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手记之黑暗 > 第十一章 米家父女
    2013年1月15日,星期二,晴。

    睁开眼睛,我发现自己身在家中,怎么回事?我怎么回家了?没人能给我解释,我起身走向客厅,看到父母在那看电视,有说有笑的。我叫他们,可他们却跟没听见一样,我叫了好几遍,最后都嚷嚷起来了,可他们还是不理我,我想走过去,却怎么也动不了。突然,一张血盆大口出现在我面前,随即一下就将我吸了进去。

    我睁开眼,吗的,原来是个梦。

    今天早上从天边升起的太阳似乎拥有了更多的能量,充足而温暖的阳光洒在了这片异变的大地上。

    我叫石磊,男,20岁,生日是6月24日,家住山风市古丰区凌惠大街23号楼。我是山风经贸学院计算机系的一名大二的学生。去年12月29日,我所在的古丰区发生了丧尸危机,我为了寻找父母而毅然冲出家门。那之后的十几天里,我经历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

    此时我正在一个叫做鑫源的小超市中,门窗都被我封好的。我13日到的这里,一个人。目前为止已经待了两天了。

    那件破了三四个洞的皮夹克被我扔到了一边,起来简单的做下一俯卧撑,身上还有些疼。前几天遇到了车祸,撞得我五迷三道的,经过这两天的休息,感觉已经好了很多。所以我打算再休息一晚,明天出发,去寻找我的父母。毕竟这是在末世,随着时间的推移,外面吃人的怪物会越来越多,如果没有最佳的身体状态,也许我刚踏出门口就被它们生吞活剥了。

    之前一直在静养,今天好些了,就注意到超市的柜台上有个台式电脑,我想估计还没断电,可以用来上网。结果走过去打开一看,竟然他吗的还有密码,服了气了,我回收抄起从仓库找来的锤子,对着电脑就是一下子!

    砰嚓!整个屏幕被我敲碎了,电脑啊电脑,可别说我无德,世界都这样了还有密码,留你何用?!

    随手又是一锤,嘭嚓轰~!收银机也让我废了,这玩意得多来两下。咚!咚!咚!哐当!整个盖子碎了,存款的地方也弹出来,大笔的钞票哗啦啦的或掉落或飞起。

    不是为了钱,也不是闲的蛋疼,我一直认为人在面对困境时要找到一些发泄的方式,否则会把自己憋坏了……好吧,其实这事早就想干了。

    乱砸了一通,锤子头都歪了,什么质量,随手扔了。现在没有电脑,我只好退而求其次,从货架上找了一个收音机,按上电池就打开调频,结果里面嗡嗡嗡的响个不停,怎么调也不好使。这个超市大概是在城郊连接的地方,可能因此信号不太好,抵不住末世冲击的不止是人类啊!

    无法联系外界,我还得一个人老老实实待着。从窗户望去,外面还是看不到丧尸,真是狗屎运了。

    下午两点左右,我正无聊的看着‘十万个为什么’,从货架上拿的。突然听到咚咚咚的声音,坏了!我急忙向门口看去,发现一个人正在不停敲打着超市大门。是人是鬼暂时还看不清。我随手从架子旁拿了根墩布,拖把是木头做的。我一脚将其踩折,让断掉的那头可以进行刺杀,如果外面那个是丧尸我就扎穿它的眼球。

    之后我急忙跑到大门旁边,才发现那是个女孩,她也看到了我,慌张的大喊起来:“救命!!救救我们!!求你了!!”声音隔着门传过来就小了,不过我还是听得清楚,这是人!我急忙推开挡着的冰柜,把门打开,女孩一下就扑了进来,还没等我俩搭话,又有两道黑影扑了过来,我一把将女孩推到身后,然后挥起木棍就要扎过去。

    “别别别!别动手!我们是人类!”黑影顿时停下了脚步,我这一看,还真是两个人类,两个年近大妈级的女人。我放下了棍子,没有理会两人的连声道谢,回手准备关门。

    “不要!”第一个进来的女孩突然大喊一声,她抱住我的胳膊急促的说道:“我爸爸和我同学还在外面,你能不能救救他们!求你了!”

    因为前几天的某些经历,我现在对‘送上门’的女人都抱有抵触情绪。我拉开她,然后向外望去。果然,在离这里大概30米左右有两个男人,一老一少,正在对付四五只丧尸。

    这时,女孩向外大喊道:“爸爸!这里真的有人啊!你们快过来呀!快过来呀!”那两个男人应该是听见了,不过一时被缠住,速度有点慢。

    女孩喊个没完没了的,我伸手捂住她的嘴,然后严肃的说道:“够了,你想把丧尸都招到这里吗?!”女孩似懂非懂的摇了摇头。

    我不去管她,拿着棍子就出去了,站到了离大门10几米的地方。只见那年轻人用的棒球棍,一棍子抡歪一个丧尸后,拉着那个老的就往这边跑。丧尸还剩下两只,我估算着自己可以对付。所以当那一老一少跑过我身边的时候,我连看都没看他们,直接迎上了那两只丧尸。

    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放过这两只,这里原本没什么危险,可现在这两只丧尸发现了这里活着的人类,如果让它们堵在门口瞎叫唤的话,说不准就招来一大帮子同伴,到那时可就插翅难飞了。

    就在这时我听到吵闹的声音,是从超市传来的。

    “不行!你放手!”这是刚才那个女孩的声音。

    “小雪!你就听我的吧!”这是一个男孩的声音,估计就是刚才那个。什么情况?!

    女孩又说道:“人家给咱开门就是救了咱们!你怎么能这样?!”

    男孩急道:“他傻不拉几的非出去对付丧尸,死了也活该!快关门!要不咱们也要被牵扯进去了!”

    嘿!我听明白了,我好心好意给你们开门,你要给我关外面是怎么的?!

    这时又一个男人的声音传过来:“小郭,先别关门!”这个声音比较浑厚,应该是那个老男人,这下没了声音。我趁机回头看了一眼,那几个人都站在那里,门还开着,看来那老头说话管点用,而且还算有良心。

    没工夫感叹,丧尸已经来到了跟前,我先绕到侧面,两只丧尸被肉味吸引,又转身冲我走来。我退后两步,接着双手握住木棍,然后猛地向前几步,撞开前面这只丧尸的双手,然后将木棍有刺那头对着它的眼睛就扎了下去!滋滋滋~!!我用力的向里扎着,木棍慢慢的没入了将近十厘米,丧尸的双手抓住了我的胳膊,但很快就掉落下去。然后我使劲一拔,借着惯性后退几步,随着木棍喷散出来的黑红血液还是弄了我一身。

    此时我心跳急速升高,刚才那种方式我也是第一次尝试,成功也实属侥幸,一个不留神就得被挠了。不过好在只有两个丧尸,还能有把握一点。

    还剩下一个,我估计重演,又一次冲上去,这回冲的速度更快,双手也是用足了力气。

    滋!!正中眼球。我用的力气太过了,整个人也撞了上去,一下就把丧尸扑倒了。

    咚的一声,我和它同时摔到地上,棍子后面差点捅进我眼睛里。我用力扭头才将将避开危险,但双手还在紧紧握着木棍,用力下压,丧尸挣吧了几下就没了动静。

    这回我没拔棍子,直接站起身,随意的拍了拍身上的土,已经和黑血混在一起了,跟泥似的,真他吗恶心!

    我快步走回了超市。女孩在那说什么好厉害之类的,老男人和那两个老女人也是一番夸赞,只有那个男孩没动静。我也不答话,回手把门关上,再一次将冰柜推了过来,堵好了门口。

    女孩见我刚才没理她,又过来跟我打招呼:“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我又没理她,闪身走到了那个男孩旁边,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他。

    众人甚是奇怪,男孩也是一副不解的样,不过被人盯着不是什么好事,他眉头一皱,问道:“看他吗什么你……”

    咚!我一拳打在他脸上,直接把他后面的话咽回肚子。我可不是受了气还能忍的圣人,刚才这小子想把我关在外面,那跟要我命有什么区别,我不打你就不叫石磊。

    那小子被我打得后退两步,然后回过头来,表情由震惊转为愤怒,大骂道:“你他吗的敢打我!”说是小子,不过看上去跟我也差不多大,男生哪个没点血性。他骂完直接冲过来就要动手。

    不过在我看来他冲动的样子有点滑稽,我抬腿一脚正踹中他的肚子,他受力弯下腰去,我接着上前,左手揪起他的领子,然后右手一拳再次打在他脸上。

    咣当!这回这小子直接摔倒在地,捂着脸呜呜叫唤。我擦,真不禁打。

    “够了!”那个老男人又发话了,说道:“刚才要把你关在外面是他不对,这两下就可以了吧?”

    那个女孩也跑过来拉着我的胳膊,说道:“别打了别打了!我代他向你道歉!”

    我原本也不想再动手,此时正好借坡下驴,转身走回了柜台,随手拿了根烟点着抽着。女孩说了句谢谢,然后又跑到那小子身边,查看他的伤势。

    那个老男人看了眼那小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也走到了我身边。“小伙子,介意我抽一根么?”

    我把整包烟放在柜台上,又拿出那个假ZIPPO,说道:“随便,反正是公家的。”

    男人呵呵一笑,然后点了根烟,猛地抽了一口,估计也憋了一段时间了。

    “还是要谢谢你给我们开门,我叫米长城,你好!”男人伸出手说道。

    额、我还真不适应握手这事,不过也还是伸出手和他握了握,说道:“我叫石磊,不用客气。”

    这时最初进来的那两个老女人已经开始在货架上翻找东西吃了,不过样子还不算‘凶猛’,估计只是少吃了一两顿。

    米长城看到我的目光,然后笑呵呵的解释道:“那两位是刘芳琴和张淑,都是我的邻居,这两天我们都没找到一个安生地方,所以早点也没吃,让你见笑了。”

    果然被我猜中了,我也无所谓,说道:“嗯,这种日子,能吃饱就算不错。”

    “呵呵,人上了岁数,生活有了规律,一日三餐稍微有点变化也不好改,不像你们年轻人啊!”

    “哪里,刚才看您杀掉了丧尸,也很厉害!”

    米长城摇了摇头,说道:“年轻的时候精力旺盛,总喜欢在工作之余打羽毛球,身体还不错。不过现在还是老了,身上不是这里酸就是那里疼的!唉!”

    这时那个女孩也走过来了,然后用那种既友善又有点害怕的神情看着我,估计是被我刚才打那个小子吓着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先开口说道:“你好,我叫石磊,刚才吓着你了吧,不好意思。”

    “没关系没关系!我……啊,你好,我叫米雪。”女孩说道。

    “米雪,米长城,你们?”

    “呵呵,这是我闺女。”米长城说道。

    “怪不得呢!这个姓可不像张、李、王那些那么常见。”我想了一下,说道:“对了,我以前还有个同学叫米玖的……”

    这话一出,米家父女两人同时一震,我挑了下眉毛,问道:“怎么了?”

    “你的高中同学吗?”米雪问道。

    “哦,不是,是初中的,因为那会全年级就他一个人姓米,所以记得比较深。”

    “你是哪个初中的?”

    “古丰七中昂,初中、高中都在那上的……”我看到两人的脸瞬间低落下来,便问道:“怎么回事?”

    “是这样,”米雪说道:“你说的那个人,是我哥。”

    “啊,这么巧啊,那他人呢?”这话我没过脑子,脱口而出。

    “他……他死了。”米雪悲伤的说道,然后转过头走开了。

    哎呦我擦,我这不问的废话么,这几个人里没有,那不是死了就是丢了,得,还给人姑娘弄哭了。

    旁边的米长城也是一阵叹息,不过我看到他那眼睛里在泛光。毕竟是他自己的亲生儿子嘛,虽然我不知道米玖死了多久,但对亲人朋友那份悲伤和怀念是无论如何也抹不去的,这一点我是深有感触。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说道。

    “呵呵,没关系,不知者无罪。”米长城深吸了一口烟,然后说道:“十几天前,我带着他们兄妹和他.妈妈出去吃饭,结果饭店里突然就乱起来了,然后就从后厨跑出来好几个丧尸,我带着他们三人就跑,但在拥挤中,孩子他.妈失踪了,我顾不得寻找,只能先带着两个孩子跑了出来。”

    “米先生,就这样吧。”我打断道。

    “嗯?”

    “您不要再去回忆了,无论怎样,往者已矣,活着的人只管继续活下去就是了。”

    “呵呵,小伙子很有见地嘛,是啊,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存下去啊!”

    其实自从初中毕业以后就没和米玖联系过,现在对他的印象已经很淡了,就是记着个名字,虽然听到他的死讯不会有多难过,但对于作为亲人的米家父女来说可算是悲痛欲绝,索性还是不要提及了。

    “对了”米长城问道,“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我点点头,嗯了一声。

    “这样啊……”我看他那眼神就知道他想歪了,以为我亲人都没了,不过我也懒得解释。他说道:“小伙子很不错,身手也好,还知道封堵门窗,也有胆量面对丧尸,真是不错啊!”

    “额、我谢谢您。对了,那小子是您的?”我指着被我打得那个家伙,他正坐在冰柜旁边的地上,一边揉着脸一边用愤恨的眼神看着我。

    “哦,他是我们邻居家的一个孩子,叫郭彪。这孩子也挺可怜的,全家就剩自己一个了,前两天跟着我们跑了出来。之后我们乱跑乱撞,也找不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今天终于来到这了。”米长城介绍完又温声说道:“小石啊,刚才他也是一时糊涂,你别放在心上了就。”

    “嗯,放心吧,早没事了。”我心道反正打他了,占便宜的是我,还生气什么。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哎呀,我得去找个地方躺会,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快散架了都。”说完他就走开了。

    我掐灭手中的烟屁,随便扫了一眼,那两个女人还在那胡乱翻腾。另外还看到在一个窗户旁边站着的米雪,似乎还在那伤感呢。我是没打算去劝她,人在末世,不坚强点活不下去,虽然这事我也有责任,揭人家伤疤,但我以前犯的错够多了,不差这一两个的。这时我看到那个叫郭彪的小子走过去了,然后开始和颜悦色的劝着米雪,似乎想逗她开心,不过貌似效果不大。于是我也走了过去。

    看到我过来,郭彪一脸敌视的盯着我。不管他,我只是在米雪身后说了一句:“你最好离窗户远点。”然后也不管她听不听,就走开了。

    他们需要休息调理,我更需要了,旧伤未愈还出去干死两个丧尸,腿又有点疼,回到柜台大摇大摆的坐下,接着看我的‘十万个为什么’。

    时间辗转流失到晚上,那几个人都恢复的差不多了。从货架上拿了些食物就开始吃晚餐,米长城特意拉着他们来柜台吃,让我也加入,一起聊聊。无非就是扯扯这一路是怎么过的,他们基本都是在家里憋到饿的不行,才出来找食物,结果出来就被丧尸追,开始东撞西撞,才跑到这里。

    关于自己的经历,我一点没说,过去的事情不想再提。只是把前几天在网上看到的病毒公告给他们解释了一下。

    “总而言之,碰到丧尸之后能跑就跑,不能跑就打它们的脑袋,破坏了脑组织它也就死透了。”我总结道。

    郭彪冷哼一声:“谁知道你说的真假,我看八成是丧尸的电影看多了!”

    我平静的看了他一眼,他有点慌,但还是不甘示弱的看回来。米长城呵斥了他一句,他才不服气的低下头去。

    米长城无奈的摇摇头,然后问道:“小石,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是在这里一直躲下去么?”

    “不,”我说道:“这两天是因为有伤在身,所以才留在这里。但我明天就会离开。”

    米雪闻言,立刻问道:“你要去哪?”

    “省会城市,我要去找我的父母。”

    众人闻言皆是一阵沉默,我知道他们肯定认为这是痴人说梦。米长城说道:“小石,你…能确定你的父母还在……”

    “我必须得去!”我坚定的说道。其实我心理很清楚,他们有可能还在逃亡路上,更有可能已经和我天人永隔,但我不能放弃,我要给自己一个信念,让自己坚持活下去的信念,否则的话,我真怕哪一天我会无缘无故的疯掉。

    见我态度果决,米长城也不再说什么。我话锋一转,问道:“那你们呢?有什么打算?”

    米长城想了想,说道:“我觉得暂时还是躲在这里比较安全,当然,这也是托你的福。虽然我不知道要有多久,但我想会有人组织救援工作的。”其他人听了也是大点其头,看来他们都是想守在这里了。

    这种思想无可厚非,没人愿意在充满食人怪物的世界中乱跑,当然是想有个安全的地方太平的生活,可在这种世界,哪里还称的上真正的安全。D病毒蔓延刚刚十几天,很多城市就已经沦陷了,那么再过几天呢,谁也说不好。

    “我劝你们,救援就不要想了。而且这里只可以供你们休息一阵,但我奉劝你们最好不要把这里当做长久之地,一旦感染升级,有丧尸群发现这里的话,靠这几块破木板和冰柜是绝对挡不住的。”我平静的说道。

    “放他吗屁!”郭彪又不干了,大声道:“你小子是不是想说让我们跟你一起走?啊?一边找更安全的地方一边也能互相照顾?我告诉你想都别想!什么丧尸群,我们走了几天了连十只以上都没发现过,少在这里危言耸听!”

    我没生气,知道他们没遇上过丧尸群,所以继续说道:“这里接近郊区,人口密度小,再加上感染刚刚出现,肯定还有一些人类躲藏在家中,但再过一段日子就不一定了,我看过的资料上显示这种D病毒也可以通过空气传播,所以……”

    “那我们怎么没事?你又怎么没事?”郭彪又道:“还空气传播,难道病毒还分人感染吗?胡说八道!”

    我说道:“这个具体我也不清楚,但我确实见过有人没受伤也变成了丧尸,所以必须小心一些。还有,你们没遇到过丧尸群不代表没有,一定要小心不要……”

    “行啦!别他吗假慈悲了!我们在这危险你出去不更危险?净他吗扯淡……”

    “闭嘴!”米长城呵斥道。这下那个郭彪算是恨恨的不再言语。米长城缓了口气,对我说道:“小石,我谢谢你的好意,但我们还是暂时留在这里吧,不过你说的我一定会注意的。”

    我点了点头,人啊,不见棺材不落泪,我也懒得再费口舌,“你们吃吧,我要收拾一下。”说完我就起身离开了。

    我又找了一个背包,然后开始盘算着需要的物资。刚装进两卷手纸,肚子就疼上了,想上厕所。哎呦呵,真新鲜,这两天就压根没上过大手,今天这是吃多了?我偷偷跑进了仓库,躲到最里面,拿出一个大点的硬纸箱……我可不会跑到超市外去蹲坑,先不说冷不冷,万一出来个丧尸给我一下,我就交代了,再说临死要是还让丧尸给爆菊了,我都得死不瞑目。解决完毕,一番清理,然后我拿了瓶空气清新剂玩了命的喷洒,随后抱起纸箱走出去。

    “小石,你干什么去?”米长城看到我问道。

    “有点没用的垃圾,我给扔出去,要不太占地!”说着我大摇大摆的从他们身边走过。

    米雪嗅了嗅,问道:“什么味道这么香啊?”

    快走快走,这香味一会没了他们可就吃不下去了。我推开门口的冰柜,然后小心的看了看外面,确认没有危险,才走出去两步,然后用力将纸箱扔到远处。

    “各位慢吃~”我回来经过他们的时候说了一句,然后镇定的回去装物资了。

    这小超市根本没什么可以当做好武器的,连个棒球棍都没有,扫帚杆又太软,脸盆太脆,饭锅太笨……走了一圈下来,就拿了两把水果刀、一把菜刀和一根墩布棒。不得不说,现在的墩布有木质棒子的很少了,这种小超市能有两把已经实属不易。

    准备好武器,下一大项就是食物。这里的种类虽然不是很丰富,但是基本的肠啊面包啊和零食什么的还是有的。

    我刚装进两个面包,那个叫郭彪的小子救过来了。“喂喂喂喂喂!干嘛呢你?!别装了!”

    我没搭理他,接着装包。郭彪见我不理他,顿时起急冒火,厉声说道:“我叫你别装了听见没有?!聋是吧?!”

    我真是不知道为什么哪里都有这种人,我停下手,然后站起身。郭彪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我平淡说道:“干什么。”.

    “什、什么干什么?!你都装走了,我们吃什么啊?!”

    这时米雪也过来了,拉了郭彪一下,说道:“你干什么,怎么老找石磊哥的事儿?!”

    “我找事?!你说我找事?!”郭彪诧异道:“你自己看看他在干嘛?他在装吃的,一共就这么些吃的,他都带走了咱们吃什么?!这是我找事吗?我是为了咱们的生存着想!”

    “这里这么多吃的呢!石磊哥带走一些怎么了?!再说了,他不开门让咱们进来你哪来的饭吃?!”米雪和他针锋相对起来。

    “你不能这么说啊?他救咱们是他自己愿意,还傻呵呵的非去外面杀了那两只丧尸,这不多余嘛?!咱们这么多人,这些食物能吃多久?他现在多拿点咱们就少点,到时候吃光了又要出去找吃的,你愿意去外面瞎跑吗?!”

    “没错!”那两个老女人也按捺不住了,起身走到郭彪身边,迎合着他的话说我:“这些食物都得留在这!”

    “你们!”米雪气的说不出话来。我倒是笑了,共享的时候怎么都行,这要分利益了就都站出来了。

    那个叫刘什么玩意的老女人说道:“小雪啊,人家郭彪说的没错,这可是维护咱们自身利益和性命的时候,不要儿女情长啊!”这话一出,我倒没什么,那个郭彪倒是没好气的白了老女人一眼。

    米雪转头问米长城:“爸爸!你看他们!”

    米长城也走了过来,沉默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小石,对不起,我知道这样说很过分,但我也希望你能少拿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