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京当和尚 > 第五十八章?可以走了吗?
    一六年十一月十四日,初冬。

    凌晨四点。

    老住持自然的从睡眠中醒来。

    又是精神奕奕的一天。

    自从用了白石秀开过光的枕头,老住持年轻时为了赚钱,留下的后遗症导致的睡眠过浅,被治愈了。

    睡眠质量直线上升,白天念经的时候也不再瞌睡连连。

    嗯……

    话说回来,心正呢?

    老住持走了一圈,并没有见到白石秀的身影,略感不习惯。

    蓦然想起——

    心正昨夜说是要监视妖怪的动静,现在不见了,大概是有收获了。

    果然,妖怪也想不到,心正可以在那么远的地方,监控房屋吧?

    老住持笑了笑。

    洗漱,坐在佛前。

    心正很强,老住持一直知道这一点。

    但他从未提醒过。

    因为老住持觉得。

    对于一位僧人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法力、不是武力、甚至不是知识、不是智慧。

    而是心性。

    没有力量与智慧,顶多是个愚僧。

    可如果拥有强大的力量与智慧。

    却如果没有足够的心性……

    就像曾经的灵明寺,所遭遇的那般。

    天资横溢的三位兄长,一位陨落、一位堕落成妖、一位由于控制不住自己的仇恨与愤怒、被转化成了妖怪。

    咚。

    轻敲木鱼,声音空灵。

    在这寂寥小寺,颇有远离尘世的感觉。

    ……

    我超强?

    白石秀并不是第一次意识到这点。

    事实上,与浅田千奈接触以后。

    白石秀已经逐渐觉得。

    自己恐怕是个天才。

    只是没想到有这么天才!

    不过。

    此时此刻,白石秀心里也就只有惊讶。

    并没有骄傲、自满等情绪。

    放在上辈子,还有可能。

    可这一世,白石秀习念佛经,修行禅悟。

    内心早就没有那么浮躁了。

    说到底,一个内心浮躁的人,也不可能忍受寂寥的时光,控制住自己的欲望与懒惰,忘记繁华世界的享乐。

    沉浸在学习与知识的海洋里。

    对于白石秀来说。

    他仅仅是感到些许惊讶,如此简单的情绪。

    至于骄傲……自满……

    今天的早课念了吗?

    今天的课程学了吗?

    妖力与法力的区别找到了吗?

    人类为什么会转化成妖怪搞懂了吗?

    如何将阴地转化成福地弄清楚了吗?

    如何大幅削减鬼物的产生效率想到了吗?

    ……

    世界上还有那么多受苦受难的人,还有那么多受到鬼物、恶妖、恶人迫害的无辜者。

    白石秀哪里来的资格骄傲?

    哪里来的时间自满?

    说到底,法力只是工具之一。

    单纯地拥有法力,而没有对应的学识,是无法拯救世人的。

    甚至无法拯救一个小女孩。

    有骄傲自满,出门装逼的时间。

    白石秀更乐意回到寺庙,回到学校,修行经文,学习知识。

    “圣,圣僧?”

    四面妖小心翼翼的声音响起。

    它完全不明白。

    自己只是回答了老大的修行时间,为什么面前这个恐怖的和尚,就忽然怔住了。

    这有什么可惊讶的地方吗?

    你不应该惊讶自己,为什么十几年就能变成这种怪物吗?

    四面妖跟多臂妖只敢在心里逼逼。

    甚至动都不敢动。

    生怕一个动作,就引得佛光普照,化作灰灰。

    “哦,下个问题。”

    白石秀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刚刚又顿悟了一下。

    法力涨了两百点。

    嗯,换算成妖力,大概是两百年?

    虽然白石秀觉得这不值得骄傲……

    但是。

    不妨碍白石秀觉得爽啊!

    这也是白石秀来到这个世界后,沉迷学习修行的原动力。

    “你们的洗魂珠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问题很重要。

    白石秀的声音也变的严肃起来。

    四面妖跟多臂妖一颤,立即道。

    “是老大给的!”

    “老大跟四面它们炼制的!跟我没关系啊圣僧,我只是个技术员,负责玩电脑的!”

    两个稍微不同的回答。

    看到四面妖的表情立即狰狞起来,似乎对多臂妖很愤怒。

    白石秀就明白了。

    多臂妖说的是真的。

    这个组织,掌握着炼制洗魂珠的方法。

    抽取无辜者的生魂,进行炼制!

    “炼制洗魂珠的方法,是那头虎妖教给你的?”

    “是!”

    四面妖疯狂点头。

    “圣僧,我是被逼的啊,如果我不按照老大的话去做,就会被残忍的吃掉,我都是被迫的!”

    白石秀并没有听它辩解。

    而是若有所思的继续问道。

    “那么,你们知道虎妖是如何得到洗魂珠炼制方法的吗?”

    白石秀心里闪过一个念头。

    当年通灵的入妖,灵明寺的覆灭,会不会与这个组织有关?

    毕竟,虎妖是八百年的妖怪。

    通灵入妖,是在几十年前。

    当时虎妖就在东京都活动,也很正常。

    不过想一想,白石秀又觉得不太可能。

    这个组织的妖怪……

    看上去都不太聪明的样子。

    灵明寺好歹千年传承,毁在这么一个笨蛋妖怪组织上面,也太毁坏形象了。

    果然,妖怪的回答,证明了它们的清白。

    “不知道。我只知道七年前,老大举办生日派对后,就获得了洗魂珠的炼制方法,并传授给了我们……

    “大概是生日派对的某个客人,教给老大的吧。”

    某个客人?

    白石秀揉了揉眉头。

    看来,真正的幕后黑手另有其人。

    好麻烦。

    就不能老老实实排好队,大家一起,快快乐乐的上路吗。

    “你们知道是哪个客人吗?”白石秀不抱期望的问道。

    “圣僧,这您就是难为我们了……老大邀请的都是一些大人物,我们这些小妖,甚至连进入派对的资格都没有。

    “当时倒是有负责端茶送水的小妖,可惜早就被老大吃了。”四面妖回答道。

    白石秀点了点头,并没有为难它们。

    而是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那你们知道,当年灵明寺是如何寂灭的吗?当年的通灵为何一日入妖?

    “这件事太多蹊跷,你们又是百年多的妖怪,应该知道这件事情才对……”

    四面妖与多臂妖,面面相觑。

    然后哭丧着脸道。

    “这个真的不知道啊,圣僧……

    “当时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

    “只知道一夜之间,灵明寺燃起大火,两只妖怪在东京肆意战斗,造成了大量的破坏……”

    “随后,明治神宫的两位鬼神出手,将两只妖怪镇压消灭……”

    “当时我只是个小妖,躲在老大后面瑟瑟发抖,根本不敢靠近……”

    白石秀想了想。

    确实是这样。

    四面妖当年只是小妖怪,如果卷入灵明寺的事件里,根本活不到现在。

    点了点头。

    “那么,多谢二位施主解答,小僧没有别的要问的了。”

    “既然这样,圣僧,我们可以走了吗?”

    四面妖跟多臂妖闻言,露出期待的表情。

    白石秀闻言,笑了。

    “哦?两位施主如此迫切,着实与我佛有缘。

    “既然如此,就让小僧送二位一程!

    “路途漫长,二位刚好可以做个伴。

    “上路吧。”

    说着,白石秀抬手就是一记佛缘掌击出。

    如玉般的掌心,绽放出无尽佛光。

    温暖的光芒扫过地下室的每一寸角落。

    四面妖与多臂妖,只来得张开嘴,发出一个音节。

    “我……”

    旋即,佛光下被度化,化作无尽灰烬崩碎。

    看着二位施主留下的痕迹。

    白石秀放下禅杖,双掌合十。

    熟练的念起了往生咒。

    既是为了死在这些妖怪手里的亡魂。

    同时,也是为了这些妖怪所诵念。

    虽然它们罪孽深重,可毕竟也是一条生命,希望能在我佛前,放下屠刀,洗去罪孽。

    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