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祖先有点怪 > 第十三章 顽石
    福尔感觉自己今天耳朵确实是出问题了,刚刚这个家伙说什么?神乎其技?

    “你说清楚,怎么就神乎其技了,这块石头除了发光以外没有任何过人之处,连最基本的纹章都没有浮现!你这明明是偏袒,我不服!你给我解释清楚!”福尔大声说道。

    他很难以接受这个现实。之前被帕尔贬低也就算了,毕竟人家说的缺陷确实正确,但是把这家伙吹的神乎其技是个什么情况?

    帕尔没有回答他的提问,向身旁的德克微微躬身说道:“您好,请问我可以使用一下您的作品吗?”

    现在就连库里也认为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被称为毒舌的帕尔竟然说,您?!他还会用敬语啊。

    德克见帕尔如此对自己说话,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赶忙回答道:“大师太客气了,您尽管使用便是。”

    帕尔见德克应允脸上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然后缓步走到石块旁双手托起石块朝着福尔扔了过去。

    扔过石块的同时最终还说道:“解释你大爷!”

    “……”静,寂静,全场寂静。今天帕尔的表现让众人对附魔师的形象有了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

    德克是知道这件作品的效果的,但做梦也没想到被这样使用,一时间不能接受这个现实而呆在原地。

    库里见到此情此景也是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早就听闻家族这位附魔师行事不拘一格,今天一看……果然让他们坑了。

    “快看,动手啦,帕尔先动手了!啧啧啧,这动作简直像极了一个从事流氓事业多年的前辈!”一个围观的青年拉着旁边人的衣袖说道。

    “看来附魔师战斗就跟我们流氓打架同出一门啊。”被拉着衣袖的中年人沉思道。

    “老大,起初我还觉得你扔砖头特没品,现在看你那愚灵是不是一个落魄的附魔师啊。”青年说道。

    “有道理。”

    帕尔不知道,他的这一个动作在诺斯坦城流氓圈掀起了一阵附魔热……以至于很多年之后帕尔的名字都在误人子弟排行榜前三位,与黄赌毒争高下。

    福尔也是一愣,扔……扔过来了?顿时怒意涌现,真当我是泥捏的?扔过来也好,索性我就破坏掉这件作品,我看你拿什么跟我一争高下!

    先灵瞬间出现,漂浮于福尔身后。手中羽毛长笔横空划出,一道火线出现在半空中。然后由上而下再次划出两笔,火光在空中停留像是火焰在天空中燃烧一般。

    手臂带动手腕频繁滑动,一张由火焰形成的大网在福尔的面前张开,阻隔着那个袭来的石块。而火网形成后福尔隐去了自己的先灵映像,双手背在身后,以一个高人的姿态站在那里,眼中充满了蔑视。

    帕尔看着福尔的反应,也站直了身体,冷笑一声说道:“呵,傻……无知。”毕竟是大庭广众之下,还是要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

    砰!啊!令所有人瞪大眼睛的一幕出现了。石块接触火网之后,火焰瞬间吞噬了整个石块,爆炸声不绝于耳。但是就在大家认为石块已经被炸毁的时候。石块就那么大咧咧的穿过了爆炸的火焰,直接砸中了福尔的额头。

    福尔捂着自己的的伤口,嘶吼道:“这不可能啊,这不可能。这么一块破石头怎么可能穿过我组成的火网!一定是你做了什么!”说着另一只手指着帕尔。

    帕尔蔑视的看着发疯的福尔说道:“嗯,确实是我动手脚了,要不再来一次。”说话时抬起手,将石块吸附到手中,然后递给了德克。

    “别,别,服了!”福尔大声呼喊道。

    “没劲。”帕尔撇了撇嘴将石块搂在怀中。

    “那个……大师,您是不是给讲解一下。我看观众么你对刚刚的一幕和您的话也有很多不解啊。”库里走了出来打了个圆场。毕竟这里是他掌管的,虽然今天的事情传出去,八成这里的名声是完了,但也不能破罐子破摔啊。

    “哦,嗯,太激动了,我来讲解一下吧。”帕尔正色道。

    见到帕尔认真起来,德克也集中精神准备倾听。毕竟从刚才……除了与福尔发生的任何事以外,这位帕尔大师展现了优秀的附魔师功底以及知识储备。他也想知道这仓颉完成的作品到底到达了如何成度。

    “这件作品是我见到最完美的一级附魔,甚至将他算到准二级附魔我都不会存在任何一意见!请问小友,你这作品什么名字?”帕尔向德克问道。

    德克被这突然一问也没回过神来,沉默了几秒回答道:“顽石。”

    “顽石,顽石,好一个顽石!我跟大家说一下,这件作品是我见过最完美的作品。就如你们所知,附魔师是在任何附体上附加魔法,再优秀的附魔师也是如此。老夫研究附魔二十余年,从未见过如此作品,它本身就是一个纹章!”

    帕尔说的激动,但是民众们都没有太大的反响,就连一旁的库里也是听了一个一知半解。

    帕尔见众人的反应以及表情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说的简单一点,这个小友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手法,将这块石头的本质激发出来,让它变得更加坚硬,耐魔性几何倍的增长。经过我的预估以及刚刚的测试,一阶一下灵语者根本不能破坏这块石头。”

    哗,浅显易懂的解释令在场众人异常的震惊。

    库里赶忙问道:“大师,您是说是刚刚的那一幕不是您的杰作,而是这块石头?”

    帕尔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那这石头岂不是能够击杀任何一阶一下的灵语者了?”库里激动地道。

    “不能,顽石是最强的石头,但是他毕竟是一块石头。能扔中那个家伙是因为他蠢,石头飞过来躲都不躲,还在那装。”帕尔毫不客气地说道。

    “那就是说这石头没有什么用了?”库里说道。

    “谁说的?!库里,你还是少说话吧,这石头研究价值大于实质价值。我要拿回去研究一下这件作品设计原理。”帕尔说道。然后转头向德克露出标志性的难看笑容,而这次的笑容还掺杂着些许的狡猾。

    “小兄弟,把这顽石卖给我吧,你出价钱。”帕尔说道。

    “您想要?”德克问道。

    “当然当然,你这作品太具有研究价值了,卖给我吧。”帕尔道。

    “好吧。”说着德克伸出了五根手指。

    “五万吗?”有点贵了,顶尖一级附魔可以上万,但是这五万……你容我一段时间,我去筹钱。”帕尔犹豫的道,说话的同时依然死死抱着顽石没有撒手的迹象。

    他是一个狂人,对于研究附魔的热衷是深入骨髓的。他的作品是可以卖不少钱,但是他浪费的材料也不在少数。而且他还不愿意接受帕雷斯家族的补给,这造成了他现在略微有一些拮据的资金状况,当然这也是跟一般附魔师相比较。

    德克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看向帕尔说道:“五十金币,前辈,我敬佩你的毅力以及执着。我卖你五十金币,可以让我维持一个还不错的生计即可。”

    听了德克的话,帕尔惊喜地抬起头:“真的?五十?哈哈哈哈,太好了,我给你五百!哈哈哈,顽石。”帕尔此刻开心的想一个孩子,双手举着顽石跳着。

    “咳咳,大师注意形象。”库里出声提醒道。然后朗声道:“我宣布,此次赌斗胜利者是德克!”说话的时候库里举起了德克的手。

    不远处的福尔脸色阴沉的已经可以滴出水来,眼神中充满怨毒看着德克等人。捂着额头的手已经拿了下来,仍有鲜血流下,布满了整个右半边脸,显得异常狰狞。

    德克看到了福尔此时脸上的变化,效仿着之前福尔看自己的样子,仰起头看着福尔,眼中充满了蔑视问道:“服吗?”

    “好,好,你等着瞧!”说完福尔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准备离开会场。

    “你好像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吧,我听说之前赌斗的赌注好像是赌命来着。”帕尔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收了德克这么大的礼,怎么样也要为德克做一些什么。

    福尔面色铁青地回过头,看向德克说道:“你当真要我当你的仆人?你就不怕我暗害你吗?”说话间福尔的目光吐露着阴毒。

    德克也不理会福尔的疑问,转身向一旁脸色并不怎么好看库里说道:“您是公证人,这里也是您的地方,您说怎么办吧。”说完无奈的摊了摊手,走到一旁准备看戏。

    果不其然,库里听完德克的话,脸色更加阴沉。身体周围的冰蓝色的灵能随之绽放,冰蓝色的六芒星出现在他的脚下。绚烂的六芒星中寒气升腾让周围的温度骤降了几分。

    以此同时一个身着亮银铠甲的骑士出现在库里身后,库里低声喝道:“斗志、坚冰。”

    骑士身后冰蓝色的六芒星缓缓转动。周围的水元素不断朝转动的六芒星中汇聚。一个枪柄从六芒星的中心位置缓缓浮现。

    库里眼神变得更加冰冷,伸出右手向后方的六芒星探去,手握枪柄猛然抽出。在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一柄成冰蓝色的骑士长枪,枪身长四米,无锋呈现圆锥形。底端有一个向外扩大型的护托。

    冰蓝色的骑士长枪被库里握在手中,因为寒冷所形成的雾气并没有扩散消失,而是围绕着这冰冰蓝色的长枪旋转着。

    库里眼神冰冷,迈开步子向前迈了一步,但就这简单的一步脚下冰晶凝结。身体向前平移了十几米的距离,留下了一道冰痕在地面上。

    冰蓝色长枪保持前刺的姿势不变,停留在距离福尔咽喉仅仅几厘米的距离,并没有接触到福尔的皮肤。

    但就算如此,福尔的咽喉位置还是留下的了一个红点。一次呼吸的时间,红点中便渗出鲜血。福尔马上用手捂住自己的咽喉口中发出沙哑的声音,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你当我这东部集市是什么地方?当我库里?帕雷斯不存在吗?”库里冰冷地声音传到福尔的耳朵里,浓烈的杀意猛然迸发。

    福尔听到声音,一屁股坐到地上,感觉裤裆中温暖的感觉正在不断蔓延。

    而与此同时,一个温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