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京当和尚 > 第九章 佛掌送给有缘人
    真正接触除灵至今,已经一年有余。

    白石秀依然觉得,“鬼物”是很无耻很不要脸的存在。

    正午阳盛阴衰,它们就不知道躲去了哪里,像妒鬼这种,掘地三尺你都找不到它的存在。

    到了午夜阴盛阳衰,它们就开始出来活动。

    假若遭遇创伤,它们还可以趁着午夜的天时地利,凭借外界刺激与怨气,短时间内汲取大量阴气,开启暴走形态!

    只有极少数的鬼物,才会违反这种常态,不论昼夜都会出来活动。

    这只妒鬼就是很好的例子。

    从白石秀的天眼可以看出来,它身上的阴气,其实已经被浅田千奈的符咒消磨的差不多了。

    然而在浅田千奈回答的刺激下,妒意怨气猛地一涨,不知道从哪里汲取来了大量的阴气,状态恢复全盛不说,甚至还提高了不少!

    看,跟反派多BB就是这种下场。

    哪怕打残了,也有可能满血满状态复活。

    白石秀心中吐槽。

    手指有点发痒,想拿包瓜子嗑……

    实在不行来半只西瓜也行。

    不过,浅田千奈毕竟是大神社的巫女。

    虽然有些失误,面对暴走的妒鬼,并没有乱了阵脚。

    大把大把的符咒甩出,有条不紊的后退放风筝,消磨妒鬼身上的阴气。

    同时,呼唤道。

    “呀呀呀!白石桑救命呀!快来帮忙消灭这只妒鬼啊!”

    “……”

    浅田千奈可能是在开玩笑。

    白石秀站在摄像机后面想到。

    他的天眼早已控制自如,可以看到浅田千奈的符咒储备还相当充足,哪怕面对暴走的妒鬼,也可以将其身上的阴气耗尽。

    鬼物暴走的本质,是透支组成鬼体的怨气,汲取阴气。

    短时间内连续这么做,不用管,它自然会原地消散。

    所以是不可能二次暴走的。

    浅田千奈巫女,明明可以自己解决。

    为什么还要喊白石秀呢?

    肯定是想让和尚我白打工……

    “……报酬分你一半!”

    “好嘞!浅田桑莫急,小僧这就来!”

    白石秀二话不说,从摄像机后跑了出来。

    速度并不快,却迈着踏实的步伐。

    与浅田千奈擦肩而过。

    迎着那面容都已经扭曲,几乎看不出人类面容的妒鬼,就是一记大明光掌。

    “施主,上路吧。”

    这一记招式,是白石秀结合经典,自创来的。

    本质上是将大量法力汇于掌心,没有破坏力,只有净化怨气的效果。

    刹那间。

    温润的佛光绽放。

    这一刻,空地亮若白昼。

    妒鬼没有出现什么“扭曲的面孔平静了下来,露出了幸福的微笑”这种表情。

    它当场蒸发,连带着被它踩踏过,留下枯萎脚印的草地,都恢复了青翠。

    一掌下去,诸事平息。

    白石秀双掌合十,在光芒消逝的同时,低声念了一句。

    “阿弥陀佛。”

    嗯,果然,这一式掌法有问题。

    按照白石秀的思路,这一式掌法应该只净化怨气,留下纯粹魂体才对。

    我佛慈悲,哪怕是恶鬼,也要给它们留个遗言的机会。

    结果妒鬼施主一声不吭,直接继火鬼施主后去见了佛祖。

    看来……

    不是两位施主与我佛有缘。

    而是这式掌法与我佛有缘!

    决定了,以后这式掌法改名,叫佛缘掌!

    佛掌送给有缘人!

    “白石桑,那只妒鬼呢?”

    这时,浅田千奈才转过身来。

    茫然的看着空空如也的空地。

    如果不是地上飘散的符咒灰烬,以及她的小挎包里明显减少的符咒储备。

    她都怀疑,自己刚刚遭遇妒鬼,难道是错觉?

    怎么一回头的功夫。

    什么都没有了呢?

    “它已经去极乐世界了。”

    白石秀说了一句自认为很有禅意的话。

    浅田千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只能静静的鼓掌。

    ……

    半个小时后,西村家。

    在西村夫人几近跪拜的道谢中,白石秀跟浅田千奈匆忙的走了出来,略微松了口气。

    虽然除灵只是工作。

    可帮助西村先生“复仇”,也算是事实。

    知道浅田千奈是负责除灵的巫女后,西村夫人今晚一直在警察署等待消息。

    得知杀害西村先生的妒鬼已经被消灭。

    西村夫人终于痛哭出了声音。

    为了防止再次出现西村先生的事情,白石秀跟浅田千奈亲自送西村夫人回家。

    到家后,西村夫人取出了一沓日元,想要作为报酬。

    被拒绝了。

    这件案子,警察署那边已经给了报酬,浅田千奈不打算两面收钱。

    当然,最重要的事是。

    西村先生死后,可以预见的是,西村家的幼子将由西村夫人独自抚养。

    这份钱,对西村夫人来说,更加有用。

    离开西村夫人家,站在昏黄路灯下。

    浅田千奈对白石秀道。

    “这次事件多亏了你,白石桑,接下来你要回寺庙吗?”

    “自然,小僧要回去休息了,明天还有早课,白天也要上学。”

    白石秀应道。

    “报酬。”

    “……当然不会吞了你的报酬啦!”

    浅田千奈白了白石秀一眼。

    这和尚法力深厚,就是未免太抠搜贪财了点吧。

    面对暴走的妒鬼,浅田千奈第一句话喊出来,他竟然犹豫了,不肯过来!

    直到说出“报酬分你一半”这句话,他才毫不犹豫的冲了出来……

    然后把暴走的妒鬼秒了。

    呵,秃驴。

    浅田千奈在心里指着和尚骂秃驴,从小挎包里拿出一沓日元来。

    分出一半,重重的拍到了白石秀手里。

    “给!”

    用力,再用力点!

    看着手中那一小沓一万日元的票子。

    白石秀眼睛都直了,瞬间开了天眼,将票子的数量计算了出来。

    二十五张!

    每张一万面额,总计二十五万日圆!

    这……

    神社的小巫女,帮警察署除一次灵,可以获得五十万日元的报酬???

    想到自己每次除灵的价格是一万日元。

    辛辛苦苦一整年,才勉强攒了五十万日元的钱,打算找周末的时间,为佛祖修缮一下金身……

    浅田巫女,只是出来随便除个灵,就是五十万日元的收入入账。

    白石秀哭了。

    和尚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以前只是听说大神社、大寺庙的神官、僧人赚钱很容易。

    可这也太容易了吧!

    不行,自己也要涨价!

    以后一次除灵的价格,就涨到,涨到……

    两万日元吧。

    一次就涨价一倍,客户们万一抗议了怎么办……

    白石秀深感忧虑。

    浅田千奈离开前,颇为好奇的问白石秀。

    “对了,白石桑,你是灵明寺的僧人,灵明寺在哪里啊?”

    “代代木森林里。”白石秀想也没想的答道。

    “??”

    浅田千奈愣了一下。

    代代木森林里,不是全东京都最大的神社,明治神宫吗?

    那里还有一个灵明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