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京当和尚 > 第二十章 我敬你是条汉子
    星期二,一如往常的早晨。

    白石秀修完早课,差不多就该出发上学了。

    昨天去近藤中学除灵,或许对近藤中学的学生们来讲,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值得他们议论好久,甚至留下新的校园怪谈。

    可对白石秀来说。

    不过是诸多除灵委托中,普通的一个罢了。

    当然,近藤中学提供的百万日元报酬并不普通。

    可这只是偶然事件,白石秀并不会因为一次高额委托,就将自己的除灵的价位直接提升上来。

    他很清楚一件事情——

    这里是东京都,本地有诸多神社古寺!

    这些神社古寺瓜分了整个东京都几乎所有的地界,东京都二十三区,每一个区都有对应的神社、寺庙。

    这是不成文的潜规则。

    那些本地的灵异事件,如果涉及到刑事案件。

    造成了人员伤亡等。

    一旦由警察署等接手,那么变相的就到了对应的神社、寺庙手中。

    哪怕暂时还没有造成伤亡,那些遭遇厄难的人们,也会主动去本地的知名神社、寺庙寻求帮助。

    只有那些支付不起神社古寺高昂除灵价格的普通人。

    才会选择白石秀这种没什么名气,但是收费比较低的小寺庙僧人,进行除灵……

    对于这些人来说。

    他们只能拿出这些钱来。

    如果白石秀想要提高价格,那么只会失去几乎所有的委托。

    “不管哪个世界,哪个社会,都是大资本家瓜分市场,其他的臭鱼烂虾,只能喝点汤水……”

    白石秀摇了摇头。

    就像去年在日本上映的一部漫改电视剧。

    《朝九晚五:帅气和尚爱上我》。

    那里面的男主角星川高岭,也是和尚,而且样样精通,还是霸道总裁,未来将会继承偌大的家族寺庙……甚至还有私人飞机。

    就连帅气都跟白石秀不相伯仲。

    跟白石秀这种,想要一间独立卧室,都要自己除灵赚钱盖房的穷酸和尚,不是一个档次的。

    白石秀唯一能胜过他的。

    大概就只有法力了。

    想要达到那种程度,白石秀还有一段路要走。

    “住持,记得找施工队。”

    出门前,白石秀特意提醒了一句。

    昨天回来后,他就把钱交到了老住持的手中。

    老住持戴着耳机,一边闭目听歌,一边敲木鱼。

    硬生生把木鱼敲出了现代乐的节奏感。

    闻言,头也没回的道。

    “知道,我还没有老年痴呆。”

    “……我出门了。”

    “一路顺风。”

    ……

    白石秀骑着小白龙自行车,照常上学。

    没想到的是。

    高井真理惠同学今天也提前抵达了日比谷高中。

    见到白石秀后,她立即深深的鞠了一躬。

    “谢谢你,白石桑!”

    “高井桑,你姐姐的状态好些了?”

    白石秀没有拒绝高井真理惠的行礼,而是惊讶且欣喜的道。

    这不难猜测。

    白石秀没有做过什么让高井真理恵如此感激的事情,哪怕是除灵,也不过是正常的交易委托罢了。

    只有那个小玉佛,是白石秀出于善念,送出去的。

    高井真理恵一大早就赶到学校,等待白石秀。

    显然只有一个答案。

    “嗯,白石桑的小玉佛实在神奇!

    “我只是将小玉佛送到姐姐手里,到了晚饭的时候,姐姐就主动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状态也明显有了好转……”

    高井真理恵兴奋的道。

    她对白石秀相当信任,却也没想到……

    仅仅是白石秀随身携带的一个小玉佛,就拥有如此法力!

    当天晚上,高井夫妻喜极而泣。

    时隔三年,一家人终于团圆在了一起。

    而不是明明住在一起,却形同陌路。

    白石桑果然是真正拥有大法力的神僧!

    “善哉。”

    白石秀微笑点头,发自内心的感到喜悦。

    对于拯救一位女生,从自闭抑郁中解脱出来,他同样高兴。

    只是,白石秀其实也没想到。

    自己注入过法力的小玉佛如此好用。

    大概是因为……

    高井真由子在这三年时间里,本身就已经接受了许多次心理开导。

    并且在时间的流逝下,也逐渐走出了那种悔恨与歉疚的心态。

    小玉佛,只是起了一个引子的作用。

    平复了她的心情、使其静气凝神,从那种自闭的状态解脱了出来。

    白石秀是这样猜测的。

    至于真相如何。

    要等到亲眼见过高井真由子,才能清楚了。

    这并不需要太久的时间。

    高井真理恵说,高井真由子刚刚走出房间,变得有些怕生内向,需要一段时间的调养恢复,才能逐渐恢复原先开朗阳光的性格。

    高井一家打算等过些天,高井真由子的状态好些了。

    趁着周末放假,再带她拜访白石秀。

    从这一点来说,高井真由子也很想见一见送给她玉佛,将她从无尽悔恨中拯救出来的那位“神僧”!

    “真是多亏了白石桑呢!”

    高井真理恵真心实意的夸赞道。

    随后,又有点小心思的说。

    “那个,白石桑,你还有没有小玉佛,可不可以也给我一个?我可以花钱买的!”

    那可是白石桑贴身佩戴的小玉佛!

    不但拥有法力,而且意义非凡!

    只是,先前那一枚是白石桑送给姐姐真由子的。

    高井真理惠不可能自己拿走。

    姐姐真由子恢复了之后,又将其视若珍宝的贴身佩戴……

    高井真理恵只能从源头想方法,从白石秀这里再弄一枚。

    “玉佛是法器,具有特殊意义,不可以卖的……”白石秀摇了摇头。

    “二十万日元!这是我所有的零用钱了,白石桑求求你,我只是想要一个小玉佛,安神静心……”

    “……不过,这种开光的玉佛,可以在寺庙‘请’来。”

    白石秀露出笑容。

    毕竟是信徒。

    一味的拒绝太残酷了。

    “高井桑如果心诚,可以等到周末的时候,来灵明寺请一尊玉佛。”

    “嗯!”

    高井真理惠用力的点头,心中狂呼,太棒了!

    白石秀轻咳一声。

    自己变卦太快有些不太好。

    虽然请玉佛这种事,在各个寺庙、神社都十分常见。

    人们经常用这种方式,请大法力的僧人、神官将法力、神力汇于器物上。

    请到家里来祈愿、庇佑亲友。

    可白石秀自身,毕竟还只是一个候补和尚。

    不能因为有了些许功德,就得意忘形。

    “对了,高井桑,近藤中学的灵已经被我超度了,可是如果学生们还是害怕,不入住怎么办?”

    白石秀转移话题,问出了他在意的另一个点。

    这也是没有名气的坏处。

    哪怕自己除了灵,普通人也不是很信任。

    而那些大寺庙里出来的和尚,哪怕法力不精,也会受到人们的尊敬。

    高井真理惠笑道。

    “白石桑不用担心,昨天姐姐好转的事情,已经让爸爸彻底相信,你是真正拥有法力的僧人了。

    “他打算接下来的几天,亲自入住女生宿舍,给学生们深夜直播……

    “如果一直平安无事,那么,宿舍闹鬼的传说就会不攻自破!”

    “……”

    白石秀哑口无言,还有这种操作?

    高井校长,我敬你是条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