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手记之黑暗 > 第一章 末世初现
    2013年1月13日,星期日,晚8点28分,持续中雨伴有雷电。

    我叫石磊,男,20岁,生日是6月24日,家住山风市古丰区凌惠大街23号楼。我是山风经贸学院计算机系的一名大二的学生。

    今天我仍是孤身一人,下午5点左右,我找到一个私家超市,名字是鑫源,里面还算干净,没有别人,也没有其他东西。

    超市只有一层,面积大约有200多平米。我从仓库里找了一些木板,将窗户全都封了起来。然后从货架上拿了几个台灯摆放在各个角落,这样既保证超市中没有看不清的黑暗角落,也避免过大的光亮吸引外面的注意力。超市只有一个大门,我把两个冰柜推过去堵住门口。为了晚上能睡个安稳觉,不能怕麻烦。

    吃着免费的袋装烧鸡,喝着免费的康师傅绿茶,我觉得我该用笔写点什么。于是我从柜台中拿了一个黑色硬皮笔记本和一根签字笔,顺便抄了一包黄鹤楼,17元的那种,对于我这种常年抽惯7块5的红塔山的人来说,也算小奢侈一把。

    我Cao……刚又是一道巨大的雷声,吓我一跳。

    用超市的假ZIPPO点上一根烟,一边回忆一边写下这十几天的经历。

    去年12月27日,那天是我女朋友李晓雨的生日,她是我大学同班同学。那天我陪她和我俩宿舍的同学们出去疯玩了一天,又吃又喝又唱歌,直到夜里11点多我俩又去开了房,恩爱之后的晓雨很快睡着了,我点了根烟坐那看电视,然后就看到一段新闻,由于当时也有点晕乎,记得不是特别清楚,貌似是美国的一家医院出事了,好像是什么攻击人的事情,之后医院就被封了,后面就被主持人几句话带过,然后又是祖国形势一片大好之类的,关关关。

    我拿出自己的HTC上网逛逛。插一句,自从舍弃了上一个NOKIA之后,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上网也快了,除了吃核桃的时候有点费劲,其他都挺好……咳。

    贴吧是个出真相的地方,我上去转了一圈,什么求PS的、爆粗口、爆果照的……别说,还真让我找到一个,就是分析刚才那则新闻的,打开一看,楼主的观念是丧尸爆发,下面就说什么的都有了。由于我常年爱看丧尸电影,所以对楼主的观点还是比较感兴趣,又搜了几个丧尸的贴吧,反正是越说越邪乎,算了算了,随便水水混个经验,洗洗睡了。

    第二天我5点多就醒了,转头一看晓雨还在睡,起来喝口水,然后习惯性的做了50个俯卧撑和100个仰卧起坐,接着进卫生间洗漱了。

    等我出来的时候晓雨也起来去洗漱了,收拾妥当以后我俩直接去了学校,天空开始飘起了雪花。

    到了班里一看,女生几乎全齐,男生少了大部分,我宿舍那5个‘基佬’没在,估计昨晚从KTV回去以后歪歪到手软了吧,毕竟晓雨她们宿舍那几个妹子也有不错的。晓雨在课堂上是个标准好学生,认真听讲勤做笔记,考试回回拿高分。我呢,就属于另外一个极端,惭愧惭愧……浑浑噩噩一个上午过去了,今是周五,下午没课,和晓雨一起回家了。我俩回家坐同一辆车,不过我比她提前3站下,再去导车。

    经过1个多小时的颠簸,我到了家。坐电梯上12层,用钥匙开了门,爸妈都不在,从冰箱里找了点吃的糊口,给晓雨又打了个电话,然后我就回自己房间练琴去了,半年前哥们送的一把吉他,闲着不如练练。

    到了晚上老两口才回来,一打听才知道他们和老爸以前的同事赵叔一家一起去郊区的滑雪场了,昨天去的,今才回来。看两人那油光满面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已经吃过饭了,我只好拿袋方便面糊弄一下了。

    老妈看到我要煮面,急忙说道:“磊磊啊,别吃方便面,我就知道你还没吃饭,特意给你带回来了。”我心里一美,还是老妈对我好,高兴的瞬间我瞄见老爸看了我一眼,脸上满是同情,然后他就回屋看电视去了。我也没在意,接过老妈递过来的餐盒打开一看,我那温馨的感动瞬间碎了。

    “儿子,这担担面可好吃了,我又多加了点辣椒,怎么样?很香吧?”老妈激动地说着。我家里,包括所有亲戚里面,最能吃辣的就是我妈了,一般只要她说有点辣味的东西,别人浅尝一口就能辣的背过气去。

    “妈,我还是吃方便面吧。”普通的担担面我还是可以接受的,但被老妈加过辣椒的就不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了。

    “别啊,你尝尝这个,一点都不辣,特别好吃,我之前一个人就吃了一大碗。”

    我低头又闻了一下,眼泪都快出来了。不过我不忍泼她凉水,只好说道:“不是,妈,这一份不够我吃的,我煮包方便面一块吃,您先放那吧。”听了这个她才满意的点点头,把面条放到一边进屋了。最后我还是吃了,我把那担担面的汤倒了,辣椒挑出去,又过了3遍水,之后倒进煮好的方便面里一起吃掉了,感觉……不错。

    白雪下到晚上了才慢慢停止。

    夜里我在电话里把晓雨哄睡觉之后,用电脑登上贴吧游荡,冷然发现一条帖子,标题是【大危机!!!SH惊现丧尸!!已有10多人丧生!!!】,这种帖子以前也不是没见过,只是地名不同而已,我无聊的点开看了一下,大致内容是北京时间12月28日下午4点左右,在SH浦东新区罗山路立交桥附近出现3名衣衫褴褛的成年男子,他们步履蹒跚,走路时身体摇摇晃晃,还不时的发出低沉的声音,其他人们都躲着这三个人走,后来有一个巡.警看到了,就走过去询问,不过无论他怎么问,那三个人也不回答,当巡.警拽住其中一人的胳膊时,那人突然狂性大发,双手抱住巡.警,接着一口就咬在了他的脖子上,鲜红的液体一下就喷了出来,另外两个男子也纷纷走过来,在巡.警身上胡乱撕咬,腥红的场面惨不忍睹,有的目击者急忙逃走,有的则是呕吐不已,稍微理智一点的都打电话报警了。

    后续楼主还在更新着一些报道,跟帖的也来了,有的说赶紧囤积食物和水源,准备据守;有的说太假,还列出一堆推理证据;有的说赶紧找个妹子嫁了吧;当然也有大骂楼主的人。

    其实当时我也没太在意,毕竟在N年前就开始有人胡说八道,后来倒是也出了一些攻击人的事情,不过最后都不了了之了,再搭上我看过N多的丧尸片,对这些东西早就麻木了。

    窗外不断地响起狗吠声,刚开始还好点,后来越来越乱,吵得我这个烦,只好听着音乐才慢慢睡去。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外面没有狗叫了。照例的运动之后,我出门去吃早点,然后给爸妈买了两份回来。回来的时候在楼门口的墙上看到一个红色的手印,估计是谁的手破了,恰好扶了一下这吧,要不就是涂料。我也没多想就上楼了,到家之后我放好早点就回屋躺在床上看小说。晓雨今天要去上课,是她在外面报名学习的国画班,她打小就喜欢这个。我可不想陪她再去那坐一天,一直盯着那些画板上的色彩我都怕我变成色盲。爸妈今休息,两人一合计,决定去游泳馆,老妈过来问我去不去,我趴在床上装‘考拉’,开玩笑,大冬天的我才不去呢。他俩人就自己开车去了。

    我原本以为这一天会和往常一样的平静而过,却没想到,所谓的变化,就如同狂风骤雨般瞬间袭来了。

    29日上午9点多,我正在看美剧,时不时的却好像听见楼下有尖叫声,不过由于我懒得拉开窗帘,也就没去看,以为是谁家孩子跟外面玩呢。10点20分的时候,外面的吵闹声越来越大,惹得我想去把窗户关上,我刚一起身,电话就响了,号码显示是老妈的。

    “妈,怎么……”

    我还没说完老妈急迫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儿子!你千万别出来千万别出来!这人都疯了!都疯了!儿子!你千万别出门!”

    什么情况,听这话好像特别着急昂,出啥事了吗?还没来得及我作反应,就听见老爸的声音又响起来:“你冷静点!让我说!……儿子,你听好!你在家呆着不要出来,把门锁全部锁上,我一会会带你妈回去找你,到时候再给你电话!听到没?!”

    “爸!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小子,你平常看的那些恶心玩意,从电影里跑出来了!”

    “什么恶心?…电影?…丧、丧尸!您说的是丧尸吗?!”

    “就是那些东西!我跟你妈在游泳馆,现在外面好多这些玩意!你在家千万别出门,我一会带你妈跑出去开车回家!”

    “爸!不行,我得去救你们!”

    “你个兔崽子哪那么多废话!给老子在家等着!”咔!说完这句老爸就把电话挂了。

    当时的我一时有些头晕,丧尸出世?这可能吗?世界末日宣传了这么多年,可哪次不都便宜了那些借机发财的人,真东西狗屁没有。不过这一次可是老爸说的,而且听上去他们已经遇到了丧尸,这一回难道真的是末日了?

    我突然想起刚才窗外的尖叫,不过这会已经没有声音了,我赶紧起身过去拉开窗帘一看,嗯,真TM是一副不错的末日景象。

    天空有些阴霾,楼下地面遍布了十多个‘人’,散落在地上一动不动,估计已经成为尸体了,停车场的车子无规则的停着,有的还冒着白烟,也有的闪烁着警报却没有声音。还没有完全消融的白雪映衬着遍地殷红的液体,强烈的反差刺激着眼球。

    我咽了咽唾沫,脑子有些空白。这是我幻想过无数次的末日景色,现在却真的发生了。

    我又扫视了一番,突然发现对面楼11层的一个窗户里有人影晃动,由于咱视力不佳,只好回身从柜子里拿出望远镜,八百年没用过了全是浮土,也顾不得那么多,拿起来就看向对面。一对男女出现在望远镜中,看上去好像在接吻,不是吧,丧尸都出来了还有心情玩这个。我调了一下焦距,这次看得更清楚了,两人确实是嘴对嘴,不过那男的似乎很疼,瞪大的眼镜都快爆出来了,再看那女的,浑身脏乱挂有血迹,她的一抹樱唇正在男的嘴上肆虐。接着女人猛地一抬头,一块软肉就被她从男人嘴里咬了出来。

    我吓得扔掉了望远镜,胃里感到一阵纠结。我以前看过的丧尸电影非常多,即便不说全看遍了也差不了3、4部,可以说什么样的‘大场面’都见过了,而单个丧尸的进食只能算是最最基本的,可今天当我亲眼目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翻起了酸水。之前还嘲笑过电影里吐了的那些人,现在想想我也就这么回事,如果没看过那么多的丧尸片,估计这会也该吐了,毕竟比不过那些男主昂。

    我不想再看外面了,转身回了房间。既然老爸让我在家等,那我就先不要出去,我可不想出门一找,他们却回来了,看到我不在再出去找,还不够添乱的,再说凭老爸那点本事,丧尸想攻击他还真难点,人老先生常年练武,40多岁了打四五个大小伙子玩似的。以前老爸还逼着我学武术,不过我总是偷懒,到最后也没练出什么来。

    我赶紧打开电脑上网,还行,网络还可以用,贴吧上各种言语都出来了,什么大危机,什么求神告佛的,什么2B青年生存概率,或者烂屌丝的逆袭之类的比比皆是。除此之外也有点信息,全国数百个城市同时遭受生化危机,警察已经不好使了,天朝王牌的城管已经四散隐藏到民间了,军队全面出动,另外还有安抚民心的宣传视频,看都不看,难道为了我这一个平民还能派一架直升机来?我突然想起了晓雨,赶紧给她打个电话,‘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草,挂掉电话又打了一遍,还是无法接通,连着拨了十几次,一直打不通,我又给她家里打电话,没人接,TM的。

    我看了一眼表,已经快11点半了,爸妈还没回来,我赶紧拨打了他们的电话,这下可好,两人的电话也都是无法接通。这回我可坐不住了,我必须去找他们,我家最近的游泳馆离这里有10分钟的车程,就算堵车他们也早就该回来了,肯定是出事了,车祸,或者是什么,我不敢想了,只知道自己不能再这么在家坐着。电影的片段看多了,我知道这次出去就不一定能回来了。拿出自己以前的蓝黑相间的双肩背包扔到床上,换上一身黑色的运动装,然后开始四下搜罗。

    在自己屋里翻了半天,发现大多数是可以当武器的,棒球棍、改锥、小刀、铁链、短棍,思考了一番我决定放弃棒球棍,虽然抡出去威力大,但是如果在一些窄小的地段会施展不开,一旦被近身攻击机动性也不大,所以干脆的从窗户扔下去,我也不怕砸着人,一个是底下根本没活人,另外以后也许有个幸存者路过的时候还能当武器,也算我造福利了。另外我的这把小刀可不是一般的,而是仿照最终幻想中克劳德的刀做的,不过只有20厘米,又没有刀刃,带着也是累赘,放弃。以前我还有一把很拉风的刀,后来因为‘不小心’伤到了别人,被我老爸给扔了,哎,想起来就可惜。

    改锥大约有30厘米长,也算是爆.头利器了,果断装包。铁链是小时候看完古惑仔的电影买的,所以也顺手系在了腰上,可以瞎抡,又能勒脖子,而且登高之类的也可能用得上。

    至于那把短棍,说短但全长也有50厘米了,粗细和棒球棍一样,而且是笔直的,不想球棍有粗有细。是年少轻狂那会收集的,用起来可比棒球棍爽多了。除了攻击之外,如果要探索阴暗的地方,也可以反手把短棍握住,可以抵挡突然而来的肢体攻击。顺手拿出抽屉里的口罩和手套,都是黑色的,我喜欢黑色。戴上口罩一是能抵御风寒,二是一旦和丧尸交锋可以有效地防止血液喷溅到嘴里导致感染。手套是那种黑色薄皮的,倒不是怕冷,而是想到万一在路上要拿点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能减少点直接接触感染。到厨房拿了两把水果刀,而菜刀我就没碰,毕竟人的头骨不是白菜,用菜刀劈上几下估计就卷刃了,还不如直接从眼球扎进去好使。

    我套上一件皮夹克,冷点就冷点,穿羽绒服的话行动太不方便,我也没指望它能抗住丧尸几口。往包里扔了两卷手纸和一卷绷带,又从冰箱里拿了两袋面包和4个玉米肠装起来。钱包什么的我都没带,世界也该崩溃了要钱都没用,只是顺手把我和晓雨的照装进兜里。

    门钥匙、手机,加上望远镜统统扔进书包,戴上口罩和手套我就走向门口。刚要开门我突然激灵一下,随即跑到浴室,把浴缸的水龙头打开,我想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停水了,万一侥幸能回家也能留点备用水,而且这水有自动停止功能,满了自己就关了,也不怕溢出来弄得满屋子都是,只要暂时别停电就行。这回齐了,我也不墨迹,赶紧冲出了家门,从准备到出发,整个过程只用了十多分钟。

    砰!重重的关门声像是锤子一样把我敲醒,这么大的声音引来丧尸怎么办,居然忽略了这么个细节。另外当我看到电梯时也想起电梯卡没带。唉!算了,电梯指不定还能不能用,卡在半路我就没了,踏踏实实走楼梯吧。我右手握着短棍,改锥和1把刀扔到了包里,另一把水果刀挂在书包旁边,这样随手拿着也方便。

    我顺着楼梯扶手向下面望了望,上帝保佑,没看见晃动的影子,不过12层也真够我下去的了,随便哪家蹦出一两个丧尸估计都够我受的。走吧,是福是祸怎么都得闯闯,再说我出来就是去找爸妈的,不能卡死在这昂。

    一路幸运地下到了5层,然后一阵熟悉的咀嚼声传了上来,我探头一看,在4层楼梯上,一个浑身破烂的家伙正在啃食另一个倒霉鬼,看样子刚被扑到不久。仔细看了一下,嗯,两个‘人’都不认识,丧尸背对着我,而那死人的脸已经被啃烂了,我放慢了脚步走下去,准备接近之后直接给丫一棍子。我加足了小心,那只丧尸一直没有注意到我,还在那啃,我眼睁睁的看着它把那人的肚子扒开,然后大肠小肠大胃小肝之类的就被拽了出来,血呼啦的我也看不清都有什么,只感到一阵胃酸就开始往上涌。我拼命忍住恶心,继续接近。丧尸几下就吞掉一块肉,然后就把肠子往嘴里送,嗖嗖的让我想起昨天晚上吃的面条,赶紧拽下口罩!

    扑~~~!!爽了,全吐出来了,呕吐的声音也吸引到丧尸,它猛地一抬头,不过却没发现我,我在吐出来的同时就往旁边的垃圾间一缩,及时的躲开了它的视线。

    恶心死我了,想我阅历丧尸电影无数,这些桥段熟悉的不行,就是一边看一边吃饭都没问题。可没想到亲眼看见了还是这么怂,居然真吐了出来,真他吗的废物!不过我不得不承认亲眼看见和电影里看完全是两码事,腥气味一个劲往鼻子里窜,给我他吗难受的。

    缓了一阵,我慢慢向外望去,那家伙还在那吃呢,尸体的内里基本被掏空了,现在丧尸正抱着一条腿啃,虽然我看不清,不过估计那尸体的裆部都被啃完了吧,我肚子又开始反酸水了……草!我他吗想这干嘛!不给自己的胃找不痛快吗!晃了晃脑袋,又使劲的忍了忍,身体才开始恢复起来,我慢慢的挪出来,鼻子已经适应了周围的空气,继续接近那个丧尸。

    就在我距离它不到3米的时候,旁边402室的门突然开了,里面出来一个胖子,身上穿着大裤衩和小背心,脚底下一双凉拖。可能因为我戴着口罩,他看到我愣了一下,然后才大声的说道:“哎草!你丫这是干嘛呢?!”

    现在我这身行头如果放在正常世界肯定是个另类,不过这会就算正常人了,我赶紧看向丧尸,丫果然被胖子的声音惊动了,不过它看不到胖子,先看见的是我,一声咆哮吓得我差点掉了棍,也顾不得要它的命了,我转身跑向了胖子,飞起一脚正踹在他胸口上,整个人倒摔进了屋里,我也跟着窜了进去,随手把门关上了。

    “石磊!你他吗疯了?!!”胖子坐在地上大声的喝问我。

    我摘下口罩,用棍指在他头上,压着声音说道:“你给我闭嘴!想把丧尸都招过来吗?!!”

    胖子听了我的话一愣,然后随手拨开我的棍,起来拍了拍屁股说道:“你丧尸片看多了吧?!丧尸丧尸,丧他吗什么尸?草!”

    胖子名叫陈晓,是我的发小,从幼儿园我俩就在一块玩,一直到上大学在分开,本来报考的时候第一志愿都一样,接过高考分数都没够。陈晓的父母从他初三的时候就常年居住在国外,很少回来,所以家里总是他一个人。

    咚咚咚咚咚!门口响起了敲门声,说是砸门声应该更准确。陈晓啐骂了一声就准备去开门。

    我说道:“你他吗要是直接开门我就一棍捣碎你丫的裆!”

    “草!你棍子碎了我裆都碎不了!你什么意思?”

    “你先从猫眼往外看看!”我说完就走到沙发旁坐下了。

    我看着陈晓走到门边,然后顺着猫眼往外一看,看了有30秒,他都没有反应,我还奇怪外面是不是来了人类。之间陈晓转回了身,看了我一会,然后使劲揉了揉眼镜,接着又对着猫眼向外看去。

    “哎呀我草你姥姥个亲娘的窦尔敦子阿拉伯的嘞!”

    胖子一个激灵向后连撤数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那都是什么词昂……”

    “这、这怎么回事?!”陈晓回头急问道。

    “你没看清楚吗?那是丧尸。”看他那么慌张的样子我反倒冷静下来了。

    “你、这这……”

    我看他这样又是一阵无奈,只好去打开他家的冰箱,拿出来两个鸡蛋递给他,他直接打开就吸溜到了嘴里,这才缓和一些。这是他小时候就有的习惯,只要情绪一有大的波动,吃两个生鸡蛋立马就好。

    “这到底怎么回事?”陈晓把鸡蛋壳扔进垃圾桶,走过来对我说道。

    我点了一根烟,道:“你又是刚起吧,生化危机最终版面世了,各地都开始爆发丧尸了。”

    平常我说这话陈晓又得一阵乱骂,不过他现在亲眼所见也由不得不信了。

    “这回草蛋了!我他吗连个媳妇还没找到,还没体验过零距离的爱恋!这可怎么办啊!”

    “行了!别抱怨了!我现在要去游泳馆找我爸妈,你是跟我一起走还是留在这?”

    陈晓知道这是正经事,也不再胡扯,说道:“废话,当然跟你去!这么多年兄弟白当了?”

    说着他就进了自己的房间,“等我收拾一下,咱们马上走!”

    听了这话我心里一暖,什么叫兄弟,一起胡吃海塞纸醉金迷算个狗屁,面对生死不离不弃那才是真兄弟。

    结果这一等就是十分钟,我起身走向他房间,说道:“你丫好了没有!快点行不行!”

    “马上就好!”

    等我走进去一看,陈晓正把墙上的苍老师壁纸摘下来往书包里塞。草他大爷的……

    在我的监督下胖子迅速的收拾了一番,然后竟然还从床底下拽出一把很拉风的刀,和我以前那个是一模一样。当初我俩就是一人一把,只不过我那给扔了。他又把私藏的小金库给带上了,我说带钱没用,他却告诉我:有钱能使鬼推磨,老人的话总没错!

    胖子里面是背心,外面套上一件绒衣,又从厨房拿了两把小刀装进包里,算是整装待发了。在我的提醒下他也戴上了口罩。我把他家的浴缸也放上水,和我家是一个牌子,不怕溢水。然后我俩来到了门口。我顺着猫眼往外一看,丧尸已经不见了,不知道是继续吃那具尸体还是找其他食物了,我和胖子对了个眼神,然后我慢慢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扫视一番,没有发现丧尸,我对胖子比了个手势,他也跟了出来。当他看到地上那具残破的尸体时没有像我之前那么大的反应,可能是没看到丧尸进食的画面吧,不过胖子从小的胆子就比我大,真看见了估计也能忍得住。顺利的下到一层,没有再碰见丧尸。走出楼门,阴霾的天空配上地面的尸体,世纪末的警钟似乎在我们的心中敲响。

    突然,天空闪出一个影子,还没等我俩做出反应,就听见哐当一声巨响。忍受着耳朵传来的微微疼痛,我回头看去,在我们身边不到3米停着一辆汽车,车顶上躺着一个人,现在来说已经是一具尸体了,看样子是从楼上掉下来的,车顶已经被砸塌了。

    “我尼玛的无间道啊?”胖子冷不丁的一句吓了我一跳。我白了他一眼,然后仔细看了一下车顶上那人,是住在顶层的王大叔,他仰躺在车顶上,真和无间道里的黄sir差不多。我不去多看,看见认识的就会禁不住回忆,一回忆就伤感,一愣神没准哪就窜出一位‘大仙儿’来,干嘛平添烦恼。即便这样,我脑中也是一阵晕眩,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摔死了,我感到心中有一股气息在压制着我,憋得难受。

    顾不得多想,把能看到的地方扫视了一遍,没有发现丧尸,不过我估计楼里面应该少不了,除非就是所有人都在睡大觉,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像是我那单元里面,也许就是都在睡大觉。

    “你打算怎么去?”胖子问道。

    “只能走着去,我爸把车开走了,估计外面交通也应该瘫痪了。”

    胖子从兜里掏出一把车钥匙,说道:“你是脑子积屎了吗?”

    我还真给忘了,胖子他爹出国前给他买了一辆蒙迪欧,我们平常要是出去玩都是让他开车。“我还真忘了,你车在哪呢?”

    “在地下车库呢,咱得先走过去。”

    地下车库的入口在对面那楼后边,虽然我们暂时没看到丧尸,不过那边就不一定了。我俩开始向车库方向移动。