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京当和尚 > 第三十七章 蜘蛛不会离开巢穴
    手铐脚铐,自然是玩笑话。

    白石秀有更好的方法。

    何须假借外物?

    唤醒池田理事长,直接一记超功效的静心掌下去!

    无痛、无悲。

    池田理事长终于完全平静了下来,进入了极度冷静的状态,不再吵着拯救儿子,而是听话的站在一旁……

    儿子已经死了。

    无法复活。

    只有配合白石大师,起码还能让他安息,为他复仇。

    一旁的青木警官见状,露出了敬畏的眼神。

    这才是真正的高人啊!

    自己刚刚有眼不识泰山,还好没有出言不逊,不然现在就要被疯狂打脸。

    而且是左右开弓,啪啪响的那种。

    两个旁观者都安静了下来,白石秀总算可以询问池田信的亡灵了。

    嗯……

    此时池田信的亡灵,已经哀嚎了十多分钟。

    真是充满活力呢。

    “池田信,你记得是什么杀了你吗?”

    白石秀问出了自己介意的第一个问题。

    看过现场的样子,白石秀有些怀疑……

    杀害池田信二人的,不是“鬼物”。

    而是现代大都市里,极为罕见“妖怪”!

    果然,白石秀看到车内被束缚的池田信,痛苦的哀嚎一顿,脸上露出恐惧与仇恨的复杂表情。

    “是,是步美!是那个贱人!!

    “不,不是贱人,是怪物,怪物不要靠近我……

    “对,对不起,不是怪物,不是贱人,是我最爱的人,我最爱的人,呜呜……”

    池田信的言语表达相当凌乱。

    白石秀并不意外。

    亡灵终究是亡灵。

    思维、记忆等,皆丧失大半,只留下一些较为深刻的执念,言语也过于凌乱……

    这也是为什么往往鬼物会显得很笨拙,大多只会重复一些固定话语的原因。

    生前的思维能力受损,又被怨气阴气同化,导致思维能力只剩下了极少的一部分。

    就连活动性情都显得较为一致,能被人总结出规律来……

    只有那些强大的鬼王,才拥有堪比人类的智慧,拥有自己的特殊之处。

    不过,池田信已经透露出许多信息了。

    杀死他的,是名叫步美的女人。

    极有可能是池田信曾经的恋人,例如前女友等身份。

    至于是否是妖怪,还无法确定。

    毕竟,人在濒死的时候是可以看到鬼物的。

    在普通人眼里,不管是妖怪、还是鬼物,都属于“怪物”的范畴。

    “池田施主?”

    白石秀问了一下池田理事长。

    在绝对平静的BUFF下。

    为了帮助白石秀整理信息。

    池田理事长将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说出来了。

    果然,步美是池田信的前许多任女友,与他分分合合许多次,甚至两年内为他堕胎四次,身体几乎垮掉了,最后又被抛弃分手……

    真就是人渣啊。

    青木警官听的眼皮直跳。

    一时间竟然觉得,池田信死的没那么惨了。

    “如果不涉及超凡因素,这就是一场普通的情杀而已……”

    白石秀倒还好。

    佛说: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池田信做出了这种事情。

    死在步美手中,也算是一种报应。

    而步美不仅杀害了池田信。

    还将池田信的新女友,一位无辜者牵扯进来。

    同样犯下了罪孽。

    这份罪孽也需要到佛前偿还。

    简单来说……

    白石秀不管那么多。

    自己只是个无情的超度机器。

    “青木警官,麻烦你查一下最近的案子,有没有一个叫做广岛步美的死者……”

    鬼物往往昼伏夜出,局限于方寸之地。

    妖怪日夜皆可活动,行动不受地点与位置的影响。

    两者习性差距太大!

    白石秀必须先确定步美的状态,才能进行下一步工作。

    青木警官点头答应,拿起电话联系警察署,找人查最近的案件资料去了。

    白石秀则继续询问池田信。

    只可惜……

    池田信的灵,或许是被折磨了太久。

    已经几近崩溃,记忆思维等也已经接近消散。

    只知道哀嚎着呼救。

    哀嚎着重复“步美”、“贱人”、“怪物”、“爱人”这四个词语。

    可见死前的一切对他留下了多么深刻的记忆与执念。

    既然已经得不到更多的信息。

    白石秀也没有让池田信的灵,继续经受折磨。

    虽然他是个人渣。

    可最后变成了屑渣,也算是偿还了因果。

    希望他能在佛前好好念经,下辈子当个专一的好人。

    跟池田理事长交谈了一下。

    得到他的同意后。

    白石秀抬起手掌,体内法力汇聚,正欲送池田信上路。

    忽然……

    网动了。

    之前无论是白石秀触碰、亦或者池田董事长触碰,都没有任何反应的发丝蛛网忽然颤动了一下。

    白石秀心里一动,试图后退。

    可惜动作太慢了一些。

    下一刻!

    它们猛然爆裂开来,由阴气化作实质,形成了如黑潮般遮天蔽日的发海!

    根根坚韧的发丝纠缠在一起,将站在车辆旁边,位于发丝蛛网旁边的白石秀、池田董事长、青木警官直接包裹住!

    原地顿时出现了三只大小一般的发茧。

    “大师?!大师!!白石大师!”

    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到,青木警官拼命的挣扎。

    可惜,这些发网犹如钢丝铸成,无论他怎么挣扎都纹丝不动,反而是徒耗体力。

    池田理事长仍处在静心掌的作用下,就静静的站着。

    等待白石秀的搭救。

    他相信,这点小问题,难不倒白石大师。

    嗯……

    白石秀被发网包裹,并不慌乱。

    哪怕化作实质,它们本质上也是由阴气、怨气等构成,白石秀只要动用法力……

    这些头发丝必然会随之净化、消失。

    只是,

    白石秀现在有一丢丢失落。

    自己竟然忘记了一个十分简单浅显的道理。

    蜘蛛轻易不会离开它的巢穴。

    不光是鬼蜘蛛、还是妖蜘蛛,亦或者蜘蛛人、蜘蛛侠……

    都不会脱离这个习性……

    看来,还是最近光顾着研究炼体功法,疏忽了学习。

    这样可不行。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好和尚。

    必须要德智体全面发展,不能偏了任何一科。

    此时此刻。

    白石秀虽然没有挣脱束缚。

    天眼通却早已启用了全方位的上帝视角,并且开了透视、阴阳等多项功能。

    看到了蜘蛛发网,穿透了地面。

    在下面一层,也结成了半张发网。

    停在地面,被整个包裹的轿车,刚好位于整张网的最中间,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在网的最下端。

    有一根纠缠在一起的长长发丝,不断的往地下延伸而去,通往极深的地底。

    一个只有上半身还维持人形,脸部与下半身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只可怖的怪异蜘蛛的女人。

    正在用八只步足,紧紧的抓住那根发丝,以极快的速度向上攀升而来。

    上升的速度,比起直升电梯也丝毫不差。

    嘴里还不停说着。

    “谁都不能夺走我的信,他体内正孕育着我们的孩子……嘻嘻……”

    这……

    池田信让步美堕了四次胎,伤害了四个未出生的生命……

    现在步美黑化,直接让池田信感受一下怀孕的滋味?

    这也是因果循环?

    白石秀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