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手记之黑暗 > 第四九九章 超能力(上)
    又一次进入了Epoch,第二代的机器把我送进了一个黑暗空间。

    来到我面前的发光人类,在我的询问下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我问道:“守门者?是干什么的?”

    不等他答话,后面的黑暗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风洞似的空却。

    随着风洞逐渐变大,周围的空间也似乎变得躁动起来,一些凭空出现的杂物正在胡乱飞舞。

    我听到了冥燕的声音,“石磊,现在开启你的学生意识,让他进入意识穿越的通道!”

    在我左手边的不远处,水晶棺里的那个石磊正在沉睡。

    我走了过去,想要拉开棺盖,却遭到了那个守门者的制止。

    “你不可以这样做。”

    “为什么?你到底是谁?”

    冥燕似乎并不知道有这个人的存在,仍然对我催促道:“请你尽快开启!”

    当我不管不顾的触碰到那个盖子的时候,突然感觉脚下一空。

    我和水晶棺中的自己双双坠落下去!

    脱离了黑暗,我们竟然身处万米高空!

    “我我我~~~~卧槽!”

    风吹的我睁不开眼睛,嘴巴也好像被抽打一般的咧开,这种自由落体的感觉我曾经非常想要体会,但那是在带了降落伞的前提下。

    稍微适应了高速坠落之后,我马上试着去抓那个水晶棺,好不容易才抱到它,我发现里面的石磊已经醒了。

    他还是那个大学生意识的石磊!

    他环顾了四周的情况,疯狂敲打着盖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他吗不知道!”

    我努力试着回头去看,只见那个发光的守门者迅速飞了下来,随着我们一同下坠。

    他那毫无感情的口吻对我们诉说道:“现在放弃,还不算晚。”

    “放弃个毛线?你说清楚!”

    水晶棺里的石磊骂道:“要死了!别他吗聊了!要死了啊!”

    我探头向下看了一眼,钢筋水泥的大楼已经近在咫尺,眼看着我俩就要落到街面,摔成稀碎的肉泥,再被人拍下来送上明日头条了!

    空~!

    我们极速下坠的力道突然停止,一人一棺漂浮在了数十层的大厦头顶。

    我甚至能看到大厦的窗户中那一个个辛勤工作的女白领。

    守门者飞到了我们身边,他的身上仍然泛着白光。

    “回到你们的世界,不要再对这个通道产生非念,否则你们将永远陷在里面。”

    水晶棺石磊看着守门者,呆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我咽了咽口水,问道:“你是看守意识穿越通道的守门人?”

    守门者没有否认,“通道不允许凡人胡乱触碰,你们已经多次违反规则。”

    话音刚落,只见远处忽然飞来几架战.斗机!

    冥燕的声音也随之而来,“别怕!我来对付他!”

    她终于发现了守门者的存在。

    战.斗机的机.炮火力全开,直打飞在半空的守门者。

    守门者眼神坚定,飞身上前,一拳就打飞了一发炮.弹,随即甩手控住了一架战.斗机。

    他猛地一挥手臂,这架飞机就砸到了另一架身上,双双坠入钢铁深渊。

    “还没完呢!”冥燕的声音越发有激情,“这里可是我创造的世界!”

    她说的好像一个过激的母亲,认为创造即可为所欲为。

    事实证明冥燕也不是说大话,无数的热武器攻击凭空出现,向着守门者凶猛而来。

    守门者蜷缩起身体,随即猛地施展开来,剧烈的光芒仿佛点亮了整个世界!

    光芒散去之后,那些热武器尽数消失。

    然而却有巨大的机器人,踩踏着写字楼顶,猛的跳上了天空。

    全金属力斧横劈过来,守门者用手臂硬抗过去,竟然挡下了斧刃的劈砍!

    守门者略微后退,接着快速向前飞行,直接用身体穿透了机器人的胸膛!

    待到喧嚣散去,守门者仍然飞在那里,冥燕的攻击手段却全然不见了。

    这时,我和水晶棺的身边出现了一个洞口,冥燕从里面抓住了我的手,“快走!”

    守门者已经冲了过来,我立刻松开了水晶棺,跟着冥燕逃了出去。

    然而正当我要通过洞口时,守门者竟然抓住了我的腿!

    强大的力量几乎要扯烂我的身体,但很快我就觉得脚下一松。

    低头一看,原来是守门者松开了他的手,悬停在即将闭合的洞口另一边,说道:

    “永远不要再来。”

    这是我最后看到的一幕,紧接着我便苏醒了过来。

    冥燕急忙将我从Epoch中放了出来,“你感觉怎么样?”

    “还能受得了,”我晃了晃发晕的脑袋,“刚才那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漫威小金刚么?”

    冥燕摇摇头,“我想他就是造物主的代言人,因为我们多次利用意识穿越的通道,已经打乱了秩序,所以才会引出他这个守门者。”

    我呸了一口,“差点分分钟被他玩死,以后咱还是别招惹他了!”

    见冥燕不吭声,我马上看向隔壁,“我老婆呢?”

    冥燕解释道:“她很安全,我已经取出了林月体内的维迪利素,并且把它复制用在你刚才那次穿越上了。”

    我摆摆手,“我问你她人呢?”

    在冥燕的亲自引导下,我在一间休息室中见到了昏睡的林月。

    “这是正常的睡眠,你叫醒她就行了。”

    听了冥燕的话,我放心上前唤起林月的名字。

    她很快就睁开了眼睛,“你怎么这么久才来呀?”

    “我做梦看了一场小金刚的电影。”

    “你还自己偷偷做梦!”

    “我那不叫偷偷的好吧?”我笑道:“好了,我们回家吧。”

    冥燕并没有阻止我们,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友善的送我们离开了这里。

    本以为冥燕这之后不会再多纠缠,我的生日也越来越近,婚姻生活正在向我不断的挥手。

    可就在六月中旬,冥燕再次找到了我。

    “你还要进一次Epoch。”她在电话里这样说道。

    我嗤笑道:“疯了吧,还进去?我没必要再配合你了,何况里面还有那个超人似的守门者。”

    “我已经有了避开守门者的方法,而且你也必须配合。”

    “凭什么?”

    “你剥夺了自己过去意识的生存权利,还把装着他的水晶棺扔在了意识通道里面。”

    “我并不对此有负罪感。”

    “但时间长了,你会遗失掉自己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