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京当和尚 > 第一百六十六章?让和尚去太阳里面泡澡
    完全未知的地点。

    乌鸦所化成的阴阳师,身着狩衣乌帽,走到了一个木讷的人影面前。

    声音儒雅阴柔,带着些许后怕。

    似乎经历了什么相当可怕的事情。

    面前被称作黄泉的身影,沉默了片刻时间。

    用那没有任何感情与波动的平稳声音,回答道。

    “玉藻前,死了。”

    “嗯,死了,这次是真的死透了。”

    阴阳师随意的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一抬手,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了一套完整的茶具与茶桌。

    竟然就这么坦然的开始泡茶。

    动作轻柔轻缓,带着些许惬意。

    似乎刚刚死里逃生的,并不是他。

    “被和尚发现,这次大概是超度的一点魂灵都没有剩下。”

    “不过,似乎也不能说真的死去了。”

    “她所遗留的记忆与习惯,被你挑选的躯壳吸收了。”

    “这种情况,算是以另一种方式存活了?”

    “也不对,哪怕躯壳拥有她的记忆与习惯,甚至灵魂都产生了些许融合,可她,毕竟已经不是玉藻前了。”

    黄泉沉默片刻,回答道。

    “少许残渣罢了。”

    阴阳师冷笑了一下。

    “可就是这少许残渣,险些让我暴露!”

    “和尚都冲进了我的神社,来到我的面前,手指都抬起来了!”

    “当时,如果不是我反应迅速,如果不是那个残渣还没有完全吸纳玉藻前的记忆……”

    “恐怕,我现在正在西天跟佛祖品茶。”

    “黄泉。”

    “这也是你计划的一部分吗?”

    “让玉藻前去送死,顺便把记忆拱手送上,加速你自己的死亡不说,还会暴露我们这些合作者……”

    黄泉这一次沉默的格外的久。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阴阳师的茶都泡好了,为自己沏了一杯。

    拿起茶杯的同时,还看了黄泉一眼。

    “要么?”

    “对了,一个劣等的傀儡,是品不到滋味的吧。”

    戏谑的说了一句,阴阳师自己轻轻的抿了一口。

    黄泉这才缓缓说道。

    “这是一个意外……”

    “意外?”

    阴阳师刚入口的茶水,直接喷了出来。

    “你是说,玉藻前的死亡不是你的计划?只是一个意外?”

    “那你为什么要让玉藻前去送?”

    “脑子里进水了?黄泉水?”

    “现在好了,少了一个好用的工具不说,和尚似乎还得到了玉藻前的记忆……”

    “万一这份记忆是完整的,知道你我的身份。”

    “到时候,你一身轻松,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只要不是倒霉到送上门,和尚找不到你……”

    “我没了啊!”

    “……”

    黄泉沉默了,片刻才开口回应。

    明明是平淡没有波动的声音与语气。

    却透着一股委屈与无奈的味道。

    “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们的计划若想实施,是绕不开和尚的,是绝对会涉及并引起和尚的注意的。”

    “更何况,齿轮已经开始转动。在这天地的伟力下,你、我、任何人、神、鬼、妖……”

    “都不过是一枚棋子,已经无法阻止。”

    “我一个幕后黑手,为了计划最终的成功实施,想要提前处理掉和尚,是很合理的对吧。”

    “可是,和尚目前表露出的力量,深不见底,没人能知道他的上限……”

    “我暂时放弃武力手段。”

    “派出玉藻前,施展美人计,去诱惑一个十七岁的和尚,去引他堕落。甚至使其在被诱惑堕落后,成为我们可以利用的力量,也是很合理的对吧。”

    “谁能知道,玉藻前在和尚那里,只活了一个星期就被超度了呢。”

    “明明我已经万般小心,排除了所有的问题,绝对没有留下任何遗留与异常了才对。”

    “至于玉藻前被超度后,记忆被躯壳所吸纳这件事。”

    “灵魂之道,奥妙无穷。”

    “这灵魂之道,别说你我,没有任何存在,可以妄言全部掌握……”

    “和尚超度玉藻前,却遗留了记忆与执念的部分,被我特意挑选的相性最高的躯壳所吸收了……”

    “这我预料不到,也是相当合理的,对吧。”

    阴阳师把玩着茶杯。

    冷笑了一声。

    “那如此愚蠢的你,被和尚所超度,也是相当合理的咯?”

    “……”

    黄泉沉默了。

    阴阳师并没有看向黄泉。

    而是将茶杯放下,将茶水倒尽,又沏了一杯新茶水。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

    “和尚已经拥有了玉藻前的记忆,迟早会知道我们的计划与目的……”

    “啧,要我说,你派出玉藻前的时候,就应该把她关于我们的记忆,全部剥离才对……”

    阴阳师说着。

    却是连自己都没有底气。

    毕竟,灵魂之道,神秘且奥妙。

    玉藻前的妖魂已经支离破碎,将其粘起来已经极其困难了,想要再剥离掉一部分的记忆……

    极有可能造成妖魂的崩溃。

    到时候,根本不用派出去毁坏和尚修行,直接原地暴毙了。

    黄泉也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而是缓缓开口。

    “不如,我们复活酒吞、茨木。”

    “让它们去杀了那个躯壳?”

    黄泉的话音未落,阴阳师直接将茶杯拍在了桌子上。

    “停!”

    “我现在开始怀疑,你是不是真的被那个东西逐渐同化了,开始变得迟钝了。”

    “复活酒吞、茨木?”

    “如果真的能消灭那个躯壳。将它们当成同归于尽式的消耗品也无所谓。”

    “可按照现在这种状况,它们或许还没出手,只是踏足东京,就会被和尚发现……直接给送去西天了。”

    “毫无意义,说不定还会因此暴露别的什么。”

    黄泉沉默了。

    片刻时间,才缓缓开口。

    “封印。”

    “封印术吗?将和尚封印……”

    阴阳师微微皱眉。

    “可是,这也是饮鸩止渴的行为。”

    “和尚才十七岁,就已经拥有了这般力量。”

    “谁也不知道他是否被封印了,也可以在被封印的状态下不断变强……”

    “到时候,等他破开封印,恐怕将会彻底变成此世无敌。”

    “更何况,我们至今还没有看到和尚的极限,尚不知道他用有多强大的力量……”

    “超度八岐,只用了一掌!”

    “你呢,黄泉,你能做到吗?”

    “如果你击杀八岐需要用两招,那此事就休要再提,这根本不是去封印和尚,是去送。”

    黄泉沉默了一会儿。

    平静的道。

    “如果是手段全开,我击杀八岐,只需要一招,就可以将其神形俱灭。”

    “在‘它’的加成下,我已经拥有了远远超越万年,远远超越妖怪极限的力量……”

    “比之天照,恐怕也丝毫不差,或许更强。”

    “这种力量,若想要击败和尚,尚不可知。”

    “但是,封印他的话,还是有相当大的成功率的。”

    “毕竟,他才十七岁。”

    “如果我这般的力量,连十七岁的他,都无法封印的话……那不如趁早送了,死个明明白白。”

    “……”

    只需要一击,就可以将八岐大蛇打的神形俱灭?

    阴阳师沉默了。

    他感觉,自己似乎对大佬的世界有些不太了解。

    八岐大蛇可是九千年的妖王啊!

    你们动不动就一掌、一招秒杀八岐。

    还给不给九千年妖王面子了?

    什么时候九千年的妖王,变成了战斗力衡量单位了?

    你让我这种弱渣该如何存在啊!

    心中有些凄凉。

    阴阳师却没有怀疑,为何黄泉当初面对须佐之男神的时候,没有将其一招秒杀再走……

    原因很简单。

    黄泉所自信的力量,是依仗了‘它’,并非自身所拥有的力量。

    想要获得这种力量,并非那么简单。

    对付一个须佐之男神,实在大材小用了。

    甚至……

    当那个计划完成。

    黄泉恐怕会成为这个世界的最强者……

    近乎真正至高的神明。

    而不是从人类信仰中诞生的伪神。

    “那么,问题又回到了上一点,封印之后呢?”

    阴阳师缓缓开口。

    “这只是饮鸩止渴的手段,当和尚破开封印,恐怕将成为真正的此世无敌……”

    “并非饮鸠止渴。”

    黄泉罕见的,没有迟疑,没有沉默。

    没有感情的回答道。

    “只要成功封印,我们可以将封印之物放在火箭上,发射到太空,再供给足够的动力,使其不断的向太阳中推进……”

    “到时候,我们再将和尚在地球上的所有信徒、所有遗留的痕迹全部消灭。”

    “保证和尚没有传送的锚点,哪怕破开封印,也无法立即返回地球。”

    “到时候,和尚破开封印,迎来的只有炙热的大日……”

    “哪怕他能从大日中归来,也要想办法跨越极长的太空距离,返回地球……”

    “大日的核心温度是一千五百万开尔文。”

    “这约等于将和尚肉身消灭了。”

    “……”

    阴阳师沉默了。

    不得不说,黄泉的计划,成功率似乎真的很高。

    只要成功了,那么和尚就会去太阳里面泡澡。

    届时,萦绕在心头一个多月的噩梦,将会彻底消失,被完全消灭!

    这不是封印。

    这是杀死和尚的计划!

    “那么,具体的计划呢。”

    “什么时候,启动将和尚封印的计划?”

    阴阳师开口。

    可是,还没有等到黄泉的回复。

    他自己先摆了摆手。

    “算了,不用跟我说。”

    “我已经引起了和尚的注意力。”

    “虽然他看似已经对我放下心来,可是,这个腹黑的家伙恐怕还在一直监视着我……”

    “毕竟,我是他目前能找到的唯一线索。”

    “这些天,我就舍身吸引和尚注意力,每天玩玩手游,咸鱼一段时间。”

    “计划就靠你们了。”

    “嗯,只要我不知道计划。到时候,哪怕那个躯壳吸收了玉藻前的记忆,和尚来找我的麻烦了……”

    “我也无法透露出计划的内容。”

    “一切,都靠你们了。”

    黄泉沉默了好久。

    向阴阳师深深的行了一礼。

    毕竟,他已经被和尚注意到了。

    恐怕,活不了多久了。

    根据黄泉的想法,封印计划恐怕还要准备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里,根据和尚平时的习惯。

    阴阳师绝对会暴露,绝对会死亡,绝对会去西天陪他佛聊天。

    黄泉这一礼。

    敬阴阳师曾经做出的贡献,敬他的坚持,敬双方相识一场。

    声音明明毫无感情,却带着些许庄重的意味。

    “祝君,武运昌隆。”

    阴阳师洒然回礼。

    “武运昌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