面却是灰黑的牙床。

    他的鼻头也已经不见,只有两个黑乎乎的窟窿,至于上面的那只眼睛,几乎就简单的是眼珠子在眼眶“放”着的那种感觉,似乎他要稍微剧烈的活动一下,这颗眼白多的离谱的眼球就会从眼眶里掉下来。

    这人的头顶也没有头发,也不知道是受伤后长不出来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就是个光头。

    王若熙抓着赵旭,紧闭双眼,再也不敢看这人一眼。

    这人的一半像是人,一半又像是鬼。

    在茫茫的戈壁里,在这个星空之下,他真的就像是一个行动着的鬼魅。

    赵旭也心里害怕,但是知道他毕竟是人,他再仔细看,瞧见这人脖子那一块的皮肤都是萎缩的,似乎也是被火烧过,怪不得他说话的声音那么的怪异,看来是伤了喉结。

    难道他和普济一样,也是个和尚?

    赵旭还没有将这人打量完,听他问道:“你是什么人?”

    既然他能脱下头罩和自己说话,那应该把握机会。心里一定,赵旭沉声说:“在下陕州赵旭。”

    “陕州?你是唐人?”

    赵旭回答是。

    “这经书你是从哪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