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手记之黑暗 > 第十二章 独自启程
    鑫源超市,下午有几个幸存者来到了这里。我们互相交流了一下,之后我说第二天就要走,找完了武器,在我装食物的时候,这些人就有意见了。

    这时,米长城也走了过来,沉默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小石,对不起,我知道这样说很过分,但我也希望你能少拿一些,不知道救援什么时候能来,所以我们这些人要做好长期留在这里的准备,而且你也看到了,我们这里老的老小的小,还有三个女的,外出找食物不容易。”

    “爸爸!!”米雪这回可是气坏了,大喊了一声。米长城随手一推:“躲开,你别说话!”

    “哎呦!爸爸,你!”

    “好了米雪!”这回是我说的,她转过头看着我,一脸的不解。我接着说道:“好吧,那你们觉得我拿多少合适呢?”

    郭彪一愣,随即眼珠转了转,诡笑着说道:“别说我们欺负你,你就拿走一根肠和一个面包得了!”

    “郭彪!你太过分了!”米雪大声道,不过没人理她。反而是那两个老女人中的一个说道:“小伙子,你就体谅体谅我们吧,反正你出去以后在哪都能找到吃的,干嘛非得和我们争这些呢!”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外面丧尸越来越多,可用的食物肯定也是一天比一天少,我这一走不知道要走多久,多带一些也不可以?还有,我只准备拿一个背包,总共能带走多少食物,你们就连这点也不能通融一下。”

    “少他吗废话!”郭彪大声道:“没让你现在滚蛋就不错了,哪那么矫情?!”

    其实我可以理解他们的目的,换做是我也希望食物越多越好,不过我这一个背包再多能背多少。

    “想好没有你?!”

    “得了,”我把包随手一扔,说道:“明天早上再说,我可以理解你们,但是我开门让你们进来,自己出去打死两个丧尸,超市的门窗也是我封的,现在我拿点吃的你跟我这唧唧歪歪的是吧?!希望你们也能将心比心。”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我走去仓库睡觉了。那里有张温暖的单人床,我会告诉他们?

    几乎半宿都听到外面的争执,米雪一个人舌战群儒,这小丫头对我还真是不错,不过她还是敌不过其余四人,最终声音渐渐没了,我也进入了梦境。

    1月16日,早上8:20,晴。一早醒来,伸了伸懒腰,全身上下腰不疼了腿不酸了,看来身体基本已经恢复好,可以出发了。

    我刚走出仓库,吓了一跳。米长城等五人全都站在柜台旁,一个个都是精神抖擞的,我就纳闷昨晚他们睡地板不凉么?不过天气似乎有些回暖的趋势,但再怎么样地板也不如床舒服啊!

    见我出来,五人齐刷刷的转过头望向我。我擦,为点吃的这帮人还真够意思。我走过去说道:“怎么样,现在你们觉得我可以带走多少食物呢?”

    啪!郭彪往柜台上一拍,我看到他手边有三个面包和五根火腿肠,也不算太少了。愣了愣神,然后我笑呵呵的说道:“昨天是两个面包一根肠,今天变这么多,是米雪帮我争取的吧?谢谢你啊!”

    米雪仍是一脸愧疚的看着我,然后说道:“对、对不起。”

    “呵呵,这不怪你!”

    “小雪!”郭彪喝道:“你跟他道什么歉?!要不是你强烈要求,我才不会给他这么多呢!”

    “郭……彪,是吧?”我问道。

    郭彪一愣,然后怒气冲冲的说道:“没错!怎么得?!”

    我呵呵一笑,然后说道:“你打得过我么?”

    “嗯?你、你什么意思……”

    我突然硬声道:“打不过就给我闭嘴!”

    “你!”

    “好了!”米长城发话了又,随即对我说道:“小石,实在对不起了,这已经是我们能给你的最大限度了,请你也体谅一下我们。”

    一个老女人说道:“就是就是!你一个人能吃多少?!别眼大肚子小,我们可这么多人呢!”

    我不知道她这话的意思是他们吃的多还是他们不怕我这孤零零的一个。我也不理她,转身走到货架旁,拿起之前扔掉的背包,然后到柜台上把那些吃的都装了进去。

    “石磊哥!”米雪轻声道。

    “没事!谢谢你了,米雪!”

    “不不不!该说谢谢的是我们,该道歉的也是我们,我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我劝了他们很久,可是……”

    “好了好了,没事的,我还能再找食物的。”其实昨晚我算过,怎么说有个一天半天的也能找到熟悉的地方,或者走进市区里,那时也就不愁吃的了,虽然丧尸可能会很多,不过也想到带多了跑都不好跑。

    三个面包五根肠,一桶农夫山泉,一卷手纸,两把水果刀,一把菜刀,一个小型望远镜,就这点东西基本把包塞满了。戴了副皮质黑手套,踩折一根墩布棍子,让一头带尖,另外一根6米长的绳子圈起来挂在包上,这就是全部装备了。这次没再拿口罩,因为溅上血后会浸出一片,呼在嘴上更恶心。我又顺手拿了一条苏烟。

    准备好了我就向门口走。郭彪和那两个女的没吭声,米长城和米雪关切的嘱咐我注意安全。我没搭理,上前去推冰柜。刚一挪开,突然想起一个事,我他吗还没吃早点呢!于是我又返回货架,顺手拿了一个小面包和酸奶。

    这下郭彪又不干了,大声道:“姓石的!你这什么意思?!”

    我挥了挥手,简单的说道:“早餐!”

    “你给我放下!说好了就那些!一点不许多拿!”郭彪声音越来越大。

    说实话,自从丧尸爆发后,经历过被自己的女人背叛,又亲眼看见发小儿胖子的离去等等事件之后,我觉得自己已经变得很收敛了,对事情多看开点,这也是我这两天忍着他们的原因。但我毕竟不是个圣人,你打我骂我我不吭声,你站到我头上拉屎我再不搭理你,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我放下背包和‘早点’,说道:“我今天就拿了,你想怎么样?”

    郭彪身子一震,稍稍退了一点。这时那两个老女人来劲了,说道:“小伙子,你可不能不讲信用,说好了这些是我们的……”

    “是你大爷比啊!”我张口就来。

    另一个女人说道:“你怎么骂人!什么素质!”

    我笑了,她居然评价我的素质?

    “姓石的我告诉你!”郭彪大声道,“今天你要敢拿这面包出门,我他吗就……”

    我没废话,拿着棍子就冲上去,左手猛地抓住郭彪的领子,然后右手挥棍,用带尖的那头直接插进了郭彪的大腿。

    扑哧!

    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都没想到我会下狠手,就连郭彪也是。短暂的安静过后,郭彪杀猪般的叫声响了起来。

    啊啊啊!!

    “你你你!”一个女人卡壳了。

    “你干什么!”另一个也慌了神。

    我没理会老女人的质问,怎么说曾经也算是杀过人了,这点只是小儿科。我走回架子拿了个铁锅,回来对着郭彪的脑袋又是一下。砰的一声,郭彪便晕了过去。

    “啊!你杀了他?!”女人大叫道。

    我挥手用铁锅指着她们说道:“我从来不打女人,但别逼我,不想死就给我闭嘴!”

    扑~两人还真听话,瞬间没了声音。

    我顺手扔了铁锅,然后带上背包和‘早餐’走向门口。同时对米长城说道:“晕了,不想招来丧尸就别让他出声。”

    米长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厉声道“小石!你太过分了!”

    我转过头一挥,木棍直指米长城的鼻子,冷冷的说道:“去你吗的!别他吗跟我摆谱!活这么大比事不懂!你女儿都比你强十倍!”

    闻言,米长城气的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我不会对他动手,毕竟米雪还在旁边看着,收回棍子我就向外走。

    临出门的时候,我停住脚步,回头叫道:“米雪!”

    米雪一直呆呆的,听到我叫她激灵一下,然后慢慢看向我。

    “一定要坚强起来!”

    说完我就走了。这是我胖子临走前告诉我的话,我已经铭刻在心。也许今天发生的事情米雪一生都不会忘,不管她会不会恨我,我还是觉得她挺不错的,所以将这句末世警言告诉给她,希望她可以好好活下去。

    终于再次启程了,这次是一个人走,虽然危险系数增大了,但自由度也更大了。路上一边走一边享用完早点,随后来到一个十字路口处。

    第一眼我就看见了路边的指示牌,终于能分清东南西北了!自从遭遇过车祸之后一直是瞎走,这回可找着大方向了。我清楚前几天再怎么乱晃也不可能走出山风市,不过指示牌上的信息让我有点凌乱,这里是在我家北方的木天区,以前可从没来过,又是瞎子摸道。还好我知道省会城市在山风市的东边,所以只要一路向东就可以了。

    又走了大约十分钟,我就有点奇怪了。这里虽不是特别繁华的地段,但也不至于人迹罕至啊!这一条宽阔的大马路上怎么就连一个人或者丧尸都没有呢?根据路边看到新的指示牌显示,再往东走就会有一段高速公路,是通向城区里的,我非常确定城区的丧尸一定很多,但如果要东行的话必须经过此地,绕远道我都怕把自己绕迷了。

    继续徒步出发,阳光似乎越来越热,我就穿了个半截袖也不会感觉冷的。现在才1月份哎,怎么搞的。

    整条道路歪歪扭扭的停着一些车辆,大多都撞上护栏或是追尾了。地面上各种废纸烟屁和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行人道的几个垃圾桶以各种姿势躺在地上,各种恶臭飘散出来。

    木天收费站,高速公路出入口。

    我没敢直接通过,而是保持一定距离观望。因为我看到了丧尸,数了数,大概有七八只。看看手里的木头棍,说实话这玩意真不是什么好武器,只能对着眼睛捅,如果当棍子抡一下就折了。包里的刀子也是以刺为主,还是先用棍子吧。

    我借着废弃车辆隐蔽身形,尽量悄声快步的前进,可以的话我还是不要和丧尸发生正面对抗,尤其是超过三只以上的数量。当我距离收费站的站口不到五米时,终于再一次看到丧尸用餐的场面。

    有五只丧尸正围在一具尸体旁大肆吃咬,旁边的几具尸体已经不成人形了,以后人类找食物越来越难,可丧尸永远不会犯愁啊!

    没时间感叹,加上刚才看到的丧尸,这里目测已经有十几只了,得赶紧离开。不过又发现一个问题。这个出入口是从高速主路分出来的,可以看到高速上有很多废弃的车辆,但这条辅路有一段是空旷的地方,如果直接通过一定会被发现。

    但我此时别无他法,躲在这里也会被发现的,干脆冲过去,反正丧尸都很慢!

    我勒紧书包,做两次深呼吸调整,然后突然发力,迅速向高速主路冲过去!

    刚跑了五六米,我就听见丧尸的低吼,趁机侧头一看,被发现了!几乎所有的丧尸都注意到了我,开始向我追来,不过速度十分缓慢就是了。

    我卯足一口气,使劲向前跑,不停地穿梭在静止的车流之中,这些歪歪扭扭的车子也给丧尸的行进造成困难,很快就被我甩掉了。我放慢了速度,给自己一个简单的休息过程,毕竟前路未卜,要保持体力。

    这条高速也是双向六车道的,但此时整个路面全部停着废弃的车辆,而且所有的车子基本都是朝着出城的方向。估计是前方有事故堵住了路段,而后丧尸肆虐到了这里,人们弃车逃跑了。

    这样的路面有车也开不动,还不如慢慢走着。高速两旁已经没有建筑物了,全部是密集的林地,如果开车冲进去没两步就得撞树上,而且我已经看到有不少车子在林地里歪着,基本都变形了。

    我一边走一边警惕着前方和周围,同时还简单的查看这些车子里有没有可以当做武器的,不过大多数都是空的,除了点水杯玩具之外,还没发现什么有用的。

    走着走着,我看到一辆车子的后备箱开着,觉得可能有好东西,急忙跑了过去。在车后站定向里一看,一个备胎一个箱子,没了。我的兴奋瞬间没了一半,得了,把箱子打开看看吧。

    嘎嘣,我掀开了箱子盖,呈现在面前的是板子、改锥等维修用具,还有一个手电筒。对呀,我怎么就忘了准备手电筒了,这玩意是黑夜必备啊,赶紧装包。看来这是一个工具箱,但这些也都是近身武器,在我看来远不如我以前的狼牙棒好使,不过也将就了。把这个大型号的改锥放包里先,那几个小家伙就算了,另外扳手也收了。行了,也算没白高兴。

    继续走了大概一里多地吧,都是太太平平的,我就纳闷了,这么多车得有多少人从这逃跑,难道没安全撤离了么,为什么一个丧尸或者尸体都没看见呢。不过又走了几步这个问题就打消了。

    一辆老式的夏利车,后座上坐着一位,头发花白双眼紧闭,肚子上一个拳头大的洞,阵阵恶臭散发出来,看了已经死过多时了。

    我记得在电影或电视剧中,这样的桥段都是尸体旁边有个好东西,然后主角去拿,尸体有可能变异,也可能是虚惊一场,或者在刚拿完就变了……每每看到这些情景,我就会想到一个念头:这些都是营造恐怖气氛,而我真遇到了,甭管变不变先照着脑袋来一下。

    我放下背包,然后举起了棍子。

    扑哧!

    木棍刺头顺着尸体的眼睛扎进去,然后嗖的拔出来,一股淤泥般的液体伴着血液流了出来,够恶心的。这多踏实,管你怎么样先弄死你。我这么做不是为了拿什么,尸体旁边没有什么好东西,也不是虐尸成性,只不过算是完成多年看丧尸电影所养成的一个小想法。

    终于经历过这一幕了,心里有点小兴奋,嘿~!我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暴力倾向……

    吼!

    我草!我听到一声叫唤,然后突然身子就被抓住了,完了!是丧尸!

    我没感到被咬,但一直被抓着,赶紧回头看,原来是紧靠在身后的这辆车,驾驶座上有个丧尸,由于窗户只开了不大的一部分,所以它只能伸出手拽住我,将我靠在车门上。

    我现在不好回头,身子靠在车门上,丧尸拉拽的力气不小,让我挣吧不动。

    吼~~~~~~~~~~~~~~~~~!

    又是一阵低沉的声音,我顿时感到脑中嗡的响了一下,这个声音可不是后面拽我衣服的发出来的,这里还有其他的丧尸!不能再墨迹了,我松开棍子,抬起双手,整个身子顺势向下一退,直接就把上衣脱掉了。车里的丧尸见我脱离了束缚,一只手在外面抓我的上衣来回摇晃,那份着急劲儿的。

    我可不想把衣服留给他,急忙从包里抽出菜刀,对着丧尸的手猛地看下去。刷的一下,连手指带衣服全掉在了地上,丧尸是感觉不到疼痛,还在车里叫唤着要抓我,我懒得理你!

    低头拿起衣服,匆匆穿上,然后带上书包和棍子迅速离开,此地不宜久留啊!

    我下意识的抬头看去,我.草.!

    只见从公路两旁的树林里已经钻出了许多的丧尸,多到我根本数不过来,不过肯定比我以前见过的三四十要多!而且有一大部分已经上了公路。

    你们躲在树林里拉屎还是约会呢?!我这才知道刚才那一阵吼叫不是一两只的声音。

    跑!这是我剩下唯一的念头了,顾不得保留体力,我撒开两腿就向着前方猛冲。悲催的事情就这么来了,我眼睁睁的看着前方两侧的树林源源不断的冒出丧尸,开玩笑吧!这数量也太大了?!

    这时正前方一辆车子后面也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几只丧尸,我擦!你们还躺地上晒日光浴吗?!

    想直线通过就必须正面对抗这几只,我握起了木棍,准备放倒一两个,只要能有个缝钻过去就行。可就在马上要接触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干嘛不走车顶?!

    路上的车辆排的密密麻麻,走车顶和平地也差不了多少,而且丧尸爬上来还要费点劲,何乐不为!容不得多想,我直接窜上一辆汽车的前脸,然后顺过车顶,从后备箱跳到另一辆车。当我经过前方这几个丧尸时,特意绕了一辆车的距离,它们想够也够不着。

    来不及兴奋,两侧还在出着丧尸,还要继续跑。不过这会我用不上百分百的速度,毕竟是走在车顶上,我又不是玩跑酷的大神,还得时刻注意别摔下去。

    哐当!我再一次跳上车顶时,右腿突然陷进了天窗里!到底谁第一个说的“黄鼠狼专咬病鸭子”?!FUUUCK!

    直接我就坐摔在车顶上,棍子顺着掉到了地上。我的屁股和大腿传来阵阵剧痛,旁边的丧尸开始向我靠拢,顾不得叫痛,我双手用力,想撑起身体,这时突然一声吼叫,我的右小腿被抓住了!

    我低头一看,是一只女性丧尸,脸上乌七八黑跟掉了妆似的,也许以前是个非主流……哪他吗有心管这事啊!我使劲蹬踹右腿,希望摆脱它的束缚,可这丧尸抓的太他吗紧了。

    “我草你吗的!松手!松手松手松手……松!手!松手啊啊啊!”

    啪!边上的一只丧尸已经摸到了车子,双手用力的向前,企图抓住我。不过一时还不能得逞,第一个要处理的脚底下这个。车子天窗只开了一半,弄得上不得下不得。那个女丧尸在后座,有车座挡着过不来,要不我这会早就被咬了!

    拼了!我快速回手从包里抽出水果刀,然后双手猛地抓住天窗,用力一推,一下就开了,我费力的收回左脚直接伸进去,随之整个身体掉入车内。

    “让你拽我!”我一缩进车里,第一件事就是挥起刀子,一击扎向丧尸的眼睛。扑哧一声,刀刃整个没入,女丧尸挣吧了几下就没了动静。

    这时车子四周已经被丧尸围起来了,虽然以前有过被三十多只丧尸围困在网吧的经历,但这回可是小破车里,而且外面的丧尸的总数几乎要过百只了,数都数不过来。

    老子可不能交代在这,我再一次爬出天窗,外面的丧尸看见我出来更兴奋了,有的已经开始爬车了。我赶紧撑住车顶钻了出来,然后向车尾一跳,我要从这跳到下一辆车,但车尾也被丧尸围起来了,我一靠近立刻出现一股强烈的压迫感。我抬脚踹开一个丧尸的脑袋,但马上就有另一只补上空缺,真他吗有合作精神!

    是你逼我的!我后挪了一点点,然后猛地用力一冲,接着纵深起跳,同时右脚踏在了一只丧尸的脑袋上,整个人高高跃起!

    两辆车之间的空隙连一米都不到,我虽然不是跳远选手,但用尽全力也足够我过去了,而且还像武侠小说一样,踏了一下人头。却没想到这一下力气用过了,我奔着下一辆车的车顶就扑过去了,毕竟我不是那些大侠,在空中控制不好自己的身体,只能任其自由支配。

    砰!我整个人拍在了车顶,随着惯性向前翻滚,直接出溜到了地面上。叮咚五四一通乱摔,我估计心肝肺都得给我摔烂了!

    强大的求生意志是促动人们在困境下前行的动力。不知道谁说的,反正我做到了,摔的跟个烂西瓜似的,我还是翻个身就站起来,水果刀也不知道飞哪去了。丧尸再一次围了上来,我纵身爬上下一辆车,但已经没有力气在上面跳来跳去了,我用滚轮的姿势从车顶略过,然后再一次经历后备箱摔到地面的过程。

    在前面的道路还没有被丧尸封死,不用再跳车,我费力的站了起来,然后用尽全力的奔跑出去。

    不知道跑了多远,身体一时没有了感觉,只知道两侧的风景在不停的后移,不过一直都是树林子,虽然没有丧尸往外冒了,但我现在看见树林子就犯怵,接着跑。

    直到开始出现房屋,我才慢慢停了下来。路面上的车子也少了很多,我看到一辆拉着集装箱的大车,就想爬到那上面休息一下,我可不想往路边的房屋里跑了,就算抛开公路与房屋之间的距离不说,谁知道那里有什么玩意,进去以后视野又不好,有危险都不知道。

    我绕到大车后面,集装箱被锁着,徒手肯定是打不开的。这时我余光看到了一具尸体,是个男的,肚子破了个大洞,里面除了血也没看见什么内脏。这没什么,关键是,我看到他的怀里抱着一杆MP5***!

    我.草,这狗屎运走的,居然让我找到这种好东西!毕竟这对平民来说是最好的杀敌利器啊!我太兴奋了!一把就从尸体怀里夺过来,放在手里好好抚摸了一番!短暂的兴奋失控过后,我想先查看还有多少剩余子弹,当**被退出来的那一刹那,我直接石化了!

    愣神之后,我抬起头仰天长啸“谁他吗发明的假枪!!!”退出来的梭子里全是塑料弹!

    我狠狠的将这破玩意甩飞了,然后直接给了地上的尸体一脚:“你抱个假枪玩啥啊?死了活该!”

    梦想把你拖得忽悠忽悠的,现实摔得你吧唧吧唧的!

    身上的疼痛再一次占据了我的神经。我急忙顺着梯子爬上了集装箱顶,简单扫视一番,周围没有丧尸的影子,把背包一摘,随即我一仰头就躺下去了。

    咣当,整个人无力的拍在箱子上,之前从车子那边摔的我浑身疼,感觉要爆开一样,后来又是一阵拼命逃跑,这下可算能歇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