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京当和尚 > 第一百一十二章?神,你知错了吗
    木结构的和风神居内。

    两位妖神所绽放的“烟花”,洒满了整个屋子。

    那点点的光辉、炫美夺目,带着令人安神的氛围。

    毕竟是正能量与部分受到正能量改造的物质残留,其中或许还包含了神力、祈祷之力的成分。

    最喜欢唯美场景的浅田千奈,应该会喜欢这种场景才对……

    并没有!

    这又不是樱花,是两位妖神被超度后,形成的残留场景啊!

    不仅如此,在神居中,浅田千奈还看到了那由虚转实,凭空浮现的存在。

    她身穿宽大的洁白和服,上面布满了金穗的饰品与花纹,看上去充满了丰收的意味。

    白狐般的雪色长发整齐的落在身后,赤色的眸子里满是伤感。

    她——准确的说,应该是祂。

    是稻荷神,真正的神明。

    许许多多的人类,所供奉的神明!

    浅田千奈表情惊恐。

    完了。

    据神道内部的消息,那些供奉稻荷神的神官们所言。

    稻荷神非常喜欢白狐,豢养了许多白狐作为使者(宠物),甚至因此得到了“狐狸神”的外号——

    稻荷神本身并不是狐狸,而是司掌农业与商业的正神。

    狸猫也是稻荷神的随从,只是没有白狐那么讨喜。

    白石桑当着稻荷神的面……

    把稻荷神社的白狐妖神、狸妖神,打包超度了。

    给稻荷神放了个烟花。

    这跟闯进别人家的别墅里,把人家养的恶犬干掉,再用犬血写个正义的正字有什么区别?

    虽然浅田千奈明白。

    自己身为须佐之男命大神的巫女,稻荷神不会对自己做什么。

    可是——

    动手的白石桑就不一样了!

    哪怕是温和的正神,也会为此而发怒吧!

    浅田千奈内心满是担忧,思考如何平息稻荷神的怒火。

    就在这时,她看到回过头的白石秀。

    看到稻荷神后,先是惊讶了一下,旋即恍然。

    白石秀想到,能够在神社间进行远距离传送的,只有对应神社所供奉的正神。

    也就是说,这位是稻荷神?

    话说回来……

    在神社间进行远距离瞬移,这是什么原理?

    与我佛的神足通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不知道对其进行研究,是否能从中领悟到神足通相关的奥妙,从而领悟神足通。

    想远了,先解决面前的事情再说吧。

    刹那间,白石秀收拢思绪。

    不卑不亢,平静的对稻荷神道。

    “见过稻荷神,小僧心正。”

    “白狐妖神与狸妖神,犯下了过错。小僧已经送二位去我佛身边了,还望稻荷神理解。”

    “?”

    浅田千奈满脸问号。

    白石桑,您这是什么操作?

    杀了人家养的狐狸,不赶紧溜了。

    反而跟主人说:我杀你家的狐狸,是因为你家的狐狸犯了错,你能理解吗?

    也太嚣……

    咳,也太方正了吧!

    浅田千奈乖巧的坐在角落,假装白石秀与稻荷神注意不到她,并在内心里疯狂的吐槽。

    但稻荷神并没有说话。

    祂带着些许哀伤,伸出了肤白近玉的手掌。

    神居内,妖神们散落于各处的残留光辉,似乎受到了什么牵引,如旋涡般落入祂的掌心。

    当神居内的妖神尘埃,少去近半的时候。

    祂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小巧木盒,将一捧妖神尘埃倒入其中。

    随后,又重复了一遍动作。

    直至神居内,白狐妖神与狸妖神所遗留的妖神尘埃,全部被收取走,那唯美的场景彻底消失不见。

    稻荷神跪坐在了地上,将木盒置于腿上。

    终于,祂那带着些许慵懒特色,温柔却又伤感的声音响起。

    “我是稻荷神御馔津,不知心正法师,我家的白五、狸三,犯下了什么过错?”

    “竟一刻也不能等待,必须立即以死谢罪。”

    果然,正如白石秀所想。

    身为正神的稻荷神,并没有不分青红皂白的直接就动手。

    看来是可以讲道理的。

    白石秀放下手,露出微笑。

    盘膝坐在了稻荷神面前。

    一僧一神,在浅田千奈惊恐的眼神里,竟然面对面的坐下,心平气和的交流了起来。

    “稻荷神,身为神明,自当庇护供奉着神明的人类,是否?”

    “是。”稻荷神微微点头。

    “白狐妖神与狸妖神参与创建了‘东京都妖盟’这个组织,是五位统领之二。”

    “据我从许多妖盟成员口中了解,东京都妖盟以‘妖元’为货币。”

    “这种货币,是以活人精气、生魂怨气等为材料,施展秘法凝聚而成。每个活人,最多提供十枚妖元,便会死亡。”

    “妖盟内部流通的妖元不下万枚,这些妖元不断的被消耗,每年又有新的妖元补充进来……”

    “妖盟创建共五十三年,期间不知谋害了多少无辜者的性命。”

    “白狐妖神与狸妖神,身为妖盟的创建者,背负着极重的罪孽……”

    “稻荷神,理解了吗?”

    说这些话的时候,白石秀笑容逐渐消失,变得严肃认真。

    这是他从牛头妖口中获得的信息。

    东京都妖盟,竟然寄生于东京都内,犯下了如此罪孽!

    是白石秀不曾想到的。

    正因此。

    当初的白石秀,才铁石心肠的连续超度了几百名东京都妖盟的妖怪,没有任何手下留情。

    这般罪孽,只有在佛前才能洗清。

    “……是我教导无方,才导致了这一切,实在抱歉。”

    稻荷神的伤感与怒气。

    逐渐变得复杂,愧疚。

    祂的姿势从跪坐,转变成了跪拜——

    跪拜的并不是面前的心正法师。

    而是那些受害的无辜者。

    因为祂的过失,导致了这些年许多的人,甚至可能是祂的信徒死去。

    这是身为神明的失职。

    不过……

    一旁的浅田千奈,就没看到那么多了。

    她只看到,白石桑说完后。

    这位稻荷神,就这么简简单单向白石桑跪拜了下去!

    喂,你可是神明啊!

    被全国各地神社所供奉的神明!

    而白石桑……

    哦,活佛,那没事了。

    见到稻荷神明白了自己的过失,白石秀微微点头。

    看管失职,虽然有过错,但不至于去见我佛。

    更何况,稻荷神这些年庇护人类,功德不浅。

    虽说功过不相抵,

    “稻荷神既然知道了,定要约束好自己的随从,不要再让此类事情发生。”

    “我明白了,以后一定会好好教导孩子们。”

    稻荷神微微点头。

    竟然没有觉得,被一个人类的小和尚,用类似说教的语气教导,有什么不对!

    嗯……

    想来也是。

    稻荷神来到这里的第一眼。

    便看到狸妖神毫无抵抗能力的,被一掌超度……

    要知道,狸妖神本身的力量。

    虽然只有一千七百单位——

    可是,要知道,八百年修为的虎妖,体内的修为也才五百单位出头。

    按照这个算法,狸妖神已经是两千多年的大妖怪了!

    这样的妖神,在白石秀的手掌下,无比脆弱。

    因此,稻荷神过来的第一眼。

    就将白石秀,当做了同等水平的存在。

    而不是普普通通的和尚。

    事情解决。

    虽然知道了,白狐妖神与狸妖神犯下的过错。

    可祂们毕竟被稻荷神当成了孩子(宠物)。

    稻荷神不想继续在这伤心之地停留,打算将祂们遗留的尘埃带回伏见稻荷大社,进行安葬。

    满足祂们最后的遗愿。

    眼见稻荷神准备离开……

    白石秀忽然开口。

    “那个……稻荷神大人,小僧有一个冒昧的请求。”

    “心正法师请讲。”

    稻荷神疑惑的看过来。

    一旁的浅田千奈心中也有些不解。

    稻荷神要走了,事情好不容易解决了,为什么还要叫住祂?

    白石桑想请求什么?

    “能不能让小僧看一看您体内,具有多少单位的神力。”

    白石秀笑着道。

    “如果您能告诉我,您修炼的年龄,以及白狐妖神、狸妖神修炼的年龄等信息,那就更好不过了。”

    白石秀的目的很简单。

    想要知道,神明的神力……

    与妖怪的妖力、和尚的法力、神官的神力的区别在哪里。

    毕竟,好不容易见到一次稻荷神。

    过了这村,可能就没这店了。

    然后,便看到稻荷神与浅田千奈的表情僵硬了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