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手记之黑暗 > 第十四章 刘小凡&胡欣雨
    一路奔逃的我闯进一家便利店,碰到了曾有过一面之缘的青年,但他却失忆了,我给他起名小七。半夜被丧尸发现了我们,我和小七急忙逃了出来。而后逃到一条漆黑的小路上,我们发现了一个屋子里有声音,遂欲进屋查看。

    小七一招将偷袭之人拽出屋子,那人就地一滚又站起来稳住了身形,这时我用双方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是你!”

    “你认识我?”那人说道。

    其实我根本不认识他,但我知道像他用这种偷袭的人,在这时候的神经一般都是高度紧张的,如果不说话他还得打过来,不过以他的身手可不够看,吃亏的还是他自己。我用一句‘是你’让他误以为我认识他,好缓解他过度紧张的情绪,让双方可以沟通对话。我本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还真成功了。

    那人见我不吭声,又问道:“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他岁数不大,而且身上还穿着校服,虽然我不认识那个标志,不过校服这玩意只要上过学的随便一瞅就知道了。

    “说话!”男孩着急了,又握起了手中的匕首。

    “行了孩子,我也不认识你!”我说道:“不过我俩又不是丧尸,你至于这么紧张么。还有屋里那个也别躲了!”

    男孩闻言一愣,估计他没想到我还知道屋里有人,不过这很明显,刚才哭泣的是个女声,这是个男孩,我真不信走到哪都能碰到伪娘。

    “你们想干什么!”男孩厉声问道。

    我做了个小声的手势:“我说同学,你不想把丧尸招来吧,小点声。”

    “少废话!快说!”虽然这么说,但他还是压低了声音。

    知道不是鬼怪了,我心里踏实多了,掏出根烟点上,说道:“别紧张,我们既不是丧尸也不是坏人,只是逃难的,刚巧经过外面,听到这有哭声就进来看看。”

    “鬼知道你们是好还是坏!”男孩问道。

    我往前走了两步,惹的男孩一阵紧张。我挥了挥手,说道:“你觉得你能打得过我俩么?”

    男孩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又道:“如果我们对你有恶意还会在这跟你解释么?”

    男孩想了想,慢慢放下了刀子。

    我微微一笑,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说通了。

    男孩说道:“刚才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所以才……”

    “没事没事!不过咱们能先进去么?”

    “好的。”说罢男孩就带头走进了屋子。

    屋里面更黑,男孩进来先说了一句:“小雨,没事了。”然后走到一个角落鼓捣了两下,随即点着了一根蜡烛。我这才能看清屋里的样子,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平房住宅,在里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小女孩,长得还算俊俏,此时正一脸惊讶的看着我们。

    “他们……是谁?”女孩诺诺的问道。

    男孩平静的说道:“都说了让你不要哭,他们是听到你的哭声找过来的。”

    “对、对不起……”

    “算了,你也不想的……”男孩劝慰了女孩两句,然后对我们说道:“你们好,我叫刘小凡,是木天五中的高二学生。这位是我同学胡欣雨。”

    “你们好”女孩也站起来向我们问好。

    “你好,我叫石磊,山风经贸的大学生。”我自我介绍一番,然后指着小七说道:“他……是我朋友,比你们大几岁,叫他七哥就行了。”

    “七哥”两人同时叫道。

    小七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嘿,这小子占便宜倒是当仁不让。

    “石哥你们坐吧!”

    “行了,别客气!”我和小七一人拿把凳子坐下,然后我说道:“小凡啊,你这里没开灯是断电了么?”一个断水一个断电,这在末世可是非常常见又要人命的事。

    “没有”刘小凡说道:“只是我怕开灯把丧尸招来,所以就用蜡烛照明。”

    “哦,那这里只有你们两个吗?”

    刘小凡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嗯,我们也是从学校逃到这里的,来的时候还碰上了一个恶心的男人,刚一安全下来就对小雨毛手毛脚的。”

    “那他人呢?”

    “变成了丧尸,然后被我杀了!”刘小凡坚定地说道。

    在末世发生什么都不稀奇,这孩子也算成长了。我说道:“这男朋友当得太地道了!”

    闻言两人皆是小脸一红,这什么情况,女孩红红脸就算了,怎么男的也红,再说现在女孩也不至于提这事就害羞吧。

    “石哥你误会了,小雨不是我女朋友!”刘小凡说道。

    “哦哦哦,那真是不好意思了。”

    “没事没事…”

    后背传来的酸痛让我想起自己还是‘半残之躯’,赶紧找地休息,“小凡,借你个地方休息一下,走了半宿,身上太乏了。”

    “'没问题,反正我们也是借住的,里面还有几个你们随便挑吧。”刘小凡还挺热情。想想也是,末世碰上人不容易,碰上好人就更不容易了,虽然我不会自诩是什么好人,但起码没有害人之心。

    我和小七往里找了个屋子,里面有一张单人床和一个沙发,我还没说话,小七自己就跑到沙发那坐下了,得,那我睡床了。

    没睡多久我又醒了,感觉口干舌燥的,急需水源,身上麻麻的,不过还是没能扛过缺水的思想。我翻身下床,在屋子里看了一圈,没发现有饮水机什么的,只好出去找,客厅应该有。

    怕吵醒那两学生,我特意轻声走进了客厅,这里很黑,还没等我看清楚,突然一个声音从背后响起:“石哥!”

    我一激灵,急忙回头一看,原来是刘小凡。

    “小凡啊,吓我一跳。”

    “石哥,你怎么还没睡啊!”

    我挠了挠头说道:“本来睡着了,又渴醒了,出来找点水喝。你怎么也没睡?”

    “我刚刚上了趟厕所。你要喝水啊,我给你拿!”说着他向一边走去,然后拿了个杯子又走回来了,“这是我之前倒的水,喝过一口,别嫌我脏,将就一下吧!”

    “没事,谢谢你了!”我实在渴得够呛,拿过杯子咕嘟嘟就喝了下去。可我怎么感觉哪怪怪的,不是水有问题,而是刘小凡看着我的眼神有问题。不过我没在意,喝完把杯子又还给他。

    刘小凡道:“那石哥赶紧去睡吧,累了一天了吧!”

    “没错,走了!”我微微一笑,然后转身回屋了。

    回到房间里我也没多想,直接躺床了。没过一会,突然外面传来了轻微的响动,如果不是周围这么安静根本听不到。我怕有事,就再次起来。他吗的什么时候能睡个踏实觉?!

    我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然后向外望去,只见刘小凡也正轻轻的从客厅走过,我跟了出去,把着门边向外张望。

    刘小凡轻轻的走到了沙发旁边,然后小声说道:“小雨,醒醒!小雨!”

    从我这个位置看不到沙发正面,但可以听到声音。“怎么了,小凡?”

    “嘘……我们得赶紧离开这!”刘小凡严肃的说道。

    女孩见状,不敢大意,压低了声音问道:“为什么?”

    “那个石磊和什么七哥肯定不是好东西,我没把握打败他们两个,咱得赶紧走!”

    呀喝,没想到这小子跟我玩当面一套背里一套。

    胡欣雨问道:“为什么,我看他们挺好的啊!”

    “你知道什么,他们逃命到这里,已经很累了,所以要先休息,等他们休息好了指不定会做什么呢,你忘了之前那个人了吗?!而且刚刚那个石磊还摸黑走了出来,还跟我说什么口渴了,我信他才怪!快!你赶紧起来!”

    胡欣雨又道:“可现在外面太黑了,会很危险,我……我害怕!”

    刘小凡有点着急,说道:“留在这更危险,我想好了,咱们不跑远,就到隔壁的院子躲一躲,之后就算他俩发现咱们跑了,出去追也找不到咱们,咱可以踏踏实实的躲着。”

    刘小凡这小子还挺有想法,我没听见胡欣雨回应,不过看两人动了起来就是同意了。我也不打算阻拦,防人之心不可无嘛,愿意留下可以互相照顾,不愿留下那就分道扬镳,强求不得。再说就算我出去解释他俩也未必能信。

    我看着两个人起身,也没拿什么东西,就去开门往外走。我没动,准备等他们离开以后把门关上,然后就回去睡觉。

    两人走到院子,我也过去关门,顺着门缝往外看,两个孩子不打算出院子,想要直接翻墙去隔壁,墙边有个小柴火堆,刘小凡正帮胡欣雨上去。

    正在这时,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随之咣当一声,院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紧接着五六个大汉就冲了进来。为首一人最为魁梧,刚一进门就看到了刘胡二人,后者也吓了一跳。这时一个瘦子走到魁梧男人身边,疾声说道:“大哥,就是他俩把二哥杀了!”

    那汉子看了一眼,然后对身后人说道:“给我绑了!”闻言他身后的几人立刻上前,试图抓住二人。

    一个大汉扑了过去,只见刘小凡顺势一跳,直接跳到另一侧墙上,双手扒住墙沿,然后用力一翻就上了墙头,起身快速跑到院门上,然后纵身跃下,挥起匕首就扎向那领头的汉子,整个过程连贯且迅速,可谓潇洒飘逸。

    不错,擒贼先擒王!这小子身手不错,脑子也好使。可惜的是挑错了对手。那魁梧汉子一步不退,迎着跳来的少年猛地伸出双手,一下抓住了刘小凡挥刀的胳膊和腰部,然后顺势向旁边一甩,借着惯性直接将刘小凡扔了出去,后者也不软,下落过程中单手撑地,腰腹用力,就地一滚,又站住了身形。

    先不说我弄不懂这是什么情况,但我真的挺纳闷的,这刘小凡怎么这么厉害,难道现在高中的体育课都加了武术教材么?

    “臭小子,有两下子。”魁梧男人说道:“不过你最好放下刀子,你看那!”

    刘小凡转头一看,胡欣雨已经被抓住了,此时已被绑住双手,嘴里哭哭啼啼道:“小凡!救我!呜呜~~~”

    刘小凡也不墨迹,随手把匕首扔到了墙角。自己保不住也不能留给敌人。

    “这就对了,给我绑上!”男子说道,然后就率先朝房间走来。我赶紧后退,一直退出客厅,躲在之前睡觉的房间门口向外张望。这会两个学生都落到他们手里,冒然出去会给他俩带去危险,再说他们不是不信我么,索性先让他吃点苦头,我也听听能不能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一干人进了屋子,刚才那个瘦瘦的男人找到大灯的开关,啪的一下打开了。那魁梧大汉一愣,然后回头骂道:“草你吗的!你是想把那些怪物招来吗?!”

    “不、不是,大哥!”

    “少他吗废话!赶紧找点台灯或者蜡烛,再他吗不长记性老子把你剁碎了扔出去。”

    几个男人听了急忙四下寻找起来。这时另外两人也分别拉着被绳子绑住的刘小凡和胡欣雨走了进来,直接推到领头大汉面前。

    “小子!知道我为什么绑你么?”大汉坐到沙发上问道。

    刘小凡没答话,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瘦子。

    “瘦猴,你说!”

    “是,大哥。”瘦子匆忙跑了过来,然后指着刘小凡说道:“大哥,就是他杀了二哥。”

    “废话!我要你说的是过程!”

    “是是是!大哥,是这样的。”瘦猴侃侃说道:“之前我和二哥出来找食物,后来遇上那些怪物,然后我们就逃到了这里,那时正好遇到他俩,我们本来一起躲进了这间房子,后来这小子无理取闹,非的说二哥摸他女朋友,二哥宽宏大量不跟他们计较,可没想到这小子从背后下刀子,二哥就……”

    “你放屁!”刘小凡大骂道:“明明就是那个混蛋要对小雨乱来,我出来制止,他却要拿刀砍我,我才还手的!”

    “闭嘴!”那个大哥怒道。这时旁边的人已经找了两个台灯和几根蜡烛,都点亮之后把大灯关上了,整个房间又黯淡下来,仅照亮了沙发这一块。

    大哥说道:“我问你了吗?我让他吗你说话了吗!小子,我告诉你,死的那个是我亲弟弟!别说摸摸你女朋友,就是上了她又怎么样!你杀了我弟,我今就扒了你的皮!给按住他!”

    话音一落,两个大汉就冲上去按住刘小凡,他拼命的挣扎,但毕竟还是孩子,怎么拗得过两个成年人,看样子这帮还是混混之类的,这下遇到硬茬子了。

    正当我考虑要不要出手的时候,刘小凡突然说道:“等一下!”

    “你还有什么话说!”

    刘小凡想了想,然后说道:“确实是我杀了你的弟弟,但你知道这个瘦子说了什么吗?!”

    瘦子一听就慌了,大喝一声闭嘴,上前直接给了刘小凡一脚,然后急忙说道:“大哥你别听他胡说!我当时……”

    “你给我闭嘴,小子,他怎么说的?”

    刘小凡诡笑着说道:“他当时看到我杀了你弟,然后就冲我破口大骂,我直接把他放躺了,他马上就跟我求饶,让我放了他,还说他跟死的那人不熟,是半路遇上的,他说那人敢碰我女朋友就是找死,是混蛋,死了也是活该!”

    “够了!”瘦子已经急出了一脑门子汗,说道:“大哥你别听他的!我根本没说过!”

    刘小凡也不甘罢休:“你敢说你没说过?!要不是你跪地求饶我怎么会放过你!要不是你在那人尸体上狠狠踩了两脚我早就连你一起杀了!”

    “你胡说!”

    “好了!”大哥发话了,说道:“小子,别跟我这挑拨离间!”然后他站起来拍了拍瘦子的肩膀,说道:“我相信自己的弟兄……”

    “谢谢大哥!谢谢大哥!谢……啊!”瘦子的谢谢还没说完,一把充满戾气的开山.刀直接切进了瘦猴的肚子,生生把他后面的话塞了回去。费劲的喘了两口气,身子就慢慢软了下去,倒在了地上。

    在门后偷望的我看的脑袋一阵眩晕,也不多查查清楚,说杀就杀,这男的真够狠的。不过我看那刀子可是好东西啊,比我这棒球棍好用多了,如果能弄到手那以后的路上也多了很大的保障。

    “留着话去跟我弟弟解释吧!”大哥说道,然后随手把开山.刀往旁边一扔。然后对刘小凡说道:“小子,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么?”

    刘小凡和胡欣雨显然也被吓得够呛,一句话没冒出来。

    大哥挥挥手,对手下人说道:“男的砍了,跟瘦猴一起埋了,女的留下,给咱们乐呵乐呵!”

    闻言几个大汉嘿嘿一笑,然后开始动手。刘小凡和胡欣雨也反应过来,开始剧烈挣扎,不过只是徒劳无功而已。

    “等、等等!我还有话说!最后一句!”刘小凡又大声说道。

    大哥摆手让弟兄们等会,然后不耐烦的说道:“还有什么话,别拖延时间,如果是废话我马上杀了你!”

    “不不不!绝对不是废话!”

    “快说!”

    “后面!后面还有人!”

    我擦,这小子还想把我们给卖了。

    “嗯?”大汉回头看了一眼,问道:“什么人?”

    “后面有三个人在睡觉,也是逃难的,刚刚来到这。他们带了三大包食物,他们还分给我俩一点!”刘小凡快速说着。我纳闷了,三个?这小子不会数数么?

    “哼,这里这么吵,都没人出来,你想唬我么?”

    “不不不是!他们赶了一天路,特别累了,正在最里面的房间睡觉!两男一女,那个女的特别漂亮,身材也好,要不是有两个男的在我还真想跟她发生点什么……”说着刘小凡还发出嘿嘿的笑声。

    大哥哼了一声,然后低头沉思了一下。

    刘小凡生怕他不信,又说道:“对了,他们还有一把手枪,不过没有子弹!”

    到这会我才算明白了,这小子是想抬高我们得身价,好把这帮人的注意力引到这边,给自己争取保命的时间。我想夸他聪明,又想骂他混蛋。

    果然,那大哥听了这个一下就来了兴趣,对手下人说道:“你们两个,过去看看。”言罢,其中两人转身就往这边走来。

    我赶紧往房间退,这回不上也得上了,我想回去拿球棍,刚一转身,见小七站在我身后,一动不动的,吓了我一跳,幸亏没叫出声。

    我指了指后面,然后冲小七伸出了五个手指头,接着收回去三根,又指了指脚下,示意有两个人过来了。小七点了点头,然后把我往后拽,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行,赶紧回去拿球棍。

    我跑到床边拿起棍子,刚要往外走,就听见砰的一声闷响,急忙跑过去一看。只见那两个过来的人一个躺在地上,另外一个小七正抱着他往另一个房间里走,那人紧闭着双眼,不知道是晕了还是死了。

    这小子太强了,尼玛以前是特种兵吧?!不过特种兵有这么年轻的吗?

    来不及细想,我帮忙把地上的那个往屋里拽。这时听到外面的声音:“王哥,出事了!”

    然后就没声了,估计那个大哥得亲自过来了。他们还有三个,我这边有两人,虽然人数不足,但有小七一个估计我都是多余的。

    “谁在里面,滚出来!”是那个‘大哥’的声音。

    我没出声,现在出去的话也不好办,刘小凡和胡欣雨在他们手上,就相当于人质,这么出去就完全被动了。

    “快他吗滚出来!不然我就杀了这小子!”

    这时小七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扭头看他,只见他手指了指自己,然后指了下窗户,又做了个环绕的手势。这小子想绕到前面去,虽然不知道他绕过去后想怎么做,但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毕竟头次经历这事,赌一把了。我冲小七点了点头,只见他顿时起身,迅速而又轻盈的飞奔至窗口,轻轻推开窗户,直接跳了出去。我擦,这小子可别自己溜了!

    “我数三个数,再不出来我就先砍了这小子的胳膊!”那大汉着急了。

    “三!”

    我得想办法拖拖时间,好让小七迅速就位。

    “二!”

    我深吸一口气,给自己鼓了鼓劲,然后挺身走了出去,同时大声道:“数你大爷啊,电影看多了吧你?!”我出来走了两步就停下了,看见那‘大哥’拿着开山.刀站在沙发旁边,另外两个人分别压着刘小凡和胡欣雨。

    “其他人呢!”大汉问道。

    “没了,就我一个!”我随意的说道:“啊,对了,你那两个手下正躺在里面睡觉呢!”

    大汉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回头又看向刘小凡。后者一激灵,急忙说道:“他们真的有三个……”

    “三什么个啊!”我打断道:“别在那虚张声势了,我就一个人,还大美女呢,真有的话我今晚还睡得着觉吗?早就提枪上马了!”

    大汉狐疑的打量了我一番,说道:“就凭你?放躺了我的人?”

    我抬手把棒球棍扛在肩膀上,说道:“就凭我,怎么样?”

    “哼哼!好小子!你有种!”大汉狞笑道:“那现在你想怎么样?”

    “你跟我开玩笑呢?是你叫我出来的,还问我想怎么样,吃拧了吧?”顿了一下,我想反正都已经打肿脸充胖子了,还是做个顺水人情吧!于是说道:“这俩孩子是我朋友,放了他们。”

    “哈哈哈!”大汉狂笑,说道:“你个小兔崽子,还敢跟我这装大个?!你说放就放吗?!”

    “那你想怎么着?”

    大汉道:“他杀了我弟弟,今天我是来让他赔命的,不可能放过他。我看你有两下子,识相的就来跟着我,否则的话,哼哼,老子连你一起劈了!”

    “我说您老是不是古惑仔看多了,还是混社会混傻了?”我不是调侃他,是真笑了:“你知不知道外面变成什么样了?满世界的丧尸你还有心思在这收小弟?”

    “你哪那么多废……”

    “你给我听着!”最近我总是喜欢打断别人的话:“我现在给你两条路,第一,带着你的小弟滚出去!第二,我‘送’你出去,不过你是死是活我就不管了!”

    我已经看到了窗外出现一个黑影,故有此一说。

    “哈哈哈哈!个小王八蛋的!胆够肥的啊!”‘大汉’一阵嘲笑,连带着他那两个小弟也跟着傻呵呵的乐起来。

    正在这时,窗户突然碎裂,伴随着嗖的一阵破空之声,大汉的一名小弟胸口瞬间多了一把刀,要命的唐刀。还没等那小弟叫出声,一道黑影瞬间从破裂的窗户飞跃进来,落地滚动一圈,直接到了另一名小弟跟前,黑影转正身体,瞬发一记老拳打在这个小弟的下巴上,后者连声都没吭,白眼一翻,仰面倒下。这时那个被唐刀贯穿胸口的小弟也翻倒在地,抽达了两下,便没了动静。这时黑影才稳住身形,正是小七。

    没工夫感叹他的身手,我也不能闲着,在小七刚冲进来的时候我立刻提起棍子冲向领头大汉。直到近身还三步远,我举起球棍全力抡去,本以为在他惊讶之余能靠偷袭一招制敌,可大汉着实不白给,看都没看,立即蹲下,然后就地一滚,离我而去~~~

    大汉滚出4、5米才纵身站起,然后横刀一架,大喝道:“兔崽子!还跟我玩阴的!老子今天劈死你们!”

    显然我拿球棍去应对开山.刀不是明智之举,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心一横,大喝一声:“小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