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京当和尚 > 第二百二十六章?大神官拜访灵明寺
    见松树妖王同意了自己的方案,白石秀不由感到欣慰。

    对方果然是一个通情达理的妖王。

    不过,目前《白石普度功·双修版》还在改进研究中,具体的研究时间,白石秀也不是很清楚。

    起码要一个星期才能得出成果吧。

    目前的话,只能参照图纸上的开光方案,进行变化。

    傍晚六点,代代木森林。

    在那条通往灵明寺的小路前,松树妖王只是身形一晃——

    空地上,便凭空出现了一个高大的山门!

    山门整体呈黑红色,与寺庙内的建筑风格相匹配。

    总宽度为十七米,高度为十二米,恰好与明治神宫的大鸟居一致,不多一寸,不少一分。

    只是山门的外观与鸟居不同,两侧两根稍矮的门柱,与中间两个较高的门柱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三个门洞——

    象征三解脱门,“空门”、“无相门”、“无作门”。

    加上一些细节的设计。

    使得灵明寺的山门虽然与明治神宫的大鸟居,体型上相差不多,但气势却更加恢弘!

    山门上方的牌匾,白石秀提笔落字。

    【灵明寺】

    ……

    时间很快过去了一天。

    十二月二十六日,晴空万里。

    明治神宫的大神官结束祷告,走出拜殿,看向这久违的湛蓝天空,心态似乎都被影响,稍稍松了口气。

    真是太不容易了。

    昨天的事件,对东京都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不仅是因为那升腾的妖气,造成了许多灾祸,真正令大神官感到麻烦的是后续的收尾工作。

    这次的超凡事件,影响如此广泛。

    想要真正掩盖、压制下去,已经成了痴人说梦的妄想。

    昨天,全日本宗教联合会进行了一次紧急的会议。

    佛教、神道一些名望颇高的大神官、老法师、大都进行了一次隐秘的投票,决定是否要继续压下这一次的事件。

    这种重要的事情,自然需要神明的参与——

    先不说神明们掌握了神道的发言权,单说许多时代的天皇,死后都成了鬼神。

    例如最年轻的鬼神明治,便是当今天皇的祖宗……

    祂掌握了极高的话语权!

    只是,有些奇怪的是。

    昨天大神官代表明治鬼神发言的时候,神明大人的神谕有些奇怪……

    不仅比平时下达神谕的时候速度慢了一些。

    中间还夹杂着一些诸如:“好痛”、“痛死了”、“祖神下手也太重了”“别人都是一条腿,为什么朕是两条腿?”之类的奇怪呓语。

    非礼勿听,非礼勿视,非礼勿言。

    大神官将这些呓语压在了记忆深处,不敢继续回忆。

    总的来说,神道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得出了结论——

    “无需继续掩盖超凡之事,任由人们对这次事件进行猜测,必要时可以进行适当的引导……”

    这个结论,似乎来自于神明们的意志。

    根据神明们的神谕。

    千百年前被击败的妖怪,似乎再度掌握了强大的力量,即将卷土重来。

    神明们的力量,则来自于人们的信仰。

    必要的时刻,将超凡领域的部分信息展现给民众,可以提升人们的虔诚度,提升神明们的力量,得以应对敌人。

    形势已经严峻到这种地步了吗?

    大神官心中有些担忧。

    要知道,超凡隐匿的最初,是神明善意之举——

    是为了让人们远离恐怖,远离超凡。

    不知者无畏,只要不知道,便不用生活在恐惧中,生怕哪天走在路上遭遇妖怪或恶鬼,每日每夜担惊受怕……

    这种担惊受怕完全是无谓的。

    毕竟,普通人非常脆弱,就算知道这些事情,遭遇了可怕的事情时,也不可能做出应对,只是平添痛苦与恐惧罢了。

    当然,神明的力量,来源于人们的信仰。

    如果超凡领域完全隐匿,失去了人们的信仰,神明们变得衰弱,将无力对抗妖怪,等于自断手脚。

    因此,这个世界的社会风气才如此矛盾——

    明明有许多鬼物与灵异事件。

    大部分没有遭遇过的人却觉得,这些都是都市传说罢了。

    可是,这些明明不相信有鬼物的人们,却又相当虔诚,相信神明的存在,相信祂们会带来好运,会带来力量……

    相当矛盾。

    现在,神明们将收回这善意的举动。

    不再掩饰,将超凡领域揭露给普通民众,让他们了解到鬼物、乃至妖怪的存在……

    想到文案记载上,千余年前,邪祟横生,妖怪遍地的世界……

    大神官隐隐有些不安。

    难道要重新回到千余年前的世界吗?

    嗯,他年纪有些大,显然没看过彼岸国度的灵气复苏网文,不然就不会如此不安了。

    大神官心中虽然不安,可神明交予的任务,还是要去办的。

    根据神谕的内容。

    昨天解决了那天空异象的佛光,竟然是隔壁寺庙的小和尚释放出来的!

    虽然大神官早已知道,那个心正和尚很强。

    但这也强的太离谱了吧!

    而昨天灵明寺的心正和尚,做出了如此大的贡献。

    神明大人为了表示感谢与敬意,拿出一公顷的土地来,作为礼物送给灵明寺。

    一公顷的土地,不说市价——

    这是明治神宫的一部分,是未来扩建维修的可能性,正常来讲,是不可能出售的。

    现在要赠送出去,自然要大神官亲自带着地契跑一趟。

    灵明寺虽说就在明治神宫隔壁,距离却也不近,顺着道路走,起码有一公里的路程。

    以前这种路程,大神官会走到气喘吁吁。

    现在,自从修炼了神明大人赐下的白石普度功。

    他几乎返老还童,身体比起一些久坐的年轻神官还好上许多,感觉自己能一拳打倒一个泰森,自然不在话下。

    走到灵明寺的入口处,大神官不由愣住了。

    只见原本没有任何标志的羊肠小道路口,此刻已经被拓宽到了二十米的宽度,原地立着一个高大的山门!

    一个山门死物而已,竟然带给了大神官一种独特的敬畏感,呼吸都为之一滞!

    这是什么情况?

    要知道,明治神宫的大鸟居,便是用千余年的桧树妖王躯干打造,却远远不如面前的灵明寺山门,带给大神官的压迫感更足!

    这是因为什么?

    大神官不敢细思。

    话说回来,灵明寺山门如此显眼,每一个走过山门的香客,都冥冥中有所感受,主动压低了声音……

    此前却没有听说过,大概是昨晚一晚上的时间,建造好的?

    妖怪们的建造速度可真快啊。

    大神官知道一些内幕,不由在心中感慨了一下心正和尚的手段。

    随后,他跟着人群走向灵明寺,一步踏过空门——

    大神官此时才知道,为什么人群走过山门时,会压低声音了。

    踩在开光的青石砖路上,就仿佛踏过了两个世界的边界线。

    从喧嚣的世俗中,一步踏入沉静的红尘外。

    身心都获得了洗礼,使人不由自主的压低声音,生怕惊扰了这沉静。

    这种特殊的感觉,同样是明治神宫的大鸟居,所做不到的!

    心正和尚究竟在山门上下了多少血本?

    大神官不由惊骇的回头看了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山门好像也在看着他。

    背后生寒,大神官摇了摇头,跟着人群走向灵明寺。

    灵明寺今天的香客格外的多,走在小路上,大神官甚至有一种拥挤的感觉——

    这简直比明治神宫还要夸张。

    这一点,大神官倒不是很惊讶。

    一是灵明寺的道路本身没有明治神宫宽敞,自然显得拥挤,更加凸显人气的旺盛。

    二是,昨天的事情是灵明寺的“白石圣僧”解决的,这个传闻已经流传了出去。

    昨天受到了惊吓的人们,想要寻求心灵上的安宁。

    自然会因为种种传闻,前往灵明寺来拜佛上香。

    事实上,目前还不是灵明寺人气的最高峰。

    等到过几天的新年时期——

    那个时候,事情已经传播开来,加上新年组团去神社、寺庙供奉是日本的习俗……

    灵明寺真正有可能达到人气的巅峰!

    不过,大神官并不会因此感到嫉妒之类的情绪。

    且不说他早已过了与人争锋的年纪。

    单说这件事情,对于明治神宫其实并没有任何影响。

    一寺一社,就在隔壁。

    来灵明寺供奉完的民众,基本都会去一趟明治神宫,反正供奉又不需要花什么钱。

    神佛同拜在日本也是很普遍的事情了。

    这并不会影响明治神宫的香火。

    思考着这些,大神官走进灵明寺。

    看到佛前,一个老和尚坐在那里,笑着看一个光头和尚接待香客,脸上的皱纹都挤成了一团。

    他是灵明寺的老住持。

    大神官认识他的时候,两人都还年轻。

    甚至还为了巫女争风吃醋过,说起来也有些可笑,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现在,自己成了大神官。

    白石也重建了自己的灵明寺,香火逐渐旺盛。

    一转眼,自己是见习神官的时候,都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想到这些,大神官哑然失笑。

    老住持看到了大神官,怔了怔。

    旋即走出佛堂,来到寺院的树下,有些惊讶的说道。

    “宫野,你现在都是大神官了,怎么有时间来灵明寺?,有什么事情吗?”

    “怎么?不欢迎我?神佛不两立?”

    宫野大神官眨了眨眼,打趣道。

    这如果让神宫的那些小辈们看见,一定会跌掉大牙。

    往日的大神官,可是永远保持严肃与威严的一位老者。

    哪怕托人买痔疮膏,神色都毫不改变,令人佩服。

    听到这句话,老住持笑了。

    “多少年了,还拿这句话打趣。对了,你的外表……”

    不出宫野大神官所料。

    老住持说话不超过两句,就提到了他的外表。

    宫野大神官得意的笑了笑。

    “嘿嘿,这可是我家神明大人赐于我的神功特效!”

    “我只是修炼了月余时间,便成功返老还童,不仅肌肤变得柔嫩、年轻,回到了二十余岁的年轻状态,就连力量,也超越了巅峰,堪比古老的武僧!”

    “就是这头发还是白的,估计要等新头发长出来,才能重新拥有黑发……”

    “白石,我大概是不会死了。”

    “按照神明大人的说法,我将拥有堪比妖怪的万年寿命。而且还能不断的变强……”

    “想到曾经认识的朋友老去,我却独自存活万年……有些寂寞啊……”

    宫野大神官叹息着。

    老住持听他在这唏嘘,怔了怔。

    这功效,怎么有些耳熟?

    “宫野,鬼神大人赐给你的神功,名字难道叫……白石普度功?”

    “你怎么知道的?”

    宫野大神官表情一变。

    为什么老住持会知道神明赐给他的功法名字?

    而且,早在获得这个功法的时候,他就有些疑惑——

    为什么功法内容是《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为什么名字叫“白石”……

    他心中早有疑惑。

    此时,被老住持一点,立即触动了心神。

    老住持笑了。

    也不言语,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什么,我猜的。”

    “你是要找心正的吧?他正在藏经阁,你都变年轻了,自己去就行了,我就不带路了。”

    “好了,我回去帮忙接待香客了。”

    老住持笑着摆摆手,重新往大殿佛堂走去。

    宫野大神官看着他的背影,憋闷了一下,不由苦笑。

    这老家伙。

    故弄玄虚的功力一点都没减少。

    话说回来……按照白石的表情与说法。

    难道,神明大人赐给自己的《白石普度功》,真的是灵明寺的那个心正和尚研究出来的?

    “……”

    不能深思。

    宫野大神官摇了摇头,顺着路,走向藏经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