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京当和尚 > 第一百四十六章?坏了和尚的修行
    未知地点。

    一间普通的民居中,却堆满了各式各样昂贵的女士用品。

    珠宝、首饰,被随意的丢在地面上。

    种类繁多的化妆品,被一位女子拿在手中,爱不释手。

    女子的背影绝美,身着雍容华贵的和服,佩戴着古老的头饰,如瀑般的发丝披洒在背后,这优雅的姿态令人沉醉。

    她不断挑选着新的化妆品,却似乎对每一个又都留恋不久,随意丢弃。

    最后却又未施粉黛。

    坐在镜前,痴迷的望着镜中的影子。

    “哪怕又是千年过去……”

    “妾身依旧是如此美丽呢。”

    她的声音如此柔软绵和,令听到的人连骨头都要融化了一般。

    但是,浮现在门口的那个身影。

    却似乎毫无所觉。

    用没有任何感情与波动的平稳声音问道。

    “玉藻前,已经一天了。”

    “你对现在的世界,了解的如何了。”

    女子并未回过身来。

    而是望着镜中的面孔,梳理着自己的长发。

    唉声叹气道。

    “只是一天的时间,妾身能了解到什么呢?”

    “妾身完全不明白,什么高楼大厦、什么汽车手机、什么电脑网络、什么弹幕网站、什么宅文化……”

    “学校、音乐会、牛郎店……这些妾身都还没去见识过。”

    “什么电子游戏,什么手游、端游,什么SSR十连抽,妾身都不懂。”

    “话说回来。”

    “现代的人也太过分了一些,说妾身是从大海那边逃来的妲己……”

    “虽然大家都是金毛玉面九尾狐,可这么乱说,妾身还是要告这些人诽谤,要发律师函的……”

    门口那个身影沉默的听着。

    过了一会儿,才说了一句。

    “你这一天的经历,挺丰富。”

    “与世界脱节了近千年,妾身自然要努力补习一下常识……”

    玉藻前说着。

    放下梳理好的长发,起身,回身。

    那一刹那的姿态,令人产生恍惚之感。

    然而,当那玉面显露。

    令人头皮发麻的一幕出现了。

    却见那女子的面孔上,布满了细碎的裂痕。

    像是一块被重新拼凑起的面孔,明明原本拥有绝世的容颜,却完全被破坏了美感。

    只剩下了可怖、诡异。

    只有那声音一如既往的柔软棉和。

    带着温柔的狐媚,令人痴迷。

    “说吧,黄泉。”

    “你令妾身在这千年后的世界里重生,总不会是垂涎妾身的美色吧?”

    “你费尽心思,目的是什么?”

    “让妾身去迷惑这国度的皇者吗?”

    “还是说让妾身成为偶像,去征服那些宅宅?”

    “可这副身躯与面孔……”

    “谁还会爱上这样的妾身?”

    “呵呵,这张脸,妾身还不如继续死去算了。”

    看着玉藻前支离破碎的面孔上,满是怨气。

    黄泉沉默着。

    片刻,才开口说道。

    “你化作的杀生石,几近粉碎。”

    “将你拼凑回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过,你不用担心。”

    “虽然你原本的身躯,已经支离破碎了,可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新的身体。”

    “一具崭新的,完好的,年轻的身体。”

    听到黄泉的话。

    玉藻前破碎的面孔无喜无悲,反而身形一斜,软软的倒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趴在椅背上,颇有些无聊的说道。

    “说那么多,还不是为了让妾身去勾引男人?”

    “唉,谁让妾身不善战斗,除了美貌与才学一无是处呢。”

    “说吧,这次的目标是谁?”

    黄泉说道:

    “和尚。”

    闻言,玉藻前微微一怔。

    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那满是裂痕的面孔似乎快要笑的再次破碎了。

    片刻,她喘息了一声,笑道。

    “和尚?黄泉,可真有你的。”

    “为何让妾身去勾引一个和尚?”

    “是谁?说吧,妾身感兴趣了。”

    黄泉继续沉默着。

    过了一会儿,才说道。

    “你可不要小瞧和尚。”

    “他只活了十七年,便拥有了近乎无穷的法力,并借此获得了人类所不可能拥有的体魄。”

    “单从个人实力上来讲,他已经做到了近乎极致。”

    “在你之前,他一掌便超度了复活的八岐,将其残存的妖魂净化的一滴不剩,形神俱灭。”

    “威力堪比三千年妖王全力一击的子弹,打在他的眼皮上,只造成了些微的凹陷……”

    “……”

    玉藻前听着黄泉的讲述。

    眼睛却愈发明亮。

    等黄泉说完,她才开口道。

    “无敌活佛?”

    黄泉微微点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不错,去引诱一位道行极高,但却涉世未深的小和尚,小佛陀……”

    “黄泉,你这次可给妾身找了个不错的任务。”

    “坏人修行这种事,妾身最喜欢了。”

    玉藻前露出满意的笑容。

    但是很快,她又继续道。

    “不过,根据黄泉你说的。”

    “这个小和尚拥有活佛般的力量,那么他的天眼,必然可以洞察真实,看穿妾身的魅惑与幻觉,看穿真身。”

    “这种情况下,妾身根本不是去坏他修行——是赶着死第二次,形神俱灭那种。”

    “针对这点,黄泉你应该已经有应对的方法了吧?”

    “如果没有的话,妾身拒绝。”

    “好不容易重归世间,妾身想要多了解,多经历一些,现在这个时代有趣的事情……”

    “然后再离开。”

    听到玉藻前的话。

    黄泉又又又沉默了。

    像是一个反应迟钝的老旧机器,片刻才开口道。

    “我说过了,给你准备了一个新的身体。”

    “一个年轻的,完好的身体。”

    “我会让你的魂灵寄居在这个身体上,不带任何妖气与力量……”

    “届时,你会变成一个真正的普通人类。”

    “没有任何力量,不存在任何取巧,你只能依靠自己的技巧,去引诱那个和尚堕落。”

    “千万不要露出马脚,被发现了……”

    听到黄泉的话。

    玉藻前不由嗤笑了一声。

    “这倒还真有些挑战。”

    说完这句话。

    玉藻前沉默了一会儿。

    房间里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片刻,她才重新打破这个寂静。

    “你对于权柄的掌握,更加娴熟了啊。”

    “坏了这个和尚的修行,也是因为他阻挡了你的道路吗?”

    黄泉片刻后,回应道。

    “和尚太强了。”

    “我本应该避开他,等待他死亡,甚至将他的力量化为己用……”

    “可是,我怕了。”

    “我怕他一直活下去,甚至怕他掌握永生。”

    “拖是没有用的,为了我的道路,只能让你提前复活,从侧面瓦解他。”

    玉藻前听着。

    片刻,笑了。

    “好吧,那妾身再帮你一回,替你祛除这个阻碍。”

    “只希望这和尚不要那么不解风情,千万别是个木鱼。”

    黄泉说道。

    “在你的魅力下,木鱼也会动摇——不是吗?”

    “哧。”

    玉藻前笑了。

    这一刹那,似乎能透过时光,隐约看到那过往的绝美。

    “千年时光,连你也会说笑了呢。”

    “黄泉。”

    ……

    东京都,千代田区,警视厅。

    白石秀带着一行黑衣人,从警视厅内走了出来。

    为妖怪们进行登记的目的。

    自然是已经完成了。

    事实上,神官的辩驳,也仅仅是觉得“人类与妖怪和谐共处”,这件事不是很靠谱。

    至于几十个妖怪进行身份登记,成为东京都居民的事情……

    白石秀解释了一下它们的来历之后。

    就没有人再反对了。

    什么?你说这些妖怪可能做坏事?

    它们整天跟心正法师朝夕相处,已经被心正法师感化了,已经变成了好妖怪!

    不信你问问它们感不感动?

    不过,这次只是前来达成一个意向。

    如果白石秀想要建立一个组织,一个平民们也可以知道,但是警察与超凡领域知道的更多的组织。

    一个简称“新妖盟”的组织。

    这件事情,需要全东京都的各个神社、寺庙,以及警方的统一认可,才能正式建立。

    需要一段时间,给他们商讨以及交流情报。

    嗯……

    神社还好,白石秀已经加了学习群,可以现场跟各位大神聊聊天。

    主要还是要让寺庙方面进行一段时间的缓冲。

    不过,“新妖盟”的建立,应该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此外,面对警官们对于:

    “超凡武器装备”的追问。

    白石秀自然没能给出一个合适的价格。

    虽然白石秀很想给。

    但是,开光加特林还好说……

    后面的法力电磁炮,神力战车,罗汉战衣,超度激光枪之类的。

    你先研究出来,小僧才能开光啊!

    小僧只是个无情的开光机器,并不负责武器生产。

    至于开光加特林……

    话又回到原点了。

    拿到这种重武器,首先你也要能看到、能跟上妖怪的速度,才能射中。

    白石秀之所以说是未来可以实现。

    原因是随着科技的提升,个人体质的差距与作用,会不断的缩小化。

    就像古代的时候,一个强壮的力士可以成为无敌武将。

    随着科技发展到了现代,一发子弹解决问题。

    等到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机械产物可以扫描、并跟上妖怪的速度的时候。

    人类与妖怪的体质差距,会刹那间缩小到几近于无。

    到时候,这些开光武器才能派上用场。

    至于现在……

    暂时还是超凡者之间的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