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京当和尚 > 第一百三十八章?明治鬼神在家吗?
    说起来,当了两年多的邻居。

    白石秀还是第一次真正踏足明治神宫。

    以前最多是踏上神宫桥,艳羡的转悠一下。

    现在,行走在明治神宫的参道上,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

    单说那宽阔平坦的参道,最宽处可达灵明寺参道的五倍,近二十米,可以并排通过几辆大卡车!

    加上两侧林立的巨木……

    行走在上面,带给人一种开阔、大气的感觉。

    这是单纯的道路风格,带来的观感。

    不像是灵明寺的洗心路,由白石秀亲手开光每一块砖,所带来的特殊效果。

    道路上,来往不息的各国游客,令白石秀艳羡不已。

    参道两侧偶尔可见的牌坊;

    两侧井然有序的场馆建筑;

    通往社殿的参道上,那立在道路中央,十二米高,十七米宽。由一千五百多年修为的桧木妖王的躯干,制作的大鸟居……

    都令白石秀艳羡不已!

    这跟灵明寺又是一种不同的感觉。

    灵明寺的建筑,虽然随着白石秀的努力。

    逐渐变得多了起来。

    可是,那想到什么就造什么的建筑布局,既因为土地原因而显得狭窄,又显得凌乱不堪。

    比起明治神宫来,就差了太多了。

    走在明治神宫,白石秀意识到了这一点。

    显然,以后寺庙要发展壮大的话。

    必然要考虑建筑布局的问题,包括目前灵明寺的正殿,都要进行一次重新修建。

    “住持也没提过这些……”

    白石秀有些无奈。

    在对徒弟的培养方面,老住持真的是放养型教导。

    他很少主动去培养白石秀什么。

    更多时候。

    都是白石秀问到什么,老住持才会回答什么。

    甚至有时候还回答不上来,让白石秀自己寻找答案。

    用老住持的话来说。

    他已经忙了一辈子,只想好好休息。

    等过些年,白石秀毕业了,就会直接将住持的身份交给白石秀……

    甩手住持可还行。

    想着这些,白石秀带着牛头,跟着宫下神官一起,来到了明治神宫的客殿。

    宫下神官请白石秀与牛头在客殿等待,自己去通知师父了。

    白石秀坐在客殿里,喝了整整十几分钟的茶。

    嗯……

    明治神宫的茶水味道还是不错的,还有负责接待的神官展示茶道,为两位倒茶。

    可白石秀此刻,想的却不是这些——

    明治鬼神与其妻子昭宪鬼神。

    现在,应该就在明治神宫内部吧?

    祂们身为鬼神,与稻荷神、须佐之男神那种正神不同。

    通常只拥有一个神社对其进行供奉。

    这种供奉皇室鬼神的神社,名字也与普通的神社有所区别,称之为神宫。

    在没有高天原、没有黄泉之国的情况下。

    神明栖居于神社。

    也就是说,鬼神明治夫妇,一直是住在明治神宫的。

    倒还真是老邻居了。

    自己登门拜访,两位鬼神大人都没有感应,不出来聊聊天吗?

    这个疑惑留在心头。

    等到宫下神官带来其师父,一位同样姓宫下的年长神官过来的时候。

    见过礼,白石秀坦言问道。

    “宫下神官,明治鬼神大人,是出门了吗?为什么没有看到祂啊。”

    “?”

    宫下老神官,张了张嘴。

    开口准备好的问候,直接被堵在了嘴里。

    老神官的徒弟,那位宫下阳介喊他的时候,说是和尚来踢场子了……

    他还不信。

    当初去宗警联合会的时候,老神官也是参加了的。

    当时的白石秀,两次顿悟,成为众神官、和尚瞩目的焦点,受到了极大的追捧,却保持着彬彬有礼的姿态。

    这样不卑不亢的年轻和尚,不多了。

    结果还真是来踢场子的啊!

    开口第一句就是问:

    你家鬼神呢?

    有这么聊天的吗!

    一旁的神官们,包括牛头都有些呆滞了。

    他们却不了解。

    白石秀最近这段时间,连续接触了太多神明。

    超度了白狐妖神、狸妖神。

    并且跟稻荷神、须佐之男神谈笑风生,相见恨晚。

    经历了这些,白石秀虽然对神明们,抱有尊敬,尊敬祂们守护人类的功绩。

    但是,却没有了那种陌生感。

    敬而不畏。

    其实,这次来到明治神宫。

    白石秀不仅是为了商谈妖怪的事情,同时,还抱着拜访邻居的念头来的。

    现在的情况就是——

    已经进了邻居的家门,邻居本人没有出场,只有邻居的管家出来接待……

    白石秀问一句:明治鬼神大人去哪儿了?

    心思是相当纯净的。

    仅仅是最简单的问候。

    只可惜,面前明治神宫的老神官。

    并不能理解这种善意的问候。

    老神官皱巴巴的脸皮抽了抽,挤出一丝不那么友好的笑容。

    “心正法师,神明大人的事情,我们这些凡人,如何能知晓呢?”

    虽然被问候神明,被冒犯了。

    但是,老神官还是保持了最基本的修养。

    只是在心中叹息。

    明明灵明寺的老和尚,当年那么的优秀,那么的帅气有礼。

    作为邻居家的孩子不知道被提了多少遍……

    他的徒弟,却如此狂妄不堪。

    仗着自己年少有为,便骄纵狂妄。

    这种心境,着实令人叹息。

    不过,身为明治神宫的正阶神官。

    老神官并没有跟小辈一般见识。

    然后就看到,面前的灵明寺小和尚,得寸进尺了起来。

    “您说的有理。”

    只见白石秀点了点头。

    也是,从须佐之男神跟浅田千奈的事情可以看出。

    神明与信徒的联系,仅仅依靠祈祷。

    并没有那么亲密。

    也就是说,面前这位老神官,未必有明治鬼神的手机号。

    既然来了明治神宫。

    白石秀自然想要拜访一下明治鬼神这位邻居,与其坐谈聊聊天,交流一下感情。

    不能只是跟神官们聊一聊就走了。

    想了想,虽然明治鬼神可能就在神宫内部的神居里。

    但自己身为客人。

    直接去敲主人卧室的门,不合适。

    白石秀说道。

    “这样吧,宫下神官您先稍等片刻,我给明治鬼神大人打个电话试试。”

    “?”

    在一群神官、以及一头牛妖的懵逼表情下。

    白石秀掏出手机,打开了群聊。

    须佐之男神,身为正神。

    想必是有明治鬼神的联系方式的。

    不过,今天须佐之男神刚说过,祂要为妻子疗伤,不怎么玩手机了。

    白石秀也不方便去叨扰祂。

    于是,直接打开须佐的学习分享群,发了一条消息。

    “@热心群友。嗯……这位不知名的热心神明大人,请问,您知道明治鬼神大人的联系方式吗?”

    白石秀还是很有礼貌的。

    对于神明,都是用的敬语。

    站在一旁的神官们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尤其是老神官,直接气乐了。

    你说要联系我家鬼神大人。

    结果掏出一个手机来,水群?

    这个群聊的名字“须佐的学习资料分享群”……

    这须佐二字,难道还能是须佐之男神不成?

    况且,这学习资料分享群……

    这么正经的名字,一看就是什么不正经的群聊!

    我家鬼神大人,怎么可能加入这种群聊?

    这个时候,老神官气的胸膛起伏,反而不急着打断白石秀了。

    他倒要看看。

    这个隔壁灵明寺来踢场子的小和尚,能搞出什么下限级的操作。

    总不能,找个路人来扮演我家神明吧?

    下一刻。

    似乎印证了老神官的想法。

    只见群聊里,大约过了几分钟的时间。

    弹出了一条消息。

    消息内容很简单。

    “@只看不发言。祂就是。”来自热心群友。

    白石秀一喜。

    原来明治鬼神就在须佐的群里啊!

    想一想,这也很正常。

    明治天皇在成为鬼神前,在任时期,就相当的勤奋好学。

    进行了明治维新,改变了日本的历史轨迹。

    现在成为鬼神,踏足超凡领域。

    作为一位年轻的鬼神,祂显然需要更加的努力与学习,加入这种堪称宝库的学习资料群,再合理不过。

    缘,妙不可言。

    大家都爱学习,都加入了学习群,还是群友。

    白石秀内心对这位邻居的感官,更加亲切了几分。

    立即发了一条消息。

    “@热心群友。多谢不知名的热心神明大人帮忙!”

    “@只看不发言。明治鬼神大人,小僧心正,是您隔壁灵明寺的一位候补和尚。”

    “恰逢今天有事,我便顺路过来拜访一下,顺便商谈一些有关妖怪的事情。”

    “现在我就在神宫的客殿,请问您是否方便,出来聊聊天,交流一下邻居感情?”

    修行了白石普度功后。

    白石秀打字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几秒便输入了一大段文字,等待回复。

    片刻时间过去。

    正当白石秀以为,明治鬼神是不是有事的时候。

    一个符号,缓缓的发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