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手记之黑暗 > 第二章 陈晓,刘淼
    鑫源超市,从窗户看出去,外面的雨还在下着,街道上空空荡荡的,也没听到那些家伙的声音,或许是被雷和雨的声音盖住了。又掐灭一个烟屁,扔到了免费的烟灰缸里。伸了伸懒腰,我又拿起了本子。

    当时和胖子决定去地下车库取车,就开始向那边移动。还没走出几步,就听见一个女声传来:“石磊!救命啊!石磊!救救我!!”

    这一阵呐喊吓了我俩一跳,我循声望去,只见我家对面那楼10层的一家窗户,一个女孩探出头来,手中不断地挥舞着一跳毛巾似的东西。我心说我呼的这么严实,怎么都能一下认出我来,仔细一看,原来那女孩是我小学时的班花刘淼,那时候我还追过她,虽然小时候根本不懂,不过还是学着大人的样子送了一支花,是我在马路边摘得。结果人家当着N多人的面把花摔在地上,还用脚踩烂了,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给我弄的那个囧昂,就这事让胖子笑话了我四年,每回说不过我就拿这说事,直到初中毕业才不再提及。

    我回头看了胖子一眼,见他若有所思的样子,以为他又想起这事了,刚想说什么,胖子先张嘴了:“我怎么觉得她跟招客似的。”我闻言一愣,又抬头看过去,刘淼几乎有半个身子探在窗外,一手挥舞着毛巾,要不是嘴里在喊救命,还真跟招客似的。胖子还在一边配音:“大爷~上来玩玩呦~包满意哦亲~!”

    呸呸呸!我扇了一下胖子的脑袋,说道:“你丫别他吗瞎琢磨了!赶紧救人!”说着我就要往刘淼家的楼门走。胖子一把拉住我的胳膊,说道:“救个屁啊!你知道里面有多少丧尸?万一跟蚂蚁窝似的别说救人了,咱自己都出不来。”

    “石磊!!别扔下我!救救我啊!!”

    虽然胖子说的我也明白,但刘淼的叫声像针扎在我心头一般,不再犹豫了,我说道:“胖子,你去车库取车,然后开车到这等我,我上去,如果半小时我还不下来,你就自己先走吧!”

    “草!我走你妹妹!”胖子哼骂了一声,率先向着刘淼家走去,我淡淡一笑,急忙跟上。

    我在楼下对刘淼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她见我俩过来了才停止了叫喊。我和胖子一前一后进了楼门。防盗的铁门早已经坏掉了,关都关不上。我俩都没带电梯卡,这在整个社区都是通用的,只好爬楼梯上去。幸运的是我们走到了6层都没有碰到一只丧尸,可是第7层却传来了声音。

    我探头看去,只见两个丧尸一左一右的徘徊在两户门前,不时的捶打着房门,看来里面应该有活人。两个丧尸都是公的,我对胖子示意让他对付左边的,我来对付右边的,他点了点头,然后我俩尽可能静步的走了上去。

    准备就绪,我大手一挥,我俩同时出手,顾不得看胖子对那只丧尸挥动大刀,我举起手中的短棍也对着这只丧尸的脑袋狠狠的抡上去。

    咚!原本以为这一下足以把丧尸的脑袋敲废,没成想只是把它打倒了而已,而且还震的我的手一阵酸麻。丧尸受力一下撞到了墙上,不知道疼也没死透,它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丑脸凑过来张嘴就咬,我慌了神,匆忙间反手握住短棍,用棍头对着丧尸的鼻梁恶狠狠的砸了下去!咚!!咚!!咚!!咚!!咚!!我不停的砸着跟捣蒜似的,直到胖子给了我一巴掌才醒悟过来。

    胖子没说话,就那么看着我,我也看了他两眼,缓了一会我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失控了。低头看了一眼那丧尸,得,真成了蒜泥了。回头望了一下胖子对付那只,从左耳根到右下巴已经被削掉了,弄的胖子也是一身的血。

    我拍拍他的肩膀,示意自己没事了,然后两人继续向上走去。到了10层刘淼家门口,胖子上下警戒着,我上前敲了敲门,轻声叫道:“刘淼?刘淼!”没有回应,难不成挂了?卧槽那可就白来了。我又稍微加重了敲门的力道和叫门的声音,结果换来的是两声丧尸的咆哮,就是从门里传来的。

    “完蛋!晚了一步!”胖子也听见里面的声音,耸耸肩说道。

    我摇了摇头,这声音可能是她家人的,因为小时候也来过她家,知道她和父母还有姥姥住在一起,刚刚刘淼探头的窗户应该是卧室,那也许在这门后的丧尸正是她家人。硬闯肯定是进不去,这防盗门可不是摆设。如果从楼道窗户爬出去倒是可以爬到刘淼家窗户,可是外面是平面结构,基本来抓的地方都没有,怎么爬。

    已经上来了,不进去看看我实在不甘心,胖子也是一筹莫展。正在想办法的时候,门把手突然动了,我拉着胖子向后退了三步,谁知道开门的是人是鬼,这防盗门在外面难开,但在里面一按把手就开了,不得不防昂。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门刚一打开,我就问到一股恶臭,接着就是一张熟人的烂脸出现在面前,是刘淼的妈妈,她已经变成丧尸了。我略微一愣神,刘淼的妈妈就扑了过来,好在胖子一把推开我,然后横着一刀就砍倒了她。

    “你看过那么多丧尸片,还没做好这种心理准备吗?”胖子警示般对我说道。

    我晃了晃脑袋,这次确实疏忽了,为了确保以后不会再犯,我先一步跨进了大门,如果还有其他认识的‘人’,我一棍解决它。

    进来后我发现房间已经脏乱的不成样子,而在客厅的中央有两个人,一个是死人,一个是丧尸。刘淼的姥姥已经变成了丧尸,她正在啃食着刘淼爸爸的身体,他的上下半身已经被吃的分了家,估计就算变了丧尸也闹不了什么大事了。

    两个新鲜的食物到来自然引起了丧尸的注意,刘淼的姥姥抬起头看见我俩,晃晃悠悠的就要起身过来。这次我可没再犹豫,走上前迎面就是一棍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年人体质弱,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反正这次只一下就把它脑门上打了个洞,当场趴窝。

    胖子把防盗门锁上。我对着卧室叫道:“刘淼,在家吗?”直到我叫了4、5声,刘淼才从卧室里打开了门。

    “石、石磊,是你吗?”她开门的角度看不到我,所以有此一问。

    “是我,你出来吧。”

    “不要!妈妈和姥姥都疯了,她们要杀我,你小心啊!”

    我回头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叹了口气,说道:“已经没事了。”

    刘淼这才颤颤巍巍的打开了门,我也摘下了口罩,她看清是我才走了出来,我清楚地看到她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我、我好害怕……”刘淼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劝她,还没等我说话,刘淼就看到我身后的尸体,伴随着屋里浓重的腥臭味,她哇的一声吐了出来。我从旁边的桌子上拿了点纸巾,走过去给她擦了擦,她却不停地呕吐着,那摊浓稠的液体散发出来的气息也实在够劲,如果不是之前经历了一次,我估计自己也会忍不住吐了。

    过了一会她才缓过来,顾不得清理身上的秽物,她看清了地上尸体的面貌,一下就扑了过去,“姥姥!姥姥!爸爸!爸爸!”女孩无助的嘶喊响彻整个房间。我想这种情景以后不会少见,与观看电影不同,这是一种对人类五感直接冲击。

    就在这时,刘淼的爸爸动了,当然只是上半身,下面的两条腿由于脱离的主体已经毫无知觉了。“爸爸!爸爸!你还活着?!!”一看这吓了我一跳,这肯定是尸变了,虽然没有双腿,但现在刘淼就趴在它身上,几乎是张嘴就能咬到。我还没来得急上前,刘淼爸就抬起了头,顿时张开了血盆大口。刘淼已经被吓傻了,竟不知道躲闪。危急时刻,胖子闪现在她身边,举起刀从上而下劈去。

    呲呲呲呲!!红液四溅,好在胖子扭过了刘淼的头,要不就得喷到她嘴里了。刘淼爸这回才算凉透了。

    短暂的愣神之后,刘淼用毫无生气的眼睛看着胖子,淡淡的说道:“你……杀了他。”

    胖子没理会,可能他知道这一下必定是遭恨的一击,但他不得不去砍。我走过去拍了拍刘淼的肩膀说道:“刘淼,他已经不是你爸爸了,他变成丧尸了,如果刚才不动手,你也会被连累的。”

    刘淼依旧是盯着胖子,说道:“你杀了我爸爸…陈晓…你杀了我爸爸……”

    “好了刘淼,他是救了你!”我转过她的头,看着她的眼镜说道。

    刘淼不再出声,而是静坐了一下,接着她慢慢站起来,说道:“我去洗一洗。”说着她就晃晃悠悠的走进了浴室,确实得洗洗,又是血又是呕吐物的,这实在太有损女孩的形象了。

    看她进了浴室,我回过头对胖子无奈的笑了笑,他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说道:“估计她算记住你了,是我不好,如果我之前先了解了她爸也就不会这样了。”

    “拉倒吧你,我无所谓,很我就恨我,凭她想跟我较劲,还早了八百年。”

    “知道您厉害……我想她也就是一时难以接受,以后她会明白的。”

    “得了得了,别说这个,我跟你说个事儿。”胖子神秘兮兮的走近跟前,说道:“有日子没见了,你没发现刘淼这丫头越来越有味道了吗?”

    刚才心思不在这也没注意,现在让胖子这么一说我也纳过闷来,小学的时候刘淼其实不算特别漂亮,后来中学我们就不是一个学校,所以一直也没在意,偶尔在社区里碰到了也就是打个招呼。现在想来,还真是女大十八变,现在的刘淼出落确实水灵,瓜子脸加上精致的五官,这放哪都是玫瑰花一朵昂,只不过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男孩了,怎么说也交过两个女朋友了,而且条件也都不错,早有抗体了。

    我说道:“怎么的胖子,你有兴趣?我帮你撮合撮合?”

    按说胖子的条件也不错,有车有房,没爹没娘(他爸妈都常年在国外)。但就是找不到女朋友,后来逼得他还去他最不喜欢的夜店找机会,可人家都跟着宝马奔驰走了,他这个蒙迪欧就被冷落了,20岁的人了,也只交过1个女朋友,还是在初中的时候,我看他都有心买个充气模特回家了。

    “拉倒,还是你来吧,小时候没达成的梦想现在来着也不算晚。”

    “得了,我可有女朋友了。”

    “世界都成这样了,你能不能再看见她还是一回事呢,今朝有酒今朝醉吗?子曰:每一秒都充满死亡,何不在前一秒享受天堂?”胖子装模作样的哼哧了一句。

    我想了一阵也不记得这是谁说的,问道:“这哪个子曰的?”

    “陈子,也就是我说的。”

    “草……”

    几句闲侃之后,刘淼从浴室走了出来,脏兮兮的睡衣已经被脱了下来,她只围着一个浴巾就走出来了,芬芳的气息让我一阵迷离,更不用说胖子了,看那样跟喝多了似的。

    “我去换身衣服。”刘淼看着我俩,脸上还是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然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了。又过了一会才走出来,这回更让我俩迷乱,她换了一件上衣和一条牛仔裤,都是紧身的,衬托着她愈发成熟的身材,尤其是胸前那对骄傲,简直羡煞旁人。

    “对不起,石磊,对不起,陈晓,我刚刚脑子不清楚,我也知道他不是我爸爸了……”刘淼默默的说着,眼中似乎恢复了一点神采。

    胖子耸耸肩示意没事,我也微笑了一下,转口说道:“我和陈晓要去游泳馆找我爸妈,你想怎么样?是跟着我们,还是留在这里。如果你想留下,我们会帮你把这清理干净……”

    “不!不!不要丢下我!”我还没说完她就给我打断了,急切的说道:“我和你们一起走!”

    胖子憋着嘴看了她一眼,说道:“外面可是比家里危险多了,你个小姑娘还不如留在家里安全。”

    我也同意胖子的观点,不过刘淼却是一个劲的摇头:“我不要留在这里,我怕…我害怕…我要和你们在一起,求你们了!不要丢下我……”说着她又哭了,眼泪唰唰的跟摸了眼药水儿似的。

    我最害怕女孩哭了,她这一下算是正中要害,我只好答应带上她。我和胖子分别洗了洗脸,然后在刘淼家里找了找有没有能用的上的。我让刘淼也准备一个背包,装上一些用的着的东西,特别那些必须的女性用品。

    翻腾的时候我找到了一盒铁钉,本来觉得没用准备扔掉的,可是我突然想起了什么。胖子看到我盯着一盒铁钉发愣,便问我怎么了,我笑了一下说道:“胖子,记得丧尸围城里的组合武器吗?”

    “哈?”

    我的短棍是实心的木头棍的,具体是什么木头我也不知道,反正特别的结实,从我前面抡碎两个脑袋只在木棍上留了一个小坑看来就知道了,我用十分钟的时间,将铁定分散钉在了短棍的前半部分,这样一个简易狼牙棒就做成了,我特意把钉子多打进去一点,要是外面留的长的话很容易在敲打丧尸时弯曲。

    胖子从刘淼爸妈的房间里搜罗出五条香烟,都是23一包的软装玉溪,他全给塞包里了,反正刘淼他爸也抽不上了,慰劳一下自己吧。之后他还找到了一根很长的绳子,大约有5米长,他也顺手装进了背包。

    刘淼则是从自己房间里拿出了一个可以当做武器的东西,胖子一看就喊了一句‘呦西’。我看了一眼问道:“你哪来的这玩意?”

    刘淼看了看说道:“是我表弟的,他上次来我家玩落在这的,叫什么手里剑,是钢制的,应该能用的上吧?”

    胖子哼了一声说道:“屁,这叫苦无,日.本忍者用的,手里剑是那种飞镖。”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估计她表弟是喜欢看日.本动漫的主儿,现在三大动漫之一的角色们就用这苦无当做主要武器。不过居然是钢制的,现在的孩子都在玩什么啊!

    就让刘淼拿着那个苦无,我们也不再耽误时间,刘淼穿上一件白色的羽绒服,我们急忙从她家出来,当刘淼看到门口母亲的尸体时又是一阵晕眩,我赶紧带她下楼了。

    一路上也没碰到丧尸,到了车库入口时才看见一个,我挥挥手示意自己来,然后拿着我的狼牙棒走上前照着它脖子以上就是一棒。扑哧~~!一血!这狼牙棒还真他吗好使。胖子也被我的武器惊了一下,还问我有没有可能做一个电锯组合的武器,我道你还不如回家接着玩游戏呢!

    走到地下车库,还好这里的电力还在供应,灯火通明,要不这么大地界真说不上出点什么事情。丧尸不是很多,大概有十几个,而且分布的很广,估计地下二层的丧尸就多了,因为停在那里的车辆会是这一层的三倍。

    胖子老远就用遥控器开启了他的车锁,我此时真想有一辆蝙蝠车,用遥控器就能让它过来。不过现实是现实,三人还是要一点点走过去。

    一个‘老头’冲我扑了过来,我一棍子就把它扫到了一边。再看胖子那,已经解决2个‘路障’了。胖子不是用刀砍脑袋,而是横着攻击脖子,直接把首级弄掉,这样似乎能减少对刀的磨损。

    只有这三个碍事,其他离的还远,我们三人快速跑向汽车,别看陈晓胖,他上车可不墨迹,一下就窜了上去,插钥匙打火、开大灯、系安全带一气呵成。想想挺可笑的,在国内有时候系上安全带反倒被人当做另类,这玩意本身就是保护自己在突发情况中的安全的,没事干嘛跟自己过不去,省这点事用一条命换,值么?就连胖子这么不靠谱的家伙都极度坚持上车就系安全带的习惯。不过我还是懒得费那事。

    我带着刘淼坐上了后座,然后果断让胖子把门窗锁好,这在电影里看多了,开着窗户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窜过来一只丧尸,我可不想落下那种无聊的死法。

    胖子倒了一段,然后一打轮就开出去,出车库的时候还顶飞了一只丧尸。社区内的车道上还算干净,但只限于没有丧尸,而残缺的尸块和红艳的血液却比比皆是,让人看得触目惊心,不过对于已经成功做掉几个丧尸的我来说……还是有点胃酸。

    社区大门口的栏杆早就不知道被撞飞到哪去了,两三个丧尸游荡在那里,胖子只是招呼我们一声‘坐好了’,然后就一脚油门踩到了底,车速飞快的提升着。我知道丫野心上来了,准备一下撩飞这几只,不过很快我就反应过来了,急忙大声说道:“胖子你大爷的!要是撞碎了前风挡怎么办?!”

    没有回答,跟着就是一阵巨大的刹车响和猛力的惯性,我一脑袋撞在了副座上,好在用手稍微撑了一下,要不我都怕脖子折了,刘淼则是猛地靠在了我的后背上。接着又听到咣当咣当两声,车前的两只丧尸被撞了出去,其中一个的上半身扑在了风挡上,不过只撞碎了一点点,些许玻璃渣子飞溅到了车内。

    胖子刚开出社区就踩住了刹车,这时我稳住了身形,一脸怒气的看着胖子,他也回过头看我,我发现他的脸上被划开了一道口子,温润的血液慢慢的流了出来。

    “该!让你丫不系安全带!”

    “该!让你丫不知道轻重!”

    我俩同时骂道,我赶紧查看刘淼的状况,还好,除了有点头晕,没有受伤,胖子随手摸了一把脸上的伤口,把血擦干净,然后又开动了车子,这回他可知道不能开快车了,我也知道系上安全带的重要性了。

    街道上的景象让我想起某部动漫里提到的无法地带。我看着到处有丧尸在追逐着人类,有的已经抓到了‘食物’开始享用;有的还在玩‘猫捉老鼠’;另外在经过一些商店的时候还有人在趁乱打劫;有些一起逃跑的见同伴被抓果断转身就跑……嗯,这才符合我在电影里看到的末世初临的景象,再过几天估计连看个活人都难了。

    路上的积雪不是很多,我坐在车上望向窗外,跟看幻灯片似的,种种丑陋的行径也开始爆发出来,我甚至还看到一个男性丧尸在啃食另一个男人的腚,这可给我恶心的够呛。

    一路上倒是有不少车辆报废在街道两旁,不过还好没把路封死,胖子也算长了记性,一边灵巧的穿梭在毁坏的车辆之间,一边尽量的躲避丧尸。不过这就浪费了一些时间,过了20多分钟我们才到了游泳馆。已经是下午1点多了,来的路上我又给爸妈打了几个电话,还是无法接通,小雨那边也是一样。

    地上三三两两的躺着一些尸体,看样子是变成丧尸后又被人打死了,而且大多数身上都是小洞,有的身上还露着被碾压的痕迹。。

    “那是枪眼,”胖子说道:“看来咱们可爱的兵哥哥已经来过这里了。”

    我点了点头,虽然以前没有亲眼看过,不过既然胖子说了,那就基本没错了,这小子的见识可是广的很。再说那一具具丧尸身体上有着密密麻麻的黑洞,也不可能是虫子钻的。

    但奇怪的是这里**静了,安静的可怕,仿佛暴风雨前的宁静一般,让人不禁汗毛耸立。

    越往里走尸体就越多,胖子把车直接停到大门口,三人一起下了车,不忘把门关好,一会出来的时候可不想有丧尸爬进车里。

    拿着各自的武器,我们呈一个纵队向里面走着,我开路胖子殿后,刘淼在中间。大厅里也是布满血迹,还有什么东西被拖行的痕迹,另外地面上也是倒着一些尸体,不过比门口少多了。不敢发出大的声响,我们慢慢向里走去,期间有一个岔路,通向馆内商店,不过那里一眼就能看完,没有发现任何生物。接着向里走,绕过前台,后面就要到更衣室了。

    我们先走进男更衣室,整个巡视了一边,除了血迹以外没有发现别的东西,接着又退出来走进女更衣室,世界都这样了也就不怕人说我们耍流氓了,再说我们还有个女队员呢!

    女室里面和男的那边几乎相同,差别就是有一具女尸被悬空钉在了墙上,一根钢筋棍贯穿了她的颅骨,继而扎进了墙里,也不知道谁有这么大的力量。

    两个更衣室都没有,那就只好进游泳池那边了,撩开半扇布帘,诺大的游泳场所呈现在眼前,没有任何遮挡,所以一眼就能看清,没发现有人。我大喊了两声,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我轻轻出了一口气,没有人也没有丧尸,再加上军.队已经来过,不知道这能不能算是好消息。

    这时胖子叫了我一声,我走了过去。

    这里一共有四个水池,深水、浅水和两个普通的,其中三个现在里面除了有点碎屑杂物以外,倒还算干净,不过深水池就不是了,整个水面被血红色覆盖,根本看不清里面有什么。胖子正站在深水池边。

    我顺便检查了一下其他三个水池,没发现里面有什么东西,然后走到胖子身边,顿时血腥的气息变得更加浓郁。

    “我看不清里面有什么。”胖子低沉的说道。

    我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在这腥红的血水下什么都可能有,包括我最不愿见到的景象。

    “我下去。”说着我摘下了背包。

    胖子看了我一眼,说道:“一起。”

    我伸手一拦:“不行,把你那绳子拿出来。”

    胖子一听也明白了,回手从包里拿出那条长绳递给我。我已经脱掉了衣服,就穿着个平头裤衩,这会也顾不得边上有女生了,好在游泳馆里的温度还维持在保暖的样子,要不我非冻感冒了。我揪着绳子一头在腰上绕了一圈,说道:“我一拉绳子你就给我拽上来。”

    胖子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把绳子的另一头拴在了栏杆上,在岸边双手握绳,一脚卡在台阶上,固定住自己。

    我看他也准备好了,然后就拿了自己背包上的水果刀,就准备下去了。在水里阻力太大,狼牙棒用不上。刘淼起初看到我脱的剩个裤衩还有点不好意思,现在也不去害羞,轻轻的嘱咐我要小心。

    我看着腥红的血水,暗暗下了下决心,然后吸了一大口气,纵身跳入水中。扑通~~~~咕噜咕噜的声音在耳边不断地回响,我睁眼看去,依旧是满目的血红,不过好在还能稍微看出大概半米的距离。

    这个深水池有高度有4、5米,我向下游了两米多就游不动了,血水侵泡着眼睛十分难受,另外我本来游泳就不好,这绝对是个苦差事。我拽了一下绳子,胖子把我拉了上去,在水面上换了一口气,小心的注意不让血水流进我的嘴里,之后又潜了下来。这次我倒是一气到了底,这也终于让我找到这个池水变红的原因,三具浮肿的尸体沉在水下,身上还压着一块大板子,脖子、手臂、肚子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血几乎都流出来了。我仔细贴近辨认了一下尸体,虽然这么说可能对死者不太尊敬,不过还是太好了,三个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确定以后我又拉了一下绳子,胖子把我拽了上去。爬上岸边。胖子问我怎么样。我道:“下面有三个不认识的尸体,对我来说算是好消息吧,我先去冲个澡。你俩就在这等我吧。”

    刘淼也知道我洗澡肯定得脱光了洗,所以她轻轻的点了点头,胖子则是要跟来,怕在我洗澡的时候来丧尸,不过被我拦下了,我拎起狼牙棒掂了掂,“它们敢来打扰我洗澡,我就让它们付出代价!”

    胖子闻言也不跟来,我转身向澡堂走去,不过我没忘说一句:“胖子,要是我变成丧尸了,杀了我!”我很清楚,刚才我在那血池里泡了一溜够,天知道会不会感染病毒,如果真的感染了,那离变异也就不远了,比起死亡,我还真不愿意变成那些玩意满大街乱晃。

    我只身来到空荡荡的澡堂,随便打开一个淋浴器,把裤衩脱下来放到一边,冲洗着身上残留的血水,狼牙棒放在了随手能拿的地方。

    这里没有发现爸妈,那我想就只有两个情况,一是他们已经跟着来过这里的军队撤离了,另外一种,就是他们正躺在游泳馆外的地面上。我不再多想,彻彻底底的洗了一遍身体,没有洗发水和浴液也只能将就将就了。

    洗完澡,我穿上裤衩拎着狼牙棒又走回了游泳场,过去穿好自己的衣服之后又走到离他俩十米远的地方,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感觉身上有什么不适,不过才过了这么一会,也不能确定自己的健康。

    “我们现在这里休息一下吧。”这是三人商议的结果,我找了个墙边坐下,头靠着墙,思考着之后的路要怎么走。

    就在这时,我看到右手边不远的墙上密密麻麻的刻着很多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