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祖先有点怪 > 第二十八章 父亲的消息
    “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完全是仰慕大师您高超的附魔师技巧,才想要跟您学习的。”德克辩解道。

    其实还真像克里尔说的,德克真的就是看上克里尔这一屋子的附魔师材料了。但是不好直接张口,便想着先在这里当个学徒,然后再想办法从这个老人家这里套材料。没成想竟然一下就被看穿了。

    “哼,小娃娃,你心里怎么想的我能不知道?想从我这里拿走我这些宝贝的人可多了。但是能做到的真没有几个。不过……”克里尔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

    德克心道有门。赶忙追问道:“不过什么?”

    克里尔摸着自己花白的胡须说道:“不过,如果是你的话我还真能考虑一下。这样吧,我定下几条规则,能不能拿走我这些材料全凭你自己的本事了。”

    “前辈请讲。”德克很温顺的站在一旁说道。

    “第一,我可以交你附魔,但每三个月你需要制作出一件不差于顽石那种有独到之处的附魔作品。以证明你确实在认真的学习附魔,让我看到你的进步。”

    “第二,除了每三个月那一件作业以外,你任何的附魔作品我都可以收。但是根据我的满意程度你可以跟我房间内的等值的附魔材料交换。”

    “第三,虽然你是瑞塔莎带来的,但是我也要对你进行考核,这样吧,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时间内你将我给你的东西进行附魔。然后将最好的作品带来给我。作为你的入学考试。”

    “嗯,我暂时就能想到这个么多。”克里尔滔滔不绝的说道。

    德克一直在聚精会神的听着克里尔的规则,听完后沉默了半晌说道:“好,我答应您。请问您要给我的是什么东西?”

    克里尔听到了德克的回答也是微微一笑说道:“给你,就是这个。”说着手中光芒闪烁,一个白色物体出现在德克身前。

    “这……这是……手套?”德克看着自己身前这副白色的手套诧异的问道。

    “小子别小看这手套,它是由月光丝制成的。由元素不侵的功效。我在制作附魔师卷轴的时候都会使用它,确保暴虐的元素不会伤及我的手指。”克里尔解释道。

    德克听见了克里尔的解释,小心翼翼的拿起手套,上下端详了一会小声嘀咕道:“还是一副普通的白手套啊。”

    “我只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的此时我在这里等你,好了,我要继续研究了,就不送你们了。”说罢一股柔和的风突然间刮起,竟然将德克和瑞塔莎推出了房间。

    砰的一声,大门紧紧关闭上。只留下在门外面面相觑的德克和瑞塔莎二人。

    “这老先生真怪。”德克低声说道。

    “你还是少耍贫嘴吧,赶紧想想大师给你出的题目怎么办。”说着二人朝着升降梯走去。

    德克摊了摊手说道:“怎么办?尽力而为呗,能做成什么样子就看运气了。”

    “我可警告你,你要珍惜这次机会。克里尔大师可是附魔师工会为数不多的几名三级附魔大师。你可别把我费尽口舌给你争取来得及或浪费了。”看着德克这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瑞塔莎训斥道。

    “知道了知道了,老师你跟我回家吗?”二人此时走到了附魔师工会的大门外问道。

    “你自己回去吧,这里离你家也不是很远。我还有一点别的事情。”瑞塔莎说道。

    “好吧,那我就自己回去了,老师明天见喽。”告别后,德克双手背在脑后嘴里哼着小调缓缓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附魔师工会在界河附近,德克独自一人有一次来到了这个分割着诺斯坦城两地的分界线。他就好像一坨难以逾越的贫富鸿沟。无数人想要逾越这道鸿沟,最终都成为了鸿沟这边富人区的养分。

    走在桥上,德克看见远处桥面上有一个人影。人影就那么孤单单一个人站在那里,好像在等什么人。

    当德克走进后看清这个人的容貌才发现,这个人不是别人,正式拥有着一头银发银眸的捷德?梅森斯坦。

    捷德也看到了德克,朝着德克大微微一下说道:“你终于从附魔师工会出来了。”

    听见捷德这么说这么说,德客瞳孔扩大了几分,这家伙难道一直在注意自己的行踪?

    “你确定是在等我?而不是在等哪个小妹妹?”德克问道。

    “我确实在等你,德克,或许应该叫你德克?梅森斯坦。”捷德说道,说话的同时眼中多出了几分轻蔑。

    “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懂。”说着德克从捷德的身边走了过去,并没有接他的话。

    捷德似乎早就料到德克会有此行为,轻笑了一声说道:“呵呵,我早就知道你不会不承认的,幸亏我在见到你之前去见了一个人。”

    德克没有理会他继续向着桥的另一边走去,眼看着已经走完了将近一半了。

    “族中罪人,克丽缇娅。”捷德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德克的耳朵里。

    “你对我母亲做了什么?”德克冷声问道。

    “没什么,代表家族问候一下罪人,并且警告了她一下让她好好管教一下自己的儿子,不该掺和的事情少掺和。”捷德一改之前那阳光的外表,现在的他眼神阴冷,脸上不带有任何人类拥有的情绪。

    “捷德?梅森斯坦,你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威胁我的母亲。”德克双臂“源印、力”瞬间附着。

    脚下用力朝着捷德冲来,破风声在界的耳畔呜呜作响。

    “上次是我大意了,这次你不会有任何机会伤到我!”说话间捷德在身前迅速凝聚了一扇金色的盾牌。盾牌呈现长方形,筒体散发着洁白的光芒,在盾牌的中央还有一个金色的天图案。

    德克撇了撇嘴,冲势不减径直砸向盾牌上。“源印、力!”

    捷德此时就感觉一头魔兽冲击到了自己的圣洁威盾上。这可是自己目前最强的防御技能。然而自己认为坚不可破的盾牌上此时竟然出现了凹陷,原因竟然是因为德克的一拳!

    紧接着捷德听见,狂轰乱炸一般的击打声在自己的盾牌上响起。伴随着响声,盾牌上的凹陷也越来越多。光芒也越发的暗淡已经出现了崩溃的趋势。

    德克不断挥舞着自己的拳头,朝着这面洁白的盾牌宣泄着自己内心之中的愤懑。他想要将这面盾牌击碎,用自己的制作的源印,粉碎那所谓的梅森斯坦家族的骄傲。

    而盾牌后的捷德此时眼中金色光芒渐渐强盛,随后又逐渐暗淡了下来。微微摇了摇头,心中想道,为这小子不值得暴露我自己的实力,这份大礼还是留在试炼来给他们一个惊喜吧。想到这里捷德大声说道:“德克,我也劝你不要跟家族做对了,不然你父亲就白白牺牲了。”

    “你说什么?!”德克停止了自己的攻击,吃惊的站在了原地。

    看到德克此种表情,捷德玩味的说道:“你不知道你父亲的事情?”

    此时的捷德撤去了那圣洁威盾,站在原地饶有兴趣的看着德克,而德克快步奔向捷德,伸手抓住捷德的衣领说道:“你刚刚说什么?我父亲怎么了?!”

    “真是可悲,自己怎么从决死令下活下来的都不知道吗?”捷德眼中充满了嘲笑。

    “说,我父亲怎么了?!”德克怒吼道。

    自从决死令前一晚,父亲就消失了。德克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母子二人被执行决死令的时候父亲并没有出现。

    他对自己的的父亲谈不上恨,但是这样不顾他们母子死活的父亲也令德克寒了心。

    “决死令前,你父亲挨家挨户的敲门,给每一家转天参加族会的族人磕头。恳求他们绕你们母子一命。并且听说他还答应了家主执行一项几乎必死的任务,换取他对你们母子的照顾。呵呵,可怜的杰利?梅森斯坦。”捷德说道。

    两行泪水从德克的打脸庞落下,原来自己的父亲为自己做了这么多,而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为什么多利对自己的态度有了转变,还给自己打母子安排住所,这……这都是用自己父亲的性命换来的。

    看到德克哭泣,捷德说道:“你不要辜负了你父亲的苦心,梅森斯坦家族是你惹不起的,我劝你不要听霍尔德的蛊惑,踏踏实实的做我捷德?梅森斯坦的一条狗。将来你考核的时候我也帮你说几句好话,哈哈哈哈。”

    “梅森斯坦、梅森斯坦。”德克喃喃自语道。

    “你说什么?”捷德将自己的耳朵凑上去,打算听一听德克说的什么。

    “轰!”德克脚下石砖寸寸碎裂,绚烂的魔纹从脚下五芒星上迅速的爬满了自己的全身。转过身对着眼中出现一丝惊骇的捷德说道:“梅森斯坦!好一个梅森斯坦!从今日起,我只要活着一天,就必将梅森斯坦家族斩尽杀绝!”

    此时的德克双眼变为了血红色,伴随着魔纹的攀升,德克的身体也出现了惊人的变化,身体逐渐增高,黑发黑眸的形态再次出现,绚烂的魔纹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在夜空中显得极为耀眼。

    而捷德也没有坐以待毙,祭祀先灵出现在他的身后,身上象征着圣洁的洁白色光芒闪耀与德克身上散发的乳白色魔纹交相呼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