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手记之黑暗 > 第十三章 小七的唐刀
    2013年1月16日,我终于离开鑫源超市,踏上我寻找父母的道路。当我途径高速公路时,被大群的丧尸包围,拼了老命总算逃出包围圈,后来我在高速路上找到一辆拉集装箱的大车,四周没发现丧尸,赶紧爬上车顶歇会。

    手表手机统统没有,不知道流失了多少时间,身上倒是不再那么疼了。可现在出发的话,如果再碰上大量的丧尸群我可不能保证自己可以全身而退了,哎对!这段路堵塞程度低,可以找辆车开啊!

    我站起身四下望了望,除了脚底下这辆大车外,其余还四散停着不少私家车,肯定有留着钥匙的,找一辆吧。

    下了集装箱,我奔着离我最近的几辆轿车走去。虽然不少车子都有撞毁,但还真让我找着一个完好无损的。是一辆捷达,钥匙就在车上插着,内部也比较干净,估计车主是下车逃跑了吧。

    我把背包扔到副驾,从里面拿出水果刀放到随手可以拿到的地方,以防万一嘛。检查了一下车子,空调还能用,但收音机还是一阵嗡嗡嗡的声音,关了吧。

    还得记得关窗户,如果停车后突然窜出个丧尸我可受不了。轰一脚油门,挂档走人。

    以车代步,自然是潇洒的多了,点上根苏烟,望着窗外飞逝的景色,好不惬意。前提是没有那些丧尸的话。

    走了没一会,我看到前面停着一辆巴士,一辆普通的车子是不会吸引我的,但这辆车我以前见过,当初在花园安全所遇上的那些人,就是坐的这辆车子,怎么跑这来了。

    周围没什么危险,我开到它旁边慢慢停下,然后下来检查一番,巴士里面已经空了,一只断臂被丢弃在座位上,车厢内也是血液四溅。看来这帮人遇事了,看这血量,估计死伤不少。

    幸运的是,我在巴士的最后一排座位下,发现了一根棒球棍。这一路走来我的武器基本都是短小精悍的,我还是比较喜欢这种大家伙。没发现其他什么好东西,转身我就下了巴士,回到捷达车上,继续自己的旅程。

    前方的公路上又出来一些丧尸,不过比起之前的已经算不得什么了。远远的能看见一个收费站,该下高速了。与之前那个收费站不同,这里一只丧尸都没有,地上的尸体倒是不少。顺利的通过站口,按照指示牌的标示向北行进。到这里车辆又开始多起来,不过我还能将将挤过去,可以开车的话我尽量避免徒步行进,那样危险系数太大了。

    一阵阵喧闹的噪音传了过来,我精神一紧,就近找了个还算开阔的地方停下车子,确认周围没有丧尸后,我开门下了车。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似乎是从远处的那座白色建筑物传来的。我从包里拿出望远镜,然后翻身上了车顶,用望远镜看去。

    这回看清楚了,那栋白色的建筑物共有六层,而顶层外墙上的招牌名称大多数都脱落了,只能将将看到‘医’这个字,看来这里以前是个医院。目光下移,我看到了丧尸,密密麻麻的丧尸,密集程度比我在高速路上见到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它们通通聚集在一起,将那建筑围了个水泄不通。喧闹声正是它们发出来的,呜呜呀呀的低吼向幸存的人类示警末世的氛围。

    在这世界上最吸引丧尸的估计就是活人了,它们围在那里,里面一定有幸存的人类。不过我是爱莫能助了,那么多的丧尸围着医院,里面就算有人也冲不出来,我想进也进不去,还是闪吧。

    不过里面如果真的有人的话,这样下去迟早要被困死,算了,能幸存下来都不容易,能帮一把就帮一把了。我将车子开到医院对面的马路上,然后一手按住了喇叭。

    滴滴滴~~~~~~~~~~~~~~!!!我按住就没松手,持续的喇叭声瞬间盖过了丧尸群的吼叫。开始有丧尸注意到了声音,然后扭过头寻找来源。

    一只两只三只六只……我看到越来越多的丧尸被喇叭声吸引了,随即我又挂着空挡轰了几下油门,让声音更大一点。这回丧尸们终于发现了我,纷纷转过身向我的方向走来。效果还不错,我打算缓慢行驶一阵子,好把这些怪物引的远一点。

    可我刚开出去五米,就听见咣当一声,整个人随着车子猛烈的摇晃了几下,就连火都瞬间熄灭了。“什么情况?!”我发现车子失去了平衡,随即开门一看,这才发现左前轮竟然陷入了一个井口里。“卧槽,哪个傻比把这的井盖弄走了!”

    拧了两下钥匙,完蛋,车子发动不起来了,这回可好,烂好心把自己坑了。我拽起背包和球棍就窜下车,然后想着路前方跑去。

    就在这时,前面的马路上也开始聚集丧尸了。路旁有很多小胡同,三三两两的丧尸从里面冒了出来。刚才的喇叭太响了,这回都给招来了!

    好心没好报!这应该是在末世之前就得出的结论,这一次又被我亲身验证了。怎么办怎么办,前面最少有二十多只丧尸堵住了路,还向我走来,身后更是上百只怪物!我急出了一脑门子汗!

    毕竟也算是有过经历的人,我逼迫自己尽量的冷静下来,然后四下寻找逃跑的路线。突然我眼前一亮,我西边的路旁没有丧尸,而那边也有几个胡同,看上去还算安全!天无绝人之路,就是它了!

    我一个箭步就冲过去,直接钻进了正对着我的那个胡同口。这里面是一条笔直的小道,大约有20多米长。我卯足一个口气,直接跑到了尽头,然后是一个右拐的弯,刚转过来前面又出现一个丧尸,草,我赶紧向左转,好在这里的叉道多,总能甩掉的!

    哼哼啊啊的声音不绝于耳,我估计这里的丧尸也少不了,沿路两侧都是平房住户,谁知道房子里留着多少丧尸呢!我也不认识这里,只能凭着感觉跑,东转一弯西溜一圈的,还是没能跑出去,这里迷得也太离谱了吧!!

    又一个弯,我急停一转,突然一只丧尸出现在面前,我正好冲进它怀里,丧尸双手抓住我的胳膊,张嘴就咬,我一手掐住它的脖子,使劲向上抬着。丧尸的力气还真是不小!我的另一只手趁这个空档就往包里掏,棒球棍对付不了这种贴身的,但我包里还有改锥。眼看着丧尸的嘴已经离我不到十厘米了,我擦,改锥呢!!!我收回左手用胳膊挡住丧尸,然后右手又回身去掏,终于拿到了,我抽出改锥,闭好嘴,然后对着丧尸的眼睛猛地刺了进去!

    扑哧~!那腐烂的眼球瞬间破碎,一股烂汤四溅出来。丧尸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松软的摔倒在地了。你妹的!我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然后捡起球棍再次开跑。之后每每要拐弯的时候我都先注意一下,避免和丧尸直接接触。

    医院那边的丧尸早就甩掉了,但不知道从哪个胡同口子里钻出来的一堆丧尸,还跟在我的后面,而且前面时不时也会窜出一两个,以后打死也不能进胡同!

    再一个转角之后,我终于看到了出口,不过还不能懈怠,我快步冲了出去,来到一条窄小的街道上。

    驻足观望一下,这条街上没有丧尸的身影,终于他吗能喘口气了,可累死了。我回头看了看刚刚出来的胡同,丧尸没有追出来,趁这会赶紧找地方休息一下。街对面有一个小便利商店,就是它了。

    我走了过去,在门口先往里查看一下,没有发现丧尸,悄悄的推门而入,然后往里走,我先的确保这里完全没有危险,才能放心休息。

    当我走到一个货架后边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了,但我没有慌张,因为他是坐在地上的,后背靠着货架,脑袋无力的垂着,几缕头发遮挡着脸部,不知道是死是活。

    其实我可以先给他来一下,确保安全,但我没有发现他身上有明显的伤痕,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喂?……喂!……朋友?……喂!”叫了几声都没反应,我用球棍抵住他的下巴,然后把脑袋抬起来,这下我算看清了模样,是个长相不错的小哥,不过我不是基佬,所以长相跟我没关系。但我总觉得他有点眼熟。

    我又叫了两声,还是没反应,两眼睛紧闭着,一点醒来的意思都没有。我得确认他是死是活,我用棒球棍慢慢压住他的脖子,然后俯下身来用手试探鼻息,还有呼吸,是活人,我赶紧放下球棍和背包,然后简单的检查了一下他的四肢和头部,身上没有咬伤,但后脑的位置有一个血块,我擦这小子让谁给开了是怎么的。

    血已经凝结了,不必担心失血过多。我随手从架子上拿了个垫子,放地上,然后把这小子弄躺下来。急救的事我不懂,再说已经止血了,除了让他这么躺着休息我也不知道该干嘛,是死是活听天由命吧。

    我又起来检查剩下的一排货架,这时我看到地上有一根棍子,本来没有在意,但突然棍子反出一点光亮,棍子怎么能反光?我便走过去拿起来检查一下,这才发现异样!

    我一个感觉就是沉,这玩意比我在家练得哑铃还够劲,谁没事弄这么个东西。再细看,整个‘棍子’有一米多长,通体笔直,表面很是光滑,没有任何饰物,并且泛着一种吸引人的暗红颜色,像是血液,但我看着感觉十分柔和。

    ‘棍子’一头不到三分之一处还有个把手,我不知道专业人士怎么叫这个把手,但我现在知道这根本不是‘棍子’,这不是剑就是刀!由于它整体都是那种暗红色,所以我从远处不仔细的看还以为是棍子。而这时我也想起来刚才那小子为什么看着眼熟了,他就是我前段时间在花园安全所看到的那个小子。而我手里这把,就是他当时拿的唐刀。

    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我就奇怪,他明明是跟刘森德那帮人一块来的,却又似乎一切与他无关,对所有人所有事不闻不问的,刘森德挨揍他不管,就连那个兵哥莫文浩被杀的时候他也没出现过,后来丧尸群冲进安全所,我就没有见过他了,没想到今天在这碰上了。

    我再次端详起手里这把刀,我对这个是不了解了,还是当初莫文浩告诉我这个是唐刀的。算了,爱啥啥,能杀丧尸不就得了。我双手一握,然后想用力将刀拔出来,没想到居然不行,无论我怎么用力就是拔不出来,我擦,你没事带个沉疙瘩出来干嘛,难不成这玩意还认主,大哥你是从武侠小说里穿越过来的么。

    我走过去把刀随手扔到他身边,就让他在这躺着吧,我去收银台歇会去。哎,要是我待会睡着了,这小子起来我不知道怎么办,人在末世不得不防。我随手从前面拿了个空酒瓶,然后走过来倒立着放到他胳膊和身体之间,这样他一动就会砰倒瓶子,我也就能知道了。真聪明啊!

    暗暗夸奖自己一番,我拿着包就去收银台休息了。这半天一直在逃命,浑身累得要死,没一会我就趴在柜台上睡着了。

    当我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了。站起来伸个懒腰,向门外张望了一下,没有了往日的人类活动,整个街道显得恐怖而阴森,不过还好没有丧尸出现。

    对了,那边还躺着一个,没听见瓶子响,估计还睡着呢,也没准是死了。我走过去一看,哎呀呵,这小子已经起来了,正坐在地上,不停的端详着手里的唐刀。不对啊,我怎么没听见声,再一看地上,那个酒瓶还在那里倒立着,一丝未动。我擦,这什么情况。

    看到我的出现,他显出了一副慌张的样子,急忙向后退了一点,然后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额,我被他这样吓了一跳,虽然没怎么接触,但印象里应该更冷漠一点才对吧。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我随口道:“你好!”

    他还是那么看着我,一言不发。

    “你好!我叫石磊,你还记得我么?”虽然他之前是和刘森德那伙罪犯在一起,不过应该不是坏人,莫文浩也跟我说过这小子是后加入的,所以我觉得他和那帮人应该不是一路货色。

    他呆呆的摇了摇头。

    看他这幅德行,我脑子里立马闪现一个词语:失忆。

    不勒个是吧,真让我碰上这事了。我又问道:“你知道自己叫什么吗?”

    他低头想了想,然后又对我摇了摇头。

    完了,看来真是失忆了。不过这小子叫什么来的,我记得莫文浩那会跟我说过,但已经过去十天左右了,又没说过话,早就记不住了。

    我从货架上拿了两个汉堡包,然后走到他面前坐下,递给他一个,说道:“得了,记不住拉到,先吃东西吧。”

    他没有接,而是紧紧的抱着唐刀,两只眼睛飘忽不定的看着我。我把汉堡放到地上,然后打开自己这个自顾自的吃起来。他愣了一会,也把汉堡拿起来,学着我的样子拆开包装,大口开吃了。

    我心道这小子失去多少记忆,该不会连人类社会的概念都忘的差不多了吧,那现在外面都是丧尸,他记得这事不。我一边吃一边想,两个大老爷们就这么对着吃起汉堡来。

    饭后,天色已经黯淡了,今天是不能再走,只能先住一晚。我又和那小子聊了聊,不过没什么结果。

    “姓名、年龄、住址、家人,你统统不知道,那你知道点什么?”

    还是摇头。我彻底没招了,到现在一句话没说过,就知道点头摇头。“那你要去哪?”我问道。

    摇头。

    “那这样,我明天要出发要去找个安全的地方,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还是自己留在这里?”其实我不想他跟着,身边留着个失忆的人,谁知道会出多少麻烦,不过出于人道主义,还是得问问。

    他愣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

    “你是要跟我走?”

    点头。

    得,这包袱是带定了,我想了想说道:“对了,既然你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那我先给你起个名字,怎么样?”

    他愣愣的看着我没动静。

    “叫你傻蛋怎么样?”

    摇头。

    “那就叫你小七。”七是我的幸运数字,就当给他编号了。

    这回没摇头,还是那么看着我。

    “行了,那就这么着,你以后就叫小七了,等你恢复记忆再说吧!”我站起身走回柜台:“睡觉吧,明一早咱就出发。”

    躺着自制的简易床铺,月光透过大门照耀进来,懒散的洒在我的身上,我静静的享受着来之不易的安详。让我有点纳闷的是,为什么病毒出现只有20天左右,这里就出现了这么多的丧尸。毕竟不是在电影里,现在的人们对丧尸应该多多少少有些了解,就算来的突然,也不至于手足无措,看来唯一的解释就是真的有空气传播感染,人类数量在短短几天又是急剧下降了。不过从鑫源出发直至来到这里,我已经碰上了两波大规模的丧尸群,那再往城市里走岂不是更多。超人不是我二叔,蜘蛛侠也跟我没啥关系,血统里一点超能力的潜质也没有,又不是钢铁或者蝙蝠那样的富二代,这可怎么活。祈祷明天能让我遇上城管大队,那样生命就有保证了……

    一阵无聊的YY之后,我再次进入了睡眠。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也没有做梦,但突然感觉身旁有一股压力出现,旁边有人!唔!

    我的嘴被人用力的捂住,我急忙张开眼睛,只见小七正一只手捂住我,双眼也在我脸上来回打量。我草!这小子不会是个基佬吧?!大夜里的要干嘛,老子可没那兴趣!想着我就挣扎着准备坐起来。

    这时小七急忙对我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我一愣,这怎么个意思。随即他用手指往门外指了指,然后放开了我的嘴。我很是好奇,慢慢坐起身向外看去。

    这一看差点没哭了,月光下的街道,十几只丧尸在来回游荡,东走走西走走,不停地找寻着新鲜的食物。呵呵,我想我妈……

    我轻轻的下地,拍了一下小七的肩膀,向后指了指,他看后冲我点了头。我意思趁这会没被发现,先往后躲躲,反正门口有冰柜堵着,他们没发现人类也不会那么较劲的推开,我是这么想的。

    我俩刚往后退了一步,外面突然走出来一只丧尸,距离大门连一米都没有。MOtherFUUUCKer~!!我和小七有默契的同时停下脚步,保持原样不动,它现在没有看里面,我心里暗求上帝保佑,让它别回头,就这么走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好、就这么走、别回头、’我心里暗想,看着它一步步走过去,我这个兴奋劲啊!

    (谢谢上帝!谢谢上帝!谢……嗯!!)

    就在那丧尸马上就要走开门口的时候,它突然回头向里看过来,立刻就注意到我俩了。“小去,也咚(小七,别动!)”我连嘴型都没敢变,咬着牙说道。小七虽然没回应我,但还是没有动弹。

    丧尸看着我俩也挺奇怪,双手扒上了门,然后歪着脑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我俩。可能隔着门闻不见人肉味,我俩又一动不动,所以它也不能确定我们是不是人。

    (上帝,又到了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喂上帝……上帝你行不行,你不行我叫人帮忙了!…………玉皇大帝,上帝不行了,来帮帮忙吧,看咱都是中国人的份上,我求你了!哎!还是咱自己人好使!)

    丧尸两手无力的耷拉下去,然后后退了两步,它可算放弃了,接着向前走去。我像是找到了一盏明灯一样,轻松的说道:“小七,看来我以后不能当无神论者了!哈哈!”虽然语气轻松,但我的声音还是注意克制,没有放大。小七狐疑的看了我一眼,还是没说话,我都怀疑这小子是个哑巴了。

    这时,我俩正准备后退,突然又一只丧尸出现在门口。你们排成一排走不行吗?非走列队啊!

    我又开始召唤‘帮手’,这时那只丧尸猛地转过头看向我们,然后瞬间就暴走了。

    “吼!”咚咚咚!

    它两只手开始猛烈地敲打大门,我一下头皮都炸了,这还不得把街上的丧尸都招过来啊!怎么回事,这‘帮手’都是一次性的吗?!

    “再碰见信神的我就抽死他!”

    我一把抓起棒球棍,然后招呼小七道:“冲出去!”当然得出去,这就一个门,丧尸都过来我们就得被堵死。

    我还没冲,小七先动了。他手执唐刀,一下跳上冰柜,然后隔着门对着丧尸就是一脚。啪嚓咚!这一脚直接把门踢碎了,同时把那丧尸也踢了一跟头。我擦!这小子绝对练过!

    顾不得惊叹,小七已经跳了出去,我急忙跟上。这时外面分散的丧尸已经开始向这边靠拢。“这边!”我大喊一声,然后就向北跑去,小七也跟了上来。

    最值得庆幸是还有几盏路灯亮着,让我能更清楚的看到路面,不过也让我看到了更多的丧尸,

    前面有几栋楼房,不过我是不会进去的,一旦被围了也只能跳楼求死了。过了楼房有个拐角,直接转,先避开路上的丧尸再说。一进来是条大直道,我拼了命的向前跑,结果没出两分钟就看到一面墙,堵死了路,墙高目测也有两米多,喵了个咪的,爬!

    “上!”我大喝一声,然后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接着纵身一跃。可是高度差了点,双手没能够到墙沿,整个身体正拍在墙面上。咚!

    一下我就摔下来了,哎呦我擦,疼死我了。白天的逃亡已经让我精疲力尽,还没休息好,夜里又要逃,体力已经跟不上了,这回可惨,听到后面传来丧尸的声音,我没敢回头,匆忙站起来就要接着爬。

    这时我看到小七已经上了墙头,然后伸下来一只手。“好样的兄弟!”我冲了两步当助力,接着用力一跳,直接抓住小七的手,双脚踩到墙面,刚要用力,突然感到一股极大地力量将我整个身体拉了上去。

    我直接上了墙头,侧脸看了眼小七,脸不红气不喘的,又从另一边跳了下去。这小子是练特技的吗。

    顾不得多想,我也迅速翻了过去。咱上不行下去还是没问题的,虽然崴了下脚,不过不严重。

    墙这边是一大片空地,但却没看到丧尸,那一边的肯定也过不来,暂时能缓口气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得走。”我说道,毕竟对这片地方不熟,墙那边那么多的丧尸,我就不信这边一只没有,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比较好。

    按照我之前看的路牌,我应该先顺着路往北,然后在向东走,那从现在这个地方来说还是一样的,只不过要多走一些路程了。

    这里更为偏僻,连个路灯都没有,只能靠月光探路,之前的背包又没拿出来,现在浑身上下就一根棒球棍了。

    “小七,”我俩一边往北走,我也想问问他。

    他看了我一眼。

    我问道:“你记不记得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他摇头。

    唉……我估摸这他最起码是练过几年功夫,要不怎么有这么好的身手。我到现在还有点气喘,人老先生倒是一点事没有,气定神闲这词说他正合适。

    大夜里的实在太危险,我急于找到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最起码也要待到天亮才能继续赶路,身上没有表了,但看着夜色估计距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得抓紧时间找地,也许还能睡一觉,我现在是又累又困。

    小路开始有了转弯,我一阵头疼,之前的胡同就绕的我五迷三道的,这回又来了。不过没办法,照着走吧。

    噩~~~!

    是丧尸的声音,不过我还没看到,这地方果然不安全,我拉了一把小七让他快走。又转过一个弯,面前赫然出现了三只丧尸,擦!我再仔细一看,就这么三个,天色太黑也看不清模样,不过不看也知道好不了哪去。这回我可不怕,被上百只丧尸追的满世界跑,现在只有三个我还怕什么!

    我挥起棒球棍就冲了上去,绕道侧面对着第一只丧尸的脑袋,当头就是一棍。咚的一声闷响,丧尸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不过还没有死,我又用力抡起球棒,然后照着太阳穴使劲一打,这一下要打在人脑上不死也得半残,丧尸也顺着瞬间摔了出去,在地上滚了两圈,不过接着又要站起来。

    棒球棍这玩意虽然抡着来劲,不过效率太差,要是有把刀就更好了。还没等我追杀上去,另外两只丧尸已经朝我扑过来,鸟的跟你们拼了,我退后一步,酝酿之后又举起了棍子。

    这时我看到小七冲过来了,跑了几步之后他纵身一跃,然后飞起一脚,正踹中其中一只丧尸的胸口,使其倒飞出去,同时双手用力,抽出唐刀,在空中顺势横切一刀,直接将另一只丧尸的脑袋砍了下来,随后才稳稳落地。整个动作即迅速又霸道,如果旁边有姑娘观战都得尖叫出来,或者花痴而死。

    不对啊,我记得我当时拔那把刀的时候可费劲了,怎么看他随随便便就拔出来了,而且我记得刀身也很沉,可看他拿着,根本就给人轻飘飘的感觉……我不相信一把刀还有主人识别系统,那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本人就比我厉害,而且人家能一脚踹飞一只成年丧尸,这个我暂时还没那水平。

    “小七,丧尸要破坏脑袋才会死!别的地方没有用!”我看被他踹飞那只又爬起来了,赶紧提醒道。

    小七点了下头,然后走过去,一刀插入了丧尸的脑袋,非常果决,毫不犹豫。厉害!月光下的刀身泛着淡淡的幽光,我突然觉得以后的路上我算是有保障了。

    吼!我这边的丧尸也过来了,我也不想落后,就不信我三棍还打不碎一个死人脑袋。我冲过去,用尽全力横着抡出球棒,啪!正中头部,丧尸仰面而倒,没了动静。

    “小七!走着!”我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手指头有点麻,不过不要紧。

    “呜呜呜……”

    一阵轻微的声音传来,我和小七同时停下了脚步。“是哭声!”我肯定道。

    要知道,在漆黑的小路听到哭声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何况还是在充满丧尸的世界。这让我不禁联想起以前玩过的一款丧尸游戏,里面一种特殊丧尸就是个女的,躲在各种角落瞎哭,玩家一靠近她就哇呀一声扑出来,被打一下就成残血了。

    不过这毕竟不是游戏,虽然听起来慎得慌,不过我还是相信那是人发出来的。我顺着声音想往前走,刚走两步,小七就拍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他给我指了指侧边的一面墙。

    我仔细听了听,果然声音是从墙那边传来的,我们得过去看看。这个墙头没那么高了,2米左右,我自己就能上去。

    和小七一起翻上墙头,发现另一边是一个小院子,里面个平房,哭泣的声音就是从那传来的。

    我对小七使了个眼神,然后就跳了下去。其实我也不知道那眼神干嘛,就是电影看多了习惯性的动一下眼睛。不过小七倒是紧紧跟了下来。要我一个人,才不闯这鬼地方,谁知道里头是人是鬼!

    房门关的死死的,窗户也看不到里面,我只好先试探性的问一句:“喂~里面有人么?”

    我刚说完,里面的哭声立刻停止了。

    我又压低着声音说道:“我们是人类,没有受伤,里面有没有人那?”

    一点回应也没有,也不见有光亮。我擦的,这也太恐怖了。可是我的好奇心战胜了恐惧心理,倒要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抬手就要拉门,这时小七拦住了我,示意让他来,我想反正他身手比我强,有危险也比我会应付,让给他也好。于是我退后一步,同时小声说道:“可能是人类,先别下死手!”

    小七冲我点了点头,然后作势就要开门。这个防盗门是比较老的那种,有几根栏杆配上一大堆铁网。小七徒手捅开了网子,然后伸进去扭开了门,里面还有个木头的,却是怎么也推不开。小七退后一点,然后抬起一脚,咚!

    木门应声而开,还没等我们进去,一把匕首冲着小七就刺了出来,我想拉他,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小七微微侧头,便轻易的避开刺击,接着抬手抓住里面握刀的胳膊,然后回身猛地一拉,一个人影顺势飞了出来,直接摔倒了院子地上。那人也不赖,在触地的一瞬间蜷缩身体,在地上打了个滚又站了起来。借着月色我才将将能看清那人的脸,立刻用彼此都听得见的声音说道:“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