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手记之黑暗 > 第六章 赵小彤:未成年不能饮酒
    末世之中,一个共同追求生存的团队必然充满了人员的交替。小的队伍一般会融入到大的队伍中,而大的队伍中,也会有很多人经受不住考验,被世界所淘汰。而负责行刑的刽子手,是丧尸,还是人类,就不得而知了。

    我、胖子、刘淼三人驾车外出,到一家超市中寻找食物。当我们把车子装满时,一个小女孩突然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女孩距离我们大约有50米,她是从一个转角突然跑出来的。我看到她时第一眼以为是小丧尸,但我很快知道自己错了,因为女孩正全力向我们跑来,嘴里还在大喊:“救救我!!”

    还没等我们做出反应,只见从女孩刚跑出来的那个转角处,又出来一个成年人,这次没看错,是个丧尸。但令人惊讶的还在后面,在他之后,又有丧尸陆陆续续的出现,没一会就出来了十几只,而且看样子后面还有。

    “我草!这孩子捅了丧尸窝了?”胖子大骂一句。

    我顾不得逗贫,拔出腰间的狼牙棒,向着女孩全力冲去,同时喊道:“胖子!”

    胖子大喊一声:“噢!”,然后提着刀跟了过来。

    女孩没跑几步就扑通一下摔倒在地,对于电影看多了的我来说丝毫不感意外。丧尸已经越来越近,女孩趴在地上,抬起头对我大声哭喊着:“大哥哥!救救我!”

    我很快就跑到女孩身边,然后一把将她抓起来抱在怀里,刚要转身,女孩指着地上叫道:“小新!我的小新!”

    小新?我低头一看,我了个擦擦,地上竟然有一个蜡笔小新的布偶,不了个是吧!我赶忙俯身去捡,这时一个丧尸依然冲到跟前,对着我张口就咬,胖子紧跟过来,一刀砍飞了丧尸的脑袋,我捡起布偶起身速撤!

    我和胖子跑回车边,刘淼已经上到后座,后座上堆的东西太多,我都坐不上去,更别说胖子了,所以只有刘淼坐那里了。

    我钻上副驾,关进车门,胖子也窜了上来,一脚油门轰了出去。“吃胖爷的尾气吧混蛋们!!”

    小女孩坐在我腿上,抱着自己的‘小新’不停地哭泣,我问什么她也不回答,和胖子对视一眼,满是无奈昂。

    郭雅家中。我和胖子加上大叔把车里的东西全部运到楼上,刘淼带着小女孩进了浴室洗澡。搬完东西我们三就坐到客厅沙发,一人一根烟,当然大叔那根是抢胖子的,茶几上摆着女孩的‘小新’。

    “呐,赶紧想想怎么跟郭大小姐解释这个‘小新’吧!”胖子对我说道。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上次就是我带回来的人给她造成的痛苦,这次又带回来一个,真不知道郭雅会怎么对我,反正肯定好不了,但这回是个小姑娘,留下她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正纠结的时候,郭雅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我们三个同时站起身,向迎接领导似的看着她。她直接走到我跟前,一双无神的眼睛望着我,说道:“怎么样?这次带回来几个?!”

    这是那天之后郭雅第一次跟我说话,可这句话就像刀子一样扎进了我的心脏。“郭雅姐,我……”

    啪!一个巴掌,好疼。

    啪!又一个。

    “我在问你,你倒是说啊,带回来几个?”郭雅接着问道。

    啪!好吧,我没有回答的权利。

    “上次带回来杀了我爸,强占了我!这次带回来的呢?想杀了我吗?”

    啪!

    “无所谓啊!反正你们人多,想怎么样都行!是吧?!”

    啪!

    “我爸爸本来就病危了,这次你们也算帮了他先走一步,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们?哈?”

    啪!啪!

    “我没招你们吧?我没惹着你们各位爷爷奶奶吧?为什么这么对我?!”

    啪!啪!

    “为什么?为什么杀了我爸爸!为什么?!为什么!!!”

    啪!啪!啪!啪啪啪啪~!!!!!!

    大叔在我的下巴被打掉之前拦住了郭雅,他制住郭雅的双手,让她远离我,说道:“好了小雅,小石也不是故意的,他也不想发生这种事!你爸爸的死让他也很难受的!”

    “难受?!放屁!我看见的是他带回来的人杀了我爸!”郭雅指着我的鼻子大骂道:“你还留在这舔着脸吃我家的喝我家的用我家的住我家的!这哪有一点难受的样子!我看你他吗是不是也想着我呢?!你他吗的一个活畜生!我当时怎么会……怎么会相信你……我真想杀了你……杀了你给我爸爸报仇…………”说着说着郭雅哭了出来。

    我没有说什么,我觉得郭雅不是真的怪我,只是她需要一个发泄的对象,曹利和毛阎良都死了,我就成了最合适的,而且这也是我必须承担的。

    “对不起!大姐姐!”小女孩突然出现在沙发旁,看着正在哭泣的郭雅,轻声说道:“大姐姐为什么哭了,是不是小彤给你们添麻烦了,如果是的话小彤给你们道歉,对不起!”说完她还有模有样的给我们鞠躬道歉。

    郭雅眨了眨泪眼,看着一脸天真的小女孩,没有说什么,不过倒是渐渐停止了哭泣,随后她挣开大叔,转身回了房间。

    “小彤,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刘淼跟出来说道。

    “嗯,好!”小女孩双手背后,然后大声说道:“我叫赵小彤,大小的小,彤云的彤。今年12岁,在古丰区第四人民小学上五年级,爱好是唱歌和画画。请大家多多关照!”

    大叔在一边哼唧两下,举起遥控器说道:“这孩子台风不错,给个8.5分吧!”

    我倒,您以为这是选童星那!

    胖子摆了两下手指头,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这个自我介绍很到位,但是希望你以后能说的简单一点,彤云彤是哪个彤?”

    “一个丹右边三个撇。”

    听小彤说,她前两天让父母带她去游乐园玩,结果在中午的时候公园开始有疯子出现,而且越来越多,所有人都在胡乱跑动,父母带着小彤向大门逃跑,可就在向外拥挤的时候母亲和他们走散了。之后父亲带着小彤逃了出来,开车找到一处还算僻静的车道,父亲把小彤安置在一个无人的小商店中。

    “爸爸说他要回去找妈妈,让我就待在那里,不要乱跑。我很听话,没有乱跑,渴了饿了就在小商店里拿东西吃、拿水喝。这两天也有很多疯子走来走去的,可就是没看到爸爸回来。直到今天上午,一群疯子冲进了商店,我吓坏了,赶紧跑了出来,然后就碰到大哥哥你们了!”

    在给我们讲述经历的时候,小彤一直没有太大的感情波动,可能她还没真正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很担心爸爸妈妈回到商店找不到她怎么办,但已经两天过去了,她的父母是否还活着也成了未知数了。

    “小彤乖,过两天哥哥姐姐带你去一个安全中心。小彤的爸爸妈妈在商店找不到你肯定也会去那里的,到时候你就能见到他们了!”这话是刘淼说的,除了小彤之外,我们都清楚这种情况的概率小之又小。

    “真的吗?太好了!”小彤高兴的说道。我不知道这样好不好,但目前看来只能这么给她希望了。

    当天晚上,刘淼用我们带回来的食材做了一大桌子饭菜,我也多少会做一些,胖子和大叔都是粗人,指望他们帮忙是没戏了,只好由我给刘淼打打下手,小彤抱着她的‘小新’跑前跑后的假忙活,虽然不是捣乱但也没帮上什么忙。

    这是几天以来最丰盛的一顿了,改善了伙食,也顺便庆祝一下元旦。开饭前大叔敲门走进了郭雅的房间,也不知道他都说了什么,反正10几分钟之后郭雅也跟在大叔后面走了出来。

    众人陆陆续续落座,看着一桌饭菜,我不得不感叹刘淼高超的厨艺,有个会做饭的女生在真是幸福的事情。

    晚餐开始,起初气氛有些尴尬,看着失魂落魄的郭雅,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还是胖子起来胡乱发言两句,然后起身说道:“为了我们还活着,干了这一杯!”每个人的酒杯里都倒上了半杯酒,是从超市顺回来的茅台。只有小彤的那个杯子里是可口可乐。

    响应胖子的话,我们纷纷站了起来,只有郭雅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杯子碰都没碰。

    胖子立刻说道:“郭雅姐身体不舒服,就不用站起来了,来,咱们干了!”闻言众人纷纷喝光了杯中酒。随后胖子又给每人都倒上,再次举杯说道:“这一杯,敬我们失去的亲人和朋友!”

    这一次就连郭雅也慢慢站了起来,我们不约而同的将杯倾斜,慢慢把酒倒在地上,郭雅的眼泪又一次流淌出来。小彤不太理解这种场面,不过也学着我们,有模有样的把可乐倒在了地上。

    “最后嘛!敬我们这位小天使!”胖子笑眯眯的看着小彤说道,不过我怎么看他这脸都是一幅欠扁的样子。

    “胖哥哥原来是大坏蛋!”小彤娇声说道。

    “啊?”胖子很是诧异,“我怎么是大坏蛋了?!”

    “妈妈说过,凡是给女孩子敬酒的都是大坏蛋!”

    看着我们的坏笑,胖子痛苦的叫屈:“天啊!这什么教育方法啊!我这么可爱又帅气的大男孩居然就这么成了大坏蛋了!”

    “唻~~~”小彤俏皮的吐出舌头做了个呕吐的表情,可爱的样子逗得我们哈哈大笑。

    接下来大家就正式开动了,胖子和大叔都是一副饿鬼投胎的样子,左右开弓,就差直接上手抓了。刘淼和小彤倒是一个套路,吃饭既文静又大方,丝毫不显做作,这就是传说中的贵族教育吗……郭雅则是随随便便的吃着东西,现在再好的饭菜也难以调动她的胃口了。受其影响,我吃着也是食不知味。

    胖子吃饭也没闲着,边吃边不时扔出来个笑话来烘热气氛,大叔在一旁给胖子捧臭脚,偶尔还发威折腾胖子一顿,更是热闹了餐桌,两人对损对掐的样子逗得大家捧腹大笑。再加上多了小彤这个可爱的小女孩,看来以后这里不会缺少欢乐了。

    我也慢慢加入了胖子几人的战团,融入到快乐里面,这种日子过一天是一天,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挂了,想那么多没用,还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刘淼和小彤在一边逗趣,我、胖子和大叔则开始抽烟闲聊,郭雅还是坐在旁边,欢快的气氛没能带动她。一阵聊天过后,大叔悄悄拿起酒杯递给我,然后用眼神瞄了瞄郭雅,我明白他的意思,想了想,然后掐灭了香烟,拿起酒杯起身走到郭雅旁边。

    “郭雅姐,我想敬你一杯。”我可没脸奢求她的原谅,只好尽力缓和我们的关系。

    听了我的话,郭雅嘴角一翘,似乎是在笑,我感觉有戏,殷勤的把她的杯子递到她手边。郭雅拿起杯子,和我碰了一下,我高兴的说了句谢谢,然后举起杯子一饮而尽。就在这时,郭雅猛地站起来,挥手将杯中酒泼在了我的脸上,我愣了,放下杯子静静的看着她,接着郭雅双目一瞪,用力的将酒杯砸到我的脑袋上。

    啪嚓!酒杯碎了,我感到头上一股剧痛,然后一缕红色顺着眼边流了下来。“啊~~~~!”小彤可能被吓到了,大声的尖叫起来。

    郭雅转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我黯然而退,我听到胖子的声音、大叔的声音,还有刘淼和小彤。不过这些声音都变得好模糊,根本听不清楚。我只感觉自己真是个多余的人,好好的晚宴又一次闹得不欢而散,是不是我离开这里会好一些……视野慢慢模糊了。

    这次我可没晕过去,只不过退坐到了椅子上,众人纷纷在我身边忙活,有的给我清洗伤口,有的在和我说话,有的拿来纱布和药瓶,还有的不停摇晃着我的双腿。可我分不清哪个是哪个,只好昏沉沉的任由他们摆布。

    处理好伤口后我就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睡了,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谁给我盖上了被子。

    这一觉,我梦到了很多人,有我的父母、有以前的同学、有女朋友小雨,更有胖子、大叔和郭雅等人,最后则是梦到郭守义头上插着一把刀,却也变成了丧尸,扑到我身上用牙齿咬开了我的脑袋……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已经9点多了,客厅里就我一人。洗漱之后我来到餐桌旁,看到上面就一份食物,看来其他人都吃完了,可人都哪去了。

    我喊了两声,这时客卧的门一开,小彤跑了出来,怀里是那个‘小新’玩偶。“大哥哥,你终于醒了!”

    “小彤啊,他们人呢?”

    “大家都在里面看电视呢,本来胖哥哥说要在客厅看,可姐姐说会影响你睡觉,于是我们就进卧室了。”小彤口中的姐姐就是刘淼。

    我哦了一声,心道刘淼对我还真是不错啊,再过几天没准还能和她撞出点火花来,如果真成了,也算完成小学时的心愿了,况且刘淼的长相身材都不错,在这末世也算是赚大了。

    “大哥哥”小彤爬上我旁边的椅子,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

    “怎么了?”

    小彤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你是不是喜欢姐姐啊!”

    噗~得亏我还没喝牛奶,要不都得喷出来。“再乱说我就打你屁股!”

    小彤露出一个纯真的微笑,说道:“我看得出来哦!姐姐也喜欢大哥哥的!”

    “小孩子懂什么,可别乱说。”嘴上这么说,其实我心里还是挺高兴地。

    “切~!明明自己也不大,还敢说我小!哼!”小彤撇了撇嘴,转过身去。

    我看了看小丫头的背影,心中满是无奈,柔声说道:“怎么?还生气了?”

    “没有!哼!”

    “好了好了!”我拍了拍小彤的肩膀,拿起自己那杯牛奶递到她面前,说道:“大哥哥错了,不该说你小好吧?来,这杯牛奶给小彤喝,不许生气喽!”

    “都说了我没生气。”小彤说着一把夺过了杯子,咕嘟嘟的把牛奶都喝了下去。“你要是想和姐姐好,我可以帮忙哦!”喝了一杯奶,小彤立马开始站在我这边了。

    我无奈的吃了口鸡蛋,道:“好好好!等我需要的时候就叫你好吧!”

    “嘿嘿!”小彤欢快的一笑,然后跳下椅子,向客卧走去了。

    我摇了摇头,现在的孩子脑子里都装着什么啊!真是的,呵呵。

    咣当!一声响动。我转头看去,见小彤摔倒在了地上。“小丫头,让你瞎操心,摔疼没有?”

    没有声音,小彤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我有点奇怪,说道:“喂喂!都这么大了,你还等着我去扶你吗?赶紧起来!”

    小彤还是没有动。一种强烈的不安在我心中升华起来,我扔掉手中的筷子,急忙起身走过去。“小彤,干嘛呢你?”我把她扶了起来,转过身一看正面,只见小彤的嘴角缓缓流出了血丝。

    “小彤?!小彤!你怎么了?!你说话啊!”我摇了摇小彤的身体,她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你可别吓哥哥,你快醒醒!哥哥错了,哥哥不该笑你!对不起!哥哥错了,你快醒醒!别装睡了!!小彤!!”

    听到我的声音,客卧里的人都出来了,胖子一看,立马暴道:“我擦你丫真不厚道,连小女孩都不放过!”

    “去你吗的!小彤吐血了!!”我愤怒的冲胖子大吼一声。闻言几人也是惊慌失措,急忙跑了过来。

    “小彤!你怎么了?小彤!!”

    “喂!丫头!快醒醒!怎么了这是?!”

    “臭小鬼!你要是装睡胖哥我可饶不了你啊!”

    我可着死急了,突然我想到以前在一些电影里看的急救措施,我把小彤放到地上,然后双手按到她的胸口,一下下的按压着,我不知道这管不管用,但现在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这时刘淼说道:“对了!郭姐不是护士吗?快叫她来啊!”大叔闻言急忙起身冲向郭雅的房间。不消片刻郭雅就走了出来,看到地上的小彤也是一脸震惊,接着急忙跑过来,看了看孩子的眼皮,又摸了摸脉搏,接着也是在胸部按压一阵,接下来就是各种急救措施,看得我也是眼花缭乱的。

    大约十五分钟后,郭雅直起了身子,轻轻的擦了擦额头上布满的汗水。我有些发狂,厉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其实我问着也是白问,小彤在经过一番急救后还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结果已经很明显了。

    郭雅望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我的眼前突然黑了一瞬间,恢复过来后我低下身又开始给小彤做急救,我不信,怎么会这样,怎么好好的突然就死了?刚刚还在和我聊天,怎么就突然死了?我不信!肯定还有救,我发了疯似的给小彤急救,我相信她一定能醒过来!

    大叔抓住我的胳膊试图阻止我,“小石,别这样,丫头已经不行了……”

    “滚蛋!小彤刚刚还和我聊天那!怎么就不行了!我他吗不信!你丫放开我……”

    咚!我的身体应声倒退出去,撞到墙边才停下。我忍了忍猛地抬头一看,是胖子,他刚刚狠狠踢了我一脚。

    “你醒醒吧!小彤死了!她死了!你再怎么抽疯也不能让她活过来了!”胖子大喊道。

    我站起身冲了过去,同时大骂道:“我去你吗的!不可能!小彤她还活着!她还活着!她不可能死的!你一边去!”我感到脸上流下了两行热泪,但没去擦,我冲着胖子抬手就是一拳。

    哐当一声,胖子被我打了一跟头,接着他又站立起来,“我草你大爷的!我跟你丫说死了!你别跟我这抽疯!!!”胖子冲过来一跃,将我扑倒在地,我们两个就像泼妇打架似的在地上来回翻滚。

    刘淼在一旁声嘶力竭的大声哭喊着:“不要再打了!你们两个……小彤也不想看到你们……你们再这样的……不要打了!!!”

    不过声音对我们没用,接着就是大叔过来,两手分别用力的按住了我俩的脑袋,狠狠地压在地面上,同时厉声说道:“你们两个都他吗给我住手!!!”

    可我和胖子还是互相抓打着对方,直到大叔狠狠地给了我俩一人一下。

    “你折腾什么!小彤……小彤死了……你比我们都清楚!……还闹腾!”胖子说着说着也哭了,这是我从上小学到现在第一次看到他哭。

    是啊,我知道,我清楚,小彤……但就是这样我才不愿接受。可是现在看来,我不得不接受了,小彤死了……这个被我们救回来,追着叫我们哥哥姐姐的12岁小女孩,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呀啊!

    无助的哭泣与呐喊充斥了整个房间,小彤就这么躺在地板上,手中抱着自己的‘小新’,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也离开了这个渐渐转变的世界,她不用再为明天是否能活下去担忧了,她不能再兴冲冲的跑来号称要帮我和刘淼了,她也永远找不回失散的父母了。

    2013年,1月2日上午9点38分,赵小彤死亡,卒年12岁。

    我们将小彤带到楼下,在郭守义的坟墓旁又挖了一个坑,主要是我和胖子动手,大叔负责警戒,刘淼则是看护着小彤的遗体。十几分钟后,小彤被放到墓中,我把那个一直陪着她的‘小新’也放了下去。

    我慢慢的用土将墓埋葬起来,最后看了看小彤的脸,她是那么清纯,那么的可爱,也许她的爸爸妈妈还在寻找着她,可是在永远不会知道这些了。没那么多时间去哀伤了,我们埋掉了小彤,立起一块自制的墓碑,在进行了一番简单的祭拜之后,我们返回了楼中。

    客厅中,一番讨论之后,胖子拍案而起,怒声说道:“下毒?!!”

    郭雅似乎已经习惯了胖子的一惊一乍,她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说道:“没错,我刚才检查了一下,赵小彤的遗体所表现出来的正是毒发身亡的样子。”

    胖子这下没词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再吭声。既然是毒发身亡,那么一定是有人下毒,而这个人,很明显就是在座人员中的一个。

    我尽量把心压到平静一些,说道:“谁干的。”我的声音很冷,这并不是我能控制住的。

    没有人说话,整个房间弥漫着诡异又恐怖的气氛。

    这时郭雅轻蔑的一笑,惹来胖子的怒视。她并不在意,说道:“你是傻子吗?谁能承认?我看最好还是确定她是怎么中毒的,也许能推断出是谁干的。”

    郭雅的话没错,我刚才的问题也太白痴了一些。于是说道:“好吧,今天起来小彤都吃什么了?”

    大叔说道:“我们这两天的用餐都是小刘准备的。”

    听了这话,刘淼的身子抖了一下,颤颤巍巍的说道:“没、没错,可我没有下毒啊!我和小彤无冤无仇的干嘛要下毒!我、我……”说着话她一着急竟哭了出来。

    胖子不耐烦的哼了一声:“谁也没说就是你,别老哭哭啼啼的!烦不烦人!”闻言刘淼尽力克制了一下。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这几天都是刘淼做饭,而且大家都是一起吃的,要中毒大家都跑不了,应该不会是这样。”

    胖子说道:“会不会小彤额外吃了什么东西?我们大家都没碰过的一些?”

    大叔点点头说道:“没错,也有这个可能,也许并不是有人下毒,而是小丫头自己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刘淼想了想说道:“应、应该不会,小彤今天一早上都和大家在一起,如果吃了什么我们应该都看到的。而且昨晚大家都睡得早,更不会吃什么不干净的了。”

    那就奇怪了,虽然不排除小彤自己偷着吃了什么,但这种几率实在太小了。有什么东西是只有小彤吃了,而我们大家都没沾过的呢……

    沉寂,房间内死一般的沉寂。突然,我浑身一震。胖子看出我的不妥,急忙问道:“怎么了,你想到啥了?”

    我没回答,起身走到餐桌边,拿起了一个杯子回过来放到茶几上。众人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随后都望着我等待下文。

    我摸了摸杯子,然后慢慢说道:“这个杯子之前盛的是牛奶,是我的早餐,我醒来的时候就摆在桌子上,客厅里没有人。后来我准备吃早餐的时候,小彤跑了出来,因为一些原因我惹她闹脾气了,于是我就把这杯奶当做赔礼送给她喝。她喝完之后,走了两步就摔倒了……”

    咝……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样看来,很可能小彤就是因为喝了这杯牛奶才导致中毒身亡的。而这杯牛奶是我的早餐,如果不是小彤突然出来的话,这原本应该被我喝下去,那么也许这会大家哀悼的就是我了。也就是说,排除掉小彤偷吃了其他不干净的东西,那么就是这杯奶的问题,很显然,是有人刻意下毒,而凶手真正地目标,正是我!

    简单的思索过后,所有人的眼神都看向了一个人。而那个人此时也开始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