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京当和尚 > 第一百六十三章?你想不想成为阴阳师
    倒也不是说恐惧。

    安倍晴明那后退半步的动作,仅仅是出于对双方实力的清楚认知,是明智的判断。

    毕竟,面前的心正法师,年纪虽幼。

    可其拥有的法力,却能碾压九千年妖王八岐大蛇、玉藻前。

    两者虽然是复活的不死者,单从实力上来讲,却绝对不亚于一般的九千年妖王!

    甚至因为不死者的无限回复特性。

    复活的不死者,持久力要比普通妖王更强!

    是处于战力巅峰的存在。

    安倍晴明呢。

    虽然被许多人称之为古代最强阴阳师。

    可是,自家事自家清楚。

    安倍晴明生前作为阴阳师的时候,修阴阳术。

    天纵奇才,六七十年,便拥有了镇压千年妖王的力量。

    甚至驱使妖王、鬼王作为式神,战斗力飙升。

    可是,人固有一死。

    安倍晴明死后,虽然仍然掌握阴阳术,可却无法通过其继续修行力量。

    只能依靠黄泉女神伊邪那美的馈赠,成为鬼神,转修神道。

    千年来,由于香火不盛,甚至信仰衰败……

    安倍晴明力量增长极其缓慢,千年时间,才堪堪比得上身为阴阳师时的几十年。

    也就是说。

    祂现在也只是能镇压、驱使两千年左右的妖王。

    面对能够轻松镇压九千年妖王的心正法师……

    双方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如果心正法师突然出手……

    安倍晴明只能遵从心的指引,召唤式神进行抵抗。

    本尊则穿过鸟居,快速赶去伊势神宫,寻求天照大神的庇护,寻求公正的对待……

    毕竟。

    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阴阳师。

    每天捉捉妖、除除灵、刷点御魂。

    什么坏事都没干过啊!

    “哦?不是黄泉?”

    心正法师闻言,回过头来看了安倍晴明一眼,细细的打量了一番。

    看的安倍晴明心里发毛。

    这才开口说道。

    “嗯,小僧也相信晴明鬼神是个好神,不可能是那作恶多端的黄泉。”

    “对了,晴明鬼神,能否让小僧看一眼您的神体,看看您拥有多少神力?”

    “……”

    你会给我拒绝的机会吗?

    安倍晴明苦笑了一下。

    对于面前这种。

    看个《稻荷神说白狐的三十九种养成方法》的本子,都能在现实中学以致用。

    几个星期,就能研究出《白石普度功》这种莫名其妙的功法。

    讲述超度妖王的事情,跟讲述今天早上我吃了顿饭一样平静……的变态和尚。

    祂实在不敢确定,拒绝是否有用。

    为了保住一丝颜面,只好点了点头。

    “心正法师请随意。”

    白石秀并不知道安倍晴明的心理活动。

    此刻,见祂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不由感慨——

    不愧是曾经的人类超凡者,现在的人类守护者!

    就是通情达理,愿意配合白石秀的调查!

    这种存在,显然不可能是黄泉。

    对安倍晴明相当敬佩。

    为了帮助安倍晴明洗清嫌疑。

    白石秀启动天眼通的透视能力,向祂体内看去……

    总共一千九百四十七单位的神力。

    或许由于祂曾经是人类超凡者,曾经修习阴阳术的原因。

    祂的神力相当有趣。

    除了祈祷之力、阴气等,还掺杂了许多阴阳术的阴阳之力……

    成分相当复杂。

    此外,白石秀还在安倍晴明体内,看到了一些依附其神体存在的,汲取其力量,外表各异的独立灵体……

    有美丽的少女,有奇异的鬼怪,有俊俏的少男。

    式神?御魂?

    原来就是这么豢养在身体里的吗?

    记载里不是说,安倍晴明将式神饲养镇压在门前一条名叫“戾桥”的桥下吗?

    现在的晴明神社,还有那个桥的缩小重塑版景观……

    强忍着没多看,白石秀收回目光。

    不是白石秀看不起一千九百四十七单位的神力。

    只是说,这么稀少的神力……

    恐怕做什么都会束手束脚。

    难以对灵魂等神秘领域进行研究,更难复活、压制九千年修为的妖王们。

    毕竟,哪怕是阴阳师的阴阳术。

    如果修为不足,驱使式神的时候,也容易产生反噬。

    在白石秀的想象中。

    那个幕后黑手,被称作黄泉的存在……

    起码有两三万单位的力量!

    甚至可能突破四万,比现在的白石秀还要强!

    这样,才能创造洗魂珠、改造妖王不死魂珠、并将复活的妖王,作为手下驱使!

    安倍晴明显然不符合这个条件。

    此外,祂的神体中,也没有须佐之男神描述的黄泉权柄的气息。

    加上玉井结衣同学说。

    祂身上没有黄泉的感觉……

    将种种因素总结在一起。

    足以证明,安倍晴明是无辜的。

    判断出来这一点,白石秀对安倍晴明笑道。

    “小僧已经大概明白了,感谢晴明鬼神的帮助。”

    “此外,小僧还有几个小小的问题,想要获得晴明鬼神的解答……”

    “晴明鬼神不用担心,小僧就是问问玉藻前相关的事情。”

    “看看能不能唤醒玉井结衣同学的记忆碎片,从而想起什么相应的线索。”

    当白石秀这句话说完。

    安倍晴明那一直如芒在背的危险感。

    终于缓缓消失。

    头顶闪烁的“危”字,也黯淡了下来。

    祂毕竟曾经是阴阳师,学过占卜,对危险是有预感的。

    祂终于松了口气。

    活下来了?

    “心正法师请问。”

    安倍晴明与白石秀之间的交流。

    在一旁的玉井结衣,全程观看。

    她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

    在一个和尚,与一位鬼神的交流中。

    白石同学似乎一直占据着主动的地位。

    甚至……

    那位安倍晴明鬼神,对白石同学的态度中,隐隐有着惧怕?

    为什么要害怕?

    白石同学明明很温柔啊!

    而且,安倍晴明鬼神大人,您是千年前的老阴阳师了吧。

    白石同学不过高中生的年纪,哪怕法力高强、神通广大……

    您修炼了一千多年,却还是不如白石同学吗?

    咦?

    那么超凡世界的实力划分,究竟是什么样的?

    妖怪、妖王、阴阳师、鬼神……

    这些实力的对比,是什么样的?

    白石同学,在这份实力表里,是处于哪一个层次的呢?

    玉井结衣充满了好奇……

    她的这份好奇,一直持续到了一个小时后。

    白石秀与安倍晴明交流了很久。

    询问了很多问题。

    包括,为什么玉井结衣会对安倍晴明感到熟悉?

    为什么玉井结衣回忆黄泉的时候。

    会回忆到安倍、阴阳师的字样?

    这些都希望安倍晴明能够解答疑惑。

    可惜并没有。

    安倍晴明倒是说起了他与玉藻前的相识。

    作为当年首屈一指的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的身世离奇。

    祂的母亲并非人类,而是一只白狐。

    当年那名白狐,可能也是一位恋爱养成游戏的爱好者。

    可惜把自己陷了进去,与人类结合,诞下了半人半妖的安倍晴明……

    停一停,停一停!

    人跟妖没有生殖隔离吗?

    白石秀很好奇这一点。

    可是对于安倍晴明鬼神的尊重,并没有打断祂的讲述。

    当时妖狐诞下安倍晴明后没几年,便被发现,逃入了山林。

    安倍晴明日夜思念母亲,独自进入森林隐秘处,与母亲相见……

    这个过程中,曾见过穿梭于山林的狐群,以及当年那巨大的金毛玉面九尾狐。

    只是,当时,它还不叫玉藻前。

    听完安倍晴明的故事。

    白石秀询问了一下玉井结衣,她是否联想到了更多的回忆?

    玉井结衣摇了摇头。

    她并没有因此产生触动,想起什么回忆。

    反而对安倍晴明故事的结局有些好奇,忍不住问道。

    “晴明大人,您的母亲,后来呢?”

    “白石同学说,妖怪可以活很久,它应该一直活到了现在吧?”

    听到玉井结衣的问题。

    安倍晴明表情僵硬了一下。

    然后有些复杂的说道。

    “母亲它……”

    “准确的说,祂也成了神,成为了一位白狐妖神。”

    “你们听说过,陪伴稻荷神的巨大白狐吗?”

    “那就是我的母亲。”

    “……”

    白石秀有些错愕。

    稻荷神身边的白狐?

    那不是熟神了吗?

    上次去拜访稻荷神的时候,祂将稻荷神驮在背上,在天空中奔跑……

    原来,祂是安倍晴明的母亲?

    据白石秀了解,稻荷神喜欢让自己豢养的白狐,称呼自己为妈妈……

    嗯……

    关系有点乱啊。

    总的来说,这次来到晴明神社。

    白石秀并没有如愿以偿的获得黄泉有关的消息。

    聊了一个多小时。

    直到接近离开的时候,玉井结衣都没有任何触动。

    这令白石秀有些失望。

    见到白石秀脸上不加遮掩的失望,安倍晴明忽然心里一动。

    “心正法师,您在困扰玉井结衣的记忆问题吧?”

    “嗯。”

    白石秀点了点头。

    “不知晴明鬼神,有何见教?”

    安倍晴明笑着道。

    “见教不敢当,只是有些许拙见。”

    “玉井结衣只是普通人,能够接受,容纳玉藻前那庞大的记忆、执念碎片,已经相当不可思议了。”

    “想让她真正继承这份记忆的话,恐怕一生都未必能做到。”

    “不过,如果让玉井结衣现在开始修行,获取力量,或许更容易消化这份力量。”

    “修行吗?”

    白石秀思考了一下。

    “修佛?这是个不错的建议,可是,修习佛经需要日积月累的坚持。”

    “玉井同学现在开始修行,估计也要几年的时间,才能觉醒法力……”

    “太慢了。”

    “难道要让玉井同学成为某个神明的巫女?”

    “嗯……这倒是可以操作一下。”

    “不知道神明赐予信徒力量,是基于什么原理的。”

    “直接赐给力量?那岂不是类似转渡功力,一转眼就能打造出一个上千单位神力的普通人?”

    “这似乎有些不太合理……是按照普通人的资质与收纳极限来的?”

    “这种赐给力量,是否存在某种损耗?”

    “赐予神力,赐予的是神力上限还是可恢复的神力单位?”

    “如果是神力上限,岂不是代表神官越多,神明的力量就会越发衰弱?”

    “如果是可恢复的神力单位,那么又回到了曾经思考过的问题。”

    “百万神力的人类打造计划。”

    “这么看来,应该是赐予的神力上限。”

    “……”

    看到不断说出一个个可能性与问题的白石秀。

    玉井结衣已经彻底听懵了。

    安倍晴明张了张嘴……

    祂说那句话的目的,只是单纯的想问。

    “玉井结衣,你想不想成为阴阳师?”

    仅此而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