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手记之黑暗 > 第九章 花园安全区的队伍
    13年1月5日早,我、胖子陈晓、女生刘淼、职员王东,在台球厅安顿一宿后纷纷醒来。这时胖子大声招呼我们过去。

    我们来到胖子身边,看到他正不停地翻动着网页,然后一脸诧异的样子。我问道:“怎么了?胖子!又有什么发现?”

    胖子的手指停下翻滚页面,给我指了指,说道:“你自己看吧!”

    我抬眼看去,只看到几个帖子的标题:

    【最新潮流服饰火爆上市,包邮哦亲~~】

    【某吧早安!大周末的又要上补习班】

    【那些一起2B的回忆,中不中?】

    【又见威武!点顶什么心态?!】

    诸如此类的常见帖子都被胖子一一打开,我看了一遍,还碰上了两个标题党。不明白胖子的意思,我转头问他,他说让我看日期。我又回过来低头一看,13年1月5日……啥?!那不就是今天吗?!

    “这怎么回事?!这帮孩子踩着丧尸当宅男吗?!”我诧异道,这丧尸满天下了都,这些人怎么还在发帖子,一个个的都住在城堡吗!

    胖子点了根烟,说道:“我刚一看也吓一跳,估计是病毒还没有在他们所在的地区大范围扩散。现在的人,都要眼见为实。”

    王东问道:“那官方就没给出消息吗?咱们山风市的病毒已经爆发快一周了,就没有解决办法?”

    “有什么,这种病毒的扩散根本是人力挡不住的,我没看到其他公告,只是我发现我已经不能通过这里的电脑与外界联系,不知道怎么回事。”胖子悻悻说道。

    我站起来说道:“得了,反正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想活命还要靠自己。我们马上出发,今天一定要达到花园安全所!”此话一出,大家也不再管电脑网络的事情,纷纷拿起行李向门口走去。

    这次的路程没有发生任何意外,零星的丧尸赶不上我们的车轮。胖子没敢开快车,只维持在60km/h左右的速度。就这样我们开了二十多分钟才找到那条向东的道路,不过这里有些绕腾,又要盘桥又要转向的,实在是个闹心的地方。不过也正因如此,这里的废车和丧尸是最少的,反正直到我们通过之后才看到有两只丧尸慢慢爬了出来。

    成功进入了花园区,各种冒烟的高楼耸立两侧,阳光透过楼与楼之间的空隙照射到地面上,也通过建筑外侧钢化玻璃的反光四散到各个角落。虽然还是冬季,但却给人一种十分温暖的感觉。

    过了交通要道后,公路就显得十分畅快了,车辆也不多,只偶尔有那么几辆停在路边,时不时的还能看见军车,只不过是静止不动的,胖子原本想去找个军车开开,但被我劝阻了,一会就到了安全所,没必要再费这劲了,万一拿车时惊动丧尸群就又是麻烦。

    之后的路上也没有碰到成群的丧尸,顺利的找到了我们的目的地:花园安全所。

    这座安全所实际上是一所高中学校,里面建有六层高的楼,一共三座。在中间那座的天台上,不知道谁用氢气球升起一面又长又大的红色旗帜,上面用白色书写三个大字,安全所。

    越接近这所学校,我们看到人为建立的防御工事就越多,但却没见着一个活人,连武器也没有,较远的地方还有很多的丧尸尸体,都被Qiang打的,而这里就只是空空荡荡的街面,偶尔飘过点碎纸塑料之类的。车停在大门,门口用标刻着:请排队接受检查。但现在这里是一个人都没有,整个学校也显得死气沉沉的,虽然周围没看到一只丧尸,但那强烈的不安气息已经开始猛烈的撞击着我,但为了父母,我不得不全力承受着这些。

    我们一行四人下了车,呈纵队向校园走去,院墙外摆着铁丝网,现在已是凌乱不堪。一进大门先是看到一个院子,大约有三个篮球场的面积。地面上也有一些丧尸的尸体,已经烂的差不多了,没有活动迹象。

    众人各自拿好自己的武器,王东从台球厅带出来一把消防斧,总不能一直让他拿着那破杆子。四周很安静,除了零碎的垃圾和残缺的尸体外,没有看到其他显眼的东西。我们走到一栋教学楼的门口,我探头先看一眼,门是玻璃的,能看到里面,没发现丧尸或人类。我推门走了进去,他们也跟上来。

    我们站在一楼大厅,四下环顾,没有尸体没有血迹。胖子道:“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如果这里也有丧尸的尸体,那也可以解释成这里被攻破了,可是这既没血迹又没尸体的,还一人没有,就太过奇怪了。

    刘淼道:“这里**静了。”

    “嗯,”我应道:“两个情况,要么是人都躲起来了,要么就是丧尸攻进来,死的死逃的逃了。不过,我估计人都躲起来不合常理,总要留下人手看门或者警戒。所以还是后一种可能性更大。”看过那么多电影,这情节太熟悉了,再说就按正常人来想也就这两种了。只要这里有人类活动就不可能如此安静。

    刘淼看了看我,她也知道我说的意思,胖子过来拍了我一下肩膀。在路上王东已经知道我是来找父母的,他说道:“你也不用那么悲观,可能你家人躲了起来或者跟着部队撤退了。”

    我点点头,现在我感觉已经不再那么容易波动了,而且这会也不能确定爸妈的情况,所以不能在这闹别扭。胖子问我:“现在怎么办?”

    “找!”我咬咬牙说道:“你们留在这里等我,我挨个教室找去,一路走到这了,总要有个结果!”说着我抬脚就走,这时刘淼突然拉住我的胳膊,说道:“我跟你一起去!”胖子也在一旁应和。

    王东说道:“小石兄弟,你就别那么大无畏了,这姑娘和胖兄弟可都离不开你,我也不想一个人呆在这,还是一起去吧!”

    劝解无果,我只好同意。我们从一层开始找起,挨个教室的查看。确实发现了不少人类活动的痕迹,但却没发现一个活人,也没有看到丧尸。一层有五六个教室,还有几间乱七八糟的房间,估计是老师办公室之类的,依旧没有发现。

    之后我们上到2层,继续排查,以此类推。这栋楼我们一直翻找到了顶层,还是没有发现,歇了一会我们又来到另外一栋楼里检查。

    当查到第三栋楼时,居然让我们在4层的一间教室里找到了几袋子大米。

    “这肯定是之前的人留下的,估计他们是遇到什么事撤退了,没来得及拿走。”王东说道。

    刘淼问道:“那他们会遇到什么了呢?”

    胖子说道:“还能有什么事,肯定是丧尸攻进来了,要么就是这里出现了感染者,所有人都逃跑了!”说着他还看了我一眼。

    我理解胖子的话,他一面说的是事实,另一面也是为了让我宽心。我冲他点了下头,然后开始在房间里转悠起来。

    我没有在找什么,而是在解心,我没有表现出难过并不代表我心里不着急,但是正如胖子之前所说,这是个弱肉强食的时代,所有人都是为了活着,我不能一遇到事情就虚了,那样会让大家同时陷入险境,所以我努力的去思考各方面的事情,让自己淡化这个环境带来的影响。

    这一下可以说再找到我父母如天方夜谭了,暂且说他们是和军队撤离了,那我又该去哪找,哪里是下一个安全所,我们过去的话会不会再看到这样的情景。如果爸妈是自己跑掉了,那更没地方去找了,况且在这种活了今天没明天的世界里,可能给我下一秒就被丧尸咬死,那就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脸了。

    我们决定今晚在这里留宿,明天再商议以后的事情,反正车里的食物够我们吃四五天的,在这里暂住几天也是可以的。现在的我还是有些混乱,就这么迷迷糊糊的上路危险太大。

    当天夜间,大家住在6层的一个教室中。我睡不着,一个人走出教室,在走廊尽头的墙上,有一节梯子是直通天台的,我慢慢爬了上去。

    我没有带狼牙棒和刺刀,只是腰间系着铁链,我觉得天台应该不会有丧尸。天台原本是个可以让人放松享受闲暇的地方,但由于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孩子从上面跳下去,导致很多学校严令禁止登上天台。

    连人都上不去,何况丧尸了。不过想想那些可怜的孩子,他们是想牺牲自己、悲伤家人、便宜他人吗?不知道怎么想的。

    我上来可不是为了跳,而是让冷风过过身子,好能够清醒一些。这上面确实没有丧尸,除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以外,比楼下地面可干净多了。

    我走到边沿处扶住栏杆,眺望着远方,感受着冬天的冷风划过脸面。但却没有往年的刺痛感,相反地,一种难得的安逸涌上了我的心头。

    自从丧尸爆发以来,我和父母失去了联系,和女友李晓雨也失去联系。找到了胖子,又救了刘淼,之后碰上大叔,可以说这之前都算是比较好的情况了。可之后就完全毁灭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郭家父女受辱,灭杀曹利二人报仇,小女孩赵小彤惨死,郭雅出逃。这一切无时无刻不再刺激着我的内心,但同时也让我更能够承受了,就好像我现在看见丧尸吃人,不会再吐出来,胃里一点反应没有。杀丧尸也不会疯狂,一招制敌,完事就得。至于伤害同类,我估计自己都不会再有什么动摇了,只要是伤天害理之人,必杀之!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还站在天台,突然听到后面有声音,我猛地转头,发现是刘淼。

    “怎么还没睡?”我问道。

    刘淼走到我身边,说道:“你一声不吭就起来,我哪知道你干什么去,当然要来看看了!你没事吧?”

    我微微一笑,说道:“没事,上来吹吹风,这两天弄得我挺头疼的!”

    刘淼理解的点点头,牵起我的手说道:“磊,你不要想太多,叔叔阿姨他们一定会没事的,如果在见到他们之前你病倒了那就不好了!”

    “呵呵,放心吧”我笑道,伸手将刘淼揽进了怀中,“上面冷,我们下去吧!”

    “嗯!”

    又度过了安静祥和的一晚。第二天,1月6日。

    我是被刘淼叫醒的,刚睁开眼,她就叫我去看窗外。我硬着头皮站起来走到窗边看去,只见一辆小型巴士公交车从门口慢慢的开了进来,从这里也能清楚的看到里面有人在动。我擦了擦眼睛再看一遍,确定无误后急忙回来叫醒了胖子和王东,然后大家一起下楼了。

    我们来到一层大厅,便看到巴士已经停到门外了,从上面依次下来了七八个男的。为首的一人是个青年,身穿军装,手里还端着一把枪,没记错的话那应该是95式自动步枪,看来这小子是个当兵的。他后面那些人的武器就杂了,棒球棍、菜刀、水果刀之类的。让我比较在意的是其中一个青年,他虽然站在队伍之中,但总感觉和其他人格格不入,而且他的武器也比较特别,是一根笔直的黑木棍,看上去挺脆的,我真怀疑那是武器还是装饰。

    我原本觉得己方应该躲起来,不与对方正面接触,而偷偷溜走,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可又觉得也许他们是部队排出来寻找生还者的,如果去交涉一下没准能得到安全地区的信息,那就有希望找到我爸妈了。

    和他们商量一下,都是赞成,于是我们就起身走了出去。刚一开门,就看到那名带头的军人瞬间举枪对准了我们。

    “别开枪,我们是人类!”我高喊了一句,出来看清军人后,他才慢慢放下枪,向我们走了过来。

    “你好!我叫莫文浩!”军人朗声说道,同时伸出手来。

    “你好!我叫石磊!”我也握住他的手。

    客气一下,然后莫文浩问道:“请问这里是不是花园安全所?”

    我刚要说话,这时他后面的一个长头发男青年说道:“废他吗什么话,上面那大旗子上面飘着你没看见啊?!赶紧进去!”

    “都给我站住!”莫文浩大喝一声,其他人全都停下了脚步。莫文浩看了他们一眼,然后继续跟我说:“这些都是我从路上救回来的,麻烦你和这里的领导通报一声,让我们进去休息!谢谢!”

    这时长发男青年又打断我,说道:“介绍什么,你看这孙子一脸苦相,不是不让我们进就是想要钱?!吗的,这人都咋了?!”

    我听着不爽,这什么情况,我还一句话没说呢就招了一顿骂,不过我还能稍微忍耐,可胖子就不一定。果然,他怒骂道:“草你吗的小崽子!你丫的滚一边去,再他吗废话老子一刀砍死你!”

    胖子挥舞的刀还真吓着长发了,他后退了一步,可能是不想栽面子,他又装着胆子上前说道:“吗的你个死胖子!还敢跟我这叫嚣?看我他吗不干死你的!”

    “退后!”莫文浩挥手打断长发,按着他的肩膀一用力,长发蹬蹬蹬的后退四五步。好家伙,如果不是长发太废物,那这莫文浩可就真不一般了。他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工夫内斗吗?要是丧尸追来怎么办?脑子有屎的玩意!”

    “浩哥”人群中的声音,接着一个面相凶恶的男子走了出来,中等身材,一脸的大胡子让人不敢有太多好印象。他对着莫文浩说道:“浩哥,不是这回事吧?咱都让人家欺负到头上了,你就不替哥几个主持主持公道?”

    我心里这个纳闷,我们欺负到你们头上了?我干嘛了?!

    这次莫文浩没有废话,直接将手中步枪抬起来对着大胡子的脑门,冷冷的说道:“刘森德,你给我退后!”

    “怎么?你想开枪?”被叫做刘森德的大胡子说道:“喂喂喂,哥几个,这位兵哥哥终于要动手了,啊!拿着枪欺压良民啊!”

    其他人都开始纷纷的哄闹起来,看样子这个队伍莫文浩只是靠枪才能带这,真正没人听他的。值得一提的是,那个拿木棍的青年倒是没有响应大胡子,只是自己走到一旁的木椅上坐下了。

    “你敢开枪吗?你敢吗?你信不信你枪一响丧尸群就把咱们全都生吞活剥了?”大胡子盛气凌人的看着莫文浩说道。后者脸色憋得有些发红,久久没说出话来。

    大胡子冷哼一声,然后说道:“既然你不能为哥几个主持公道,那就由我来。”说着他看向我们三,“喂!你们谁是头儿?”

    胖子三人都纷纷看向我,我没说话,只是冷冷的注视着大胡子的眼睛。他似乎看出是我,更是流出一丝轻蔑,然后说道:“我刚才看了,外面的工事大多被毁,铁丝网也全是破损,加上院子里的丧尸,和这楼里的安静,我看八成这里已经荒废了,你们几个也是刚来的吧?!”

    呀喝,这老小子有两下了啊。我们没出声,但似乎是我们的某些肢体语言,证实了他说的没错。

    大胡子得意的摇摇头,说道:“这样,刚才你骂过我兄弟,如果不想起争执,那也好办,把你们的所有食物和武器都交给我们,在这楼里面发现的也不能私藏,另外嘛……”大胡子眯着眼睛看了看躲在我身后的刘淼,说道:“把那个小妞送给我们玩玩!哈哈哈哈!!”

    他身后的那几个开始放肆的大笑,猥琐的声音飘在整个空间,我明显感觉到刘淼趴在我后背不停地发抖。我知道自己又该发泄发泄了,看上去莫文浩不会帮他们,其他人应该也不是太难缠的角色。

    “喂!小子!行不行啊?!说话!”大胡子不耐烦的催促道。

    我握紧狼牙棒,准备动手。胖子见状,对着他们大骂一句:“我草你们……”

    咚!还没骂完,只见莫文浩突然踢出一脚,正踢中大胡子的脸上,后者受力大喊一声,随即仰面而倒。紧接着莫文浩又狠狠地踩了大胡子肚子一脚,然后用枪指着他的脑袋。

    此刻这群人是笑不出来了,一个个惊讶的看着发飙的莫文浩和被踢的喊娘的大胡子。这时莫文浩说话了:“刘森德,老子忍你很久了,你他吗最好给我放老实点,再给我没事找事,老子打死你又能怎样?!”说着他将枪口一下捅进了大胡子的嘴里,伴随着发出了嘎嘣一声,估计是有牙崩飞了。他顾不得疼痛,双手捂着嘴,惊慌的点着头。

    我收回了脚步,这兵哥临时发威算是震住了这群人,不过在我看来这一队人迟早要出事,可能的话我们还是尽量避开他们,及早撤离,毕竟他们人多,不过莫文浩还算扛得住,暂时是安全的。

    这帮人总算老实了,我们一起进了教学楼,找了一个房间聊一聊,我们四个和莫文浩坐到讲台旁,而大胡子那堆人则是坐在教室后方。那个‘木棍’青年独自一人坐在窗边看天。我还想他可真有闲情逸致呢。

    我们和莫文浩交流了一下,他们并不是军队派出来的,莫文浩是一只战斗部队里的士官,和战友一起被派遣出去,执行搜救幸存人员的工作,谁知道竟然碰到了大量的丧尸群,他们一路拼杀才逃了出来,其中死伤不计其数,只自己这个小队就失去了四五个战友。

    后来过了一天一晚的时间,莫文浩身边只剩下两个队友了,同时他们也救了一些人类,其中就包括这个大胡子刘森德,他原本是监狱的重犯,丧尸爆发后带着几个人逃了出来,那个长发也是他的狱友,叫做广利和,两个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在一次寻找食物的时候,莫文浩的两个战友挂了,就剩他自己,这帮人就开始不听话了,有一次竟然趁莫文浩睡觉,强行将队伍中的唯一一个女孩拖走。当莫文浩醒来查询时,发现女孩已经羞愤自尽了。他非常愤怒,想杀光这群没有人性的畜生,可是他自己军人的使命告诉他不能这么做,于是他强忍着悲痛和这些人上路,希望能早日到达安全所,由官家来给这些人进行判罚。好不容易熬到了这里,没想到竟然已经人去楼空了。

    我暗呼了一口气,那个刘森德果然不是好东西,现在刘淼在我身边,这群人肯定起色心了,我必须保护好刘淼,加倍小心。我想是个男人就不能逃避这份责任,何况刘淼已经和我有过肌肤之亲了。

    我又问了莫文浩,关于那个沉默青年的事情。讲到这人,莫文浩也是一头雾水:“他是三天前才加入我们的,当时刘森德在一片废墟里找到了他,没有受重伤。等他醒来后,就告诉了我们他叫张乐,然后就一言不发了,他这性格和名字正好相反,一点都不乐。这几天都没见他表情有过丝毫变化,就是那么死气沉沉的,也不知道一天到晚在想着什么。我估计他家中可能遭了大变故,然他精神崩溃了,哎!”

    这话我同意,虽然我们遇到太多人,但我知道这种情况是时有发生的,因为有的人为了活命可能必须要杀死已经变成丧尸的亲人,那种感觉虽然我没经历,但想想就难受,那时还看到小彤变成了丧尸,心里的难过就别提了。

    莫文浩又说道:“对了,他那可不是什么木棍,而是正宗的唐刀!”

    “唐刀?”

    “嗯,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手里就拿着这个,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那把刀让他使得特别厉害!”

    这下才知道,我们看到的那个黑色笔直的‘木棍’原来是唐刀的刀鞘。在我印象里,唐刀都是高手才用的,虽然普通人也可以拿来砍丧尸,但肯定没有武林高手厉害。唐刀在中国传承了上千年,足以证明它的优秀与实力。不过我不得不承认,以前看过的一本黑道小说也让我对唐刀有了很高的欣赏。

    中午饭的时候,我们纷纷拿出自己的食物。刘森德那帮人拿的都是一些零食熟食之类的。毕竟是爆发初期,大多超市商店都能提供大量的食物,所以人们也能不饿着自己,当然必须是有命拿有命吃才行。不过当我们几个拿出刘淼做好的便当时,所有人的目光就都投向了这里。

    莫文浩羡慕的说道:“哇!好香啊!”

    我倒,这都凉成这样了能闻到香味吗?不过再怎么样也比那薯条薯片的好吃多了。我用饭盒盖子给莫文浩分出了一点,他只来得及说声谢谢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而那群家伙也是一个个看着眼馋的样子,不过迫于莫文浩的枪,他们还理智的没有冲过来。

    一边吃饭我就一边盘算好了,这个地方不能待了,吃完后休息一下,我们四个就直接离开,虽然不知道去哪,但是有刘森德这伙人在,我们就永远处在危险之中,尤其是刘淼,更是狼嘴边的肉。

    吃完之后,我们小声商量了一下,决定出发去省会城市,那里肯定会有保护区,省里的大人物也应该是躲在那里,所以安全性应该没问题。我告诉莫文浩的原因是让他选择,因为我们不会和刘森德等人一起上路,那么莫文浩就要选择是和我们走,还是留下来等着和刘森德等人一起走。

    可以说莫文浩这个兵当的还是很尽责的,他一直在犹豫,也告诉我们他的顾虑,他想和我们走,但理智告诉他如果放任刘森德这帮人不管的话,他们可能会在躲避丧尸的同时伤害更多的人类。这个时候是自身利益与人民利益的选择,如果要是我自然不会去管那么多,这种日子连自己的亲人都找不到,还顾得了谁。

    莫文浩在反反复复的思量之后,终于,睡着了。是的,他睡着了,我眼看着他胳膊耷拉下来,脑袋也越来越低,呼吸开始变得异常平稳,伴随着轻微的鼾声,他睡着了。

    不过我们没有叫他,因为我们也开始犯困,先是刘淼倒在了我的怀里,然后是胖子一头扎到在地,接着是王东昏睡过去。最后只有我还硬挺着,其实我也有点犯困,但我知道教室另一侧就是一群恶棍,如果我们都睡了肯定不堪设想。

    可我控制不住上下眼皮的打架,最终我输了,输给那强烈的睡意了。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身处一间教室里,正坐在一张椅子上,双手被扭到后面,像小孩胳膊粗的绳子紧紧的捆住我,让我丝毫动弹不得。我使劲挣吧了几下,根本没用。这时我发现身边还有人,也和我一样被捆在椅子上。分别是胖子、王东,还有莫文浩。另外,还有一张空着的椅子,一根绳子散落在上面,看上去像是绑着的人被带走了。

    我顿时身体一震,刘淼不见了,刘淼不见了!!我草!我大叫一声,把胖子几个也吵醒了,他们看到自己所处的环境也都是一阵惊讶。三人都在问怎么回事。

    我大喊道:“吗的!刘淼不见了,那群混蛋也不见了!吗了比的!一定是他们把刘淼带走了,一定是的!一定是的!!!”我疯狂地折腾着,希望能立刻撑断绳子,我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但我透过窗看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虽然我知道可能已经晚了,但刘淼多在他们手里一分钟就要多受一分钟的罪,这让我怎能忍受!

    胖子几人也开始猛烈的挣扎,无奈绳子实在太多解释,根本没用。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对莫文浩的恐惧心理,他身上的绳子被绑的最多,基本上把全身都覆盖了,嘴也被胶条封住,看上去跟个大粽子似的。

    见不能徒手撑开,我就开始找工具,这里显然不是我们吃饭的那个房间,整个教室里空荡荡的,只有我们几个,连多一张桌椅都没有,我们的背包也不在,武器也不在,就连我那条铁链都没有了。

    “吗的!胖子,你身上还有没有能用的?我的链子刺刀都没了!”

    胖子也是一阵摸索,说道:“毛都没了,枪也被拿走了!麻痹的这群王八蛋!”

    “我们怎么会晕倒的,不可能是什么迷魂药之类的吧?”王东奇怪的说道。

    我摇了摇头,现在没工夫探究,首要事件是挣脱束缚救回刘淼。可我们里里外外折腾了半天也没能解开绳子。

    正在这时,教室的门碰的一声被人踢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