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京当和尚 > 第一百七十七章?你这个叔叔伤过人吗
    纯黑球形瘫软在地上,散发着绝望的气息。

    这个和尚是怎么回事……

    虚无空间,是从纯黑球形诞生起就拥有的天赋能力,施展起来无往不利。

    就算是比自己强很多的存在,一旦被吞噬,也会失去所有感官,被永远的困在那个空间里!

    可是,这个和尚,不仅自己出来了。

    刚刚还强行施展法力,撑开了自己体内空间的入口,硬生生挤了进去……

    这可是自己的天赋能力!

    这才一个照面的功夫。

    就被这个和尚破解了?

    找到了强行打开的方法?

    纯黑球形难以想象,怎么会存在这么强的人类?

    嗯,纯黑球形并不知道,东京都存在一名不可直呼其名的和尚的事情。

    事实上,虽然北海道群山的妖怪,与本州岛的妖怪搭上了线。

    可是,由于上任妖怪使者提到和尚,被松树妖王直接赶走的原因……

    新来的妖怪使者,没有再多说无关的事情。

    反正和尚整天宅在东京都,足不出户。

    北海道的妖怪不可能招惹到他。

    妖怪使者是这么想的。

    导致纯黑球形,被和尚袭击后,还是茫然的样子。

    不过,纯黑球形并没有放弃。

    “既然你强行进入我的体内,那我就把你消化掉!”

    纯黑球形浑身的妖力,被梵文箴言所构成的金色锁链封禁了,难以施展。

    可是,虚无空间是它的天赋本能。

    并没有被金色锁链封禁。

    它将意识沉浸在体内空间,“看”到了里面发生了什么。

    只见虚无空间中。

    由于同时装载了两个单位,原本云雀爱衣所处的位置,从正中央移开了。

    和尚与云雀爱衣保持一定距离,各自在虚无空间的一个角落。

    然后,纯黑球形看到。

    和尚迈出脚步,踩着虚无,试图向云雀爱衣走去……

    然而,无论他如何行走,都是在原地踏步。

    纯黑球形心中冷笑。

    虚无空间没有方向之分,和尚与云雀爱衣头脚所朝向的位置都完全不同!

    如果试图移动,会在神秘规则的作用下,永远在原地踏步。

    一切都是无用……

    和尚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停了下来。

    换了个姿势,盘膝坐在了虚空中。

    这就放弃了吗?

    纯黑球形认真观察,发现这和尚已经陷入了某种独特的状态……

    等等,这是不是人类的顿悟?

    你在我身体里顿悟了?

    你能顿悟什么?

    纯黑球形很想瞪大眼睛,可惜它没有“眼睛”。

    顿悟的状态维持了片刻,只见和尚嘴唇微动,似乎开始诵念着什么。

    伴随着诵念,他的身边逐渐亮起了些许光芒,那是刺眼、尖锐、灼热、滚烫的光芒!

    从他的动作中。

    纯黑球形意识到了他的目的。

    虚无空间本质上是由妖气支撑架构的空间。

    是妖气在一定规则下,诞生创造了这奇妙的空间。

    这不是纯黑球形研究出的什么妖术,是人类祈愿形成的存在,是大自然缔造的奇迹。

    可这毕竟只是一个妖王的天赋空间。

    并非世界的规则。

    在这虚无空间里,无论往哪里走,都会原地踏步。

    一切的声音、光、能量都会被虚无空间所吸收。

    这并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绝对规则。

    而是因为一种特殊的介质——

    是的,虚无空间并不是真正的真空,内部充斥了一种特有的介质。

    这种介质,使内部的人哪怕没有空气,也不会死亡。

    会吸收内部的所有能量、声音、光等……

    与绝缘体有些相似,性质又有极大区别,阻碍并吸收了一切事物。

    纯黑球形看出了和尚的目的。

    绝缘介质也是有上限的。

    会在一定条件下变成导体,在足够的力量下,甚至会被强行通过……

    这些知识,是纯黑球形对自身的力量摸索了几千年时间,摸索出来的。

    和尚这才多久,就已经看穿了这一切?

    而且,他竟然狂妄到,想要用法力撑满这个空间?

    “变态吧!”

    纯黑球形先是怔了怔,然后冷笑了起来。

    它原本的打算是,缩小体内的空间大小。

    从边长五百米的立方体,缩小到一厘米的大小!

    直接将内部的和尚与山雀,以空间的力量碾压、压死!

    这就是它的“消化”。

    现在它不敢这么做了。

    虚无空间的边境,是纯黑球形的妖气所构成的特殊结构。

    一旦被佛光照耀,破坏了结构。

    整个空间乃至纯黑球形本身都会崩溃。

    缩小边长,等于减少空间的介质,等于让和尚更快的用法力充满这个空间,净化这片空间。

    是自寻死路。

    不过……

    没用!

    全都没用!

    和尚能拥有多少法力?

    想要撑满虚无空间,无疑是想要用烛火,照亮整个黑夜!

    是痴人说……

    纯黑球形的颅内讲解还没结束。

    只见和尚那浑身散发的佛光,从最开始的缓慢,速度忽然几何倍提升!

    短短刹那间!

    佛光便照亮了他身体周围几十米的范围!

    这佛光还在以每秒一米的速度,向周围不断的蔓延着。

    等等,这速度有点快吧!

    忽然,纯黑球形懂了。

    不是用烛火照亮黑夜。

    自己体内的虚无空间,对于和尚来说

    根本不是黑夜,只是一个没开灯的小房间……

    和尚则是缩小版的太阳。

    哪怕缩小了,那炙热的光与热,也会把小房间撑坏的啊!!

    而且和尚,你这样肆意的释放法力,会把一旁的山雀也一同净化掉的吧!

    “出去!”

    纯黑球形终于没忍住。

    直接打开了虚无空间的大门,将和尚与山雀一起赶了出去。

    如果再让和尚继续在自己体内。

    那么,极短的时间里,自己的虚无空间就会被和尚破坏掉,它也会被那几乎无穷无尽的佛光度化。

    冰天雪地里。

    白石秀站在了地上。

    旁边则是噗的一声,看到一个小小的影子,落在了雪地里。

    那个小小的影子从雪堆中钻出头,甩掉头上堆满的积雪,露出了白白圆圆的外形。

    看到一旁的白石秀,不由歪了歪头。

    “心正和尚?咦,你怎么会在这里?”

    嗯,云雀爱衣到现在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

    对她来说,只是进入了虚无空间短暂时间,慌张下把妖力消耗一空,被迫变回本体……

    然后就回到了外界。

    她看到了身边的白石秀,还相当诧异。

    发生了什么?

    我是谁?

    我在哪?

    对了,刚刚被夜叔叔吞了,现在被放出来了。

    果然,夜叔叔只是在跟我玩闹呢!

    想到这,云雀爱衣抖了抖身体。

    把雪花抖掉,扇了扇与体型不相符合的小翅膀,快速的飞到了白石秀的肩头。

    顺着白石秀的目光看去。

    看到了面前,一个被梵文箴言锁链捆绑的纯黑球形。

    虽然没有五官与表情,但是却透着一种绝望、死灰般的情绪。

    “夜叔叔!您这是怎么了?怎么被捆起来了?”

    云雀爱衣紧张的叫了起来。

    白石秀闻言,微微一愣。

    “夜叔叔?云雀施主,你认识这只妖怪?”

    “而且,夜……这个妖怪的本体是‘黑夜’吗?”

    云雀爱衣点了点头。

    “是啊,夜叔叔是我家的一位妖怪叔叔,资质非凡,两千年前诞生在群山中,现在就可以匹敌四千年的大妖怪了!”

    “它的本体可是相当罕见的大雪山的黑夜化身!可以将吞下去的生物,困在牢笼里……”

    “我记得好像叫,虚无空间!”

    在云雀爱衣的内心里,心正和尚是好人。

    为刚到东京都的自己指路、安排住宿与工作。

    向他介绍自己的亲人朋友并没有问题。

    话说回来,心正和尚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担心自己回家的安全?所以悄悄地跟踪尾行?

    虽然说这种想法是好的……

    可是行为太变态了吧!

    云雀爱衣是本体状态,脸红也看不到,立即解释道。

    “心正和尚,刚刚夜叔叔是跟我玩闹呢!”

    “以前我们经常这样玩闹,夜叔叔比较年轻,喜欢跟我开这种玩笑……”

    听到云雀爱衣的话。

    纯黑球形……

    准确的说,夜妖心中忽然一动。

    在虚无空间的时候,是听不到任何话语的。

    云雀爱衣并不知道。

    她的父亲松树妖王已经被当成了傀儡,随时可能会被谋害。

    她也不再是那个受尽宠爱的小妖怪,而是变成了一个工具……

    这些,云雀爱衣不知道,面前的和尚也不知道。

    夜妖升起了生的希望。

    “是的,我只是太久没有看到小爱衣了,跟她随便的玩一玩!用这种方式欢迎一下她。”

    “你这个和尚叫心正?是爱衣的朋友?”

    “实在是有些神经过敏了,快把我放开吧。”

    夜妖真情实感的说着。

    似乎自己都信了。

    然而,面前的白石秀拍了拍它的球体,沉吟了一下。

    却是问出了一个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题。

    “那么,云雀施主,您这位夜叔叔,它杀过人吗?”

    对于夜妖与云雀爱衣的话。

    白石秀并不相信。

    毕竟,哪怕它们是妖怪,欢迎同伴回家的方式是把对方吃进肚子里。

    然后说一两句“我会把山雀妖消化!”“我们同归于尽!”这种奇怪的话……

    就算是角色扮演,这也太过分了一点。

    正常情况,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

    不过,这是云雀爱衣与夜妖的家务事。

    既然云雀爱衣觉得,夜妖对她没有任何恶意,那么白石秀也不会多说什么。

    你开心就好。

    反正救援的过程,小僧学会了一招佛法……

    还没完全学会,不过快了。

    但是,除去吃掉云雀爱衣。

    夜妖的另一个行为,令白石秀很疑惑。

    它见面后,可是二话不说,把自己也吃了。

    白石秀跟夜妖又不认识。

    随便把陌生和尚吃下肚子,真的合理吗?

    还是说,夜妖吃人,已经成为习惯了?

    所以,白石秀问出了这么一话。

    云雀爱衣的回答也很肯定。

    “杀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