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功名 > 第五十三章火烧木家楼(二)
    赵旭思付片刻,当机立断的轻轻走了出去,没有迟疑的原路返回,从茅厕外面又翻了进去。

    赵旭刚刚离开酒馆,谢乐迪从雅间出来,很随意的到了左右两边屋子查看。

    赵旭已经走了,屋里空无一人,而另一边屋里则有几个人正在喝酒,见到谢乐迪闯入都瞪眼,问你找谁?谢乐迪笑笑的说走错房间了,退了出来。

    苟参接头的是谢乐迪,赵旭恐怕会被认出来或者出现意外,所以急忙离开。

    其实赵旭倒是想等一会,跟着谢乐迪,趁机将谢乐迪给杀了!

    以暗对明,赵旭觉得如果在大街上人流蹿涌的地方,趁其不备,对着谢乐迪后心戳一刀,自己胜算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不过,相对而言,目前对付谢乐迪倒成了其次,这个苟参勾结了人要在半路上绑架木兰和她的母亲,还要抢掠,虽然没成功,那只是那个高老大有事耽搁了而已。

    如果他们这次再动手,必然准备的充足,那么木家可就凶吉难测了。

    想想木兰和她弟弟相亲相爱的模样,赵旭觉得坚决不能让苟参这伙人得逞!

    受人滴水之恩必然涌泉相报。自己接受了小木兰的饭食和奶,就此只顾自己不顾木家,赵旭觉得自己真的做不到。

    因此,这会先以木家的事情为重。

    那些雇工们领了工钱已经陆陆续续的离开商行,赵旭一脸难受的从茅厕里出来,陆丰这时从前院过来,皱眉看看赵旭灰黑的脸,问:“你刚才去哪了?”

    赵旭:“……肚子疼……”

    “瞎!行行行,到处找你都找不到。你在茅房里,我叫你你都没听见?”

    赵旭摇头,陆丰哼了一声说:“人不行,耳朵也不行。你别乱走啊,刚刚家主要见你,这会他又不得闲了。”

    “你等着,就在这等着啊,别一会你又没影了……”陆丰说着往前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看赵旭,嘀咕说:“年纪轻轻的,怎么像个麻杆一样,一点不精神!”

    赵旭又站在了骆驼圈那里,想着木兰的父亲找自己会说什么。

    人走院落寂静,除了牲畜搞出来的响动,就是前院时不时的还传来有人在说话的声音。

    如果,苟参这伙人就是准备在过年期间抢劫木家,木家到时候也就是一屋子的妇孺,那苟参那些人的胜算,是很大的……

    又过了一会,没等到木家家主叫自己,倒是将苟参给等回来了。

    苟参刚回来,那么,谢乐迪如果要离开绥州的话,也走不远!

    赵旭打定主意,神态自若的穿过了骆驼圈,翻过横栏,进到了隔壁的院子里。

    同样的,这个院子已经没人了,不知道苟参是在哪间房里住,赵旭就挨着门的探看,不过看了两个房间,都没人。

    “干什么?”苟参忽然从拐角那里闪身出来,一脸戒备的看着赵旭。

    “陆爷叫我来的,”赵旭一脸的谄媚,说着话弯着腰点着头往苟参身边走。

    苟参皱眉说:“陆丰不在。”

    “不在?”赵旭一愣:“他刚刚叫我,说和我一起见家主的。”

    “哦?见家主,做什么?”苟参上下打量着赵旭。

    “不知道啊。我是想,在这里干活——不知道大爷你知道家主叫我做什么?”

    赵旭说着慢慢的往苟参跟前挪动,苟参眯眼说:“这个你去问陆丰。你先去外面等着。”

    苟参的话充满了排斥的意思,赵旭知道和人套近乎就要脸皮厚,再说这会持有特别的用心,哪能被他几句话就给推到门外面去。

    他挠了一下耳朵说:“陆爷让我来等,我要是走了,一会他不见我,我的事恐怕就会有周折……”

    赵旭说着一直往苟参身边去,眼看也没两步了:“我就在这等着,你看,这天寒地冻的,马上过年,我没地方去,要是离开木家……我这真是走投无路了。”

    “那你就在这里等吧。”苟参打断了赵旭的絮叨,斜睨了一下,转身就要进屋子里。

    就在此时,赵旭猛地朝着苟参扑了过去。

    苟参警觉,叱道:“狗东西……”

    苟参猛然回过身的刹那,赵旭已经和他脸贴脸,苟参伸手去抓赵旭的脖子,却觉得大腿刺疼,顿时就要叫,赵旭伸出左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赵旭右手握着的匕首,已经深深的刺进了苟参的腿里。

    赵旭几乎和苟参个头一般高,这一段的艰苦经历让他明白,做事要干净利落,想好了就去做,坚决不能拖泥带水,不然就会有意想不到的变化。

    关键时刻,犹豫一下,耽搁一点时间,死的也许就是自己!

    赵旭在扑向苟参的时候就已经将匕首拔在手里,他也想到了苟参受惊,必然会反抗,但是自己和他离得近,苟参只能看上就顾不得下面,那么肯定就躲不开匕首。

    苟参不能置信的睁大眼盯着赵旭,嘴脸疼的歪曲。赵旭低声呵斥说:“老实点!不然弄死你!”

    这个在陆丰口中要饭耍杂的小乞丐哪还有昨日的猥琐和颓丧?苟参心知糟糕,他被赵旭给推到屋里,赵旭用脚将门踢上,将苟参压到床铺上面,冷声说道:“你们什么时候来抢木家?”

    苟参一听,惊得魂飞魄散,嘴里大声说:“我没有……啊!”

    苟参刚说出我没有,就被赵旭从腿上拔出匕首,对着他另外一只腿又戳了进去。

    苟参惨叫一声,疼的全身打哆嗦,赵旭眯眼说:“从现在开始,我问什么,要是觉得你回答的不对,我就削你一根指头。”

    “你最好别让我觉得你在耍诈,否则,你得想想你的手和脚指头够不够我剁!”

    苟参知道自己走眼了,他拼命点头,眼神游离,显然还存着侥幸。赵旭冷笑说:“你是不是觉得我面嫩?不吹嘘,小爷已经杀了和年龄一样多的人,也不在乎多你一个,怎么,不信?谢乐迪告诉你高云宝是怎么死的没有?”

    苟参惊恐的睁大了眼:“原来……”

    “别废话!说,你们什么时候动手?”

    苟参忽然就觉得自己完蛋了。他嘴里嗫嗫的,赵旭伸手要拔匕首,苟参的眼神从赵旭的脸上移到腿上,急忙的说:“除夕!”

    “除夕?”赵旭心里骂了一句,果然这些家伙歹毒的很,除夕夜里,谁能想到有人入室抢劫?

    “来几个人?怎么接应?”

    “不用接应,今晚上之前,木家的雇工就走的差不多了,除夕就剩木家几口人,他家两个小孩,逮住一个就能逼他就范……”

    “那你呢?”

    苟参:“谢乐迪说,让我明早回家,回家过年,这样出事的时候就有不在的证据,到时候也查不到我身上。”

    “你家在哪里?”

    “崤村……绥州崤村。”

    “谢乐迪这样说的?”

    “是啊,我本来不愿意的,谢乐迪说,这是……这是……”

    赵旭接声说:“是高老大的意思,对不对?”

    苟参心说原来他真的什么都知道,于是点头。

    “刚才问你你们来几个人?都有谁?”

    “说是六个,具体是谁,我却不知道……我真不知道。”

    六个人,除夕夜,能问出这两条就足够了。

    “你明天回家的意思是说年前不会和谢乐迪李北九这些人碰面了?”

    “是,我家人只知道我在外面做事,可这些事,我也不想让家人知道。”

    赵旭心里冷笑,这家伙在外胡作非为,在家人面前却充当好儿子!

    “李北九明着在哪里做工?”

    苟参的脸一片苍白:“没有,他只是到处打杂。”

    “那谢乐迪呢?”

    “一样。”

    看来李北九和谢乐迪做的就是走街串巷探听消息的活,这叫踩点,看哪家财力雄厚条件合适了好下手。

    赵旭又问:“高老大呢?他名字叫什么?”

    “……”苟参迟疑了一下,赵旭将匕首往出轻轻一拔,苟参脸上额头登时冒了冷汗:“别!我说,高老大是在王府做事,叫高云翔。”

    “王府?什么王府?”

    苟参:“就是太原王家。”

    赵旭皱眉:“你是说,那个太原世家?”

    赵旭没等苟参回答,又问:“难道,太原王家是你们高老大的幕后主使?”

    苟参被赵旭的这个说法给说愣了:高老大是自己和谢乐迪李北九这些人的老大,太原王家是高老大的老大?

    这个说法可真是有些独辟蹊径匪夷所思,也太骇人听闻了。

    “不会吧?”苟参也不能确定了:“这,这不可能。高老大在王府和我做的是一样的活计。”

    原来高云翔也是护卫。

    太原王家是多少年的世家大族了,能干这种绑票劫财的事情?不过赵旭也只是这么的一想而已。但世上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哪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自己一家人不就好端端的家破人亡了吗?

    如果不是阴差阳错,苟参和李北九的话让自己听到,除夕之夜木家要是出了事,又有谁能想到有人早就盯着他们家了?

    不过,谢乐迪和李北九算是踩点的,那苟参和高老大岂不就是内贼?

    如果这样,高老大在太原王府是瞄中了什么?

    有了“除夕之夜”和“六个人”这两条信息,给木家示警就已经够了。

    “谢乐迪今天是一个人来找你的?”

    “是。”

    “他人呢?”

    “回太原去了。”

    回去招兵买马了!

    “他住太原哪里?”

    苟参说了地址后,赵旭立即将他绑了个结实,给他的腿伤胡乱裹住,并用布塞紧他的嘴,将他的眼睛给蒙上,确保他寸步难行,才出门锁好,将院门也给锁住,径直的往前院过去。

    木家家主木晏还在前面忙碌。远远看过去,木晏长脸黑须,倒也一副精明矍铄的样子,但是前堂这会人有些多,赵旭不想声张,立即转身朝着后宅楼梯走去。

    二楼是木家几口人住的,走廊这会无人,赵旭听到木兰和宝儿在前面屋子里读书,直接的到了中门。

    屋里面木兰的母亲高氏正在做针线活,看起来是刺绣一件孩童穿的肚兜,赵旭猛然进去,高氏有些愕然:“肖九?”

    高氏做针线活的模样让赵旭瞬间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她能叫出自己的名字,显然是木兰给她说过,同时也说明了,她家的确在注意着自己。

    赵旭屏去思虑,沉声说:“事出紧急,万望恕罪。”

    赵旭举止有度,态度不卑不亢,高氏若有所思:虽然他脸上还有着灰,可人靠衣装,已经能看出是一个翩翩少年。

    赵旭不耽搁时间,说:“有人要在除夕夜里抢掠木家。”

    高氏一惊,问:“谁?你怎么知道的?”

    赵旭回答说:“内奸是苟参。”

    “苟参?”高氏审视的看着赵旭,赵旭说:“人我已经给绑住了,就在那边侧院屋里,夫人一看便知。”

    高氏和丈夫经商多年,走南闯北,人也见得多了,听赵旭的话,觉得他不是胡诌,就要起身和赵旭一起去瞧个虚实,却又停住。

    赵旭轻轻的皱眉说:“这事不宜惊动太多人,否则走漏消息。如果夫人觉得有什么不妥,那就将商行大门和后门紧闭,不要放进放出任何人。而后,现在让木兰与我一起去侧院,再单独让木兰回来禀告,真假便知。”

    这个肖九的脑筋很管用呀!

    高氏思付一下,张口叫了木兰。

    木兰今天换了一身衣服,更显灵动可爱,进门瞧见赵旭,不明白他怎么会在这里:“嗯?你的脸怎么老是灰灰的洗不干净?”

    洗干净了相关的人就认出他来了——高氏想着对木兰说:“你跟着‘肖九’到侧院去,一会回来,将见到的告诉娘。”

    “快去快回,不要和别人说话。”

    木兰眨着大眼忽闪忽闪的看看母亲,又看看赵旭,很乖巧的点了点头。

    “侧院的门我给锁住了,夫人把钥匙给木兰拿着。”

    高氏听了,再次深深的看了赵旭一眼。

    赵旭对着高氏施礼,就转身往外走,木兰拿了钥匙跟着出去,高氏也到了外面,站在廊房前面的柱子那里盯着看。

    赵旭走的很快,木兰在后面小跑着也没追上,到了侧院门口,木兰要说话,赵旭做了一个“嘘”的姿势。

    开门进到院子里,赵旭就给木兰说别害怕。不过即便这样,两人再到关着苟参的那个屋子,一开门,木兰就“啊”了一声。

    苟参这会从床上滚到了地下,眼睛上蒙的布已经蹭掉了,但是绳捆索绑的还是那么结实,而且他的腿上还在流血,染得哪里都是,十分狼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