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京当和尚 > 第二百一十章?佛说:扮猪吃老虎
    这七个已经释放出来的妖术,与北海道的两个妖术类似。

    都是相当基础、简单的妖术。

    例如释放一道火矢、一道妖雷、一道冰刺……

    除去妖怪们的妖术本来就不及神明的神术华丽,没有那么多特效的原因。

    这种基础的妖术,在能量转化的效率上是最高的,可以有效吸收弥散的妖气,转化为更大威力的妖术。

    但是,当量变形成质变,这些普通的妖术却产生了化形般的效果。

    它们化作一个个能量化身,获得了些许简单的神智。

    由雷电形成的蟒蛇、火焰汇聚成的烈鸟、喷吐着冰霜的三文鱼……

    它们汇聚在空中,却没有直接落下。

    反而一个个带着凶煞的气息,遥遥的“望”向高空中,脚踩法力白莲的白石秀。

    被这些化形妖术注视,白石秀并没有恐惧,反而有些好奇。

    上次在北海道的时候,白石秀就颇为好奇——单纯的妖力,不夹杂任何信仰之力、灵魂之力等力量。

    仅仅因为力量堆砌的太多,就可以诞生出生灵吗?

    那么,这种从术法衍化出的能量化身,是否可以如普通的妖怪一样,生存下去?

    是否可以学习、思考?是否可以交流?

    它们是否可以修炼?

    究竟是只拥有生灵形态的法术,还是真正的能量生灵?

    危机关头,白石秀心头却没有什么战斗的紧迫感,脑海中反而升起了十万个为什么。

    大概就是因为平时积累了太多的疑惑,所以白石秀才能在研究上突飞猛进。

    白石秀的思考只花费了一刹那的时间。

    或许是刚刚的大光明掌,中断了这些妖术汲取能量的过程。

    使得这些刚刚诞生的能量化身,那懵懂的神智中,对白石秀充满了憎恨。

    它们竟然放弃了对下方的城市进行破坏。

    反而化作一道道雷霆烈焰,几乎形成了一条条光线,直接冲向了白石秀!

    看到这一幕,白石秀笑了。

    如果这些妖术四散开来攻击城市,他想要将其完全解决,会多费一番手脚。

    现在则简单很多,只需要接下这些妖术的攻击,再用法力将余波消弭。

    便可以彻底抹去这些妖力的影响。

    事情变得简单了很多。

    看来,这些化形妖术智商可能真的不高。

    威胁性远不如一名相同妖力的妖王,释放全部妖力的一击。

    不过这种蠢蠢的智商,令白石秀心里一动。

    等到解决了这次事件,可以尝试打造一个类似的法力化形体,然后进行各方面的研究与测试……

    现在,白石秀则抬起手掌,第二式掌法开始汇聚。

    瞬息间,便汇聚出了两万单位法力的三十倍佛缘掌!

    只用了眨眼的时间!

    这便是白石秀最新的研究成果——超速蓄力。

    上次在北海道解决两个妖力导弹后,白石秀发现自己的三十倍佛缘掌有缺陷——蓄力太慢。

    两万单位需要蓄力三十秒,约等于每秒蓄力666.666单位。

    这在战斗中,显然是不合理的。

    会给敌人太多的反应时间。

    因此,在研究百倍佛缘掌前,白石秀首先改进了三十倍佛缘掌的蓄力速度。

    花了四天时间,将蓄力速度提升了一百倍。

    也就是说,现在每秒可以积蓄六万六千多单位的法力。

    以白石秀现在的速度,可以做到瞬间一掌将体内的全部法力打空。

    这一招,立即派上了用场。

    七个化形妖术,从诞生到攻击,中间花费的时间不超过一秒。

    理论上没有给白石秀任何汇聚法力的时间。

    但是,现在的白石秀,更快!

    掌中带着两万单位的法力,通过一层层的术阵释放出三十倍的威力,威力超过六十万单位,迎着七道光线拍了出去。

    光,只有光。

    说不清是乌云被驱散后、洒落在地面的阳光。

    还是白石秀掌中所绽放的无量佛光。

    在这光芒中,地面上只有少许没有被大光明掌影响的神明,看到了七个化形妖术无声无息的消融。

    似乎是结束了。

    笼罩在东京都上空,乌云般的妖气与威力恐怖的妖术,在白石秀出现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先后消融消失。

    明治神宫,明治鬼神站在神宫顶端,遥遥看着踩着白莲一步步从空中落下,返回地面的白石秀,眼神中的情绪复杂难辨。

    这就是圣僧吗?

    如此轻松的解决了这种能灭城的危机……

    不可思议,却又在意料之中呢。

    解决了七枚妖力导弹,白石秀缓缓的从空中落下——

    返回地面的速度,要比飞上去的时候慢很多。

    毕竟,飞行的时候可以通过不断的踩踏白莲进行加速,落下的时候,却不能这样加速,以免踩伤灵明寺瘫了一地的香客。

    事实上,虽然白石秀及时的解决了妖力导弹,却并不代表,它没有造成任何负面影响。

    如此可怖的妖力,哪怕距离五千米,也足以令地面上的人们恐慌不安,四肢酸软,瘫倒在地。

    这样虽然不会引起踩踏事件。

    但是在街道上,却引发了太多车祸……

    在这一例例的车祸中,受伤、甚至死亡的民众恐怕都不在少数。

    白石秀心痛之余,只觉得手脚冰凉。

    能够毫无心理负担的释放这种危险武器的黄泉,真可怕。

    这种可怕的恐怖分子,必须尽快送去我佛那里。

    白石秀虽然很想尽快行动。

    但是,条件不允许。

    黄泉的魂体是割裂的,一个个可以称之为分身,又算是本体的魂体,分散在东京都的各个角落,看管着封印阵法的节点。

    白石秀虽然有分念的能力,却没有分身之术。

    虽然可以标记黄泉的两百一十个魂体……

    但是,黄泉的魂体数量已经近千了!

    白石秀标记其中两百一十个,如果强行突袭,那么黄泉魂体间的特殊联系,会直接让它反应过来。

    其它魂体会直接四散逃离,甚至直接遁入未知之境。

    到时候会让黄泉逃了,说不定还会继续布置下一次阴谋,如小强一般,生命力既顽强,又恶心。

    白石秀绝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所以,白石秀在等。

    等一个缘分,等一个机会。

    等到黄泉大部分魂体汇聚在一起,成为最初“百鬼”的时候,将其一网打尽!

    应该不会等太久。

    黄泉连续两次袭击,都是为了消耗白石秀的法力。

    白石秀特地当着它的面,解决妖力导弹的时候,耗空了大半的法力,体内只剩下了两千余单位的法力。

    哪怕施展三十倍佛缘掌,也只是六万多单位的一击。

    如此空虚、弱小的时候,是相当罕见的。

    黄泉想要启动东京都的封印,就必须抓住白石秀虚弱的机会,稍稍拖延,便可能失去这个良机!

    “佛说:示敌以弱,扮猪吃老虎。”

    白石秀面色不动,心中却想起了我佛的教诲。

    这叫战术。

    抱着这种示敌以弱的想法,白石秀踩着莲花从空中落下,返回灵明寺。

    灵明寺里面的香客信徒,在白石秀落下的时候,视觉效果就已经恢复了。

    同时,在大光明掌的影响下,内心的惶恐稍稍被安抚了些许,手脚虽然酸软无力,起码勉强可以站起来,而不是毫无形象的瘫坐在地。

    他们看到澄净湛蓝的天空,再没有了刚刚的乌黑妖云。

    一个个绽放出了内心最真实的笑容。

    “一定是圣僧解决了刚刚的黑云!”

    “那闪瞎眼睛的佛光,一定是圣僧的佛迹!”

    “嗯,虽然闪瞎了我的眼睛,但是却安抚了我的内心,现在我已经完全感觉不到恐惧,内心充满了力量!”

    “圣僧牛逼!!”

    “怎么整天只会这一句?没文化,跟我学:白石圣僧,无量光,无量寿,四十八愿为度众,慈悲心量不思议,极乐世界妙难说……”

    “你这不是赞颂阿弥陀佛的话吗?”

    “用来赞颂白石活佛也不差啊!”

    “emmm……圣僧牛逼!!(破音)”

    香客信徒们正议论纷纷时,白石秀从天空中落下。

    只见他足踏白莲,身披亮白佛衣,面容俊美高洁,带着温柔慈悲的笑容。

    虽然板寸头稍微破坏了一些画风,但是却并不影响人们对这一幕的感官。

    一个个欢呼声响起,伴随着此起彼伏的赞颂。

    灵明寺大殿佛前,同样心有余悸的老住持。

    看到这一幕,不由笑了,脸上的褶子堆在了一起。

    心正是他从小培养起来的小和尚,有了今天这般成就,着实令他心中欢喜。

    只是……

    话说回来,心正踩着白莲冲上天空的时候,似乎穿的不是这一身吧?

    白石秀的笑容温柔,却不自然。

    虽然被香客信徒们真心实意的称颂,白石秀心里也很开心。

    就像帮助了他人,得到了对方真心实意的感谢,会令人心中温暖,念头通达。

    但是,白石秀没穿衣服。

    嗯,是真的没穿。

    七个九万单位的妖术,总威力达到了六十三万单位……

    虽然在白石秀的六十万威力面前,被轻松击溃,消融。

    但是,它们卷起的呼啸狂风,犹如一刀刀切割的风刃,单单是余波,便将白石秀的衣服撕扯成粉碎。

    那一身没有开过光的普通衣服,根本经受不起这种战斗……

    还好有无尽的佛光在,白石秀不用担心暴露的事情。

    在那佛光中,白石秀快速用制作法力白莲的法力特效手段,为自己制作了一身的亮白色僧衣,披在了身上。

    最后,安然返回。

    因此,现在白石秀看上去身披亮白僧袍,其实什么都没有穿。

    此刻,看着面前的香客们,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白石秀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有些领悟。

    世间生灵皆被表象迷惑,唯有看破表象虚妄,才能洞见真实。

    嗯,等下就给衣服开光吧,千万别再出这种窘事了。

    ……

    就在白石秀以为,没有任何人看到佛光内部情景的时候……

    事实上,白石秀施展三十倍佛缘掌的时候,也确实没有任何人能透过佛光,看到其中的景象。

    哪怕明治鬼神祂们也不拥有这般力量。

    但凡事总有一个例外。

    身着华贵和服,头戴日冕金冠的女子,站在神社的上空,看着那遍洒天地的无量佛光,眼中带着些许震撼。

    世间竟有这般强大的僧侣?

    想到这,她遥遥望去,洞穿了佛光,看到了佛光内部发生的一切。

    看到了板寸头的少年挥掌,妖力消散的那一幕。

    “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