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京当和尚 > 第二百三十四章?先定一个小目标
    高知县,须崎市,警察局。

    身着警服的男子,恭敬的将一位年轻和尚送了出来,脸上满是热情。

    “圣僧,您这就要离开了吗?不留下来喝杯茶?”

    “对那些嫌犯的审问,还没有得出结果,您不等到审讯结果出来了再离开吗?”

    “不必了,水鸟警官,小僧还有些事情。”

    白石秀笑着拒绝。

    须崎市的水鸟警官脸上,满是遗憾与惋惜。

    这并非是虚假的热情,从资料上了解到这位东京都过来的圣僧,做过什么事情后……

    他恨不得鞍前马后的伺候,只求能够获得一个圣僧亲手制作的御守、护身符。

    高僧亲手制作的、充满法力的护身符,对于经常身处险境的警察来说,是非常珍贵的无价之宝。

    只可惜,白石圣僧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水鸟警官的想法。

    将嫌犯送到警局,配合进行了笔录后,便直接要求离开了。

    水鸟警官不好挽留,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圣僧远去的背影。

    白石秀倒是真的不知道水鸟警官的小算盘——

    如果水鸟警官直接说出这个请求,他倒未必会拒绝。

    此刻,白石秀还在思考这次事件背后的故事……

    秋月孝三显然不可能是制造洗魂珠的主使。

    他不过是某个神秘组织的手下,哪怕级别稍高一些,与其他的研究员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至于这些从犯。

    面对白石秀的询问,倒是很配合。

    对于自身所做的事情供认不讳,承认他们按照秋月孝三的吩咐,对大河勇实施了一系列的“深渊计划”。

    目的是:制造一个心中充满怨恨的人类,使洗魂珠可以生效。

    同时,他们也将自身所了解的研究资料与流程,告诉了白石秀……

    可是,一旦白石秀询问到他们背后的组织与上司。

    这些研究员就闭口不谈。

    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白石秀对此也有些无奈——

    研究资料有什么用?

    且不说,白石秀对洗魂珠的使用方法并不感兴趣。

    单说这些研究员所了解的研究资料,都是从罪孽中诞生出来的技术,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与怨魂。

    白石秀并不会去学习这种技术。

    反倒是幕后的主使,没能问出来。

    令白石秀有些失望,然后把这些嫌犯送进了警察局,等待法律的审判。

    不过,失望归失望。

    白石秀的心态并没有因此变得浮躁。

    没能简单的获得敌方组织资料,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随便抓一个小喽啰,就能凭此获得一个组织的全部资料……

    那么,这个组织也就别混了,早些关门大吉,回家种韭菜吧。

    想要找出其背后的组织,还是需要白石秀亲自动手。

    白石秀打算先抽出一定的时间,用天眼通将整个四国岛扫一遍,查看一下是否有异常情况。

    虽然对方是人类组织,这种方法难以挖出所有根系。

    不过,只要涉及到超凡领域的事物:洗魂珠、制造出来的人类妖怪、法力锁链等。

    都可以直接看到,并进行调查。

    虽然这么说,白石秀其实也不抱太大的希望。

    从东京都妖盟覆灭、北海道群妖被打包带走、黄泉上路的几次事件后……

    妖怪们似乎变得聪明了一点。

    前几天,解决了黄泉。

    为了防止本州岛群妖继续制造妖力导弹,危害世界核平。

    白石秀特地花了一整晚的时间,用全部的天眼通分念,对本州岛的每一个角落进行了地毯式的搜查——

    上至三千米高空,下至地下五千米。

    结果,仍然没有找到本州岛群妖的根据地。

    甚至在整个本州岛内,白石秀只看到了三两只小妖。

    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那么,妖怪们哪里去了?

    白石秀有那么几个猜测。

    海洋、地底、月球、异空间。

    要么躲去白石秀看不到的地方,要么躲到白石秀难以进行细致观察的地方——

    太平洋那么大,随便找一个海底角落藏起来,白石秀还真不好把整个太平洋扫一遍。

    对于本州岛妖怪的追查暂时中断。

    白石秀只能更加努力的督促神明们学习,努力增强自身,研究功法,以应对可能到来的劫难。

    对于本州岛的天眼通扫描,无功而返。

    白石秀不得不开始考虑……

    如果对四国岛的扫描,同样没能获得任何收获的话,该怎么办?

    凉拌。

    都没有任何收获了,白石秀还能做什么?

    只能返回灵明寺,一边修行提升自我,一边继续对四国岛的事件进行关注。

    等一个缘分。

    ……

    高知县,土佐市。

    独钴山,伊舍那院,青龙寺。

    这里是四国岛有名的八十八所中的一寺,其中的御本尊为“波切不动明王”。

    四国岛的八十八所,是日本佛教相当有名的寺庙。

    它们与日本真言宗开山祖师,曾在彼岸国度留学的弘法大师空海,有着极深的渊源。

    相传在距今一千两百余年的古代。

    弘法大师空海为了排除人们的危难,在四国岛开设了八十八所寺院,环绕整个四国岛一周。

    一些苦行僧或是虔诚信徒,便把徒步参拜这八十八所寺院,当做一次神圣的巡礼。

    由于徒步参拜一遍的总路程,长达一千四百公里,是相当艰难的事情,堪称对肉身与心灵的双重洗礼。

    凡是完成这一巡礼的僧侣,往往都意志坚定,法力出众,受人尊敬。

    到了现代,则有许多信奉佛教的游客,向往这种古老的巡礼,往往会自发的进行相似的行为……

    这就另说了。

    白石秀来到青龙寺,却不是为了完成巡礼。

    相比较徒步绕四国岛一周,总计一千四百公里……

    白石秀对这八十八所寺庙本身更感兴趣一点。

    当年弘法大师空海,能在四国建立八十八所分寺,弘扬佛法,济世渡人!

    现在小僧心正,先定个小目标。

    建立八十所灵明寺分寺,不过分吧?

    咳咳。

    对于弘法大师空海的功绩,白石秀十分敬佩。

    这次来的目的,却是帮助大河勇的母亲下葬。

    如果说大河勇皈依我佛,在红尘中最后一个心愿的话。

    不是讨个老婆,而是让母亲有个归宿。

    灵明寺是不行的。

    灵明寺目前还没有开办墓地业务,以后开办墓地业务的概率也不大。

    毕竟,灵明寺本身的土地不多。

    墓地这种事物,又必须要庄严庄重。

    如果建造一个塔楼,或是挖极深的地下室,搞一个新潮的佛塔公寓式墓地,一亩地能安葬很多很多骨灰盒,捞到很多钱……

    白石秀不会这么做。

    死亡是严肃的,这么做是对逝者的亵渎。

    哪怕未来可能会开办墓地业务,在寺庙内开办墓地,给逝者安息。

    那也只可能在分寺建立的时候考虑了。

    目前来说,大河勇的母亲要尽快入土为安,不能总是安置在家中灵堂。

    至于土佐市,就在须崎市旁边。

    青龙寺也是大河勇选择的寺庙,找白石秀借了一些金钱,拿来给母亲购买了墓地,完成了葬礼。

    这些钱,本来白石秀是打算作为员工福利赠送的。

    但是,大河勇拒绝了。

    他已经接受了心正法师的太多恩惠,恩重如山。

    再多的话,就承受不起了。

    走出青龙寺,完成了最后一个心愿。

    大河勇终于彻底放下了心结,表情也变得轻松了许多。

    他的心态明显好转的很快,甚至起了几分说笑的心思,对白石秀说道。

    “心正法师,我现在皈依佛门,答应您的邀请,在灵明寺出家……”

    “那么我的师父是谁?您吗?”

    “对了,成为和尚应该有法号吧,我要不要现在想一个法号?”

    “您说,我长得跟水妖一样,又入了佛门……在经典故事里有一个角色刚好跟我很像!”

    “不如我以后的法号叫悟净!诨号沙僧怎么样?”

    “……”

    看着兴奋不已,滔滔不绝的大河勇。

    白石秀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选错了?

    话这么多,看上去不像是很有定力的样子啊,反而有几分须佐之男神的感觉……

    白石秀与大河勇走在路上,吸引了不少眼球。

    一个俊美秀气的小和尚走在前面,气质不凡。

    后面则是一个光头汉子,有些彪悍的气息——白石秀施加了些许幻觉法术,让普通人看不到大河勇的真身。

    这样奇异的组合,引得不少路人的瞩目。

    忽然,一位略显弱气的少女声响起,语气中带着些许惊喜。

    “您是……白石圣僧?”

    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号。

    白石秀转头看去。

    只见山门前的路旁,站着一位身穿素白衣袍,头戴斗笠的少女。

    她看上去不过十八九岁年纪,面容倒是十分甜美,只是脸部有些不自然的苍白,带给人一种虚弱的感觉,令人心生怜惜。

    相比较面容,白石秀更关注的倒是她的装束。

    手中拄着金刚杖,头戴斗笠,身穿白衣、轮袈裟,腰间带着褡裢袋和纳经帐。

    这是四国八十八所巡礼的“遍路人”常见装束。

    再看一看她脚下的鞋子,满是泥泞与尘土。

    这么一位弱气的少女,却是想要徒步行走一千四百公里,着实是人不可貌相。

    面对这种虔诚者,白石秀停下脚步,微笑颌首。

    “见过施主,小僧心正……”

    想到少女的称呼,是白石圣僧,而不是心正法师。

    白石秀猜到,她大概是从一些视频上看过自己,于是改口说道。

    “俗名白石秀,不知施主有何贵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