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祖先有点怪 > 第一百一十章 刑天的考验
    “你……不配。”

    刑天冰冷的声音响起。

    单膝跪地的德克看着地面,大滴的汗水掺杂着鲜血滴落在地面上,地面印出了一个又一个淡红色的印记。

    强忍着身体上那些橙黄色的灵能的给自己带来的疼痛,德克把牙咬的咯吱咯吱作响。用出全身的力气让自己的膝盖离开地面,重新挺直腰板。

    “请……继续。”

    刑天那双巨大的眼睛之中露出了些许赞赏,但很快褪去,大嘴发出了一声怒吼声。

    橙黄色灵能因为这声怒吼再次躁动不安起来,不断地在德克的身体上游动着。

    痛感再次加大,德克感觉自己身上每一寸的骨骼都在碎裂。

    “啊!”

    喊叫声从德克的嘴中传出,这一声喊叫声中夹杂着痛苦和不甘。他不甘心就此失败,更不甘心被人如此的蔑视。

    前世自己就是一个被人看不起的小角色,处处遭人白眼。现在上天给了自己这样一个机会,就算是一场梦,他也不希望自己活得像前世那样窝囊。

    双拳握紧,指甲深深地刺入自己的手掌,大滴的鲜血顺着手掌滑落。

    但是他没有倒下,甚至连单膝跪地都没有出现,就连双腿出现的弧度都在他一声声的喊叫声中重新挺直。

    咧了咧嘴角,德克露出了一个十分难看的笑容。

    “就这些了吗?”

    压力瞬间消失,橙黄色灵能伴随着压力消失,德克因为压力骤减直接跌坐在了地面上。

    “结束了?我……我还没过瘾呢。”德克对刑天说道,同时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没有。”

    “为什么?”

    “你的身份不配。”刑天说道。

    “身份不配?什么身份?”

    橙黄色光忙再次涌动,光芒在邢天与德克之间不断变换着形态,最终变化成了一个人形,这个人他是认识的。

    福尔,那个死在自己附魔作品手底下的那个附魔师。

    “德克?梅森斯坦,因家族私生子身份被逐出梅森斯坦家族,不被家族先灵认可。这好像是昨天刚刚发生的事情啊,今天怎么就能摇身一变,像是一个天才的样子出现在我的眼前呢?真是可笑。”

    “私生子……逐出家族。”刑天说道。

    光芒再次变换着,这次是捷德。

    “决死令前,你父亲挨家挨户的敲门,给每一家转天参加族会的族人磕头。恳求他们绕你们母子一命。并且听说他还答应了家主执行一项几乎必死的任务,换取他对你们母子的照顾。呵呵,可怜的杰利?梅森斯坦。”

    “靠父亲才……苟活了下来的弱者。”刑天说道。

    “够了!”德克大吼道。

    “虽然你成了魂歌者,但是你也未必会一定成功……大陆……魂歌者太多了……现在还不是一样什么都没有了。”

    这可以说是德克在见到刑天之后听见刑天说过最长的句子。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仓颉在一旁怒声说道。

    但还没等仓颉说完,刑天身体上射出了一道橙黄色光芒直接将仓颉压制,并且阻断了仓颉与德克沟通的能力。

    “成功……十万分之一……而我要找的就是那……万分之一。你是那九千九百九十九中的一员,所以……你不配。”刑天继续说道。

    在刑天说话的同时,德克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然而在刑天说完这些话后,一声清朗的笑声从德克口中传出。

    “哈哈哈,你他妈在逗我?”

    看见德克的反应了,刑天也是一愣,反问道:“怎么?”

    “卡杜尔?梅森斯坦家族并不被看好了的一个弱者,他封印了你近千年,你怎么不选他?”

    “强大如当初的十殿阎罗,最后不依然死于灵语者之手?”

    “选不选我放在一边,你三观不正啊。”德克看着刑天笑道。

    开玩笑,老子还能让你这蹩脚的功夫给我说动了?想当初我们领导骂我的技术……咳咳,不提了。

    “这只是我一时大意。”刑天辩解道。

    “人有的时候就是一时大意却错过了最好的时机,而我就是你最好的时机。你说你要是错过了我,外边一个贪婪主教一个四阶的校长,你出去不得让他们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刑天在内心盘算着,确实就像他说的一样。不对!这到底是谁考验谁啊。

    仓颉在德克的心中玩命的鼓掌叫好,可惜这些德克都听不见。

    “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刑天直接转开话题。

    “我能感觉的出外边的那些弱小的灵能波动都是你的战友,如果有一天他们选择背叛你了,你会怎么样?”

    刑天用他那粗犷的声音问道。

    德克拍了拍身上的土,用袖子擦去了脸上的血污说道:“那还用问吗?大嘴巴抽他!”

    “就这些?”刑天都不知道怎么接德克的话,他的回答完全超出了自己的理解范畴啊。

    “当然不,抽完他我还会跟他说,你眼光真的挺差。”

    “……不是应该杀了吗?”刑天问道。

    “有病啊,人家就是背叛我了,他们也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啊。挨两个嘴巴完了。”德克摊了摊手说道。

    仓颉的身影在德克身后浮现,橙黄色光芒已经被仓颉压制了下去,看着刑天笑道。

    “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样的,自己没脑子还要考别人,你现在也见识了,这家伙机灵着呢。况且你不相信他还不相信我吗?我的脑子在魂主之中可是数一数二的,德克是我看中的肯定没有问题。”

    “滚!”

    刑天没有在说话,好像是在思考些什么。

    “祖先能不能听我说一句。”德克说道。

    “说。”

    “我并不了解当初祖魂和先灵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知道你们之间一定有着不可能化解的仇恨。我渴望变得强大,你也需要一名魂歌者。我不知道我将来会走到哪一步,但是我都敢拿我自己的命去赌,你有什么不敢的吗?”

    德克正色说道。

    刑天没有回复,沉默了半晌吐了一口气发出了癫狂放肆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