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京当和尚 > 第一百零五章?这就顿悟了?
    一个小时前,净水法师看到那段视频。

    怔住的同时,第一反应是——

    不可能!

    一念花开,这根本不是人类所能做到的事情吧!

    现在电脑技术已经这么发达了,一定是什么特效合成的画面!

    可净水法师虽然不怎么看娱乐视频……

    但是,新闻时事却一直都有关注。

    这时,他想起了前些天,占据了各大新闻网站头条的“代代木的奇迹樱花”事件,被誉为神迹。

    净水法师当时还有些感叹。

    佛陀、菩萨、罗汉不现世的现代。

    只有鬼神才能缔造出这般神迹了吧。

    结果,与视频的内容联想到一起,不由感到震撼。

    那个奇迹樱花,原来是心正法师为了满足一位少女亡魂的心愿,所造就出来的?

    这……

    这也太慈悲了吧!

    视频的简介处,净水法师还了解到。

    心正法师来自代代木森林的灵明寺。

    还真别说,虽然净水法师出生后的时代,灵明寺早已破落了几十年。

    可他从增上寺的典籍里,看到过灵明寺的名字,还曾因此问过长辈住持,有些印象。

    那可是曾经东京都里,数一数二的,历史传承悠久的大寺庙!

    心正法师竟然来自灵明寺?

    其身上又笼罩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这种惊奇与震撼,以及心中的好奇。

    驱使着净水法师与警方交流过后,没有立即离开。

    而是站在电梯口,等待那位心正法师出来。

    等到再度看到那位心正法师的时候……

    净水法师忍不住细细的打量。

    白净帅气的面容上,还带着几分稚气,加上一头有些长了的板寸。

    如果不身穿僧袍在路上遇见,净水法师绝对想不到,这是一个和尚,只会认为,他是哪个学校的学生。

    也没有三头六臂、佛光随行、步步生莲啊!

    “净水法师,有什么事吗?”

    白石秀走过来,疑惑道。

    净水法师犹豫了一下,露出笑容。

    “心正法师是第一次参加宗警联合会吧?不如让贫僧为您带路,当个小小的导游,如何?”

    净水法师没有问,樱花树是怎么回事。

    太唐突了。

    他打算从一旁观察,看看这位心正法师,究竟是否拥有视频里的那般修为法力。

    白石秀倒是不知道净水法师所想。

    闻言露出笑容,合掌行礼。

    “那就有劳净水法师了。”

    这就是和尚前辈的礼仪修养啊!

    没想到,这位净水法师,不仅光头亮。

    就连修养也是极好的。

    仅仅一面之缘,便特意停下等待自己,为自己带路讲解。

    尽显佛门情谊!

    交流间,已然来到十一层。

    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

    白石秀与净水法师一同来到了交流会的地点。

    这是一个较为空旷的大厅,里面的装饰极为朴素,并没有掺杂多少宗教色彩——

    没有特色,已经是最大的一种特色。

    毕竟,参与这次交流会的,佛教、神道都有。

    虽说日本古代,神佛不分。

    神社与寺庙组合在一起,是常有的事情。

    例如浅草寺,便与隔壁的浅草神社曾为一体。

    但自从明治天皇统治时期的“神佛分离运动”,两者分离,神道被推崇,佛教被打压衰退。

    虽然后来有所恢复,但两者也已经变得泾渭分明。

    关系远不如几百年前一般融洽。

    就例如现在,交流会的大厅里。

    大致能看出来,和尚、神官各自进行交流讲法,小圈子分割得很清晰……

    以上都是净水法师的讲解。

    白石秀则扫视了一圈。

    发现现场虽然大部分与净水法师讲解的差不多。

    和尚、神官各成一个小圈子。

    但是,就在中央的地方,大部分的和尚、神官们坐在一起,似乎在交流什么。

    “净水法师,那些和尚、神官为什么坐在一起?”

    “嗯?”

    净水法师还沉浸在讲解明治天皇对佛教的打压上。

    闻言一愣,顺着白石秀的目光看去。

    顿时也觉得有些惊讶。

    “这……贫僧不懂,以前没见过啊。”

    带着疑惑,两人走近了才发现。

    这里是主办方的警方,特地布置出来的交流地点。

    这里摆放了一个中心空出来的巨大圆环桌子。

    这个桌子一圈,坐满了来自各个神社的神官、和尚。

    他们认真的倾听着,站在中央空地的一位年长的女性神官的解说。

    这位年长的女性神官旁边,有一个小桌子,上面放着一个摄像机。

    嗯……

    白石秀看着这个摄像机,感觉有些眼熟。

    她演讲的内容,也颇为耳熟。

    “……于是,我们须贺神社的巫女,产生了一个想法,给摄像机进行神力洗礼,能否使其拍摄到鬼物?”

    “这是一个大胆的想法与尝试,幸运的是,她成功了!”

    “虽然耗费了一番时间,经历过许多次失败。但是,在我的帮助下,应该是第一台摄像机神器,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

    果然是浅田千奈的那台摄像机。

    白石秀微微点头。

    这次不用净水法师解释。

    白石秀已经明白了。

    这大概是浅田千奈的婆婆,正在解说除灵摄像机的洗礼思路。

    大概由于警方的要求,以及近段时间,浅田千奈拍摄的除灵视频,在网络上所引起的风潮与影响。

    东京都的神社、寺庙终于觉悟了。

    既然可以用神力对摄像机进行洗礼。

    那么,其他的现代机械呢?

    是否也可以制作成神器、法器?

    说到底,无论是古代的工具、亦或者现代的机械设备,虽然形态与水平上出现了巨大的差别。

    但是,本质上都只是工具。

    既然神力摄像机行得通,其它相似的机械设备……

    改变方法进行开光、洗礼。

    应该会有不少惊喜。

    这些事情,青木警官作为一个警察,都能联想到。

    真正掌握超凡力量的神社、寺庙不会想不到。

    由于对器物开光,涉及到的经文佛理、鬼神祭文并不多。

    除了相应的仪式,更多的是对力量的运用技巧。

    在这个基础上。

    和尚、神官们暂时放下了之间少许的隔阂。

    互相交流,促进技术发展……

    这便是现在这幅场景,出现的原因。

    看到这一幕。

    白石秀不由联想到了工业革命。

    当超凡力量与现代科技碰撞。

    怕是要产生第一次超凡革命的节奏……

    不过,根据白石秀的了解。

    这一次,妖怪似乎走在了人类的前面。

    就在这些神官、和尚们还在讨论如何开光、洗礼、会发挥出怎样效果的时候……

    东京都妖盟的妖怪们。

    已经开始将妖力以类似符咒的形式,铭刻在子弹、狙击枪上。

    提高其性能,甚至产生超凡的效果了。

    嗯。

    虽然东京都妖盟被白石秀推平了。

    剩余的一部分妖怪,还在接受白石秀的教育与劳动改造,不会也不敢出来搞事情。

    但是,东京都妖盟,只是生活在东京都的妖怪联盟。

    日本又不仅有东京都一个城市,更别提,东京都妖盟的两千妖怪,逃了一千多个。

    更有五位妖王统领下落不明。

    其它地方的妖怪,还在继续着类似的研究吧。

    白石秀若有所思。

    话说回来,虽然目前神官、和尚的理论略显稚嫩。

    可是,在这个领域。

    目前白石秀也只是刚刚起步。

    顶多研究过妖盟制作的子弹、枪械。

    绝对不敢妄言自己已经什么都懂了。

    此刻,听浅田神官的讲解,心中有不少领悟。

    例如……

    白石秀第一次听说。

    原来,用神力洗礼摄像机。

    不需要一个一个零件的拆开洗礼啊!

    ……

    一旁,净水法师听了一会儿。

    虽然没太听懂那位须贺神社的女神官,讲的是什么。

    但是大致的意思,已经明白了。

    就当净水法师打算给一旁的心正法师讲解一下的时候。

    蓦然发现。

    旁边的心正法师,似乎是听得入了神,沉浸其中。

    不时地沉思、点头。

    或是露出些许恍然、微笑的表情。

    仅仅是看着心正法师沉思。

    净水法师体内的法力,便隐约感到些许共鸣,获得了少许提升。

    他的灵觉,更是感到触动,有诸多念头与灵感勃发而出。

    最近读经时一些未曾理解的关窍。

    刹那间融会贯通,恍然大悟。

    这是……

    净水法师不由瞪大了眼睛。

    虽然他没有遇到过,但是这种情况,他从典籍上面看到过……

    这是许多高僧,一生都未必能遇到一次的顿悟!

    心正法师,这就顿悟了?

    就在净水法师感到惊讶,沉醉的时候。

    站在中央,正在进行讲解的浅田婆婆,忽然感觉不太对。

    在场的大部分和尚,目光都移开了,集中在了一个年轻的小和尚身上。

    只剩神官们,还在认真听自己的解说。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