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手记之黑暗 > 第三章 朱大勇
    当时的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心理,按理说在这即将被丧尸统领的世界中找不到父母我应该急个半死,但我的内心却有着另类的冷静,我不知道下一刻会见到什么样的情境,也不知道要承受什么样的结果。

    从血色深水池上来的我,洗澡之后就靠着一个墙边坐下,这时我发现右手边的墙壁上刻了很多字。

    我赶紧挪过去查看,上面密密麻麻的刻了一堆,中间位置刻着五个最大的字:花园安全所。周围刻着十几个人名,我回头招呼一下胖子和刘淼过来,然后快速在墙壁上查阅着。果然在靠下一点的位置发现了我爸妈的名字。

    胖子用手指擦了擦刻字,然后平稳的说道:“字体很潦草,他们离开的时候很匆忙。”

    “外面那么多丧尸,当然匆忙了。”

    胖子平静的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痕迹也比较新,肯定是刚刻上去不久。”

    “这也可以看出来?”这句是刘淼问的。

    我也很好奇:“胖子,你大学上的特工系吗?”

    胖子站起来随意的拍了拍裤子,然后镇定的看着我说道:“看字迹,应该不超过3个小时。”

    “去死吧去死吧,从他们给我打电话到现在也没超过3小时,我求求你去死吧!”

    “你们别闹了,”刘淼说道:“这上刻着花园安全所,他们是不是去了这里?”

    我点了点头,看这意思,这些刻字的人包括我的父母应该是去了这个地方,联想起外面尸体身上的枪眼,应该是随部队的人一起撤退了。我爸妈的名字应该是老爸刻上去的,现在看来,他们也许暂时还是安全的。

    刘淼继续说道:“看这名字,应该是指花园区吧?”花园区和我们所在的古丰区是相邻的两个地区。

    “没错,从这里过去的话开车用半小时就到了。”

    “走!”我提起狼牙棒跨上书包就大步向外走去。

    走出游泳馆,再次看到满地的残肢断臂和一具具尸体,我们在心理上已经能渐渐接受了,较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些丧尸,数量还不算太多。

    “快走!”

    在我离车还有5、6米的时候,我脚底被什么东西膈了一下,我不经意的低头看去,瞬间愣住了。

    “磊子!快走!”

    我听到胖子的声音,但已经管不了了,我蹲下来捡起地上的物品,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一遍,没错,是的,是我妈的钻石手链,前年她过生日的时候老爸给她买的,我妈感动的够呛,对这条手链喜欢得不得了,她曾说过就算死也要带着这条手链走。为、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四下看了看,接下来的景象让我的大脑嗡的一下失去了知觉,我看到一条手臂,只有一条手臂,身体不知道在哪,我一下跪倒在地上,慢慢的爬了过去。

    我感觉到有人在拉我,可能是胖子,可能是刘淼,别他吗动我,我一把推开身边的人,又向那手臂爬去,我好像哭了,因为我眼前越来越朦胧,但却感觉不到眼泪的流淌,我终于爬到那条手臂旁,整体查看了一遍,然后目光就聚集到那充满黑红液体的断裂处,惨白的骨刺被烂肉包裹着,一些黑色的小东西在上面蠕动着。

    我哭了,这次我很确定,我一把抱起手臂失声痛哭,这可能会找来丧尸,但当时我已经不管不顾了,就算丧尸来了吃了我也好。我拼命的告诉自己,只是凑巧,这不是我家人的,但就是止不住悲伤的情绪,脑袋里极度混乱,几乎要爆开一样。慢慢的,心中怒火中烧,我逐渐止住了眼泪,但却没有停止嘶喊,我挣开身边的两人,抱着断臂站起来四处寻找,看清每一具尸体的样貌,这个不是那个也不是,但我没有停止,一直在找,眼前的景象渐渐变成了红色。

    直到我撞上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曾经是‘人’的家伙,我看到它在对我咆哮,但却听不见,我知道那是丧尸,它张开大嘴就要咬我,我放开了手中的断臂,双手抓住丧尸的身体,一把把它背了一个跟头,我要发泄,我要发泄我的愤怒,我一下骑到丧尸的身上,双手握拳开始拼命的打击着丧尸的脸部,我不知道自己打了多少下,反正丧尸还在挣扎,我就接着打,到后来我双手扣进丧尸的嘴里,分别拽住它的嘴巴子开始用力的撕扯,我不知道自己哪来那么大力气,还是丧尸因为腐烂变得脆弱,反正它的脸没多会就被我扯开了,我又分别按住它的额头和下巴,使劲一掰,下巴应该是被我卸掉了,我右手扣进了它的双眼,拼命的发泄……

    我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突然我感到后脖子受了一击,我的意识瞬间变得模糊,浑身的力气开始外泄,不过我没有立刻倒下去,而是猛地回头查看,发现一个朦胧的身影站在我背后,我不知道那是人还是丧尸,抬手就打,结果人家一下就拨开我的手,然后猛的一拳打在我的脸上,接着我就向后一倒,不省人事了。

    当我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开始我只能感觉到身上的疼痛,睁不看眼也听不到声音,慢慢的五感才恢复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天花板,然后我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小房间的床上,刘淼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睡着了。

    我动弹不得,身上又酸又涨,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不过就这么哼唧了几下还是吵醒了刘淼,她看到我醒了显得很高兴,急忙过来嘘寒问暖,可我还是听不见,我擦,不是聋了吧?那可太他吗背了。

    “……石磊,你怎么样?石磊?”渐渐能听清了,刘淼喂我喝了两口水,感觉嗓子也好了一些。

    “这……是哪里?胖子呢?我怎么会在这里?”我问道。

    刘淼道:“这是一家网吧,这间屋子好像是网管住的。陈晓在外面上网,他说要查查资料,要叫他进来吗?”我点了点头,她就起身走了出去。

    “你他吗可算醒了!”人未到声先至,然后就是个大肚子出现在门口。

    我看了看胖子,刚要说话,这时门口又进来一位,是个大叔,看上去40岁左右,下巴蓄着点胡子茬儿,棱角分明的脸上标示着岁月的沧桑。

    “嗨!”大叔冲我打了个招呼。

    我点了下头算是回礼,然后问胖子:“这、这位是?”

    没等他回答,大叔就自报家门:“朱大勇,70后,你好!”

    7、70后……“我叫石磊,您精神不错。”我由衷的感叹道。

    大叔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那是当然!”说着还展示了一下他胳膊上的肌肉,由于屋里还算暖和,他上身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背心。

    胖子给我讲了一下我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当时我抱着那只胳膊乱翻尸体,后来徒手干掉一只丧尸并不断的蹂躏。正在这时这位朱大勇出现了,他一掌打在我的后脖子上,想把我打晕,却没料到我撑住了,反而回身攻击他,所以他又给我来了一下,这我才彻底晕过去。胖子当时见我倒了,一脸怒火的看着朱大勇,不过也明白他的行为,毕竟远处的丧尸已经注意到了这里,开始慢慢的接近,如果不及时制止我的发狂然后离开的话很可能被包了饺子。随后朱大勇一把就把我扛到肩上,几人匆匆上了胖子的车。原本是打算直接开向花园区,但越走丧尸越多,最后连道路都被丧尸群堵死了,我又开始发烧,不得已,胖子掉头找到了这间网吧安顿下来。

    通过交谈知道朱大勇是一个卡车司机,父母妻儿都在乡下。以前当过几年兵,丧尸爆发的时候他正在家门口的一个小餐厅吃饭,刚和餐厅老板娘调侃了几句,那个老板就变成丧尸把媳妇给咬了。朱大勇还以为他在惩罚老婆钓男人,结果发现根本不是那回事,‘疯子’越来越多。朱大勇赶紧往自家平房跑,在干掉了几只丧尸之后终于进了家门,没想到自己养的狗也变异了,张嘴就咬自己,他从衣柜里拿出自己私藏的刺刀,一下结果了那只叫做老六的狗,他本想报警,却打不通电话,自认这个小破屋挡不住那些怪物的袭击,他就跑了出来,一路过关斩将,终于在游泳馆门口看到了我们三个。

    说到这,我看了看大叔腰上挂着的刺刀,说道:“这玩意是禁品吧?”

    胖子却先张口说道:“世界都被丧尸给草了,你就是扛着火箭筒满街果体狂奔都没人管。”大叔赞同的点了点头。

    “你什么意思?”我问道。

    胖子吐出个烟圈,说道:“我刚才用网吧的电脑查了一下,非洲那边已经彻底乱套了,估计早几天就爆发丧尸了,只不过刚开始还在压着消息,现在想瞒也瞒不住了。美国那边稍微好点,不过也够劲了。国内也是到处闹腾,单说山风市,咱这古丰区已经被列为重感染区了,原本还派了部队过来震灾,现在已经全面撤出了,好像病毒也能空气传播,很多军人都出现感染现象,根本控制不了。”

    刘淼问道:“那我们怎么没事?”

    “不知道,有抗体呗!”胖子边说边拍了拍自己的大肚子。

    “你那里只有屎,”我冲他比了个中指,说道:“估计空气感染的是少部分,被咬的占大多数,上一秒还是家人朋友,冷不丁就咬你一口,这谁能防住?”

    胖子象征性的往后退了两步:“吗的,你丫可别突然给我一口!”

    “滚!老子不好这口!”

    “好了小伙子们!”大叔发话了,他抄过一把椅子坐下,顺手还把胖子手里的半根烟抢过来抽了一口,“呼~说说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吧!”

    “对了!”我的脑子瞬间掉入了冰洞,“那条胳膊呢?那条胳膊呢?!”

    胖子白了大叔一眼,然后从兜里又掏出烟盒拿了一根烟,说道:“行了,告诉你个好消息吧,那胳膊跟叔叔阿姨没关系。”

    “什么?!你怎么知道?”

    “刚才石叔给你打了个电话,你那会还发烧昏迷呢,我就给接了,他说他和阿姨都在花园安全所,啥事没有,那条手链是从游泳馆撤走的时候掉的。信号不太好,听不清楚,后来又断线了,再打过去又是无法接通。”

    “真的假的?”

    “这事我能瞎说吗?”胖子又从兜里掏出那条钻石手链,扔到我怀里,“给,这个我也帮你拿回来了,你收好了,到时候还给阿姨。”

    “谢了。”我接过手链,小心的塞到兜里,然后对朱大勇说道:“大叔,也谢谢你!”

    “得了!”朱大勇用手指掐灭了烟屁,然后说道:“说说打算怎么着!”

    得知父母安全了我的心踏实了不少,这时候疼痛感又开始明显了,不过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我抬起头说道:“既然主路已经封死了,那么我们还是找别的路去花园区吧!大叔你呢?”

    “我无所谓,在这我算是光棍一个,哪安全去哪!”说着他又把胖子的半截烟抢了过来,气得胖子哇哇大叫,把兜里半盒玉溪全扔出来了。

    不说他俩的争执,光是大叔这个心态我就很是佩服,不知道家乡的亲人是什么情况,他还能泰然自若,虽然干着急也没用,一时半会也回不去,但这份镇定就足够我学习的,现在我是明白了,身处乱世,镇定心态也是活命的法宝。

    “好,那咱们就一起去花园区,既然主路不通咱们就走‘偏门’,胖子!”

    “早查好了!”我一张嘴他就知道我的意思,把一份地图拿了出来,看那歪字就知道是他画的。“这是我凭着记忆画的,而且也从电脑上核实了一遍,咱们可以先一路往北,走个5公里就到普望路了,然后再顺着路一直往东,路况好的话有半个小时就进了花园区了。那条路不是什么交通要道,毁坏的车辆和丧尸的数量都应该要少很多。”

    “恩,”我点了点头,“那咱们这就出发吧!”说着我就要起来。

    大叔一把按住了我,那结实的大手按得我几乎动不了,“走个屁,这大晚上的你觉得那些怪物能让咱走踏实了吗?”

    “晚上?”

    “昂!”胖子拿过自己的手表摆在我面前说道:“自己看看,现在都10点多了,外面漆黑一片,我刚才看了,连路灯都罢工了,你想走哪去?”

    “10点?我晕了这么久?这差不多9个小时了!”

    “这都算好的了,”刘淼说道,“之前你还发烧了,我还以为你得烧几天呢!”

    大叔坏坏一笑,说道:“可不是,给这小姑娘急的!看不出来你小子艳福不浅昂!”

    听了这话刘淼俏脸一红,轻声说了个‘烦人’,惹得大叔哄堂大笑,胖子报复似的趁机捅了他腰一下,差点让他背过气去。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没理会他们的闹腾,接着说道:“好吧,咱们现在这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再走。有没有吃的给我来点,饿死我了。”

    刘淼回手从书包里掏出了一个面包和一根玉米肠,我一看都是自己从家带出来的。胖子和刘淼走得急,没带什么食物,看大叔那样估计也不像多想的人,还是吃老本吧。我掰了三分之一的面包,剩下的和肠都让刘淼装回书包,在找到新的食物来源之前必须要节约成本昂!

    吃过面包我起身到网吧里转了一圈,自己走还稍微有点费劲,刘淼就过来搀着我。大门已经锁死,窗户也全都关上了。房顶的大灯只有一个还亮着,不过也足够照亮一片地方。我走到一个黑咕隆咚的角落时脚底下被绊住了,用打火机打出个亮看了一下,吓我一跳,绊住我的是一条腿,一条丧尸的腿,黑暗的角落里七扭八歪的堆着六具丧尸,我踢了几下,又仔细观察一边才确定都是死透了的。胖子告诉我这几个丧尸是刚来的时候大叔一个人解决的,身手那个利索,连胖子都佩服不已,连连感叹当过兵得就是不一样。

    我特意注意了一下网吧的柜台,按理说这应该会有食物和饮料,结果发现后排的柜子上空无一物。我问胖子这是否什么都没有,胖子说道:“来的时候差不多就空了,能吃的东西只剩下三包【3+2】饼干,我们三消灭了两包,剩下一个我扔书包里了。另外还有几瓶饮料,我也顺手扔包里了,你要想喝自己拿去。”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需要,这会大叔又坐在一台电脑前,手里握着一瓶42度的牛栏山二锅头说道:“这还有半瓶牛二呢!这可是宝贝昂!小石,就为了等你我可是一口没动,来来来,咱们一起喝两杯!”

    “那怎么行?!”刘淼抢先说道:“他才刚醒过来,喝什么喝!再说外面都是丧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冲进来,还喝酒?不要命了吗!”我点点头,虽然我也算是自称‘千杯不醉’的一员,但可不想在这种时候喝酒。

    大叔哼了一声:“这小妮子脾气还真冲,小子,小心妻管严啊!”

    “你你你、你少胡说了!闭上嘴!”刘淼的小脸又红了。

    我说道:“好了,我不喝了,您最好也别喝,刘淼说的没错,万一一会丧尸冲进来,喝酒太耽误事了。”

    大叔坏坏的一笑:“嘿!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啊!得了,你们不喝我喝。”说着就对这瓶灌了一大口,又说道:“哈!我喝酒,那可是越喝越精神!”

    我知道对这种酒鬼说什么都没用,干脆不理。又问胖子:“这种网吧也应该有个小仓库什么的吧?又发现吗?”

    胖子摇了摇头,说道:“仓库倒是有,就在网吧后面,刚来的时候我和朱老哥就去看了,里面空不拉几的狗屁也没有,开锁的时候还招来几个丧尸,我们就赶紧回来了。”

    目前来说食物还真是有限,不过没关系,明天路上在搜罗搜罗,应该能找到的。之后我们几人又聊了一阵,胖子没受住大叔的诱惑也喝了几口白酒,然后就准备睡觉了。我让刘淼去房间里的床上睡,而我们三人就在网吧里拼几把椅子对付一晚了。

    我之前躺了那么久,这会倒是睡不着了,躺在椅子上想着今后的路,真是一筹莫展。虽然花园区那边有安全所,但是谁能保证它能坚持多久呢?再坚固的堡垒在千万丧尸不知死活的攻击下,也终究会有垮掉的一天,真是愁昂。想着想着我也闭上眼假寐起来,怎么也要养好精神。

    也许是注定睡不踏实,半夜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一声尖叫,是刘淼的声音。我一下就窜起来,拎起地上的狼牙棒就冲向房间,房间的门是开的,我进去一看,大叔竟然在这里,他正站在床边,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而刘淼正缩在墙边,用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

    “怎么回事?!”我问道,同时迈步站在了两人之间。

    “他…他…”刘淼留着眼泪,看着大叔,微微的啜泣着。

    大叔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似的,脑袋和双手都一起使劲的摇着:“别误会!千万别误会!我可什么都没干啊!”

    说实话通过之前的交流,我也不觉得他像是色字当头的人,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身处末世不得不防。我暗中握紧狼牙棒,尽量平静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进这屋干什么!”

    “小石你听我说!”大叔向后退了两步,说道:“你可千万别误会!小刘也是,我真没有恶意!”

    正说着胖子也走了进来,他先愣了一下,然后抹了抹迷糊的双眼又看了看,才大声说道:“卧槽!我说着大晚上的哪的动静呢!你们这是干嘛?抢着洞房哈?”

    我没理胖子的胡扯,说道:“既然不想我们误会,那请你解释一下,你大夜里来刘淼这想做什么!”一听这话胖子也意识到出事了,也不再废话,而是一双虎目死死盯着大叔。

    大叔急的脑门子直冒汗,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我在外面躺着睡觉,然后就开始做梦,梦见什么我也没记住!后来感觉想去厕所,就迷迷糊糊的起来找厕所,没想到误闯进小刘这屋了,还没等我解释她就叫了!真的!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听完这话,我回头问刘淼,她却摇了摇头,不肯吭声。我也不好硬催,唉!这他吗的世道!

    不过说真的我是不知道朱大勇这话该不该信,虽然我不觉得他是坏人,但毕竟事情发生了,我又没亲眼看见过程,所以必须秉着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心情,说实在的,在这里和他起冲突可能于我们不利,思前想后,我还是觉得暂时压下这个事情为好。

    我说道:“好了,大叔,既然你说你不是故意的,那就这么算了,我就当你喝多了,你先出去吧,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这种事!”

    朱大勇还想解释什么,但他又看了看我和胖子的眼神,可能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于是他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胖子看着他走出去,然后对我点了点头。我走到刘淼身边,再次轻声问道:“能告诉我刚才怎么回事吗?是向他说的那样么?”

    刘淼还是不肯说话,我只得作罢,说道:“那你受伤了吗?”

    这次刘淼摇了摇头。见此我稍微安心一下,然后微笑着说道:“好了,既然这样,你早点休息吧,我们先出去了。”刚往外迈了一步,刘淼一下就抓住了我的胳膊。我看了看她,估计是不想我们离开,于是说道:“放心,我们不会走,就在你门口守着,有事你叫一声我们马上进来。”

    可是刘淼还是不放手,这我可就愁了,总不能让我跟她睡一张床吧,虽然我是很乐意的,但是也不能趁虚而入昂。这时候胖子说道:“得了,我看你就在这屋的凳子上对付一宿吧,我在门口守着。”然后胖子就走出去关上门,在最后一刻,他还说了一句:“兄弟,我看好你哦!”

    无语。

    刘淼还在抓着我的胳膊,我指了指旁边的凳子说道:“那我不出去,就在这边坐着可以么?”

    这回刘淼还没放手,反而还更用力,拉着我坐到了床边,然后看着我的眼睛,轻轻的说道:“我、我害怕……”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想想也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小姑娘突遭变故,看着自己的家人一个接一个的死去,又要在这充满吃人怪物的世界生存,而且因为长相好看身材又好,可能还会遇到心怀不轨的人,这换了谁也不能轻易接受昂。

    我本想抱抱她,可又觉得人家刚经历了这种事做这个动作不好,所以我只是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没想到刘淼却是一下扑进我的怀里,二话不说就开始哭,没有声音,就是眼泪不停地流,身子不住的颤抖。哎呀得了,人家姑娘都看开了,我个男人还矜持个什么劲,但也别太过分了,我一手搂在她肩膀上,微微用力,让她就这么哭吧,发泄一下,要不憋坏了更难受。

    没想到这一发泄就是1个小时,开始刘淼还在哭,但后来就睡着了,我本想让她躺下,可是她搂的我越来越紧,我又怕把她吵醒,所以只能保持姿势这么呆着。时间一长我是腰酸腿疼脖子粗,别提多难受了。

    更可怕的是刘淼睡觉前脱掉了羽绒服,里面只有一件上衣,诱人的白肉就这么摆着,虽然不是全部但对人的刺激更大,我只要微微低头就能看到外泄的光滑。而且由于现在的姿势,她一侧的胸正顶着我的胸膛,我可是个正常男人啊,这可让我如何忍耐昂!

    逼不得已,我只好想一些别的事情,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结果发现无论想什么一会就转回到这上面,我只好想点恶心的事~恶心的事~恶心的事:副本掉线…脑残队友…胖子穿比基尼……我草…胖子你太NB了……

    “你又来干什么!!我草!”一声断喝把我从幻想中唤醒,是胖子的声音,接着房门突然打开,胖子倒退进来,朱大勇也跟着冲了进来,我以为他要来硬的,急忙抓起脚边的狼牙棒。刘淼也被震醒,吓的紧紧抱住我。

    这时大叔压低声音说道:“丧尸来了!”

    闻言我们都是一惊,胖子也放弃还手的想法。我急忙问道:“怎么回事?!”

    大叔没有像我们一样惊慌,沉稳的说道:“不知道,可能是看到了灯光,刚才那么一折腾我也睡不着了,躺了一阵子就往外看看,正好看到大量丧尸正在往这里集聚。”

    我松开刘淼的手,接着快步向外走去,三人鱼贯跟了出来。外面的大灯已经关上了,应该是大叔发现丧尸后关的。我来到网吧的窗户边向外看去。如来上帝观音宙斯玉皇大帝孙猴子,你们谁听见了就赶紧来救救我们吧!

    只见外面三五成群的丧尸正向这里走来,只剩下3、40米的距离了,数量也得有几十个以上。

    “吗了个比的!是不是你他吗把丧尸招来的!你想害我们!”胖子厉声问道,从刚才那事之后,胖子对朱大勇的好感已经全都消失了。

    大叔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我按住胖子,摇了摇头。没理由的,这个数量就算他身手再好也逃不出去,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谁会去做。

    “别埋怨了,胖子,你和大叔在这盯着,我去后面看看!”说完我拉着刘淼飞快的往网吧大厅后面跑,直到后窗户处,我顺着向外看了一眼,那是网吧的后院,院子里躺着几个丧尸,估计是胖子和大叔去仓库的时候干掉的,没有发现站着的丧尸,网吧只有前后两个出入口,看来要是前门挡不住还可以从这里撤出去,只不过胖子的车估计要交代了。

    我又跑回前门,丧尸群已经基本汇集起来了,离网吧也是越来越近。我急忙说道:“咱们不要出声,慢慢向后撤,如果丧尸冲不进来的话看看会不会主动退去。”

    不过事实证明,我当时说的这句话真是相当的弱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