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祖先有点怪 > 第二十七章 附魔师工会(求推荐,求收藏)
    一天的学业结束,德克回到了家中。克丽缇娅早就为他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庆祝自己的儿子第一天上学。德克在餐桌上一边大块朵颐,一边跟克丽缇娅诉说今天经历的种种,以及自己刚刚认识的朋友。

    房间在这三个月被德克简单的改造了一下,本身不大的面积被德克打出了几个隔断。修炼区域,休息区域,生活区域一个不少。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正在德克跟克丽缇娅眉飞色舞的讲述着巴里被打的时候,敲门声响起。

    德克放下刀叉赶忙跑去开门,门外瑞塔莎见到德克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

    “小家伙不错啊,第一天上课就惹了这么多的祸。”瑞塔莎笑吟吟的说道。

    德克听见瑞塔莎这么说,赶忙伸出食指挡在嘴上示意瑞塔莎闭嘴。“我可没跟母亲说我惹祸,都是说的巴里。”是的,德克很有义气的将自己的锅统统的甩给了巴里。

    后来德克发现,他们天选组小队的成员做法跟他基本相同,但是背锅的都是德克。以至于很长时间德克都被其他三人的家庭列入黑名单之中。

    “好啦,知道啦,不让我进门吗?”瑞塔莎说道。

    “是不是瑞塔莎妹妹来了?快让她进来”克丽缇娅听见了瑞塔莎的声音赶忙呼喊道。

    瑞塔莎应声走进了房间,很不见外的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德克刚刚的位置上。

    “姐姐,您不知道,您的儿子可优秀了,今天考试他满分通过,校长都赞不绝口呢。”瑞塔莎向克丽缇娅说着。

    听见儿子如此优秀,克丽缇娅顿时脸上乐开了花,赶忙说道:“这都要谢谢妹妹你啊,对了,你看我这脑子。你吃饭了没?我去给你做点。”说完克丽缇娅就准备起身朝着厨房位置走去。

    “姐姐不用忙了,我是吃完来的。今天我过来一是跟您说一下德克的消息,好让您放心。二就是想带他去见一个人,对他将来的学业很有帮助。”瑞塔莎拦住了克丽缇娅说道。

    “好好,德克,你别愣着了,赶紧跟瑞塔莎老师去。”克丽缇娅刚忙说道。

    “好……”德克答应了一声就被瑞塔莎拉着走出了家门。

    “瑞塔莎姐姐,你要带我去哪里啊?”德克被瑞塔莎威胁过,不许加她阿姨,只能叫她姐姐和老师。

    瑞塔莎拉着德克说道:“带你去见一个人,见到你就知道了。”说完嘴角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弧度。

    “哦。”德克答应了一声,也不能反抗,被瑞塔莎拉着一路疾行来到了一个建筑物前。

    德克抬眼看去,这是一座呈圆柱形耸立的建筑,从外表上看这就是一个硕大的烟囱。没有任何的窗户,有的只是在他们面前这一扇大的有一些夸张的大门。

    这扇大门足有十米高,没有门板,只有一层薄薄的能量膜覆盖在上边。每当有人走过去,能量膜就会自动划出与通过的人身形相符的空洞,让行人通过。

    德克被眼前的一幕吸引住了,忍不住向身边的瑞塔莎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瑞塔莎看到德克眼中兴奋的光芒,得意的道:“这里是诺斯坦城附魔师工会。你看那里,那就是附魔师工会的标记。”

    说着瑞塔莎指向工会上方的一个散发着光芒的魔纹,这个魔纹极其复杂,闪烁着淡紫色的光芒。

    “您带着我来这里是干什么?”德克问道。

    “上去你就知道了。”瑞塔莎拉着德克穿过了那扇大门。

    “嗯?”仓颉的声音在德克耳畔响起。

    “嗯?有什么不对的吗?”德克回答道。

    “这个地方有一种熟悉的气息”

    “咱们现在是在附魔师工会。”德克回答道。

    仓颉此时借住德克的双眼观察者四周围的景物,然后眼睛定在那淡紫色的会标上说了一句:“呵呵,你看到那个淡紫色的徽章了吗?”

    “看到了啊,那是附魔师工会的会徽”德克问道。

    “会徽?呵呵,那就是老夫当年无聊的时候随手画的涂鸦。”仓颉无意的回答道。

    “涂鸦?人家拿你的作品当会徽啊,你竟然还这么说。”德克无奈道。

    “一帮没有见识的人,那只是我随便画画的魔纹而已,你可以理解为我的草稿纸。”仓颉答道。

    “那我提你的名字是不是可以在这里横着走?”德克兴奋地问道。对仓颉的随笔都能如此看中,那本人亲至是不是得把自己当成神一样看待啊。

    仓颉自然明白德克心中的这点小九九,瞥了瞥嘴说道:“我劝你如果不想被当成标本被拿去研究就最好不要暴露。不过这种小型的附魔师工会是不会有人认出你的。”

    “看来你在这里有仇人啊。”德克戏虐的道。

    德克只是一句玩笑话,没成想仓颉真的点了点头。

    “不会吧,真的被我说中了?你还真有仇人?叫什么名字告诉我,我小心一点。”德克赶忙问道。

    “她是不会来这种偏远山村的,所以你大可放心。而且你别忘了,咱们魂歌者几乎是与全世界为敌的存在,你这才是刚刚见识到。”仓颉说完不再回话,好像是陷入了深深地沉思之中。

    就在德克和仓颉说话的时候,他已经被瑞塔莎拉着走进了一步升降梯。升降梯中心位置有一个圆柱体,圆柱体上顶着一颗水晶光球,里边有电流不断流窜着。

    瑞塔莎直接将手掌覆盖在光球上,然后德克就感觉道从瑞塔莎身体上不断有灵能注入道光球之中。

    伴随着灵能的注入,升降梯开始运作了。德克心想这不就是电梯么。

    升降梯缓缓上升,止步于四层的位置。

    附魔师工会四层是一个悠长的通道,通道内左右两侧是一扇扇标有门牌号的大门。每一扇大门里都有灵能的波动传出。

    瑞塔莎拉着德克走到了三号大门前,轻轻地敲了敲门,门内无人应答。

    约莫半分钟,大门缓缓打开。但却没有任何的人应出现。二人不知道什么情况只能探着身子向房间内看去,房间内只有一名老人站在窗边,他拥有白色胡子,身穿黑色斗篷,一顶黑色尖帽子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这位老人眼中透露着严峻的神情,骨骼磷露的头上拥有一副深凹的面颊,僵直地交叉着的手臂,显得非常触目。

    他额头突起,宽大。头发全白,却极为浓密,似乎梳子都从未能梳通过,毛戗立着,似“美杜莎头上的蛇”。

    老人察觉到了门外的动静回头向瑞塔莎他们看去。

    “哦,是瑞塔莎啊,不好意思。我刚才在思考一个附魔公式,并没有听见你们敲门。”

    进入房间后,德克发现他那句房间有点乱真是过谦了。

    这房间被德克称之为猪窝都有些不过分。房间的四周遍布散乱的附魔纸,角落里随意摆放的书籍和工作台上吃到一半的面包,这里的种种让德克对附魔师这个职业有了重新的认识。

    “克里尔大师,您的房间真的该打扫一下了。”见到房间的惨状,瑞塔莎忍不住的说道。

    克里尔大师环顾了四周,尴尬的说道:“还真有一些乱啊,不好意思,我这人一研究起来就不顾其他的,不要在意这些小节。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小家伙?”

    瑞塔莎点头道:“是的,就是他。德克,快来见过克里尔大师。”说吧瑞塔莎推了推德克。

    “克里尔大师您好,我是德克。”德克很恭敬的向克里尔微微躬身打了一个招呼。

    克里尔看到德克脸上笑容更甚,满脸堆笑的走了过来问道:“你就是那个叫德克的小子啊,那件名为顽石的作品是你做的吗?”

    德克点了点头说道:“嗯,顽石确实是我的作品。大师您也知道?”

    “哼,当然知道,帕尔那个小东西可没少拿你那个作品气我。这次我看到了作品的作者,你今天可是走不了了。”

    “这……”

    “依我看,这样吧。我这里刚好有一个块石头,刚好跟你那顽石形状一样,也刚好比它大上一圈。这样吧你帮我附魔,就当是补偿我了。”克里尔说道。

    还真是刚好啊,德克忍不住在心中暗诽,你好歹也被称为大师,这么拙劣的敲竹杠你都能想得出来?而且你这刚好刚的也太巧合了吧。

    “怎么样,做不做你说句话啊。”克里尔急切的道。

    “咳咳,大师,我们来不是为了这件事情吧。”瑞塔莎的声音响起。

    “那为什么?”克里尔问道。

    “是您指点德克的事情,白天您答应我的,您忘记了?”瑞塔莎咬着牙说道。

    克里尔恍然道:“还真是忘记了。”

    德克突然发问道:“克里尔大师,您今天是不是也在佩尔学院的开学典礼上?我见过您,只不过您没有露脸,所以印象不是很深刻。”

    克里尔低着头沉思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道:“哦,我说怎呢看你也眼熟呢。早晨我感觉出了一丝附魔师的波动,所以看了你一眼,没想到瑞塔莎说的就是你啊。还真是有缘分。”

    德克嘿嘿笑道:“大师,既然咱们这么有缘分,不如这样。我看您这里也挺乱的,我留在您这里帮您打扫一下卫生,平时打打下手。顺便跟您学习一下您的高超附魔技巧,整张一下我的阅历和经历,您看怎么样?”

    克里尔思考了数秒,狡黠的看了德克一眼,微笑道:“你小子哪是跟我学习来的,你这就是看上我房间里的这堆附魔材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