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京当和尚 > 第一百一十三章?我还有一个问题
    别看白石秀经常用天眼通,未经同意就去观察一些妖怪、甚至妖神的体内结构、力量……

    可那都是因为对方是犯罪嫌疑人!

    为了调查取证,为了不使无辜者受害。

    白石秀迫不得已才做出这些行为。

    正常情况下。

    白石秀是一个很懂礼貌,把持底线的和尚。

    例如稻荷神,虽然祂有些过失。

    可因为这一些过失,就直接用天眼通透视祂,扫描祂体内的每一寸角落……

    这种明显是满足个人私欲的行为。

    白石秀做不出来。

    但是白石秀对神明的体系与力量,又格外的好奇。

    最终,选择坦然的提出自己的请求与问题。

    可惜被拒绝了。

    “不行哦。”

    浅田千奈看到稻荷神微笑着,用那慵懒的声音拒绝,仍旧是那么的温柔……

    不由在心中赞叹。

    神明大人的修养真好呢。

    甚至,稻荷神都没有完全拒绝白石秀的请求。

    而是解答了白石秀一部分的问题。

    “虽然不能让你查看我体内的神力,也不能告诉你我的年龄。”

    “但是,可以告诉你。”

    “白五是六百三十一年前的春季诞生的妖狐,我捡到它的时候,是在一片樱花林……”

    “当时看它被其它的妖怪排挤,可怜又无助,我便收养了它……”

    “没想到,这个孩子竟然犯下了这种罪孽……”

    “狸三比白五要大一些,年长一百七十年……”

    稻荷神轻轻的诉说着。

    就像一个絮絮叨叨的母亲,讲述自己孩子的经历,只是神情中带着些许伤感。

    浅田千奈在旁边,不由被稻荷神的情绪所感染,眼眶微红。

    嗯!

    以后,自己一定要好好教导樱,好好照顾她!

    至于白石桑。

    呵,他怎么可能知道该怎么带孩子?别把我家樱也教的整天满嘴超度超度超度了……

    话说,白石桑呢?

    浅田千奈扭头看去。

    发现白石秀竟然已经走神了,根本没有认真听稻荷神在讲什么。

    白石秀对于祂与白狐妖神、狸妖神之间的情感,并不感兴趣。

    毕竟,这年头活得久了,谁还没点故事呢?

    说到底……

    稻荷神你给白狐妖神、狸妖神起名叫白五、狸三这种简单的名字,明显就是懒吧!

    嗯,白石秀主要思考的。

    是妖神的力量与时间的关系。

    然后发现——

    目前的信息,还不够。

    最起码,要知道如下信息:神的基础修行效率、每日修行时间、每份供奉可以提高多少修行效率……

    进行完整的统计后。

    就可以得出一个公式。

    只需要知道:神每天获得多少供奉、平均修行时间、总修行时间。

    便可以得出:神拥有多少单位的力量……

    目前还不够。

    白石秀还需要更多的案例,进行对照与参考。

    如果再来一位神明志愿者,帮忙进行统计,那就再好不过了。

    只可惜,稻荷神明显不会答应当志愿者。

    祂是日本诸多神社供奉的神明,每天要聆听、回应许多信徒的祈祷。

    显然,没有时间帮助白石秀进行一些研究。

    白石秀只能趁祂离开前,最后问几个问题。

    “稻荷神大人,您从京都的伏见稻荷神社过来,只花了短短几十秒的时间。”

    “是依靠什么移动的?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原理?”

    “是借助了仪式?术法?还是说鸟居之类的传送门?”

    什么原理?

    稻荷神看着白石秀期待的目光。

    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这个和尚,那么多奇奇怪怪的问题。

    不过,稻荷神还是选择了认真思考,回答道。

    “这是天生的一种能力……”

    “嗯,就像茫茫的星空中,有几点格外闪亮的星光,那是供奉着我的神社。”

    “那点星光,便是我聆听每一个神社的媒介,我只要去接触它,想要过去……很自然的就会抵达目的地。”

    稻荷神感觉自己讲的很不清楚。

    心中有些歉疚。

    大概,这位和尚没有听懂吧。

    不过,稻荷神也没有办法。

    毕竟,就像很多人没有去认真思考,自己是如何呼吸的。

    稻荷神也没有去思考,这种本能一般的能力。

    这么想着。

    稻荷神听到了白石秀回答道。

    “我懂了,谢谢解答。”

    “?”

    你懂了什么?

    一旁的浅田千奈,满脸问号。

    白石秀与稻荷神的交流,并没有避开她,因此她全都听在了耳朵里……

    可是,刚刚这段话里,有什么有意义的信息吗?

    嗯?

    稻荷神也想问白石秀听懂了什么。

    不过,张了张嘴,又合上了。

    “你懂了就好。”

    “对了,稻荷神大人,我还有一个问题……”

    “……”

    怎么还有问题,你是好奇宝宝吗!

    稻荷神正打算离开,又又又被叫住了。

    面上带着笑容的回过神来,只是这笑容……

    从最开始的真挚,现在变得有些僵硬。

    “心正法师请问。”

    “我听说,您是住在神社内的神居里……”

    白石秀说起这件事,还有些疑惑。

    “可是,神明不应该拥有自己的神国吗?”

    “传说里,诸神居住在天上的岛屿,称之为高天原。”

    “死者的国度,则有黄泉之国。”

    听到白石秀的问题。

    稻荷神有些僵硬的笑容逐渐放缓。

    她的神情变得复杂。

    “高天原啊……”

    “抱歉呢,心正法师,并不存在高天原、也不存在黄泉之国。”

    “那只是普通人的幻想与传说罢了。”

    “神是住在神社里的,亘古以来,便是如此。”

    “我还有些事情,先告辞了。”

    说完这些话。

    没有留给白石秀追问的机会。

    稻荷神一个转身,衣裙洒下点滴金穗。

    祂的身影变淡消失,短短刹那间,便消失不见。

    只留下站在原地,陷入沉思的白石秀。

    以及一片懵逼,什么都没有听懂的浅田千奈。

    “没有黄泉、没有地府、没有地狱……”

    “稻荷神也说了,没有高天原,没有神居住的国度。”

    “那么,天堂、佛国、净土呢?”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白石秀发现,自己又有些不懂了。

    稻荷神跑的真快。

    话还没问完呢。

    白石秀意犹未尽。

    ……

    伏见稻荷神社。

    白足袋踩在榻榻米上,稻荷神的身影显现于神居内。

    “高天原吗……”

    稻荷神呢喃了一句。

    迈动脚步,手里捧着两个盒子,走出了神居,走到了院子中。

    这是神居住的别院。

    是连神官、巫女都不可踏足的地方。

    可在这院子里,却有许多白狐与狸猫在嬉戏。

    它们的体型或大或小,小的不过巴掌大点,相当可爱。

    大的竟肩高两米多,身后摇曳的多条雪白狐尾犹如巨大的树冠散开,只是并不狰狞,反而带着些许圣洁的味道。

    这只最大的白狐,见稻荷神走出来。

    低下头,温顺的接受抚摸,眯起了眼睛。

    片刻,它才开口道。

    “御馔津,你手中的盒子,我怎么感受到了白五与狸三的气息。”

    “这是祂们遗留的灰烬。”

    稻荷神面容带着些许伤感。

    走到院子角落的一颗枯萎樱花树旁边。

    手指轻轻一点。

    花开绽放,花瓣飘落。

    在这场景下,嬉戏的狸猫与白狐们欢呼着跑过来,想要玩耍。

    被大白狐的尾巴一扫,全部跌落在地,连续打滚。

    稻荷神将盒子放置在树前。

    带着伤感的沉默了片刻。

    忽然,低低的哼唱声响起——

    没有舞蹈,没有神乐铃,只有低声哼唱的旋律。

    在这旋律中,樱花树的树根翻滚起来,将盛放了妖神尘埃的盒子聚拢,拉入地下。

    虽说与死亡相关的不洁事物,应该归于死者之国,不应留在正神的神社,更别说神居院子……

    可这是神明的任性。

    片刻时间过去。

    歌声停息,白狐垂首,问道。

    “是要去狩猎凶手吗。”

    “不必,已经结束了。”

    稻荷神的声音没有愤怒,只有哀伤。

    “白五、狸三的永眠,是祂们自己造成的结果,怨不得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