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京当和尚 > 第二百三十一章?房间里只有一个妖怪
    阑尾切除手术?

    如此大费周章的将一名人类改造成妖怪,并将其运到郊区工厂下的神秘基地里……

    目的只是为了切除一个首领级阑尾?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白石秀能够清晰的辨认出,这名医生打扮的男子,手中拿着的根本不是什么阑尾——

    而是白石秀曾研究过的,妖怪用来施展固态遁术的特殊器官!

    这种器官可以与妖力产生共鸣,从而让妖怪化作可以穿透任何固态物质的形态,从而达到穿墙走壁的能力。

    这个男子切除特殊器官的原因,似乎很简单。

    为了防止这名被改造的人类妖怪,施展固态遁术逃走。

    虽然他现在用法力锁链束缚住了这位人类妖怪的行动,但锁链上所蕴含的法力在于妖力对抗的过程中,是不断消耗的。

    切除特殊器官后,男子便将法力锁链替换成了普通的锁链,把人类妖怪继续捆绑着。

    然后将法力锁链很是珍惜的收藏了起来。

    白石秀的天眼通扫过整个地下基地。

    这是一个不大的地下空间,里面有四五个研究员打扮的人类,正在匆忙的记录着什么数据。

    还有几名佩戴枪械武器的安保人员,驻足在入口处。

    这里除了那名被改造成妖怪的人类以外,便没有了任何与超凡世界有关的生命……

    加上那名医生,如此娴熟的切除了人类妖怪的特殊器官。

    足以证明,类似的事情显然不是第一次了。

    否则,他不可能对人类妖怪如此了解,精准的找到人类妖怪体内用来施展遁术的特殊器官,并进行切除。

    这必然是用无数案例与罪孽,堆砌出来的经验。

    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出现了。

    “这些人的行为,是有计划有组织的。”

    “他们可能隶属于一个掌握了洗魂珠制作方法的组织,并多次改造无辜者,将其变成妖怪,并实施加害行为,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

    “只是,目前没有看到一个与妖怪、鬼物有关的角色……”

    “难道,这是一个完全由人类组成的组织?”

    白石秀不禁皱起了眉毛,心中不由升起些许困扰的情绪。

    这种情绪,并非是因为:

    “小僧为了防止无辜者受到妖怪的迫害,每天都在忙碌奔走……”

    “结果人类自身反而对同类下手,制造出了这种罪孽……”

    “小僧所做的一切,值得吗?”

    白石秀并不是因为这种想法而困扰。

    准确的说。

    这种想法不值得困扰。

    白石秀降妖除灵,是为了保护、拯救那些善良的无辜者。

    而这种同样对无辜的人类同胞下手,行罪恶之事的家伙,与妖魔并没有什么差别,同样沾满了罪孽。

    佛说:众生平等。

    白石秀觉得很有道理。

    既然我佛并不介意面前听讲的是妖怪、鬼物,还是人类。

    那么,请大家一起上路吧。

    我佛会聆听你们的悔过之心,教导你们如何好好做人的道理。

    想到这里,白石秀的心境都更加顺畅了几分。

    那么,为何白石秀会感到困扰呢?

    太麻烦了。

    相比较妖怪组织,人类组织解决起来要更麻烦的多。

    毕竟,白石秀的天眼通是有局限的。

    搜索妖怪的话,可以直接开启超凡视觉,只观看与超凡世界有关的因素。

    就跟红外线扫描一样,简单又便捷,还能保证无辜民众的隐私。

    但是,如果是普通人聚集在一起,形成的组织。

    哪怕白石秀再压低那么一点点底线。

    无视民众的隐私,对整个城市进行扫描……

    这种情况下,除非正好看到对方正在参加集会,或是进行邪恶之事。

    否则,同样很难找出那些潜藏在普通人里的邪恶组织成员。

    当然,棘手归棘手。

    困难都是需要克服的。

    洗魂珠毕竟是黄泉遗留的产物。

    白石秀既然将黄泉超度了,顺手将其遗留的些许影响消弭解决,也算是分内的事情。

    就例如现在。

    白石秀在看到这个地下基地的时候。

    就已经施展了固态遁术,以每小时一千零八十公里的速度,向须崎市赶去。

    ……

    高知县,须崎市。

    大河勇躺在钢铁铸造的床上,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男子。

    心中充满了不解与恐惧。

    他认识这个男人——准确的说,很熟悉。

    这个男人名叫大河孝三,是大河勇的远房表亲。

    前段时间,正是大河孝三在大河勇母亲的葬礼上,与其建立了联系。

    随后在大河勇经历了分手失恋、被辞退的事情后。

    邀请大河勇去什么互助会散心,交流……

    结果从互助会回来,大河勇就变异成了妖怪。

    随后,大河孝三又利用一些古怪的道具,将大河勇押运到了这个地下室,进行了解剖……

    整个过程并没有麻醉,大河勇是活生生被剖开肚子,割下了器官。

    这个时候,大河勇就算再傻,也察觉到了面前这个远房表亲的恶意!

    大河孝三将取出的器官,与法力锁链小心翼翼的收好。

    回过身来,看到大河勇拼命地挣扎,只是嘴里被钢铁的口塞堵住了,只能从嘴角流出一些口水。

    他笑了笑,反而给大河勇取下了口塞。

    没等大河孝三说话。

    大河勇立即咆哮出声。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大河孝三,我们明明是远房表亲,你为什么要对我做出这些事情?”

    大河勇心中已经明白。

    落在对方手里,不可能活着离开。

    他也不打算活了,反正他的一切都已经消失了,被毁灭了,死亡或许是一种解脱。

    但是,他充满了疑惑与不解。

    自己为什么会成为大河孝三的目标?

    大家明明没有任何仇怨,从前也没有任何瓜葛……

    大河勇现在只想死个明明白白。

    听到大河勇的问题,大河孝三笑了笑。

    “你还真当我是你远房表亲啊,有点蠢。”

    “我的本名是秋月,秋月孝三听说过吗?哈哈哈哈!不好意思,也是假的。蠢货,我怎么可能告诉你我叫什么。”

    “实话告诉你吧。”

    “从最开始,你的一切都是我们设计好的。”

    “我们挑选了生活幸福,拥有美丽未婚妻,拥有好兄弟,拥有蒸蒸日上的工作,拥有善良和蔼的母亲的你……”

    “先是令你的母亲患上绝症,耗光家产,绝望死去。”

    “然后让你的未婚妻跟着你的兄弟跑了。”

    “让你在绝望中失去了自己最后的工作,成为一个废人……”

    “一步步剥离你的一切,将你推入深渊。”

    “然后,一切都完成了。”

    大河勇本来眼中还有疑惑与不解。

    渐渐地,听到这些事情,他的情绪开始剧烈波动。

    绝望,愤怒,难以置信,不可思议。

    种种负面情绪充斥在了大河勇的胸膛。

    他双目死死地瞪着面前的男人,眼珠凸出,眼角几乎快要裂开。

    他拼命地直起身子,抬起手,想要扑向这个男人。

    但是身体却被锁链捆绑住,这不知名的合金锁链,让他身体表面的鱼鳞与肌肤都崩裂,流出浓稠发黑的血液……

    他却浑然不觉,几乎是声嘶力竭的道。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们明明素不相识,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我母亲做错了什么?我【哔——】”

    合金口塞被直接按进了大河勇的嘴里。

    秋月孝三微笑看着几乎崩溃疯狂的大河勇,摸了摸蓝牙耳机。

    耳机里传来其他研究员的声音。

    “研究对象情绪剧烈,引动了体内的洗魂珠共鸣,怨气含量逐步提升。”

    “研究对象体内妖力开始增长,体质受到怨气侵蚀,逐渐变得更加强大。”

    “请大人注意安全,研究对象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可能会进行一些过激的行为。”

    “当前实验室的实验工具简陋,克制手段匮乏。”

    手段匮乏啊。

    秋月孝三摇了摇头,不打算继续刺激大河勇了。

    玩玩就够了,这个临时基地,比起总部的研究室简陋太多了,万一玩的过火,就凉了。

    话说回来,这次的研究,本就是计划外的产物。

    按照原计划,大河勇在跌落深渊,被改造成妖怪后,会第一时间被低语侵染心灵。

    用极其残忍的手段,对他的“仇人”进行血腥报复。

    之前每一次的行动,都是如此。

    但是,大河勇竟然压制住了低语,保持住了人类的意志,没有彻底化作妖怪。

    反而开始在网上查找消息起来。

    想到大河勇打开的那个网站,秋月孝三就有些心凉。

    妖怪问答网站。

    普通人可能不了解这个网站的内幕,会认为是这两天通过营销手段火起来的话题网站。

    但是,秋月孝三知道……

    这是那位存在建立的网站。

    大河勇竟然在妖怪问答网站上进行回复,着实打乱了组织的研究计划。

    只能临时将其带到这个基地,进行快速处理。

    进行最后的一段实验,将其剩余价值完全榨干,就可以对他进行销毁了。

    虽然这很浪费。

    毕竟,大河勇是第一个凭借自身意志,压制住了低语的人类,是珍贵的实验素材。

    但是……如果继续保留他,很有可能引起那位存在的注意。

    那位存在,可是消灭了黄泉的可怕存在!

    别说直呼其名,秋月孝三哪怕只是在心中想一想,就有些恐惧,生怕对方能够察觉到自己的意识。

    毕竟,那位存在是个变态。

    打了个寒噤。

    秋月孝三转过身,推开实验室的门,正打算走出去。

    忽然,身子一僵。

    只见打开的门外,站着一个板寸头少年,身上穿着的僧袍,似乎还隐隐散发着温暖的光。

    是个和尚。

    板寸头和尚面带微笑,开口道。

    “施主你好,小僧灵明寺心正……”

    没等白石秀声音落下。

    只见秋月孝三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抱住了他的大腿,痛哭流涕。

    “心,心正大师!救,救命!”

    “这个房间里有个可怕的妖怪,我,我只是个无辜的普通人,完全被他吓坏了。”

    “求求您超度那个妖怪,帮助我们这种无辜的民众解决烦恼啊!”

    “我愿意拿出一千万日元作为酬劳,请您出手!”

    “除妖吗?这个小僧在行。”

    听到秋月孝三的请求,白石秀笑了。

    这个房间里只有一个妖怪,答案显而易见。

    白石秀抬起手,轻轻地放在了秋月孝三的头顶。

    “施主,上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