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京当和尚 > 第二百零一章?小妖是冤枉的啊!
    被松树妖王的松子吸引,一个个妖怪向旭岳汇聚。

    其实也不算引诱,北海道至强的松树妖王召集妖怪,不可能有不长眼的妖怪拒绝。

    松子什么的,更像是一种馈赠。

    锦蛇还要去通知别的小妖,并没有带路。

    红脸猕猴与它告别,按照锦蛇的指引,来到了位于旭岳的北海道妖怪聚集地。

    事实上,红脸猕猴比较年轻,并没有来过几次松树妖王的领地,因此颇有些忐忑不安的情绪。

    当它进入山岳内,穿过厚厚的山体抵达内部,惊讶的发现,里面竟然站满了各式各样的妖怪!

    鱼、鼠、蛇、蚁、猿、熊、猪、树、草等动植物觉醒灵智,所化的妖怪。

    伞、灯、木鱼、剑、各式武器工具被附着了魂魄,日日夜夜吸收天地精华或怨念所形成的妖怪,又名付丧神。

    山中回响、幽绿鬼火等自然现象化作的妖怪……

    只见这些本体不一的各色妖怪,此时全都聚集在这山岳之内,实在是罕见的奇景!

    这里恐怕聚集了北海道大半的妖怪,这就是至高妖王的号召力吗?

    红脸猕猴挠了挠头。

    话说回来,松树妖王召集群妖,说是有大事情要宣布……

    宣布什么事情?

    正当红脸猕猴不知道要往哪里走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古怪的牛头妖怪走了过来。

    它脖子以上的部分都很正常,是一头憨厚普通的大黑牛头,只是稍稍与野牛相似,没有妖牛那种蛮横与凶狠的感觉。

    但是它脖子以下的部分,就很有问题了。

    完全如人类一般不说,身上竟然穿着一身灰色僧袍,脖子上挂着一圈巨大的佛珠,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似的东西,胸前还挂着一个什么牌子……

    【东京都妖怪户口登记员】

    【姓名:牛头】

    光是这一个牛头妖怪的存在,就令红脸猕猴充满了吐槽的欲望。

    为什么一个妖怪会穿着僧袍,戴着佛珠?这是什么毛病?周围其它的妖都看不到吗?

    东京都妖怪户口登记员?这又是什么?

    妖怪什么时候需要上户口了?那不是人类的内部规则吗?

    而且这里是北海道,为什么会是东京都的妖怪户口登记员?

    心中满满的疑惑,没等红脸猕猴说出来,牛头便走到了它的面前。

    “新来的妖怪?嗯,按照圣僧的吩咐,既然响应了松树妖王的号召而来,先给你三枚松子,好好享用吧。”

    “……谢谢大妖。”

    看到牛头妖怪伸出的手掌中,三颗核桃大小的松子。

    根据其散发的妖力判断,是松树妖王的松子无疑。

    这是锦蛇说的,松树妖王的馈赠。

    红脸猕猴没理由拒绝,也不想拒绝,伸手接过了这三枚松子,揣在怀里。

    想要等到回去之后再慢慢品味。

    身为妖王的果实,直接吃是最浪费最奢侈的行为。

    配合各种秘法,甚至最简单的泡酒,都能额外发挥一些效力,满足口舌之欲。

    看到红脸猕猴的动作,牛头友善的提醒了一下。

    “最好现在吃,再过一段时间,可能你就没机会吃了。”

    “什么意思?”

    红脸猕猴怔了怔,完全搞不懂面前牛头的意思。

    不过,既然松树妖王的松子,是牛头负责发放的,那么它显然是松树妖王的下属妖怪。

    红脸猕猴态度恭敬的问道。

    “牛头大妖,松树妖王召唤我们过来,有什么要吩咐的,您知道吗?”

    “而且您这是……”

    听到红脸猕猴的问题。

    牛头并没有什么身为几百年大妖的高傲,而是相当和善的笑了起来。

    虽然一个牛头露出笑容略显狰狞,但是对妖怪来说已经习以为常,甚至还觉得挺好看。

    “松树妖王想要过两天搬去东京都,打算带着北海道的妖怪们一起,这是召集你们过来的原因。”

    “不过,东京都的规则与北海道有些不太一样,妖怪们只需要登记一下身份信息,就可以不必躲躲藏藏,不会受到神官、和尚等人类超凡者,甚至神明的攻击。”

    “至于牛头我,是东京都妖怪联盟的一员,前来帮助各位提前登陆身份信息,方便在东京都生活。”

    “嗯……本来我是在寺庙就职的,但是北海道的妖怪有些多,登记身份信息需要的妖手有点不足,圣僧就把我也带来了……”

    说到这,牛头脸上满是崇敬的神情。

    圣僧真是无所不能。

    他的神足不仅可以自己超远距离瞬移,还能带着其他生物一起瞬移。

    使得东京都妖盟的妖怪们,只花了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便从东京都抵达了北海道……

    这种速度与效率,除了圣僧,恐怕没人能做到。

    而面前的红脸猕猴,错愕的张着嘴,听着牛头的话。

    “纳尼?”

    牛头的话,它大部分是能听懂的。

    但是其中所蕴含的意思,无法理解。

    为什么松树妖王要搬走?还要带着北海道的妖怪一起?东京都这是什么规则?妖怪户口?不会被神官和尚攻击……

    嗯?

    为什么听起来这么像东京都的妖怪接受了人类的管制,被人类当成了己方妖怪,所以才不会受到攻击……

    也就是说,松树妖王要背叛妖族,还要带着全北海道的妖怪一起?

    红脸猕猴懵了。

    不过,牛头并不管它的状态如何。

    翻开了手中的本子,按照上面对应的项目,开始进行审查——

    并不是说,所有的妖怪都能成功前往东京都的。

    根据牛头对于圣僧的了解,以及对于圣僧安排的理解,只有一部分妖怪可以成功抵达东京都……

    至于其它的妖怪,可能会抵达别的地方。

    首先是第一项:是否使用过魂魄进行修炼?

    这一项审查,不需要提问。

    根据圣僧的话来说,他跟松树妖王交流研究了一下,发现妖怪的修炼方式有许多种。

    其中,如果使用魂魄进行修炼,无论是动物的魂魄、亦或者妖怪、人类的魂魄,妖气中都会沾染些许怨气。

    动物的怨气最小、人类其次、妖怪最高。

    圣僧为此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开发了一个小术法,可以检测妖气中的怨气浓度。

    虽然牛头没听懂法术原理,但是好歹学会了这种术法。

    此时释放出来,牛眸中浮现一缕白光。

    妖气中不夹杂任何怨气,看来未曾吞噬过妖怪的魂魄。

    牛头在第一项写下了十分。

    满分十分,低于三分代表妖气中怨气浓度百分比极高,不是普通的动物魂魄能积累出来的。

    可能使用过人类甚至妖怪的魂魄修炼,是上路标准。

    然后是第二项,特殊审查。

    牛头开口问道。

    “你的名字?常住地?有没有杀过人?”

    听到这个问题,红脸猕猴心头一紧。

    它已经回过了神来,将松树妖王与搬去东京都的问题,抛在了脑后……

    它只是一个修为百年的小妖而已,这些都不是它用得着考虑的问题。

    抗议拒绝,那都是几千年的妖王的专利,在北海道至强的松树妖王面前,它这种小妖怪,只需要听从命令就行了。

    搬就搬呗,跟居住地比起来,肯定是小命更重要。

    希望东京都有温泉,它最爱泡温泉了。

    但是,此刻听到牛头的问题,红脸猕猴头顶猛然察觉到了危险。

    它是杀过人的妖怪!

    当年被神官追杀,红脸猕猴难以脱身,只能被迫迎战,在艰难的战斗中反杀了对方,险些自己也葬送了性命。

    这对普通的妖怪来说,肯定是没问题的。

    它们甚至会觉得,红脸猕猴正面击杀了神官,还成功逃生,是个好妖!

    但是……

    根据红脸猕猴的判断,松树妖王要去东京都投奔人类了!

    这种情况下,问出有没有杀过人这种问题……

    显然是有所目的的。

    如果杀过人,就会被松树妖王当成投奔的功绩,赠送给人类?

    可恶,该死,堂堂九千年的妖王竟然如此卑劣?

    这一刻,红脸猕猴终于明白了刚刚牛头为什么会说:“最好现在吃,过会儿可能就没机会吃了……”

    死了当然就没机会吃了。

    红脸猕猴心中念头急转,匆忙开口道。

    “名字就叫红脸猕猴,没杀……”

    然而,它话音未落,便看到面前的牛头拿着一个手机,刷了几下,抬起头。

    眼神稍稍有些复杂的看着它。

    “你杀过啊。”

    “根据上川神社记载,二十年前的赤岳山下,暴风雪中曾有一只红脸猕猴捉住了一个人类孩童,准备返回自己的巢穴……”

    “随后被两名追踪妖怪痕迹的神官发现。”

    “一名神官救下孩子,另外一名神官追杀红脸猕猴,却在十几里外詹斯,被红脸猕猴击杀……”

    “后来寻找到神官尸体所在后,神官的亡灵称,红脸猕猴重伤逃走,面部留下灼烧伤痕……”

    “那个红脸猕猴,应该就是你吧。”

    牛头说出的这段信息,来自上川神社的记载。

    就像上次审查东京都妖盟的妖怪相似。

    这次为了给北海道的群妖记录户口,圣僧通过诸如大国主神这些神明,得到了北海道当地神社,关于妖怪的全部记载。

    并将它们统计成了一个文档,方便查阅,分派给了牛头这些户口登记员们,算是留作参考。

    在这份资料上,牛头看到了红脸猕猴的案底。

    看着这个脸上带着灼烧伤痕的红脸猕猴,牛头叹了口气,想到了曾经东京都妖盟那些被自己一个电话坑杀的前同伴。

    拍了拍红脸猕猴的肩膀。

    “吃吧,最后一顿了,路上就没得吃了。”

    “危!”

    红脸猕猴头顶闪过一个字。

    最后一顿?

    果然跟它猜想的一样,只要是杀过人的妖怪,都不可能跟着松树妖王一起去东京都!

    想到自己只活了短短百年时光,就要被葬送在这里……

    红脸猕猴内心憋闷,委屈,愤怒。

    直接抓住了牛头的手——

    跪了下来。

    且不说面前这位牛头看上去敦厚老实,但是妖气却是自己的许多倍,是近千年的大妖……

    就算打得过,又能从至强的松树妖王手中逃走吗?

    打是不可能打的。打又不过,逃又逃不走,只有解释一切祈求怜悯才能获得活下去的机会!

    红脸猕猴痛哭道。

    “大哥,饶我一命!我都是被迫的啊!”

    “当时那个神官追着我砍了十八里地,还用符咒封禁了我的遁地飞天能力,降低了我的行动能力……”

    “我不反抗,难道要等着被杀吗?”

    “您高抬贵手,就在档案上记个没杀过人吧!”

    “……”

    牛头叹了口气,拍了拍红脸猕猴的毛手。

    它在灵明寺当了这么久的知客僧,又听圣僧念了那么久的佛经,性情早就变得温和下来。

    从妖怪的角度来说,它挺同情红脸猕猴的。

    “但是,是你先抓住了一个迷失在山林里的人类孩童,杀死了他的父亲,将他捉走,然后才被神官们发现,受到攻击……”

    “这总不是虚假的吧。”

    “在这个基础上,你不仅杀死了孩子的父亲,袭击了孩子,并且杀死了一名神官。”

    “就算牛头我记个没杀过人,但是圣僧法眼通天,能洞穿一切,到时候,我们都得上路。”

    “就是假的,都是误会啊!”

    红脸猕猴哭丧着脸。

    “那孩子的父亲不是我杀的,他们在雪中误入山洞,惊醒了冬眠的熊,是那暴怒的熊杀死了他的父亲。”

    “我看那孩子在大雪中逃走,有些可怜,想提着他送到人类的聚集地……结果恰好遇到了神官,被误会了。”

    “不然我为什么不把小孩跟他父亲一起杀了,还多此一举的提着他走,甚至一点都没有伤害他?打算带回家养吗?”

    “可是,那神官又不听我解释,直接就开打了,我能怎么办啊!”

    “面对攻击,总不能等死吧?”

    “我是冤枉的啊!”

    听到红脸猕猴的话。

    牛头一时间哑口无言。

    从妖怪的角度来说,它觉得,红脸猕猴说的有些道理。

    如果他袭击人类,为何要杀一个,留一个?

    抓活的,汲取其恐惧与绝望的情绪?

    对于普通的动物妖怪来讲,它们并不能使用这种方法进行修行——效率太低,远不如直接抽离魂魄,拿来吞噬炼化。

    而上一项测试刚审查过,红脸猕猴妖气中没有任何怨气的成分,说明它平时并不依靠魂魄修炼。

    哪怕利用阳气打磨过妖气,也绝不可能打磨的这么干净。

    它说的可能是真的。

    但是,它杀死了一名神官,这也是真的。

    而且它杀死的神官,同样是为了救人……是为了保护孩子。

    按照圣僧的做法,直接送上路没跑了。

    一时间,牛头不知道如何决断,干脆拿出手机,拨打了圣僧的电话。

    这种纠结的事情,还是交给圣僧来亲自判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