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手记之黑暗 > 第十章 女神的模样
    1月6日,我们遇到了军人莫文浩、罪犯刘森、广利和等人。中午我们在一间教室吃饭,后来相继昏睡过去。醒来时,我、胖子、王东、莫文浩都被绳子捆在椅子上,动弹不得,所有的武器行李全不见了,就连刘淼也不在这里。

    正在我们挣扎的时候,房门碰的一声被人踢开了,我们纷纷注目望去。只见刘森德带着他的两个跟班走了进来,看起来红光满面的。

    “喂!刘淼在哪?!”我怒声问道。

    刘森德没搭理我,慢慢走到莫文浩的前面,笑眯眯的说道:“浩哥,没想到吧,你也会落得这么个下场。”

    莫文浩嘴上有胶带,说不出话,只能乱哼哼。刘森德笑了笑,接着说道:“前段时间一直是你在带着队伍,可是你看看,你一直没能给哥几个找点乐子,这种日子过了今天没明天的,你真以为我们还想跟着你回什么军队里吗?你是没蹲过苦窑,但我们已经不想再回去了!”

    这不是对话,这只是刘森德的倾诉,莫文浩在那呜呜哼哼的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刘森德接着说道:“你以为你拿着枪就行了吗?啊?”此话一出,他身后那人递给他一把手枪,我认得出来,那是从郭雅家拿的,一直放在胖子身上,也被他们拿走了。

    “我草你个老不要脸的!”胖子大骂道:“敢偷爷爷的东西,你是活腻歪了吧!?”

    这时一人走过来直接给了胖子一巴掌,胖子还不了手,就接着骂,那人就接着打。

    “好了!”刘森德说道:“不用打了,小胖子你也别着急,待会就到你了。”然后他用手枪抵住莫文浩的脑门,平静的说道:“你个混蛋,如果不是你有枪,谁会怕你?他吗的你让老子吃了这么多的苦,受了这么多罪,玩个女人还不行了?这回我看你怎么管!”

    我对这种情景抱有一点希望,就是一般在电影里这种坏人都会花半天时间吐苦水,到最后再想动手的时候就不一定成功了,可能主角出现或者配角出现之类的。我倒没想到还有人会来,只是尽量的拖延时间的话我也多一会想办法解开绳子。

    “莫文浩!你去死吧!”

    砰!

    枪声震得我神经一麻,我草,这孙子就说这么两句就开枪了?这尼玛的不合套路啊!只见莫文浩的额头多了一个黑洞,人直挺挺的仰了过去,断气了。

    “呸!”刘森德抬起一脚把莫文浩的尸体踹翻,然后不再去看。

    虽然觉得莫文浩是个不错的好人,但我已经不会乱发善心了,我厉声问道:“你把刘淼弄哪去了?!”

    “哈哈哈!对了对了,我都忘了,”刘森德大笑着说道:“你可是她的情哥哥呢,怎么也得让你看看她的样子,你绝对会喜欢到发狂的!哈哈哈!”

    我咬紧了牙关,痛苦之感逐渐上升,刘淼很可能遭到了非人的虐待,甚至已经丧命。不过还要眼见为实。

    刘森德说道:“去,把她带进来。”

    “是”一个跟班匆匆跑了出去。

    刘森德又对我说道:“你小子可真是有福气啊!这小妮子太棒了,那一阵阵的哭喊和叫声真是让我好好爽了一把啊!”

    我感觉自己的脑袋又要炸开了,之前学会的种种忍耐已经不管用了,伴随着刘森德无耻的陈述,我的身体感到了一次又一次的冲击。胖子在一旁大骂着,王东也快听不下去了,而我已经明显的感到有东西升到了喉咙,一阵咳嗽,一口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

    刘森德看到我吐血了,还在继续他的污言秽语,这时又进来两个人,抬着一个人进来了,随后直接扔到了地上。我低头看去,正是刘淼,她现在已经衣不遮体,头发也是散开着,因为是趴在地上,没能看到脸,但从身后已经看到她身上的种种污渍斑斑。

    “我草你吗!!!”我冲着刘森德大骂道,同时拼命地挣扎起来:“你个混蛋!你个畜生!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你麻痹的!!”

    刘森德也不回骂,只是哈哈大笑,还不时摸了摸自己的以示满足。

    这时地上的刘淼动了,她动的很艰难,我听到了低微的哭泣声,我无法体会刘淼此时的心情,就好像当初无法体会郭雅一般。我看着刘淼慢慢的抬起头,她的脸上和头发上还留着白色的。

    我流出了眼泪,不知道怎么才能形容当时的心情。

    我轻声的叫着:“小淼……小淼……”

    刘淼就那么看着我,眼神深邃而无助,脸上是早已干涸的泪痕,她慢慢的向我爬过来,嘴里还断断续续的哼着:“磊……咳咳……磊……不、不要……不要丢下我……”

    我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不知道是怎么看下这一幕的。虽然和刘淼并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情,但怎么说这也是我小时候的初恋对象,而且就在几天前我们还确立了关系,刘淼正式成为了我的女人。即便只有短短几天,我也开始对她付出感情,现在看到这一幕,我想任何男人也接受不了的。就算是看到陌生女性遭到这种对待也无法忍受,何况是自己的女人。

    胖子在一边也不再叫骂,和王东两人纷纷别过头去不再看,这一幕也深深的刺激了他们的心理。我坐在椅子上,感到此刻世界上只剩下我和刘淼两个人,她是那么的凄凉无助,那么的需要我的关怀,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我,我……

    噗~~~又是一口鲜血从我的嘴里喷涌而出,洒到了地上。

    “小淼,我……”

    这时,令我不解的事情发生了,刘淼突然没有了刚才那凄凉的眼神和悲伤的脸色,她伸手摸了一把我刚吐到地上的血,然后用鼻子闻了闻,接着快速的站起身。

    刘淼向后退了两步,然后突然笑了笑,说道:“哎呀呀,看来效果还真是不错啊!”

    这一句话把我们三个说愣了,我、胖子、王东,一起呆愣愣的看着刘淼,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刘森德说道:“哈哈!小刘,你的演技太棒了,看把这几个小子给哭的,哈哈哈!还他吗吐血了!真没起子!哈哈哈哈哈”

    “小淼,这是怎么回事?!”我问道。

    刘淼捋了捋头发,然后说道:“嘿,怎么回事?就像你看到的这样了!”

    “什么?你!”

    刘淼突然玉面一冷,说道:“哼!现在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们,我就是要杀了你们!石磊,陈晓,我今天就是要杀了你们!”

    “为什么?!”我和胖子齐声问道。

    还没等刘淼说话,这时王**然说道:“哎哎!杀他俩?那就跟我没什么关系了吧?能不能放了我?!”

    胖子回头大骂:“你个混蛋!”

    王东镇定的说道:“我怎么混蛋了,你们要死了,难道我还陪着?”

    “我们救过你的命!”胖子说道。

    王东呵呵一笑,说道:“得了,只不过是你们恰巧路过,再说了,我之前也跟这位石兄弟说过你们这三里有人有问题,他自己知道,却不想面对,这下美了吧!?”

    听到这,胖子转头看向我,我看了看他,没有说话。确实,在台球厅那晚王东告诉过我,这支小队伍里的气氛不对,而且我自己之前也有感觉,但那时胖子和刘淼我都不愿怀疑,所以就不去多想。

    王东又道:“呐,怎么样,可以放过我吗?”

    “傻比!”这话是刘淼骂的,她回身走去,从刘森德那拿过手枪,然后走到王东跟前他说道:“就因为你那晚的多嘴,害得我心惊胆战了一晚上,放过你?做梦!”说完刘淼对着王东就开了枪,没有丝毫的犹豫。

    子弹破膛而出,笔直的击穿了王东的脑袋,这小子顿时没了气,身体软下去了。

    没有替王东惋惜,我冷静了一下,然后问道:“刘淼,你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刘淼转身走回来,骄傲随着走动一摇一摇的,但在我看来就像是地狱的摇铃一般。“我早就想杀了你俩,这一路上我一直在找下手的机会,可是偏偏你们两个走运,总能被你们躲过去。害得我一直等到了今天!”

    我想不到理由,也没想到刘淼有杀我们的画面,只好问道:“你为什么要杀我们?”

    “你还有脸问我?!你们杀了我全家,还有脸来问我吗?!!”刘淼歇斯底里的大喊道。

    丧尸出现的那天,我和胖子去刘淼家救她的时候,她的母亲和姥姥都已经变成了丧尸,后来她父亲也变了,还差点伤到刘淼,我和胖子用自己的武器解决了它们。

    “你个疯婆子!我们可是救了你啊!”胖子大声说道。

    刘淼道:“救我?你们能救我,为什么不能救我的家人,你还杀了她们,你们当着我的面砍下了我爸爸的脑袋!”

    我说道:“你爸妈和姥姥那时都已经变成丧尸了,已经不是人类了,而且当时你也看到,是你爸爸要咬你,我们才……”

    “闭嘴!”刘淼大声道:“我不想听你们解释,我不想听我不想听!!反正是你们杀的!我今天就要为我爸妈和姥姥报仇!!”

    我知道刘淼那时受的打击太大了,当时她没有表现过激的行为,我以为她被刺激过度,原来她是把害怕和仇恨全都藏起来了,而她选择释放的对象,竟然就是我和胖子。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在这丧尸的世界中,人的心理发生任何变化都有可能,何况刘淼还是亲眼看着家人惨死的。

    “等一等,刘淼。”我说道。

    “嗯,怎么?你害怕了?我告诉你,求我也没有用的!”

    “不是,你要杀我,我也反抗不了,我只是想问清楚,”顿了一下,我说道:“大叔他们的死,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刘淼闻言一愣,然后哈哈大笑几声,说道:“隐瞒了,是隐瞒了,那个傻老头就是我杀的!”

    似乎这已经是正常的了,我和胖子都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刘淼继续说道:“事到如今也不怕告诉你们,从一开始跟着你们我就计划着要杀了你俩了,但是如果是我亲自动手,就算能靠偷袭杀死一个,我也不可能打得过另外一个,所以我想到两招……”

    以下是当时刘淼告诉我的所有事实,当我听过之后,脑袋变得一片空白,直到现在想起来,我的心头,还是酝酿着一股抹不掉的压抑。

    刘淼当时在家洗澡,就想到两个办法杀死我们,其一是让我俩反目成仇,其二是找别人来杀人。

    当我们三个在游泳馆时,我要下去那个血池,刘淼就想趁着胖子一个人在上面拉绳子的时候偷偷杀掉他,但正如她之前所想,一旦我上来后发现胖子死了,那么必然会对刘淼产生戒心,甚至动手杀人,那样对她是极为不利的,所以她选择忍耐。

    刘淼觉得让我和胖子反目成仇比较困难,毕竟我俩是10多年的兄弟了。所以刘淼比较倾向第二招,借刀杀人。

    所以当朱大勇,也就是大叔出现的时候,刘淼的心理异常惊喜。但她没有直接和朱大勇说,而是先观察一下,后来她发现大叔属于善良随和的人,自己的请求估计他很难答应,可偏偏他又有很厉害的身手,于是刘淼决定,就算不能让朱大勇帮忙杀人,也不能让他成为我和胖子的有力帮手。

    之后在网吧,便有了当晚朱大勇夜闯刘淼房间的那一出,其实是刘淼夜里偷偷来到大叔身边,然后用轻微的言语在大叔耳边诉说,刘淼大学里有一科心理学,这时正好用上,她引导大叔迷迷糊糊的就走进了房间,然后放声大叫,引来我和胖子,让我们和大叔产生隔阂。刘淼觉得,发生这种事情后,下次再直接和大叔摊牌,如果他不同意,那刘淼就杀了他,然后说朱大勇要非礼自己,自己是正当防卫,以排除嫌疑。

    当丧尸包围了网吧,我们准备从通风口撤的时候,胖子没有上来,我要去救他,刘淼抱住了我,她说其实那不是担心我,而是为了让胖子死在下面,然后再推我下去就容易多了。怎料我挣脱开了她,转瞬间就把胖子弄了上去,所以这次又没得逞。

    逃出来后,刘淼没法动手,直到来到郭雅家。

    我和大叔外出找药,带回来了曹利和毛阎良,刘淼又看到了机会,她偷偷去找那二人商议,让他们挟持郭守义父女,以夺走手枪,从而控制我们,事成之后会以自己作为报答。二人一番交谈后同意了刘淼的做法。而曹利还问过一件事,要怎么对待郭雅,刘淼说了句随他们的便。

    之后的事情就发展成了那个样子,就连刘淼也吓了一跳,她没想到这两人会变得发狂,致使她的计划再次失败。

    郭雅因此恨上了我,刘淼抓住时机,有一次做饭的时候,她从郭家的小柜子里找到了一包高效的老鼠药,认为可以给我下毒,然后栽赃到郭雅头上,到时候我死了,胖子肯定去对付郭雅,大叔也肯定会阻拦,这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了。不料那天我们带回来一个小女孩,就是赵小彤,孩子很是可爱,刘淼也很喜欢。第二天一早,刘淼做我的那份早餐时,将老鼠药放进了牛奶中,但却没想到被偶然出来的小彤喝了,这才导致小彤的惨死。但结果对她来说是好的,因为她成功的把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了郭雅头上。

    当天晚上我和大叔喝酒,之后我就睡了,刘淼说当时确实是大叔去找的她,也正是询问下毒一事,因为大叔通过仔细思索,觉得只有刘淼有这个嫌疑。刘淼当时也不再狡辩,在浴室中就对大叔摊牌,让他帮忙杀人,但大叔死活不同意。大叔的原话是:“小刘,你再怎么狠毒,也是个女孩,以前的事情过去了,我不跟你计较,你明天一早必须离开这里,听到没?”

    刘淼假意答应,就在大叔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刘淼掏出早准备好的苦无,一击捅进了大叔的后背。大叔喝了酒,在加上浴室的水声,没能做出及时反映,就这么惨死了。事后,刘淼觉得不能再一味的杀下去了,否则我迟早会怀疑她,于是她做了决定,要用自己换取我的信任。事实上她也做到了,我确实被绕了进去。

    不过后来郭雅的消失她却失口否认,刘淼也不知道郭雅去哪了,醒来的时候我们就上楼了,而过呀已经跑掉,这倒是成了她开脱自己的机会,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直到今天碰到刘森德一伙,这群人贪婪、危险,刘淼觉得终于等到可以帮自己报仇的人了。于是她偷偷在盒饭里下了安眠药,药也是从郭雅家偷带出来的,她刻意加大了计量,让我们早些睡去。然后去和刘森德谈判,依旧是用自己换取他们的武力援助。

    刘森德本想直接杀了我们,可刘淼却要留我们一命,她要在我们醒来时演一出好戏,折磨折磨我们的心灵,这一点她也做到了。

    直到这时,我才终于弄明白了前因后果,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觉得自己应该怨恨刘淼,应该骂她,应该想杀了她……可又觉得不应该,自己似乎更是该死的那个人。所以我没发表言论,我只是静静的看着她,这样死去也好,起码不会做个糊涂鬼,也不用再想着如何去逃亡奔波。

    “刘淼”胖子突然说道:“你放了石磊,我的命给你!”

    “胖子!”我急了。

    “你闭嘴!”胖子大喝一声,接着对刘淼说道:“你家人都是我杀的,你亲眼看到我砍掉了你爸的脑袋,所以说我才是你的仇人,跟石磊没关系,把他放了!”

    胖子的言语很坚决,我知道他是认真的,我也不说话,但如果他们放开我,那我就是拼死也要救出胖子。我们两人都不是作秀给谁看,有的时候,事情逼到这份上了,你就不得不去做。

    “放了他?你开什么玩笑?”刘淼怒道:“你们俩个都是凶手!我费尽心思舍弃了一切,就是为了杀了你俩,怎么可能放?!不过,如果石磊先杀了你,那我还能考虑让他多活两天~”

    “刘淼!不用白费心机了”我大声说道:“我现在告诉你,你最好马上杀了我,如果你敢动胖子一下,我就第一个杀了你!”

    “看看看!多好的兄弟情啊!”刘森德在后面哈哈笑道。

    刘淼回头瞪了他一眼,然后说道:“哼!我不会放过你俩任何一个,你们今天都得死在这里!”

    这时,刘森德又站了起来,走到刘淼身边,说道:“哎!先别着急动手,你不想好好折磨折磨他们吗?”

    刘淼疑惑道:“你什么意思?”

    刘森德淫一把撕开刘淼身上仅剩的布料,高声道:“看着自己的小女朋友当面被别人玩,有什么比这更残忍的呢?”接着他二话不说,按倒了刘淼就开始运动。

    世界变得疯狂,人们就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了,往往那些微小的恶意都会被无限的扩大,何况有的人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此情此景,直看得我头脑发热嘴发干,不是因为那场面,而是因为刘淼的转变。虽然童年的回忆早已远去,但毕竟这些天我们在一起生活过,一起度过了生死边缘。而谁能想到,她竟然因为父母的死而性情大变,潜伏在我们身边,将自己完美的伪装起来,并时时刻刻找寻着杀掉我们的机会。一面是为亲人报仇,一面是杀丧尸保命,致使产生这种敌对关系,到底应该怪谁?

    现在,刘淼为了报仇抛弃一切,用自己去做交换,去忍受这种折磨,她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女孩子,本应该是人生中最开心快乐的一段岁月,可却因为丧尸危机不得不承受这人世间最悲凉的经历。

    我低下头不再去看,可那声音却止不住的钻进我的耳朵。

    “放、放开我!…呀…现在、现在不是时候!”

    “别这么说!这可是对男人最好的刑罚了!哈哈哈!”

    就在这时,那个长发广利和突然闯了进来,看到刘森德和刘淼这副模样,先是一愣,然后急忙大声说道:“刘哥不好了,外面有一大群丧尸闯进来了!!”

    “什么?!”刘森德大吃一惊,停下了动作,问道:“从哪闯进来了?!”

    广利和说道:“从校门那边!”

    刘森德急忙跑到窗边看去。这里是一层的教室,但窗户并不对着大门,而是要打开探出身去才能看到。刘森德观察一番,然后缩回身子说道:“快,杀掉这两人,咱们开车冲出去!”

    一个跟班的掏出刀子就准备动手,这时刘淼突然说道:“等等!别杀他们!”

    “干什么?”

    刘淼拿开了那人的刀子,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把他们留在这里,给丧尸加一顿晚餐!”刘淼边说边转身走了出去。

    刘森德哈哈一笑,然后对我说道:“我跟你说吧,这女的真不能随便惹,碰上个硬渣子你就得付出巨大代价呀!哈哈哈!”说着就带人走了出去。

    教室里剩下了我和胖子,旁边是王东和莫文浩的尸体。我呆呆的注视着地面上的衣料,久久不能言语。

    没过多长时间,我就听到楼道里传来了丧尸的低吼。这时胖子说道:“这臭娘们!也不给个痛快!如果我大难不死一定砍碎了她!”

    我没有说话,也不愿再去想了。这绳子捆的太结实了,之前挣扎了半天也没用,这会再来也是白费力气。

    终于要死了吗?我还没找到爸妈,也不知道晓雨的情况,上个月做兼职的钱还没发……

    胖子也在一旁苦笑道:“唉,可怜老子这么优秀的条件,死到临头了还是个童男……”

    啪嚓!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

    我和胖子扭头看去,一个身影从窗户钻了进来。没想到第一个找到食物的丧尸不是从门进来,倒是翻窗突破了,嗯,挺好。

    那身影跳下窗户,然后慢慢向我们走来。看来他已经做好准备开饭了,来来来,做好了,我是油闷大虾,那胖子是四喜丸子,地上那两个是胡萝卜根,你看着来吧。

    那人走到胖子后面,用刀割着绳子,嗯,看来他在用餐前想活动活动……不对,他吗的丧尸怎么会给我们解绳子。我仔细一看,这哪是丧尸,根本就是个活人,而且我还认识!

    “你……你怎么在这里?”

    这人是我觉得最不可能出现在这的,就连胖子也是一头雾水的看着她。

    来人正是前几天失踪的女孩,郭雅。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头发梳成了马尾辫,整个人显得更加精炼、俊俏。

    “闭嘴!”郭雅的表情和语气还是依旧的冷淡,我想不出她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又怎么会救我们,但现在确实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哐当一声,教室的门打开了,一只眼珠耷拉在脸上的丧尸闯了进来,看样子它后面还有不少‘饿鬼’,正不停地往门里挤。

    捆着我们的绳子实在太过硬实,郭雅用刀子使劲割着,等到丧尸离我们不到3米时才割开胖子的,然后又赶紧跑到我这来帮忙。

    胖子没有管这边,而是提起椅子就迎向了丧尸们,来到它们面前用力一扫,哐当哐当的一阵声响,有三个丧尸被拍的倒飞回去,但椅子腿也碎了。不知道刘森德这帮人从哪找的,这屋几个全是厚实的木制椅子。

    胖子拿着手里剩下的椅座又砸碎一个脑袋,然后急忙回身去抓另一把椅子,回过来继续拍打丧尸。

    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会没有趁手的武器,用着破椅子太费劲,一个不留神就可能受伤,我们必须赶快离开,可是郭雅还没解开我的绳子,一时间毫无办法。

    事故就在这时发生了,胖子拍碎了第二把椅子,我看到他的手掌已经在流血了,不过他不知道疼似的又转身去拿椅子,刚回过头,一个丧尸已然冲到他跟前,一口咬下去!

    “胖子!小心!!”

    胖子临危反应,伸手就去挡,结果这一口正咬在了胖子的胳膊上,顿时一股鲜血喷涌而出,随着丧尸一抬头,一块肥肉被带飞了起来。

    “胖子!”我大喊一声,一些准备围攻他的丧尸被我吸引了,此时郭雅喊道:“好了!”瞬间我双手用力,绳子纷纷散落,转身抓起椅子,我冲上前就一阵乱打,直冲到胖子身边。

    这时胖子已经又挨了一下,肩膀被抓破了。我看着头都快裂了,胖子是我兄弟,他可一定不能有事!

    “走!”我拍碎了手中的椅子,拉着胖子向窗户奔去。郭雅已经跳出去了,然后招呼我俩。

    这时胖子说道:“磊子!别、别管我了,我被咬了!你们走吧!”

    “少废话!”我拖着胖子就往窗外爬。一把将胖子推了出来,摔在地上,我也双脚用力一跳,由于身体还不是很灵活,我一下就扑倒在胖子身边。屋里的丧尸正好堵上了窗户,但一时还没能出来。

    我知道右边是校门的方向,等我转头一看,那边已经围上了大批的丧尸,并且有不少注意到了我们,开始走来了。不知道那伙人怎么逃跑,但我已经顾不得他们了。

    郭雅急道:“走左边!!”我俩同时抬着胖子向左边跑。胖子的脸色开始变白,我心头一紧,加快了速度。

    通过一条甬路就到了操场,这里的也有不少丧尸在游走,应该是一开始就在这的。地面上还有不少尸体,烂不烂的都有。

    “看那!”郭雅指着远处说道。

    我抬眼一看,在操场正中居然停着一辆SUV,另外也看到操场的对面有一个红色的铁门,应该是学校的后门,那里几乎没有丧尸。

    “去开车,撞开铁门!”我说道,然后用尽可能快的速度带着胖子走向汽车。

    来到车边,我打开车门一看,吗的,没有钥匙,后座上还全都是杂物。后面丧尸越来越近,来不及犹豫,我们正想步行离开,这时郭雅突然说道:“等等!!”我回头一看,原来她从汽车旁边的一具尸体上摘下一串钥匙,然后迅速上了车,插上钥匙一拧,车子居然发动了。

    我让胖子靠着车,看到他的脸色变得煞白,嘴角也流出了鲜血,我快急疯了,以最快速度把后车座上的杂物开始往外扔,胖子趁这会还说道:“磊、磊子,你最清楚了,被丧尸咬伤了也会变的,我跟你们在、在一起,随时会有危险,伤害到你们,别、别理我了,你们快走吧!”他的语气开始不稳,估计呼吸也困难了。

    “闭嘴,再废话我打折你的腿!”我大骂道,然后把后座上无论有用没用全扔,让胖子躺到后座上。随后我上了副驾驶,郭雅一脚油门倒了出去,然后猛打方向,接着正面向铁门开去。

    我固定好身体准备撞击,这时后面的胖子突然说道:“磊子,你一定得坚强起来!要、要找到你爸妈,到时候记得、记得烧个纸妹子给我!呵呵!”

    我一听话音不对,急忙回头,还是晚了一步,当我伸手去抓的时候,胖子已经打开门跳了下去。

    “不要!!!胖子!!!”我大喊着,从窗户看到胖子摔落到地上,不停地翻滚着。

    “坐稳了!”郭雅大叫一声,原来车子已经接近了铁门。

    还没等我反应,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然后我就感到身体飘了起来,或者说是在整个车厢里乱飞。我的肚子和大腿都感到了一股强烈的疼痛,最后又随着咣咚咚的一阵车子落地的声响,我的脑袋撞上了前挡风,之后就人事不醒了。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还在车上,天色已然大亮。身体是长时间的麻木,动弹不得,也感觉不到疼痛。耳中听不到没有声音,嘴里也发不出声音。只能这么静静的歪躺着。

    对了,是郭雅救了我们……救了我,我费力的转了点头,挑眼一看,驾驶座却是空的,车门大开,醒目的血迹摊洒在座椅上,一根碗口粗的木头从风挡扎了进来,搭在方向盘上。我通过窗户看向四周,没有看到郭雅的身影,不知是否凶多吉少。

    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刘淼露出了本性,差点害的我们命丧尸口;郭雅离奇的出现,又离奇的失踪;就连胖子也离开了,虽然我没看到他最后的一幕,但他被丧尸咬伤了,又从飞驰的汽车摔到了地上,而跟随而来的就是数以百计的丧尸群……

    那是我一起混了10多年的兄弟,我们一起哭过、笑过、吵过,一起抽过半根烟屁,一起打过欠揍的混蛋,一起坐在路边谈论街上的妞子,一起闲的没事偷自行车,被保安追的满街乱跑。

    丧尸危机出现后,胖子舍弃守在家里,毅然跟着我出来寻找父母,在我危险的时候站在我的背后,在我发疯的时候保护我,在我失去理智的时候骂醒我。就算是在最后的教室,也是胖子一人挡住丧尸,为我解开绳子争取了时间,没有胖子我根本活不到今天。但我又做过些什么。

    我眼中的天空,仿佛都变的朦胧了,泪水慢慢的流过我的脸庞,滑落到了地上。脑海中回响的,是胖子临走时的那句话:磊子,你一定要坚强起来!

    2013年,1月6日晚,刘淼离队,时年20岁。

    2013年,1月6日晚,陈晓死亡,卒年20岁。

    2013年,1月6-7日,郭雅再度失踪,时年26岁。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可以动了,然后慢慢的坐直身子,起来后我才发现,这里是一片较为荒凉的地方,怪不得都没有丧尸出现过。汽车的前脸撞在了一堆烂木头和大石头,整个凹了进去,开是开不了了。

    我的腿有些淤青,不知道为什么很疼,难以走动,再加上整个身体的不适,所以就没离开车子。好在之后我从车子后备箱里找到了一些食物和娃哈哈矿泉水,让我不用外出寻找食物。

    从车里醒来的那天应该是1月7日,大概又养了两天半的时间,我才离开车子。之后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身上是一穷二白,除了半包饼干之外什么都没有。然后就是我迷路了,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才开始有一些建筑出现。

    那之后,我基本处在生存边缘,不停地在那些低矮的平房里寻找食物和饮用水,距离丧尸爆发也刚刚十天左右,住户里的粮食还是可以吃的。原本我打算在了一户无人的平房中过夜,没想到当晚竟然遇上‘鬼子进村’,光看到的丧尸就二十几只,看远处的黑影闪动还不一定有多少,于是立刻逃了出来,就这样还差点被围了。

    直到13号,也就是今天,我找到了这家鑫源超市,期间没有再碰到幸存的人类,估计是这里人口密度比较小的原因。但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根据那时网吧的经验,我动手做了一系列的防护措施,好歹让我好好睡一宿吧。

    又抽完一根烟,这回终于把前十几天的经历写完了,看了看表,已经是后半夜了。我估计在经过这次回忆之后,今晚那些逝去的人们会在梦中来找我玩会。

    我打算在这里住两天,好好恢复精神。然后用这里的资源准备出我的末世行囊,继续前往省会城市,还是和以前相同的目标,寻找我的父母。而不同的是,下一次,我将独自上路。

    好了,停笔睡觉了,祝能够看到我这个手记的人好梦。

    石磊

    2013年1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