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京当和尚 > 第二百零二章?送入藏经阁十年
    红脸猕猴品尝着梦寐以求的松子。

    无需敲开,它尖锐的牙齿直接啃破了松子的外壳,品尝到了清脆爽口的果实,咀嚼间,松子的果肉释放出盈满口腔的妖气,这对于人类来说是毒药,对于妖怪来说,却是极致的体验。

    但是,品尝着这至高妖王所诞下的松子,红脸猕猴却没有任何喜悦。

    大概等到吃完这几颗松子,就会被消灭了吧。

    这断头饭,吃得着实不香甜。

    对于这种结局,红脸猕猴充满了绝望,但是又难以辩驳。

    毕竟,它当年杀死的不是普通人类,而是神官!

    是一位守护人类的超凡者,是神明的侍者!

    哪怕其中经历再曲折,所造成的结果摆在这里。

    松树妖王如果要投奔人类的话,自己这种杀过神官的妖怪,自然是不可能活着的……

    红脸猕猴吞咽下最后一口松子。

    就在这时,它看到了牛头身边,忽然出现了一个人类——

    那是一个留着板寸头的和尚,身穿与牛头相似的僧袍,直接凭空出现,仿佛原本就站在那里!

    这种出现的方式,令红脸猕猴心中一颤。

    它看到牛头向那个和尚深深鞠躬。

    “圣僧,这就是那只猕猴。”

    “上川神社的典籍记载,它杀死了一名无辜游客,捉走了其孩子,遭遇神官后,杀死了一名神官后重伤逃走,下落不明……”

    “但是根据它的辩解,它并没有杀死当初的游客,捕捉孩子也是为了拯救他,杀死神官也是被追杀很久后,被迫反击……”

    “牛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请您决断了。”

    听到牛头的话,和尚沉默了一会儿。

    他那对明亮的眸子似乎带着神秘的力量,看透了红脸猕猴浑身上下,看穿了红脸猕猴的内心与一切。

    令红脸猕猴颤抖的匍匐在了地上,垂下了头。

    它完了。

    最终的判决,竟然是由一位人类来决定的,由人类决定妖怪是否做错了,不是很可笑吗?

    这个看上去就很年轻,很稚嫩的和尚,绝对不会放过自己吧。

    红脸猕猴这样想着,忽然感觉到,一个温暖柔软的手掌,落在了自己的头顶。

    它颤抖了一下,已经准备好走向死亡了。

    好歹在死前,品尝到了九千年妖王的松子,也算不留遗憾了……

    下一刻,那手掌轻轻拍了拍。

    它便听到了那如天籁般悦耳的柔和佛音。

    “起来吧,继续登记,在东京都生活的话,一个身份证是必不可少的。”

    红脸猕猴猛然抬起头,错愕的看向这个面带柔和笑意的和尚。

    在东京都生活需要身份证……那前提是需要活着。

    按照和尚话中潜藏的意思,红脸猕猴错愕道。

    “您,您不杀我?”

    这句话出口,红脸猕猴便恨不得一巴掌打烂自己的嘴。

    废什么话!

    虽然红脸猕猴很疑惑,明明自己杀死了一个人类神官,这个和尚却放过了自己……

    可是既然好不容易活下来了,就没必要继续多嘴。

    万一和尚改变主意,又顺手把自己超度了呢?那自己岂不是死于话多?

    好在面前的和尚并没有介意这个,而是笑了笑,竟然真的回答了它的问题。

    言语间带着特有的诚恳与坦然。

    “自然不会。”

    “按照施主所说,你并没有杀死孩子的父亲,捉住孩子也是为了拯救他,是神官看到且误会了你,进行了攻击。”

    “这种情况下,你被迫反击,杀害了那名神官……无论是防卫过当,还是正当防卫,你都是为了自保。”

    “错误与过失,在于那名神官,并不在你。”

    “更何况,你自保杀害了神官的同时,也成功救下了那个孩子……不然,他有可能会昏倒冻死在风雪之中。”

    “小僧并非愚昧之人,虽然希望各位妖怪不要伤人……同时,也不希望无辜的妖怪受到人类的伤害。”

    “总不能要求妖怪在面临无理的攻击时,必须引颈受戮吧?”

    “多谢圣僧理解!!”

    听到面前这位和尚的话。

    一种名为感动的情绪,在红脸猕猴心中升起。

    这就是被理解的感觉吗?

    它当年出于好心,出手拯救了那个孩子,却引火烧身。

    这令它憋闷了许久,认为自己是疯了、吃饱了撑了——

    事实上,其它的妖怪朋友也是这么认为的。

    却没想到,是面前这个人类和尚理解了自己,放过了自己一条生路……

    感动之余,红脸猕猴完全不想去问,这个和尚是如何判断自己说的是真话的。

    多嘴一次,绝不能多嘴两次。

    正当红脸猕猴心情放松,觉得劫后余生的时候。

    和尚的下一句话,又令它的心情,猛的提了起来。

    “不过,虽然是为了自保,你同样杀害了那位神官——对方虽然也有所失误,但初衷与目的都是好的,是个好人。”

    “杀害对方,使你沾染了些许罪孽,背负了一些因果……”

    “例如,如果你出现在城市中,必然会遭遇神官、和尚甚至神明再次攻击。”

    和尚的话,令红脸猕猴心中发紧。

    它忍不住开口说道。

    “那,那小妖不去人类的城市了,就这样待在北海道,在大雪山里生活就行了……东京都什么的不适合小妖!”

    “圣僧放心,小妖绝对好好过日子,绝不踏足人类的领地,绝不会再伤害人类了!”

    听到红脸猕猴的话,和尚却笑着摇头。

    “不必如此,小僧愿意帮施主化解这段罪孽与因果。”

    “这样吧,灵明寺的藏经阁,还有几天就要建造完成了。”

    “等到藏经阁建造完成后,施主在阁内打理十年的卫生,保养经文,平时听经洗礼身心,算是洗去罪孽。”

    “神官、神明方面,小僧会帮施主解释。”

    “……”

    能拒绝吗?

    看着面前带着温和笑意的和尚,红脸猕猴不假思索的土下座式跪倒在地。

    “多谢圣僧!”

    十年而已,虽然红脸猕猴只活了百年,觉得十年有些漫长……

    但是对于寿命达万年的妖怪来说,十年并不算什么!

    十年之后,就不用再担惊受怕,不用再担心因为当年杀害过一名神官,而被神明发现后击杀!

    想到这里,红脸猕猴更是感动不已。

    看着和尚重新吩咐了一下牛头,转身离开的背影。

    红脸猕猴本来对东京都毫无感觉,一点都不想去,只是被迫前往,现在却对东京都升起了一丝期待。

    这样一位温柔善良,哪怕面对妖怪也能明察秋毫,而不是带着有色眼镜的高僧……

    不愧是圣僧!

    这样的圣僧,他所在的寺庙,氛围也一定非常独特!

    想到这,红脸猕猴甚至主动看向一旁的牛头。

    “大哥,还有什么要问的,问吧,小妖一定知无不言!”

    看着这只红脸猕猴,牛头脸上带着笑容,心中满是好感。

    圣僧既然放过了它,说明它说的都是真的。

    会主动救人的妖怪,按照圣僧的性格,以后一定会获得重用,也就是说……

    这只红脸猕猴未来的路,走宽了!

    俺老牛就喜欢这样路宽的妖。

    “好的老弟,下一项,你修行了多少年?根据你修行年份、所拥有力量的不同,实力可以分为多个等级……”

    “实力分级?”

    “是的,这是身份证新加的一项,是我们来到北海道这里的时候,圣僧让我们临时增加的。”

    “顺便一提,按照圣僧的计算方式,牛头我体内有四百八十七单位的妖力,属于超大妖,再进一步就是妖王!”

    “哇,大哥牛逼!”

    “嗯?”

    ……

    白石秀处理完红脸猕猴的事情,穿过一个个妖怪,来到了松树妖王身边。

    见到白石秀走过来,松树妖王面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

    它修行了九千八百多年,虽然被面前这个和尚十几年就赶超了,但好歹还是拥有一定力量的。

    刚刚,松树妖王远远地看到了红脸猕猴那里发生的一切。

    这一件事,令它不由想到了先前,它询问白石秀“如果有妖怪杀过人该怎么办”的时候,所得到的回答——

    “从原则上来讲,杀过人的妖怪,便沾染了罪孽,不必多说,直接上路去我佛面前听经就行了。”

    “但是,最近这段时间,小僧习念经文略有所感。”

    “因此一些沾染罪孽比较少的妖怪,小僧也有自信帮助其化解了。”

    “何为沾染罪孽比较少的呢?”

    “其一:正当防卫。”

    “小僧希望妖怪不伤人,并非强行要它们面对人类的攻击时引颈受戮。”

    “只要不是做了恶事,如果仅仅是一场误会,被攻击时被迫反杀,小僧并不会直接送这种妖怪上路。”

    “其二:出手救人。”

    “如果伤人为救人,例如一个人类强盗准备杀害一个无辜民众的时候,妖怪出手相救,杀死了强盗……”

    “小僧也能帮其化解罪孽……”

    “其三……”

    当时,白石秀侃侃而谈。

    显然内心早就已经想过很多遍,并不是面对松树妖王的问题时,临时编造的。

    听完白石秀的话,松树妖王觉得。

    如果心正法师真的能做到这些,那么也称得上对妖怪与人类一视同仁了。

    他也就不算是满口高大上的理想,口口声声希望人类与妖怪和谐共处,实际上,却是让妖怪以更低的地位融入人类社会,行卑劣之事了。

    如果是后者,松树妖王虽然仍然会遵守诺言,去白石秀的寺庙当山门,希望给女儿找个好些的靠山。

    但是在内心中却会一直留有愧疚与痛苦。

    它是背叛者。

    可是,如果心正法师真的可以做到对妖怪与人类一视同仁,公平处理。

    那么松树妖王就不算是背叛,而是帮助人类与妖怪和谐共处,相当于为妖怪寻找一个新的未来道路……

    一个与人类共存的未来。

    这样虽然不能让妖怪重新站在世界之巅。

    但是,或许更能保护妖怪的延续。

    不然……

    如果这位心正法师,把妖怪真正当成必须要消灭的敌人的话,妖怪一旦失败,迎来的就是灭亡!

    想到这,松树妖王似乎是随口对白石秀问道。

    “对了,心正法师,您是如何判断红脸猕猴没有撒谎的?”

    “判断吗?”

    听到松树妖王的问题,白石秀坦然道。

    “这很简单。”

    “虽然小僧还没有研究出可以检测谎言的术法,也没有觉醒他心通……”

    “但是,刚刚小僧用天眼通,细细的观察了一下红脸猕猴的体内。”

    “小僧研究了这么久,已经对妖怪的妖气性质相当了解。”

    “红脸猕猴的妖气中并不含有怨气等特殊的负能量,代表其不曾用哪怕动物的魂魄修行过。”

    “在这种情况下,红脸猕猴的话,与上川神社的记载,就有些问题了。”

    “一个不需要魂魄进行修行的妖怪,为什么要袭击人类?”

    “这是没有道理的,说明它的话语,有一定真实性,有可能是为了拯救孩子。”

    “其次,红脸猕猴确实是被迫反击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根据记载,当时的神官是为了追踪另一个妖怪,所以随身携带了神明赐予的封禁神符,专门针对妖怪的遁地与飞天能力。”

    “它恰好撞上了,被封禁了逃离能力,只能死战。”

    听到白石秀的话。

    松树妖王听出了一些问题。

    它不由开口问道。

    “但是,心正法师,这并无法完全确定,这只红脸猕猴没有撒谎吧?”

    “虽然它不用魂魄修行,但是如果它袭击人类,单纯为了饱腹呢?”

    听到松树妖王的话。

    白石秀笑着摇了摇头。

    “有说真话的可能性,就足够了。”

    “就像前段时间,东京都妖盟的那些妖怪,最后没有上路的那一部分,小僧当初也无法确定,它们是否真的没有杀害过人类……”

    “但是,只要将它们看管在身边,不让它们有继续伤人的机会。”

    “小僧相信,等到以后领悟了他心通、宿命通……”

    “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听到白石秀说出自己的想法。

    松树妖王的心中,不由微微触动。

    掌握至强的力量,明明可以随意超度每一只妖怪,却没有因此滥杀,而是保持了自身的底线……

    如果说松树妖王先前是敬畏白石秀的力量。

    那么现在,真的有些尊敬这一位年幼的心正和尚了。

    它愿意称他一句,圣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